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 辉

美军骑兵第1师是华盛顿开国时组建的精锐部队,被誉为“开国元勋师”;它在美国独立战争和后来的国外战争中,屡建奇功,在160年的战史上从无败绩,因而得名“常胜师”。骑兵第1师早在40年代就淘汰了军马,改装为机械化部队,但为了保持历史荣誉,仍延用以往的番号,士兵的臂章始终保留着一个马头符号,它标志着这支部队的历史荣耀。朝鲜战争中,骑兵第1师是第一个被中国人民志愿军打败的美军“王牌”。


这是一个令所有美国军人羡慕的符号——“马头徽记”臂章,它是美利坚合众国骑兵第1师的标志。这个师创建最早、战功显赫,因此享有“开国元勋师”的美称。


骑兵第1师是华盛顿开国时组建的精锐部队,它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1855年创建的第2骑兵团。1861年美国内战爆发后,第2骑兵团更名为第5骑兵团,作为北方联邦军的主力,参加了与南方军的作战,在布尔伦战役、安蒂特姆战役、阿波马托克斯战役等著名战役中表现出色,功勋卓著,为维护美国的统一和黑奴的解放做出了突出贡献。


1921年9月13日,第1骑兵师以骑兵第5团、第7团、第8团为基础,正式在德克萨斯州的布得斯堡成立。除3个骑兵团外,该师还编有第82野战炮营、第13通信连、第27军械连和师辎重队等。首任师长是罗伯特·豪兹少将。


以骑兵起家的骑兵第1师在20世纪40年代,发展成机械化部队,淘汰了马匹。但为了保持历史荣誉,仍延用以往的番号,士兵的臂章始终保留着一个马头符号,这是他们荣耀的象征——在骑1师160年历史上,从无败绩。


1943年,骑1师终于离开马背,开赴到西南太平洋反法西斯战区。


1944年2月29日,在澳大利亚经过6个月战前训练的骑1师,参加了诞生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战争考验。


这一天,骑1师向日本占据的阿德默勒尔斯群岛实施两栖登陆作战,获得成功,消灭日军7000多人,初战告捷。


后来,骑1师在美国名将麦克阿瑟的指挥下,向菲律宾群岛发起进攻。经过艰苦鏖战,骑1师攻克了日军的坚固工事,夺取了莱特岛,获得了攻占吕宋岛的前进基地。


1945年2月,骑1师作为主攻部队向马尼拉发起进攻,解放了马尼拉市。骑1师成为第一支进入马尼拉市的美军部队。


日本投降后,骑1师作为盟军占领军的先头部队,又成为第一支进入东京的美军部队。


在国内战争中,骑1师一展雄风;在“二战”中,骑1师又在世界战场赢得了新的荣誉,成为美军公认的“王牌部队”。


朝鲜战争初期,骑1师“宝刀未老”,又建奇功。



1950年10月19日,侵朝“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叫喊:“11月23日,感恩节前结束战争,占领整个朝鲜。”麦克阿瑟的狂言也并非毫无道理,7月1日,骑1师作为侵朝美军的先锋从釜山登陆,后在仁川登陆的美军配合下,横扫朝鲜南半部,率先收复南朝鲜首都汉城,直逼北朝鲜。10月19日,又率先占领北朝鲜首都平壤。正是看到骑1师一路所向披靡,麦克阿瑟才得意忘形,口出狂言。由此可见,骑1师不愧美军“王牌”。


朝鲜战争期间,骑1师编制在美军第8集团军第1军序列中,师长霍马特·盖伊少将曾是“二战”名将小乔治.巴顿将军的参谋长,以精通装甲战而闻名。这个师是最先占领平壤的劲旅,也是最先被中国人民志愿军打得抱头鼠窜的“王牌”部队。


1950年10月19日,美军攻占平壤后,企图把战火烧到鸭绿江边。


同一天傍晚,整装待命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3兵团38军、39军、40军、42军全体将士,庄严宣誓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以后,兵分3路,跨过鸭绿江,秘密开赴朝鲜前线。


麦克阿瑟命令部队快速向中朝边境推进。西线由美第8集团军和南朝鲜第2军及美军1个空降兵团,从平壤、沙里院地区沿京义铁路直逼鸭绿江,美第1军所辖的骑1师在平壤、仁川地区为集团军战略预备队。


志愿军秘密渡过鸭绿江后,敌人正毫无顾忌地继续合兵冒进。


10月25日,冒进到云山地区两水洞、丰下洞一带的南朝鲜军第6师遭到志愿军40军的迎头痛击,从而拉开了抗美援朝的序幕。


韩军第6师1个营和1个炮兵中队被全歼后,28日,40军又歼灭了韩军第6师、第8师各两个营的大部,俘敌400余人。


29日,志愿军39军在云山地区将韩军“王牌”第1师从三面包围起来,准备待机攻歼。


中国人民志愿军突然出现在朝鲜,韩军第6师进攻受挫,“王牌”第1师被围,使美军大为震惊,急调美1军战略预备队——骑1师从平壤到云山,增援韩军第1师。于是,骑1师的悲剧发生了。


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9军,是一支英勇善战的部队,其前身是徐海东、吴焕先、程子华等领导的红25军,以善打硬仗、恶仗而闻名。抗日战争时期,先后改编为八路军第115师344旅,八路军第2纵队,新四军第3师。解放战争时期,改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第2纵队,第四野战军第39军,在辽沈和平津战役中都是四野的主力。后来,39军在朝鲜又打出威名,它率先在美军手中解放了平壤和汉城两个首都,并在横城阻击战首创一个师歼敌3300余人的最高纪录,其中俘敌2500余人,包括美军800余人,创志愿军师级单位一次战斗俘敌之最。


39军与骑1师在云山相遇,可谓“棋逢对手,将遇良才”。11月1日16时40分,39军进攻云山被围之敌的战斗打响了。


白雾笼罩的云山小城,四周是绵延的群山,丛林茂密,河流纵横,它是一个约有2000户居民的小城镇,朝鲜郡(县)政府所在地,处于小盆地内,公路四通八达,是美军和韩军北进鸭绿江的重要交通枢纽。


39军面临的敌人有美军骑兵第1师第8团和第5团及加强的炮兵、坦克兵、航空兵部队。此外,还有韩军“王牌”第1师的第11、12、15团及美军加强给它的火炮、坦克等重武器。


面对美军和韩军的两支“王牌”部队,39军军长吴信泉下达的作战部署是:11月1日19时30分,对云山之敌发起总攻。第116师担任主攻任务,配合志愿军炮兵26团和25团一个营,军火箭炮两个连,从鹰峰山东西3公里的正面向云山实施主要突击,首先攻击云山周围的敌人,得手后以一部向云山东南的上九洞方向跟踪追击,全歼守敌;第117师首先攻击三巨里地域之敌,尔后向涧洞、云山方向发展,协同116师歼灭云山地区之敌;115师(欠344团)向诸仁洞、立石下洞、西风洞方向实施进攻,断敌增援,协同116师围歼云山之敌。


纪念抗美援朝战争50周年前夕,我采访了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原志愿军39军116师师长汪洋。80岁的老将军为我画了一张云山战斗的草图,详细地介绍了云山战斗的经过:


吴信泉军长向我师下达主攻任务后,我带领各团指挥员和部分参谋人员到前沿,秘密对地形和敌情做了侦察。尔后和师领导对我师的主攻任务做了进一步部署:以我师347团、348团为第一梯队,在云山正面上并肩实施进攻。具体任务是347团在正面右翼经龙浦洞向云山实施主攻,以一部由云山西侧进攻,团主力由云山西南侧后包围进攻,协同右翼团消灭云山街区之敌;348团在正面左翼沿公路东侧经涧洞向云山进攻,以一个营由东侧向西进攻,团主力插至云山东南,切断通向上九洞的公路,尔后向云山进攻,与347团对云山之敌形成四面包围的攻击态势;以346团为师第二梯队;炮兵配属在右翼团的后方,支援两个团的战斗。


11月1日下午3点多钟,我正在师前进指挥所研究如何搞好进攻中的步炮协同,突然值班参谋跑来报告,敌人阵地上活动异常频繁。于是,我来到观察所,用高倍炮对镜向敌阵地观察,发现敌阵地上约有1个连的韩军背起背包上了汽车往后方开去。云山东北方向也有敌坦克、汽车和步兵向后转移。云山附近敌人来往也很频繁。战后得知,是美军战略预备队骑1师从平壤赶来增援韩1师,正在与韩1师进行换防,我师正面之敌是前来换防的骑1师第8骑兵团。


“敌人可能要跑?”我在心里发出疑问。于是,立即用电话向军长吴信泉报告了情况,并建议提前发起进攻。吴军长很快批准了这个建议,并决定全军都提前发起进攻。


16时40分,我向全师下达了进攻开始的命令,比军里原定的总攻计划提前了2小时50分。


左翼348团,经过激战很快突破了敌人前沿,向敌纵深发展。但在262.8高地被山腰间的美军骑1师所阻,2营5连两次冲锋都失败了。后来,指导员付荣山率领5班迂回到敌人侧后,以闪电般的战术打了美军一个措手不及,很快占领了高地,一个班完成了一个连的任务。接着,6连1班也采取5连5班的战法,摸到山顶敌人的背后,直到抓住美军士兵的枪才被发觉,美军还没反应过来,就被1班战士用刺刀穿过了肚皮。两颗绿色信号弹闪烁在夜空,这标志着348团完成了预定任务,我心头的石头落了地。


右翼347团突破敌前沿后,进到龙浦洞北山,遇到骑1师的顽强抵抗,几次冲击,都未成功,骑1师果然战斗力很强。李刚团长决定暂时停止攻击。他调整了部署:由2连迂回到龙浦洞东南协助2营围攻龙浦洞,并组织几十挺轻重机枪、十余门火炮,在统一号令下,从三个方向发起冲击,一举突破了美军北山阵地,直扑龙浦洞。


经过正面突击,侧面迂回,侧后包抄,终于对云山的骑1师第8骑兵团和韩1师的部队形成了合围。


战斗十分残酷,骑1师利用飞机、坦克和火炮的绝对优势拼死抵抗,战斗持续到11月2日1时,我师仅占领了云山市的外围。


11月2日凌晨2时,我将第二梯队346团投入战斗。随着隆隆的炮声,3个团从东、西、北三个方向先后攻入云山市内。346团4连从美军间隙直插街内,当他们达到公路大桥时,守桥的美军把他们当成了韩军,给他们让路,4连战士猛然提枪开火,打得美军晕头转向,死伤惨重。


战斗在街内形成了短兵相接的肉搏战,杀声四起,刺刀见红。美国兵从未见过如此神速的猛扑,更不适应近距离的白刃战,渐渐乱了阵脚,溃不成军。云山市内的战斗终于在2日凌晨3点半结束,我师在云山战斗中歼敌1300余人,缴获飞机4架,击落飞机3架,击毁和缴获坦克11辆、汽车109辆、各种火炮42门、大批轻重武器和给养。战后,我巡视了胜利后的云山战场,到处都是佩带“马头”臂章的美军尸体和坦克、大炮、汽车、给养,盛名百年的美军“王牌”,终于败在了志愿军手下。


云山战斗进行中,“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从朝鲜博川急调骑1师第5骑兵团增援第8骑兵团,遭到我军115师343团的顽强阻击。美军的飞机、重炮、坦克、燃烧弹狂轰滥炸,阵地一片火海,但苦战两天,未能前进一步,343团毙、伤、俘敌400余人,有力地保障了我师云山战斗的胜利。


我师左邻117师11月1日17时,由泥踏洞地区发起进攻,攻克了三巨里,毙、伤、俘韩军“王牌”第1师15团300余人,缴获敌坦克3辆、火炮6门。11月2日1时,在涧洞与我师348团回合。


我师右邻115师将美军骑1师第8团3营压缩包围在诸仁桥以北地区的开阔地上,经过30多个小时的激战,全歼第3营,共毙、伤、俘敌700余人,击毁坦克14辆,汽车75辆,各种火炮16门。


11月3日,云山美军数次倚仗飞机、坦克突围,均未得逞,终被全歼。


《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战史》是这样记载云山战斗的:“1950年11月1日17时,第39军以8个步兵团在炮兵火力支援下向云山之敌发起进攻,激战至2日凌晨,攻占云山,歼灭美伪军各一部,缴获与击毁敌坦克、汽车70余辆,并在云山以南堵住了由云山撤退的美骑兵第1师第8团直属队及其第3营的退路,将其压缩包围于诸仁桥地区,2日至3日昼间,该敌在飞机、坦克支援下,拼命突围,均未得逞。3日夜,我将被围之敌全部歼灭。云山战斗,我军首次以劣势装备歼灭了具有现代化装备的美军骑兵第1师第8团大部及伪军第1师第12团一部,共计毙伤俘敌2000余名,其中歼灭美军1800余名,缴获飞机4架,击落飞机3架,击毁与缴获坦克28辆、汽车170余辆、各种火炮119门。”


39军在出国第一仗,打败了从未吃过败仗、号称美国“王牌军”的骑1师。尤其是在战场上,一次就缴获美军4架飞机,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也是仅有的一次。


老将军汪洋为我介绍了缴获美军飞机的情况。在云山战斗中,第348团2营第4连副连长张玉峰率一排冲到云山以东三滩川两岸沙滩时,突然看见前面100米处有4个房屋大小的黑乎乎的物体。他想:战前勘察地形时,这里是一片开阔地,怎么现在变成了高坡?他带领战士们向前摸去,方才看清4个物体原来是4架飞机。一班副班长李连华带领几名战士冲上机场,与守卫机场的美军进行了短兵相接,一班损失严重,仅剩下李连华和一名战士,而且两人都负了伤。但守卫机场的美军全都被报销了。他俩忍着伤痛,最后将一名美军飞行员从飞机的座舱中拖了出来,并俘获了飞机上的人员。


后来,通过审问美军飞行员,得知这4架飞机的来历:其中3架轻型飞机、1架炮兵校正机,是美军远东总部派来的,飞机上乘的是陪同美军慰问团的新闻记者。


11月1日下午,飞机从日本东京起飞。直到第348团4连迫近机场时,他们才发觉形势不妙,准备强行起飞,但为时已晚,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连骑1师官兵的面都没见到,就当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俘虏。


被俘的一名美军军官伸出拇指对志愿军翻译说:“你们包围迂回的战术运用得好,前头拦住,后尾截住,这样作战,历史上从未见过。”志愿军战士回敬他的话是:“我们就是这个打法,叫做你打你的机械化,我打我的巧妙化。”


将军兴奋地向我介绍了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1950年11月13日,在第一次战役总结会上对云山战斗的评价:“39军在云山打美军骑兵第1师打得很好,……起初我们还担心在没有制空权的情况下,和美军作战,我们要吃亏。现在看来,这个困难是可以克服的。我们有近战、夜战的法宝。没有飞机,缺少大炮、坦克,一样可以打仗,打胜仗!美国军队没有什么了不起,我们不只打了伪军,也打了美国的王牌军,是华盛顿开国时组建的美国骑兵第1师嘛!这个在美国很有名,一直没有吃过败仗的军队,这回吃了败仗,败在我们39军手下嘛!”


在军史资料上我看到,当年志愿军副司令员邓华在第一次战役总结会上也对39军大加赞赏:“这次战役打得最出色的是39军,原估计云山是南朝鲜的部队,结果他们打的是美国兵。39军歼灭了美军骑兵第1师8团大部,还歼灭了来增援的骑兵第1师5团大部。骑兵第1师是麦克阿瑟的宝贝蛋,最近,美国几家报纸都在头版介绍这支部队的功绩,说他们创造了美军战史的4个第一:二次大战中第一个进占马尼拉;二次大战结束后,第一个进占武士道大本营东京;朝鲜战争爆发,仁川登陆第一个进占汉城;北上三八线,又是他们第一个进占平壤。可是,就是这个四个第一的部队,就是这个麦克阿瑟的王牌,却成了我们39军的手下败将。”


毛泽东得知云山战斗打败了美军“开国元勋师”,高兴地说:“彭德怀同志很能打恶仗,打硬仗,同美军第一次较量就打败了美国主力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