“我的家乡在河南”,我们都是河南人,我们也来自河南,我们希望可以利用这个系列的文章向大家展示一个真实的河南,崭新的河南。

点击进入“我的家乡在河南”系列



1929年10月10日,冯玉祥部将领宋哲元、孙良诚、刘郁芬、石敬亭等誓师讨伐蒋介石。讨伐电文中有“蒋氏不去,中国必亡……谨率40万武装同志,即日出发”等语。宋哲元代理冯玉祥总司令职权对外布告行文,并总揽西北军作战事宜。孙良诚为前敌总指挥,分兵数路向南京国民党政府军进攻。

同时,蒋介石亦下令讨伐,并制定作战计划和组织各路“讨逆军”。除以唐生智的“讨逆军”第五路军应战外,蒋介石还发出誓师词。国民党政府于10月28日任命阎锡山为陆海空军副总司令。

援军增加到第八军和第九军正面之后,战事并没有进展,杨杰令第十军迂回登封并攻占临汝镇,以便早日进占洛阳。此后,战事重心移至临汝镇和登封方面。杨杰的部署是:以第四十八师攻取临汝镇;以第四十七师主力配备在密县至禹县中间地带,以该师的上官云相旅迂回登封。

上官云相旅的任务是:攻占登封县城,夹击孙良诫之部队,切断其归路。由于沿途所经过的佛光峪、参驾店及大、小金店都是山谷中的羊肠小道,沟深坡陡,炮兵不易通过,上官云相只得将他的山炮营留给张振汉使用。上官云相旅一路上不但因地形关系导致行动、作战均受限制,而且孙良诚部据险设防,迫使该旅步步仰攻,更增加了困难。经过十几天的战斗,该旅于11月16日午后攻占登封城,切断了孙良诚部的退路。

孙良诫就是在这个时候有了假投诚之举。蒋介石遂以假还假,让路使之撤至洛阳。至此,冯玉祥之西北军不得不总退却。

11月16日,杨杰、顾祝同和炮兵指挥官张辅涛带着炮兵,骑兵司令马鸿逵率领骑兵,都到达了第四十八师阵地。王均第七师的曾万钟团已在张振汉旅右翼神口地区投入战斗。各部队相继到达后,即于17日拂晓前开始向临汝镇宋哲元部发起总攻击。宋部急忙撤退。第四十八师进占临汝镇后,立即向洛阳追击。宋哲元部虽已预先撤退,但遗弃辎重甚多;若撤退得晚了,确有被消灭的可能。

11月19日,第四十七师进占洛阳,王金钰任洛阳警备司令。第四十八师也于次日进入洛阳。冯玉祥部纷纷撤往潼关。至此,国民党军第一期作战计划胜利完成。

此次战役制胜之关键,在于登封和雌汝镇之攻占。取登封下临汝镇的作战计划出自杨杰之手,而实现这个计划的则是第四十七、第四十八师。蒋介石在报捷之电文中,特别嘉奖了登封和临汝镇之攻占。另外,在嘉奖上官云相之电文中说:“上官云相挺身作战,以寡胜众,于战局影响甚巨。上官云相晋升陆军第四十七师副师长。”如前所述,徐源泉已经获得陆军上将头衔。

第四十七、第四十八师会师洛阳后,唐生智、杨杰等决定:令第四十八师担任西进之任务,先派兵一部进至新安和陕县待命。

在这次战役中,为蒋介石效命的都是杂牌部队,尤以第四十七、第四十八师出力最大。当蒋介石之嫡系部队到达时,尚未发挥作用,战事即告结束。当时有人对这次战役议论说:“1928年北伐军会师北平时,如果阎锡山不是鼠目寸光而能容纳外省人,冯玉祥稍有政治头脑而不排斥异己的话,将第四十七、第四十八师予以收容,在这次逐鹿中原时,鹿死谁手则未敢定也。”也有人不同意这种说法,认为:“该两部无论归谁,其为害一也。”

洛阳克复后,唐生智、何戚浚、杨杰等均来到这里。何成浚代表蒋介石慰问、犒赏第四十七、第四十八师,并向该两师训话嘉奖。

不久,从南京来的慰问将士专员戴季陶、刘纪文到达洛阳。11月25日,在洛阳城内福音堂召开了慰问大会。唐生智、何成浚、杨杰以及在洛阳之部队营长以上官佐都参加了大会。戴季陶、刘纪文分别讲了话。唐生智致谢辞后,戴季陶向唐生智祝捷并授旗。旗上写着“为民先锋”四个字。戴季陶对唐生智说:“请唐总指挥将这面大旗插在西安城上。”当时在场的人中就有人私下说:“看谁去插这面旗吧!”

11月23日,第四十八师之一部进至新安和陕县。阎锡山于26日派出两个师到风陵渡。当时有人议论说:“阎老西会做生意,利用冯、蒋冲突之机会使他的政治生意大赚钱,先得到西北边防司令长官头衔,战事发生后又得到陆海空军副总司令头衔。当战局对冯玉祥军不利时,阎锡山于11月5日通电就陆海空军副总司令职。冯玉祥在这次战役中失败了;蒋介石虽然取得胜利,却是以牺牲许多杂牌军官兵的生命换来的;阎老西并没有费力,坐收渔人之利,总算玩得不错。他今天又出兵风陵渡,不知又要搞什么玩意儿。”

一天,唐生智在洛阳大操场讲话时说:“我只知打抱不平。”此时,人们都意识到时局将有变化。唐由洛阳回到郑州后,果然在12月1日和2日发出东、冬两电反对蒋介石,并就“护党救国军”第四路总司令职。阎锡山亦到郑州策划反对蒋介石事宜。

唐生智讲话以后,其反对蒋介石之心已成了公开的秘密,其部队陆续向郑州集中。何成浚第九军的师长刘春荣、魏益三早与阎锡山有默契。此时,两师自由行动,亦向郑州集中。

在这种情况之下,杨杰、何成浚急谋离开洛阳之策。经商定,由徐源泉约同张振汉陪杨杰、何成浚,以乘火车到陕县前方视察为名离开洛阳。杨杰藉此改装由赵复汉跟随渡过黄河,港赴天津,然后取海道回南京。这一年降了一二尺深大雪,杨杰在途中吃苦不少。何成浚估计阎锡山和唐生智不会撕破老面子而扣留他,进乘专车经陇海路转津浦路到济南,与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陈调元和青岛市市长马福祥会面后,取海道回到南京。

杨杰、何成浚离开洛阳后,王金钰和徐源泉都想当第十军军长。为此,他们都想拉拢停留在伊阳的阮玄武部。大约在11月29日傍晚,阮玄武方面之杨思熙由伊阳来到洛阳西工张振汉的住处。张问杨:“阮玄武还跟随部队否?”杨说:“在我离开队伍时,阮亦欲离开。”张对杨说:“时局将有变动,赶快给又玄送信,请他万勿离开部队。”杨派去之人于次日回来说:“阮已离开部队,去向不明。”至此,对于阮玄武之部队,只有另作打算。

在唐生智发出东、冬两电以后,第四十七、第四十八师已不能在洛阳久留,遂于12月4日离开洛阳,分别从原路返回,向平汉线集中。1929年冯玉祥与蒋介石之战至此结束。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