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华日军暴行总录

阿木木 收藏 34 52233
导读:华日军暴行总录---------辽 宁 日军进犯包头途中的两起大屠杀   l937年l0月16日,日本侵略军从原绥远省归绥市出发,沿平包铁路向西进犯包头,沿途烧杀抢掠,在萨拉齐县城和公积板村制造了两起大屠杀惨案。16日上午,日军进犯萨拉齐县城。他们挨门窜户搜捕男性青壮年,不问青红皂白,大肆进行屠杀,在不到两小时的时间内,惨遭杀害的居民达70人。据受害幸存者杨存虎、樊栓女、李爰鱼、吕外女、骆桂女等人忆述:一名日军闯入侯掌才院内抓住l0名男人,在喊人们排队时,顺手将就近的张双小捅了一刺刀,从小肚子刺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华日军暴行总录---------辽 宁


日军进犯包头途中的两起大屠杀

l937年l0月16日,日本侵略军从原绥远省归绥市出发,沿平包铁路向西进犯包头,沿途烧杀抢掠,在萨拉齐县城和公积板村制造了两起大屠杀惨案。16日上午,日军进犯萨拉齐县城。他们挨门窜户搜捕男性青壮年,不问青红皂白,大肆进行屠杀,在不到两小时的时间内,惨遭杀害的居民达70人。据受害幸存者杨存虎、樊栓女、李爰鱼、吕外女、骆桂女等人忆述:一名日军闯入侯掌才院内抓住l0名男人,在喊人们排队时,顺手将就近的张双小捅了一刺刀,从小肚子刺进,后腰穿出。人们一惊,拔腿就跑,日军举枪射击,一位叫四毛的人被打中腹部,肠子流了出来。巴长命被打断了腿,杜慎心的胸部被刺了一刀。当场死亡一人,重伤三人。有位店掌柜阎全中和他的小舅子听到街上哭喊声,拉开铺门窥视,被日军发现,两人当场被枪杀;一对赶车的夫妇在街上捉被枪炮惊跑的一头骡子,被双双刺死在路旁。日军搜捕青壮年,从樊栓女院内抓走4人,从李爰鱼院内抓走13人,从焦喜院内抓走8人,从四马驹院内抓走3人,从肖存才院内抓走2人,从大胳膊院内抓走7人,从街道上抓住零散逃跑的l0多人,都被集中在该县城一座玉皇庙后的大水坑边,枪击刀挑,惨遭杀害。午后,日军西进,城内的百姓组织人到水坑内打捞尸体,共捞出死尸47具。16日下午,西进的日军包围了包头东的一个小村-公积板村,先向村内发炮轰炸,继而闯入村内,与在萨拉齐县城的做法一样,大肆搜捕青壮年,只要抓到,不是枪杀,就是刺死。不到1小时,杀害无辜村民41人,并放出狼狗啃食尸体。当晚,全村的50多名青少年妇女有的被强奸、轮奸后杀害


日军火烧大东洲

日军侵占时期大东洲村有一百三四十户,800多口人,300余亩土地,离抚顺市只有25华里。1932年夏季,抗日救国军李春润所部丁文范、那风久、邢龙久等三支部队在大东洲活动。其中那凤久这支60多人部队在小东洲活动。农历八月初八的中午,日本警备队的13个骑兵由唐少屯进犯大东洲巡逻、侦察。在村长彭香武家吃午饭时,受到来自小东洲的那凤久部队袭击。当天下午3点,盘踞在抚顺市内的日本守备队驾驶三四辆卡车开往大东洲村,在一架飞机掩护下,一进村就朝彭香武家猛扑过去,彭香武慌忙从后窗户跳了出去。日兵一枪打掉了他的帽子,随后追了过去。彭香武躲进了高粱地。正在家门口站着的唐恒普却被日兵一刀挑死。由于日本汽车在小东洲村耽误了点时间,大东洲村民大都逃出了村子。大队日军进村后,一无所得,就点火烧了房子。第二天日军又派来侦探进行侦察。第三天即农历八月初十,日军出动500多人,从唐力屯、郎屯两个方向向大东洲村扑来,包围了整个村子,接着就挨户放火烧房子。冯老六因为舍不得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房子被烧掉没有走,被日兵一刀扎死了。那明恩的母亲因为耳聋听不清日本兵的问话,也死在屠刀之下。王万涛的爷爷因年老体弱来不及逃跑,被活活烧死了。孟强、孟刚、王德恩等躲在村头被日兵发现,也被日兵一刀一个挑死。不到一天功夫,全村13名无辜百姓被杀,一百三四十户人家520多间房屋被烧得只剩下三栋(11间),所有牲畜烧死的烧死,抢走的抢走,家具全部毁掉,整个村子一片凄惨


抚顺平项山惨案

1932年9月15日,辽宁民众自卫军李春润所部对侵占抚顺的日军进行了一次打击。日侵抚当局对这次自卫军进攻抚顺极端恐慌,称这次事件为"抚顺袭击事件"。农历八月十六日晨6时左右,当自卫军全部撤退后不到两小时,日军守备队长川上、宪兵队长小川、伪抚顺县公署日本参事官山下、县公署外事秘书兼县长翻译于庆级便在宪兵队召开了紧急会议,认为自卫军进攻抚顺路经平顶山,平顶山周围几个屯的老百姓是知道的,但未来报告,肯定是通匪的。川上便在会议上决定,要将平顶山周围村屯全部杀光烧光。决定具体执行屠杀任务由日本守备队负责,宪兵队作配合,川上亲自到现场任总指挥屠杀地点选在平顶山东山坡,这是一块播种牧草的草坪。它的西面是断崖陡壁,约有二三丈高,北面为奶牛饲养场的刺浅樟子所堵塞,只有东面和南面可以出入,是一块沟形的带有小坡度的平地,既便于把守,又便于进行集体屠杀。16日上午,全副武装的日本守备队分乘四辆大卡车。一车直接进犯平顶山街,其余三车把平顶山全村团团包围,不许进也不许出。进犯平顶山街的日军又分成若干伙,从平顶山北头到南头挨f1挨户地用刺刀逼、皮鞋踢,把村民往屠杀场赶。有一些缠足的老人和老弱病残,因为走的慢,日军士兵就把他们打翻在地拖着走,有的就干脆一枪打死或用刺刀刺死。当人们被赶出村,向着被指定地点走去时,日军按照预定计划用汽油将全村的房子全部点着。不到一小时,全村3000多口人除留下因走不动被当场刺死的几具尸体和一个叫马长顺的用被子包身率领全家五口人逃进房后厕所的大*池里得以幸免外,全部被赶到平顶山东山坡,一家挨一家地坐在地上。日军守备队将人群压缩到中心。在人群的南面,日军手端刺刀虎视眈眈地死盯着人群,东面放着几个用红布盖着的带腿的东西。一个日本军官用朝鲜话将人群中二三十个朝鲜人喊了出去后,那带腿的东西上面盖着的红布就揭开了,六挺机关枪由南向北同时疯狂地向人群扫射开来,四面八方的刽子手亦同时向人群开枪。许多人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已经饮弹倒地。片刻之间,血肉横飞。日军所用大多是爆炸性子弹,人们中弹后脑壳进裂、脑汁和鲜血进流。有些人看情形不好想冲出去,但没跑几步就被机枪射倒。大屠杀继续了一小时后,被围困在草坪上的人们便全部倒在血泊里。刽子手们以为村民们已全部死亡,便集合上了车。往回走时,又发现尸横遍地的人堆里仍有人在呻吟、蠕动,于是他们又重下车来进行了第二次屠杀。这次不是用机枪,而是用刺刀。不管是死是活他们从北往南在死尸堆里挨个刺。一刀下去没有反应,就证明已经死了,有反应的就刺第二刀、第三刀直至刺死为止。有的刽子手为了取乐,专挑妇女的**,刺破孕妇的肚子,把婴儿甩向半空。经过这遍刺刀的"复查",再能保住性命的就极少了。剩下没有死的幸存者是压在死人堆底下没被刺刀刺透的。大屠杀直至傍晚,历时三个多小时。第二天一大早,日军又雇了一帮朝鲜浪人按原定计划销毁罪证。这帮朝鲜浪人用火钩或大钩子,把3000多具尸体钩到山崖底下,探起来,其中还有一些没有断气的,有的还能说话,是断了腿或受了重伤爬不动,也同死人堆在一起,浇上汽油焚烧。然后用炸药把山崖炸崩,掩埋烧剩的骨头和尸体。凶手们还根据既定计划,连日到离平顶山约五华里的干金堡烧杀。幸而有了平顶山的前车之鉴,千金堡人闻风日军要来,就纷纷躲避。日军又改变了作法,一进村逢人就开枪,前后一共杀害40多人,烧了1000多栋平房。同平顶山一样,经过这次烧杀,干金堡剩下的也只是一片瓦砾了


日军火烧抚顺于家沟

于家沟是抚顺清原西南25公里外所属敖家下乡的一个偏辟农村。l 933年农历腊月十三侵占清原的日本守备队突然进犯于家沟,从沟外往沟里逐户烧房子。这时大多数农民都在外面干活,看到冒烟,纷纷跑回来救火。日兵端着刺刀,不准百姓近前。就这样,于家沟几十户人家的房子全部被烧光,所有粮食、衣服、被褥、箱子、家具等等都被付之一炬。农 民于占水因为有病没有爬出来,被活活烧死。高某家一位妇女,生小孩才七天,因房子被烧,家人只好把产妇和婴儿抬到山窝里。寒冬腊月,健康人都难以在山上过夜,何况刚生小孩才七天的妇女,好容易熬过一夜,第二天,他家里人把她抬到亲戚家里,不几天这位产妇便重病身亡。这暴行造成几十户人无家可归。邵宝林当时七八岁,跟着他的岁的爷爷过日子,因无亲可投,无友可靠,就搬到四面透风、缺门少窗的关帝庙里,住在关公泥像后边,用草盖在身上,爷俩缩在一起,冻的直打哆嗦。由于粮食烧光了,又没有吃的,只好沿街乞讨。要饭的人太多,家家户户都缺粮,一天就是残渣剩饭,也要不上一顿饱饭,爷爷不到一个月就冻饿而死。老吕家六口人,父亲饿死了,5岁、3岁两个弟弟因为吃榆树皮吃磨碎的包米芯,**于燥,便不下来,不到一个月也死去了。农民赵××的两个小孩因为没粮食吃,只好用野菜充饥,结果全身浮肿,最后肿的把肉皮都张开,不几天也死去了。就这样有上百口人 被日军逼迫到敖家卜。敖家卜仅有四五户人家,分散在沟沟岔岔的房子都烧光了,冬天又不能盖房子,人们只好挤在这几间房子里,炕上地下都住人,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于是疫病又蔓延开来,病死了50多入,庙西沟住的五六家,死的人都没人去抬


朝阳南营子惨案

1934年5月,一支日军骑兵队30多人,在朝阳县羊山以西被抗日武装截击,有七名日军溃逃到南营子,民众武装上前堵截没让进村,因此埋下了日军欲屠杀南营子人的导火线。5月中旬,又一支日军行至该县黑牛营子附近,被抗日义勇军和联庄会武装力量截击。日军误认为两次被截击都是南营子村民所为,因而恼羞成怒,加紧策划屠杀南营子村民。1934年5月19日午,从朝阳城开来一辆满载全副武装日军的军车。车停到南营子村北,日军下车就用大炮向南营子村猛烈轰击,村民们纷纷向西山和东河套方向逃命。这时,又飞来一架日机,开始是在南营子村上空盘旋侦察,发现村民逃跑的目标后,立即用机关炮扫射。在狂轰滥炸中,日军官兵闯进村里,挨门逐户地搜捕抓人。在飞机的侦察指引下,日军又向西山方向追捕村民。不管是逃进沟、洞里的,或隐蔽在林中、山石后的人,一旦被日军搜查出来,均被砍死或挑死。谢云奎一家九口人,听到村中炮弹一炸,都朝西山跑。其儿谢硬生年轻力壮,最早跑上山顶。回头一看,日军正在残杀自己的父母,他又跑下山,搬起石头向敌人砸去。谢一家人有七口被杀,只有兄弟二人逃生。不到3小时,南营子村民上至七旬老人,下到5岁儿童,共被日军杀死27人,烧毁民房400多间。该村的一条后街,烧得只剩下八旬老人王三老爷子一户。大火着了好几天,逃出的村民爬在山岗上看着,痛心疾首,不敢回村。直到火熄后,外逃村民才回到村里,但家园已成一片瓦砾


铁岭城内的日军狼狗圈

日本侵略者为镇压辽北人民的抗日武装斗争,对不屈服的抗日军民动用了残酷的刑罚,其中最残忍的一项是用活人喂狼狗。当时驻辽宁铁岭的日本宪兵队就设有狼狗圈。日军在几丈高的铁栅栏里放养着一群狼狗,平时不喂饲料,等狼狗饿红了眼自相撕咬时,再将抗日志士和他们认为是"反满抗日"的无辜百姓用打水式的桔槔绑在木杆的一头,吊起后旋转桔槔,放到狼狗圈内狼狗能咬到人的上身的高度。饿极的狼狗蜂拥而上,被害者的惨叫声撕心裂胆。转眼间,一个好端端的人就血肉皆无,只剩下一具残缺不全的白骨。辽宁中央地区民众抗日自卫军参谋长白朴林、自卫军领导人白子峰的次子白朴珍、抗日义勇军第三十九路军第一队队长王邦亚、郑子营部铁岭民团的周连长兄弟俩,就是在被用过酷刑之后,又这样被投入狼狗圈杀害的。他们只是死在狼狗圈内的无数抗日志士和无辜百姓中的几例


日军在北票炭矿制造的"万人坑"

1933年日军侵占今辽宁北票以后,日伪在这里成立了满洲炭矿公司,下辖冠山、三宝、台吉三个采炭所。13年内,日军采用"人肉开采"等法西斯手段,从这里夺走优质煤l0518605吨。而招骗的56530多劳工中,有31200人却被日军折磨而死(不包括伤残者及 其家属),占劳工总人数的55.4%。即平均生产337吨煤就有一名劳工丧生。侵华日军运走的是乌黑的炼焦煤,留在炭矿山上的却是累累白骨。当年曾在台吉一井机电班当童工的赵福瑞回忆:当时日军抓来的劳工,一进矿就失去了人身自由。日军和大柜把头,入矿就给劳工照相、按指纹、编号、造册,然后就赶进四面高墙,墙上有电网,门口有岗哨,八面露风的大筒子房"报国家"、"协和寮"或工房内。二十几个人挤在一铺对面大炕上,铺的是席头,枕的是砖头。吃的是发霉的高粱、糠皮和花生皮混合磨成的所谓"兴亚面"窝窝头。穿的是麻袋片,或水泥袋子纸。冬天,冻的睡不着觉,出了工房就赶快往矿井里跑,好避避风寒。就是在这种悲惨生活折磨下的劳工,日军却强制他们开展"采炭报国"运动,推行"人肉开采"政策,规定劳工每人每月勤绩30个以上,达不到的不开工资,并逼着劳工延长劳动时间,一般一天要在井下干14到16小时活。据劳工周炳玉控诉:他当年在冠山一井当劳工,有一天在六百尺采煤、日军非逼他们一小班采出300吨煤,他们20名劳工,拼死干了16个小时,只采出240吨,升井后说他们没完成任务,结果被扣发了饭票。劳工玉春控诉说:他在台吉一井采煤,一小班12个人,日军佐滕给下达任务是必须采煤200车(每车1.2吨),结果拼命打完一班才出煤130车,升井后佐藤不仅不给打工票,而且每个劳工都挨了一顿打。这样被打死的、饿死的、累死的劳工天天不断。由于日军推行掠夺式开采政策,要煤不要人,强制劳工冒险作业,所以人为的恶性伤亡事故在井下经常发生,重大的冒顶、片帮、跑车、透水、瓦斯爆炸事故接连不断。据资料记载和幸存劳工回忆,自1933年到1945年间,北票炭矿共发生22起重大伤亡事故,死亡劳工共485人,伤者和致残者不计其数。其中一次死亡30人以上者占七次,最多者二次死150人。瓦斯爆炸为12次。1942年6月15日,台吉井下大五片工作面瓦斯超限,日军不但不采取措施,而且威逼着劳工放炮,结果引起了瓦斯爆炸。事故发生后,劳工和家属闻讯向井口跑去救亲人,而日军和矿警端着上刺刀的三八枪,强行阻拦,不准人们接近矿井,并嚎叫着:"要井不要人!"为了保住矿井,便采取了惨绝人寰的封井措施,军警用枪逼着井上的劳工,搬砖、和泥封死了这座井,终于使150多名劳工活活憋死在矿井中。这种恶性死亡重大事故,屡见不鲜。由于劳工所享受的是非人生活条件,所以累死、打死、病死、冻死、冤死的更是无计其数。1942年春,从河北省抓来140多名劳工,住在大筒房里。因煤气中毒,多数人被熏死,活下来只剩27人。1943年初,日军从山东武定府抓来500多名劳工,由于日军百般摧残,不到一年只剩10几名了。在l 941年的大年三十,从"报国家"里一次就拉出48具尸体,其中从河南开封抓来的27名劳工就死了20名。由于沉重的劳役、非人的生活,矿工被折磨得腰折骨断、病弱伤残,日军认为从这样的劳工身上再也榨不出油水了,就将他们一个十个地送进"隔离所"。而"隔离所"事实上就是"停尸房"。劳工们愤怒地说:"进了隔离所,十有九个不能活"。到1943年,垂死挣扎的日军更加残害劳工。他们借口防止什么瘟疫流行,把许多病残活着的劳工推进大坑里活埋,或扔进浓烟滚滚的火坑里烧死,制造了骇人听闻的"烧人场"。日军和大柜把头们经常随意将劳工打断腿,踢断腰,敲漏了脑袋,装进麻袋摔死,用车撞死,用刑具致死的更是无法统计。最初,劳工死了还能用一个薄板棺材收尸,一个棺材一坑埋。后来,改用席子卷尸。由于劳工死的太多了,最后席子也不给了,干脆用黄土盖脸,一尸一坑埋葬。没几年时间,在北票南山、城子地、台吉南山、三宝窑沟出现了大片的坟地。后因占地过多,冬天又难挖坑,日军又命令将死尸弃于荒山沟壑。惨死的劳工多了,又在窑沟、台吉、南山等地利用天然大沟,在沟墒处用木板做墙,截断出口,造成巨大的深坑埋尸。日久天长,尸骨累累,就成了人们所称的"万人坑"了。"万人坑"在北票炭矿共有五处,其中比较大的是城子地"万人坑"和台吉"万人坑"。l 969年北票矿务局曾组织人挖掘了台吉南山的"万人坑",仅在1700平方米的范围内,就挖出来6500多具尸骨。在建"万人坑"展览馆时,挖到一个不到60平方米的大坑,就埋了240多具尸骨。埋法是:四至六人一颠一倒地装在一个木笼里,一米多深的坑子埋了二至五层,这就是"人窖"型尸骨。在这些遗骨中,有头颅上被打窟窿的,有下肢被打断的,有上肢被铁丝子捆着的,有戴着刑具脚镣子的,有臀部翘起头已探出坑外的,看来是活埋后挣扎往外爬的。还有一具老太太尸骨,据查是1943年日军抓劳工时,老太太与儿子一起被抓来的,儿子被折磨死了扔进"万人坑",老太太一听昏过去了,也被日军扔上拉尸车扔进了"万人坑"里。仅l 943年冬天,南山"万人坑"就扔进了700多具死难劳工的尸体


北票炭矿细菌杀人试验惨案

日本侵略者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竟惨无人道地把中国活人称为"木头",进行细菌杀人试验,害死了无数的和平房民,这是日本侵略者屠杀中国人民的一种特殊手段。据北票炭矿台吉医院验医生、日本特务张绍恩的自供,1941年冬和1942年春,他两次参与了日本军医、台吉医院院长扳本用健康矿工作的细菌杀人试验。被试验的10几名工人,最后致死致残。第一次试验是在台吉"建国寮"的一间小屋里进行的。"建国寮"四周围着电网,由日本兵把守。住在这里的矿工全是外地抓来的。这次被作试验的"木头",就是从"建国寮"里抓出来的l0几名"特殊工人"。他们被脱光衣服,只留着裤极,有的绑在柱子上,有的捆在床上。门口有四个持枪的日本兵看守着。坂本带着日本护士,同张绍恩一起给这10几名矿工每人注射了5cc患伤寒病人的血。事后,一连好多天,坂本每天早晚两次亲自去观察室观察"木头"的病情变化。几天后,他还将一名致死的矿工抬到手术床上,在张绍恩的配合下偷偷地切下了死尸肝脏组织的切片,放在配好的溶液中试验。坂本嘱咐张绍恩:"这个事与谁也不能说"。第二年春天,在台吉医院门诊室又作了第二次细菌杀人试验。这次是坂本运用欺骗手法进行的:先找来四名有外伤的健康矿工,坂本对他们说:"用一种新的疗法给你们治疗,是特别有效的。"然后,由张绍恩从两名患回归热病症的人身上,各抽出l0 CC的血,又分别给那四个健康工人注射上,并留在观察室观察。三四天后,被作试验的人开始发冷、发烧,体温由低变高,高烧到40℃以上。这时,又作血涂片检查。第五天,又从那四个人身上取一小块肌肉组织作化验,验证已经有了症状变化,报告给院长坂本:"成功了。"坂本兴奋地对张绍恩和日本护士们说:"这是危险的试验,被作试验的人大部分是要死了死了的"。这正是日本侵略者不动刀枪对中国人民进行的屠杀


20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侵华日军暴行总录---------河 南


安阳大院街惨案

1937年11月4日黎明,日军某部以猛烈炮火进攻安阳城。在小西门先以坦克和大炮摧坏吊桥,接着炮轰以土麻袋堵着的城门。守城的国民党第二集团军第三十二军经战斗不支,遂从南门撤退。战前,城内居民为防日机轰炸,不少人躲避于城墙下的猫耳洞里。日军进城后,躲在这里的群众遭了大劫。有的被当场捅死,有的被赶到大院街西营坑北沿的一片空地上进行集体屠杀。西营坑里堆满了尸体,坑水被鲜血染红。日军在城内以搜查中国军人为名,见成年男人就杀,有的被捅死在路边。日军从城内各处抓了许多老百姓,齐集在大院街口,架起机枪,正准备进行屠杀,忽一名穿朝鲜服的翻译到日军军官面前咕噜了几句,而后向被抓群众喊话说:妇女儿童都回家,男人跟我去搬东西。此时有的成年男人想跟着家人走,刚一移步,就立即被日军阻拦。最后留下成年男子约50人,将他们带到一家石灰铺前,令其排成半圆形队列,然后一个一个拖进去砍杀,石灰铺内一次又一次地传出疹人的惨叫声,在这里共杀死49人,鲜血溢出店门。日军在大院街屠戮无辜百姓数以百计。劫后余生者至今每忆及当年惨景,仍寒栗不已


郑州惨案

1938年2月14日,日机15架,从安阳起飞,分三批轰炸郑州。这天,正是中国的传统节日元宵节。上午10时左右,市民们正兴高采烈地在大街上耍旱船、玩龙灯、踩高跷时,随着震耳欲聋的轰隆声,颗颗炸弹倾泻在火车站及其附近的商业区。顿时车辆、路轨、站台,被炸得东倒西歪,坑坑洼洼。平汉、陇海两铁路运输因而中断,火车站附近的大同路西端和一马路一带,是最繁华的地段,饭店、旅馆林立,人口密集、落弹尤多。华阳春饭店为五层高楼,上层为旅馆,下层为澡塘和饭店,全被炸毁,住客和职工除两人幸存外,均死于非命。华安饭店、五洲旅馆,成为一片焦土,四层楼的花园饭店,从屋顶塌到地上。当日被炸死、炸伤百姓500余人,无头、断肢的死者,布满街头,三天时间,才将尸体清理完毕。另外南学街、书院街、顺城街等处,也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市民多有死伤


噗阳曹锁城惨案

1938年3月,我军宋哲元部第二十九军从冀南撤退到黄河北岸,其中一个旅约3000余人驻守在噗阳县曹锁城村一带。3月8日,日军约2000人直扑曹锁城等村,围剿二十九军。经激战,日军受挫。翌日,二十九军南撤。日军遂对曹锁城一带的村庄进行了疯狂的报复,共杀死无辜村民268人,烧毁民房792间。曹锁城村当时共有62户,224人,竟有118人被杀害,占全村总人口的47.6%;被烧房屋220间,占全村房屋的61%。被杀绝的11户计43人。农民乔殿选全家7口人尽被杀死。青年妇女宋冷带着4岁的儿子藏在家里,8个日军闯进她家中轮奸了她,又放火把房子点着,她和4岁的儿子被活活烧死。23岁的曹清臣藏在家中,被一个日军抓住就用刺刀挑,因曹清臣身强力壮,把日军摔倒在地上,滚打时一群日军蜂拥而来,把曹清臣拉到村头绑在一棵大树上,将心扒出又大卸八块。28岁的乔殿臣被杀死在大街上,其妻怀抱一个两岁的儿子,手扯一个5岁的儿子,被5个日军轮奸后,三人都被扔进大火里活活烧死。年仅18岁的未婚女青年乔玉银,被16个日军轮奸后又将刺刀从**插入肚内惨死。农民乔殿荣之母年已60多岁,手扯10岁的孙子乔国中,被日军抓住甩进了大火里活活烧死。曹锁城村农民曹石刽和曹雷增二人迷信会道门,成立了一个"猪哼会",说什么日军来了我把白旗插在门上,他们就不进门了。而日军进村时有47名群众信以为真,藏到了曹雷增家南屋里,结果日军发现了,把屋门锁上,放起火来,这47人全被烧死


新乡东关惨案

1938年3月16日夜,新乡的抗日武装袭击新乡县宋王庄南头岳飞庙内的日军哨所,县城里的日军得知后,向县城东南方台头、杨村一带猛轰排炮,并出动人马到饮马口、宋王庄、东关一带"清乡"。在东关,刘长大的弟弟因开门慢了,被劈死在门口。路北关爷阁上住一穷汉范鹤妞,也被劈死。日军又把抓来的200多名老百姓,关在岳飞庙西隔壁的祖师庙内,强令人们跪下,用枪托向跪着的人头上、身上乱打,许多人被打得头破血流,吕宝华头被打破后死亡。天亮时,一日军军官到庙内人群中巡视一圈,见李陵西老人穿着破军装(李系一穷人,拾了军队扔掉的破军装御寒),即把他拉出去绑在树上,让几只狼狗把他全身上下连衣 带肉撕得稀烂。李喊叫得不成人声,又被当胸一刀捅死。日军还把一位年过花甲的侯姓老人和一名叫良贵的青年砍死在门外


滑县陈营惨案

1938年春,侵华日军第十四师团一部五六百人侵占了滑县道口。4月7日夜,滁阳行政督察专员丁树本率所部进驻附近的陈营。8日黎明,日军派4名士兵外出侦察,被丁部岗哨发现,用手榴弹炸伤2名:日军知陈营驻有丁部,遂发起攻击,经激战,丁部撤退。下午,日军进村,张秋成一家6口躲起来被发现,日军将秋成及其父捆绑起来,其母上前拖拉,被日军砍断两条胳膊,倒在血泊中,10岁的儿子扶侍奶奶,被日军惨杀。奶奶怒骂几声,被用刺刀挑起嘴巴,当场致死。张书荣一家11口人藏在一个屋里,日军发现后,先向屋内扔手榴弹,多人被炸伤,后全家人被逼到院内,除一人逃脱外,其余全被日军用机枪射死。日军抓住张连石、张立现叔侄两人被捆在梨树上,用棍棒、皮鞭活活打死。日军把挨户搜查出来的44名群众驱赶到村东头,推进一个七八尺深、方圆不足一丈大的靛池坑内,众人横七竖八,哭喊一片。日军先用枪打、手榴弹炸,然后压上一扇大门,推上一辆大车,浇上汽油,纵火焚烧,除6岁的张保德幸存外,其余被烧得尸身难分。日军至9日下午离去,共杀村民126人,12户被杀绝,烧毁房屋724间,烧死牲畜80余头。后来,村民把张起场全家5口被日军杀害之街定名为"血债街"。(


驻马店惨案

1938年5月20日,日机18架从蚌埠起飞,上午约11时许飞临驻马店上空,编成6个小分队,先由东向西北飞行,然后折回向长寿街、自由街、洋街、北大街、菜市街俯冲扫射、投弹,如此袭击轮番进行了4次。群众在恐慌中纷纷奔逃,因人多,寨门小,从寨门出走不及的群众,有的翻越寨墙,跌伤腿足;有的泅渡寨壕时沉于水底。当时弹落如雨,烟尘冲天,弹片、血肉、瓦砾、草木、土块等横飞。呻吟声、呼叫声混成一片,全镇沉沦在毁灭性大屠杀中。日机飞去后,从西南寨门到火车站、北大街、菜市街南段的房屋荡然无存,仅洋街尚存一间倾斜欲倒的小楼。洋街及其毗邻的自由街、长寿街,全部变成废墟,街上尸体横卧,其状惨不忍睹。洋街南头一处堆有尸体100多具,菜市街南头菜场,有100多人被炸死。近郊西留庄一棵大橡树下聚集的100余名避难群众也全被炸死,其中一孕妇的胎儿被炸出腹外,飞迸十几步远。该村的一个防空洞被炸塌,其中有一家9口人全被闷死,长寿街江忠清的老母与邻居10人,躲在一个简易地洞里,地洞震塌,她(他)们被炸成一堆肉泥。洋街胡永茂金店,被炸成一个大弹坑,家人及伙计近20人被炸得无尸可寻;该店附近居民,被炸死100多人,死者的血肉,残腿、断臂、发辫和沾满血迹的衣片,贴挂在断壁残垣和树干上。据统计,日机此次空袭驻马店,共炸死居民1500余人,毁房3000余间。时隔一天,18架日机再次轰炸驻马店近郊农村,设在那里的火药库、油库中弹起火,熊熊大火染红了半边天,土石横飞。段庄被淹没在火海里,房屋全部化为灰烬,躲在防空洞内的100多个村民,因洞被炸塌,一同遇难。段庄从此从大地上被抹掉了


开封王和寨惨案

1938年5月下旬,日本侵略军河野联队的一个支队500余人,沿陇海铁路进至罗王车站附近,该站驻扎着我军的一个骑兵营。5月25日日军与守军接火,双方激战3日,互有伤亡,日军未攻占罗王车站,分批推押人进侧院的骚乱中,伺机钻进西厢房,蹬门板攀附于二梁之上,方幸免于难


信阳北土门惨案

1938年8月下日,日军侵入信阳县北土门一带,见人就杀,见房点火,枪炮声、烧房声、惨叫声,骇人听闻。东村、西村一夜之间焚为灰烬;村前村后,院内房中,遍布尸体。有的五脏迸出,有的身首异处,有的全身烧焦,其状甚惨。土门店的曾广顺,王金南等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凶残的日军将他们拉出,用刺刀对其胸腹,迅猛一挑,顿时一声惨叫,老人们五脏迸出,血流满地,都倒在血泊中死去,还有20多人被赶到菜地集体枪杀,14岁少年曾昭林被从马槽里搜出,破腹杀死。8月19日拂晓,日军又侵入十八里河一线的拱桥村,遭我军阻击,日军即猛攻石子岗至蛤模岗一线的我军防地,交火至夜半,我军退去。沿河北山脚下;溜山边地里,横尸遍地,河中浮起的死尸漂到一株歪柳树下,积尸塞流


豫北沙区"四·一二"惨案

沙区,是冀鲁豫三省交界处的黄河故道的俗称,其中心在淄阳以西、内黄以南、滑县以北、卫河以东方圆50里左右的沙窝地区;这里地瘠人稀,沙丘起伏,灌木枣林丛生,交通闭塞,抗战爆发后,从平津地区南下的日军,于1937年底至1938年初侵占了这一地区。在八路军第一一五师和第一二九师的帮助下,于1941年1月,在沙区腹地内黄县的张固村成立冀鲁豫区行政主任公署1941年4月初,日军主力第三十五师团、独立第一混成旅团、骑兵第四旅团等8000余人。加上伪军共约万余人,配有大炮20余门,汽车、坦克120辆,飞机数架,分别密集于沙区附近的五陵集、白道口、滁阳、内黄等地,对沙区形成了一个严密的包围圈。4月12日,日、伪军四面出动,分进合击,向根据地中心的井店、六河、任河、千口一带进行大"扫荡"。在敌我力量悬殊的情况下,冀鲁豫军区主力部队转移,跳出了敌人的包围圈。15、16两日,万余名日伪军队"反复合击"搜索沙区10余次,企图消灭我冀鲁豫军区主力部队4月14日,日军在千口逼迫几百名群众挖掘土坑,将群众赶入坑内,向坑内浇油点火,然后用机枪扫射。在杨固村,日军把从土镇、桑村、城布等地搜捕到的900多名群众,集合在一个空场上,进行枪杀,300多人倒在血泊中,未死的群众被捆住手脚,分别投入村内的六口水井中,待人体堆到井口,用石头、碾盘压在上面,往井中浇开水,再用土把井口封死。在南丈堡村,日军将20多名群众赶到一间房子内,点起烈火烧死。在夹河村,日军一连刺死6位村民,一个70多岁的老妇,被砍成八块,一个卖豆腐的老头,被割耳、挖眼、剖腹后五脏扔到大街上。在城布村,日军将20多名青年妇女的衣服剥光进行各种污辱,最后一阵机枪扫射,全部杀死。

在东张堡、土镇等村,不少婴儿被活活撕成两半,有3个小孩被投入烈火,一个4岁的女孩被活剥了皮,挂在村头的大树上。在合庄,日军把7个百姓套在大车上,像牛马一样,在村内大街上驱赶奔跑,最后用刺刀捅死。日军在沙区肆虐3天,被害群众2307人,失踪263人,受伤186人,53户被杀绝。仅甫丈堡、大堤口、余庄、东丈堡、薛村、破车口、袁六村、温邢固8个村,受害者就达737人。日军还从各地征调数以百计的大车,将沙区各村各户所有的粮食、大枣、花生、猪、羊、鸡、鸭以及家具等悉数抢掠一空,拉不走者连同房屋统统付之一炬。全沙区被烧毁141个村,其中80个村变成焦土。仅内黄一县,就被烧毁房屋2万余间,抢走粮食6万余担,大小牲畜446头,大车195辆。沙区被砍伐枣树约5万株以上,昔日绵延几十里的茂密枣林残留无几。百里沙区劫后尸体纵横,一片残垣焦土凄惨荒凉


郑州黄河桥头惨案

1941年10月2日,日军第三十七师团从黄河北经黄河铁桥渡河南犯。时在邮山头任保长的王本立,为讨好日军,强迫10个农民抬着放有糕点、大枣和柿饼等食品的大桌,在王寨沟口迎接。日军疑食品中有毒,用机枪将10人全部杀死,接着到各村烧杀奸淫,孟河村霍马狗一家4口人,躲在玉米杆堆里,日军先用机枪扫射,再泼上汽油点燃,3口人被烧死。日军闯进贾七斤家时,其母、妻、姐和4个儿女在屋里未出来,被用刺刀逐个挑死。日军一进王和妮家大门,就向鸡窝里抓鸡蛋,其怀孕8个月的妻子稍加阻拦,便被拖到大街上扒去衣服,用铁丝穿锁骨吊在树上,开膛破肚,其母、其子哭着上前求救,也被杀害,其父被先砍 去两腿再剁去双臂最后砍头。一天时间,日军在黄河桥南、邱山脚下的村庄里,杀人170余口,烧房1200多间。赶走村民170O多人,并在此筑工事拉电网,从此时起到日军投降时止,这一带成了"无人区"。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