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股改解套,有关上市公司限售股份流通的议论

要解决上市公司大小非股东、IPO原始股东所持限售股份在市场上平稳流通,市场必须要解决一个“愿”字和一个“能”字:二级市场上的买家首先要愿意承接,其次这些买家有没有能力承接。

要首先解决“愿”的问题。对于“愿”,任何买家最主要关心的是商品的性价比,当无休止的降价再无法吸引,甚至吓阻买家时,卖家就必须放弃降价,而要从提高商品的内在价值上下功夫。因此,某提议以限售股变现后反哺上市公司的办法试图代替无休止的跌价策略。具体思路是:

一、限售股份拟上市时,需向上市公司董事会报告拟上市股份数,最低上市价格(可选),所持股份成本(可选),上市后所得拟返补/反哺上市公司的比例,并由(最好是)新一年的第一次股东大会讨论表决,拟上市股东或者全体限售股回避表决,表决有效期一年;

二、限售股份上市的收益由证券结算公司交割后按所定比例直接将现金转入上市公司;

三、对此前已上市的限售股份实施自愿补缴,由上市股东提出反哺比例,交股东大会表决,倘若拒缴或被否决者,则强制加倍追缴。

思路的可行性:

从现在大小非的实际上市情况看,既然他们愿意在大宗交易中打折,那么将部分上市收益返补/反哺上市公司,进而保证他们能以更适当的价格上市,应该是符合限售股东利益的事,限售股东或许不至于抵触;

对公众股东来说,限售股份上市后部分收益反哺上市公司,将增加公司即期非经常性损益,提高公司现金流等重要先行指标,能有效抵消供求关系变化对公司股票价格的消极影响,一方面不会损害现有公众股东的利益,另一方面能有效吸引未来/潜在的公众股东;

更重要的是,对国内市场而言,保持了自己价格体系的稳定,维护了自己定价的主动性,消除大的全局性的市场波动,同时,对在NY、HK等上市的公司股票有提振,有利于这些公司在外埠的价格向A股价格回归,实现同一个公司,同一个价格。

如果“愿”的问题能够解决,那么“能”的问题就容易多了。一方面一旦“愿”的问题能够解决,市场自然会变得更宽容,限售股东亦会更从容,另一方面为了抑制市场或限售股东任何一方的冲动,特别是针对目前市场亟需恢复生机与活力,可以考虑原则上给限售股流通一个适当的额度控制,但一定要让限售股能够完全的自由的流通,只有限售股流通,才能反哺上市公司,才能刺激需求,才能成为推动市场的原动力。

至于《上市公司股东发行可交换公司债券的规定(征求意见稿)》,恕直言,既没有解决“愿”的问题,亦不是在解决“能”的问题,可以说《上市公司股东发行可交换公司债券的规定(征求意见稿)》是与限售股没有必然关系的一种金融创新操作,或许在中国证监会看来根本就不存在关于限售股流通的所谓“愿”和“能”问题,如果是这样,的确是浪费你我的时间和精力。或曰,股改已经解决了“愿”的问题。某曰,股改只是解决了“我不卖”一方的问题,并没有解决“谁来买”这个问题:是的,现有股东接受兑价,就意味着接受了非流通股可以流通的提议,就意味着“你可以抛,我不会在你之前抛”(实际上等于流通股东放弃了抛售的优先权),事实上,现有股东亦确实遵守了承诺,否则大盘怎么会涨到6000点呢!但非流通股能否顺利流通,“你能否抛出”则是另一个问题,解决这个问题还必须要由买家(未来的/潜在的股东)说了算,还要问买家愿意不愿意,事实上,由于这个问题至今没有妥善解决,非流通股解禁流通很快就将买家吓跑,以至将股市打爆至2000余点,所以现在提出限售股流通要做出一点点牺牲,不是现有股东“赖账”,而是买家,未来的股东不买账。可以这样认为,股改解决了非流通股可以流通,现有股东不抛弃这个环节,但没有解决非流通向谁来实现流通这个环节,这显然不是现有股东可以回答或者承诺的。或曰,尔等当初所以买股票,“愿”由何出?某曰,中国人很爱国,或者说很信/依赖自己的国家,多数人相信支持改革,支持国家建设这样的忽悠,相信古之帝王都不会弃民于不顾,何况是人民的政府,所以当初之所以“愿”是国家信用支撑的结果,大家买卖的不是公司的股票而是国家的信用。现在,大家不太相信了,特别是政府亦不希望人民太天真,引导大家正确认识股票的实质,这时候非流通股(原)/限售股(现)是利益的掠夺者/分享者、风险承担者,不可同日而语也,当然就存在“愿”争。

当然,议论仅供参考,惟愿讲“开弓没有回头箭”时,没有把所有的勇气和心智都奉献给了坚持。百年悲情,中国五次三番向四方诸雄学习,功不可谓不深,心不可谓不诚,意不可谓不专,然终究是邯郸学步。或许是在地上爬了够久够长,我们最终还是悟出走中国特色的道路,不断尝试、坚持的重要论断,可惜的是走中国特色的道路被形式化、权术化后,成了个空壳,或遭唾弃,或供诸案,或以为陋履,或以为桃符,但内事不决问子布,外事不决问公瑾,大凡多事之秋,攸关之时,只有走而且坚持走符合自己特色的道路,事业才能做好,不决才能解决。中国股市这所以能走到今天,某以为,首要的原则就是不争论,其次是坚持走符合中国特色的路。中国股市二十年的波动亦清楚表明,什么时候坚持这一原则,股市就涨,反之亦然。或曰,股市跌点怕什么,跌透自然会涨起来。某曰,所谓何其熟也?曾有语,乱怕啥,乱点好,大乱才有大治。所言不虚也,只可惜民国大乱而国民党只能治诸东南一隅也。以越南、巴基斯坦等葺尔小国尚且惧怕,何况泱泱者得不如履薄冰,如赴汤镬乎!

本文内容于 2008-9-7 11:18:13 被高山空谷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