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日反韩一个也难少

反日反韩一个也难少

看了8月29日宁远远先生的读者来信《缓解中国反韩情绪 韩国须学日本》,对于宁先生的观点本人实在难以苟同。笔者以为宁先生过于关注了热点新闻和官方的外交手段,而忽视了真实的民意和深层次问题。


对于中国的反日情绪因何而起,相信大家都很清楚,我也就不再一一重复。这些反日的根源在短期内一个也不能消除,在这种情况下,反日情绪怎么可能好转呢?最近中日的领导层出于不让中日关系失控而相互做了一点点的友好表示。日本的新首相福田康夫出于个人出政绩的考虑也非常愿意在细枝末节上表达一些对华友好的言论,在某些问题上也放低了一些姿态。中国政府出于中短期的战术考虑,也让新闻媒体电视台表达了一些对日友好的言论。这都改变不了什么问题。新闻看多的人可能误以为中日关系真的有改善,其实这些改善还不如说是中日双方出于各自的战术考虑刻意制造的假象更合适。中日关系的真正改善需要日本起码在某一个重大问题上对中国让步,哪怕是双方各让一步。但依照日本的政局和民意来看,最起码十年内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至于中国总是有些自作聪明的人主张中国单方面让步。很可惜,这根本不可能,任何中国的单方让步都只会被日方看作是理所应当,换不来任何利益。中国政府在目前的情势下绝不可能单方让步。因此,十年内中日关系不可能得到一点点实质性的改善。宁先生认为中日关系有改善,而且改善的部分原因在于日本的对华外交手段有效实在是大错特错。


中国的反韩情绪常常被传统媒体(主要是报纸和电视台)错误报道。应当讲对于中国反韩情绪的产生根源,中韩传统媒体报道都是不真实或者不完整的。其原因有故意误报和因为无知而误报两种。真实的中国反韩情绪产生原因如下:


第一、韩国人因为富有而瞧不起中国人。嫌贫爱富全世界很少有例外,不过东亚似乎更严重一些。在中国大陆,普通人被本地的富人歧视就算了,如果被外省富人歧视一旦上了新闻往往引起省际骂战。如果被外国人或者香港人台湾人歧视,那一旦上了新闻更是骂声四起。而和西方相比,韩国肯定更加嫌贫爱富,和欧美日本相比韩国富裕的时间更短,韩国社会还没适应相对富有的日子,因此从中国人的角度看,韩国人比日本人欧美人更讨厌更瞧不起中国人。而这一点是很难改变的,也因此中国这个厌韩因素也很难改变。


第二、韩国歪曲历史制造反华情绪。克罗齐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胡适曾经说过,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由此可见绝对客观的历史是不存在的,中国文革时期的写史方式也是夸张至极。但是韩国的官方和民间写史方式在富国在言论自由学术自由的国家中也是最夸张的。任何当代国家写古代历史都会包含两方面的内容,一个是目前领土范围内发生的古代史,一个是目前国家的主体民族的民族史。然而韩国却不能客观看待这一点,把两种角度的历史合而为一,虚构了大韩民族的神话,拉长了自己民族的历史,严重夸大了汉韩民族的敌对,缩小了汉韩民族的友好成分。其实不止是韩国这么做,北朝鲜也这么做。这里面有很复杂的原因。但事情的真相不是这样。事实上,韩民族的血统绝不像韩国人说的那么纯,当代韩民族是由多个民族融合而成的,其血统比汉族还复杂的多。据中国历史记载,当代韩民族是由马韩人、秦韩人、弁韩人为主体融合汉族高句丽族等民族而成的,其中的马韩人与秦韩人语言不同风俗不同,显然不是同一个民族,秦韩人还有自己是秦朝难民后代的传说。按韩国人的家谱,从父系算20-30%的韩国人是华裔,其中卢武铉卢泰愚总统公开承认自己是华人后代。至于北方的高句丽人,韩国人现在认为和南方的三韩人属同一民族,然而国际语言学界多数专家认为高句丽语最接近老日语。高句丽人的宗教信仰也不同于南方的新罗人。实际上,真正的韩民族是在唐初伴随着新罗的对外扩张初步形成的。真正的韩民族则是在中国的五代十国时期彻底形成的,形成的标志是王氏高丽王朝的建立。(韩国最早的史书写于王氏高丽时期,按照现在的考证真正的朝鲜半岛单一民族意识也产生于这一时期)按照目前韩国现存的多数王氏家谱,高丽太祖王建自己就是华裔。如果按照这一标准,汉族和韩族间几乎没有发生过重大战争,汉族反倒是在明末生死存亡之际挽救了韩族。而韩国与北朝鲜为了美化自己的民族,不顾事实的创造的一个单一血统历史悠久极其伟大的韩族神话,这个韩族统治过中国东北甚至山东省。这样创造历史的结果就是汉族是韩族的头号敌人。换句话说,韩国人和北朝鲜人自己制造了古代几乎不存在的反华(反汉)情绪。如此反华,自然要引起中国人的反感。可韩国人却不承认自己恩将仇报制造了隐藏却深厚的反华情绪。(明末的万历朝鲜之役对韩族可谓是再造之恩)由此可见,韩国与北朝鲜一天不停止反华的历史教育,中国人也就不会停止厌韩。


第三、潜在的领土纠纷。韩国人现在自认的祖宗是神话人物檀君,檀君的祖父是天神桓因,父亲是桓雄。传说桓雄当初就是从天上降落到人间的长白山的,因此长白山对韩族人有特殊的精神意义。然而,对满族汉族以及东北其他民族来说,这个神话隐含的东西让人多少有些不快。因为,长白山也是其他民族眼里的神山,其他民族比韩族更早崇拜长白山。而且,桓雄降落长白山多少有些韩族领土扩张的味道。这是因为,韩国人是由新罗人为主体演化而来的,新罗原本只是朝鲜半岛东南部的一个小国,新罗不断扩张才统治了整个朝鲜半岛的南部,后来新罗人为主体的王氏高丽国才占据了整个朝鲜半岛,韩族才第一次看到长白山。也因此,檀君神话的雏形可能很早,但最终形成是在王氏高丽国扩张到长白山下之后。换句话说,檀君神话是在朝鲜半岛南部孕育的,但最终场景却被搬到了朝鲜半岛北部与中国交界处,这种转移是伴随着韩族的民族融合与扩张的。这种说法还有一个旁证,传说中檀君最终成了山神。而山神崇拜恰恰是半岛东南的新罗特有的,而真正在此之前占据长白山与半岛北部的高句丽是没有山神崇拜的。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檀君神话最初绝不是流行于整个朝鲜半岛的神话,而是南部神话,伴随着南部的韩族的领土向北扩张,神话的发生地被搬到了北方。由于这个带有扩张意味的檀君神话与被加工过的高句丽历史,韩国人总认为中国东北是他们的精神家园。因为这个原因再加上清末以来中朝的划界纠纷,他们不满意北朝鲜与中国目前划定的边界。不少韩国人梦想与北朝鲜统一后,不承认北朝鲜先前与中国的领土划界协议,向中国要回部分“被占领土”。虽然领土纠纷很难成为现实,但韩国人都带着虚妄的受害者意识,也就可以想象他们的反华情绪。只要韩国不放弃这种虚妄的反华宣传教育,很难想象韩国人会真正对华友好。韩国人如此反华,又怎么可能不让中国人讨厌呢!(朝鲜日报2004年8月19日报道,社团法人“美丽青少年共同体”所属的小学生和初中生从2004年7月23日开始进行了问卷调查,受访者中认为“应找回满洲”的占51%。他们进行问卷调查的对象是250名10多岁和20多岁的年轻人。)


综上所述,韩国人自己制造了隐藏却深邃的反华情绪,让中国人怎么能不厌韩呢?但问题在于,韩国政界、韩国历史学家、韩国传媒联合制造了反华情绪,普通韩国民众沉浸其中。即便个别人哪怕是总统或者最权威的历史学家如果单个行动,按照欧美真正学者的标准否认以前的欺骗性宣传,他也只会成为可怜可笑的箭靶子被韩国民众所厌弃。也因此,韩国了解真正历史的精英要么不说话,要么千篇一律的倒打一耙指责中国,反倒是被认为学术不自由的中国能比较自由的表达对于古代史的各种不同看法。


照目前的态势看,韩国很难摆脱自己的反华情绪。也因此,随着中国民众对韩国了解的加深以及言论的日趋自由,中国普通民众的厌韩情绪只会加深不会减弱。


反日反韩一个也难少。不是中国人不大度,是日本人韩国人太狭隘。中国人向来胸怀广阔,只要日韩稍微作出一点让步,中国人就会作出更大的善意回应。封建时代的中国皇帝经常给朝贡的番邦许多回礼,回礼往往大大超过了贡品,中国皇帝也不过要个面子而已。今天追求国家平等的中国政府和人民更不会欺负弱小国家,但任何国家也不能指望中国在国际纠纷中总是单方面无条件无原则的让步。

---------------转载<联合早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