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与旧情人私奔丈夫将其捅死自杀未遂

vwb 收藏 1 177
导读: [img]http://i0.sinaimg.cn/dy/s/l/2008-09-06/U868P1T1D16244702F21DT20080906163215.jpg[/img]   民警在医院里给犯罪嫌疑人张朝作笔录。徐丽艳 摄   乌鲁木齐在线讯 (记者饶俊华 通讯员齐福国) 一边是不被法律所认可的同居关系,一边是不为世人所认同的婚外情。一个女人,同两个男人若明若暗地纠缠在一起。最终,这段一女二“夫”畸恋因一起血案的发生而告终……   7月9日,石河子市开发区河畔村街头发生了一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民警在医院里给犯罪嫌疑人张朝作笔录。徐丽艳 摄


乌鲁木齐在线讯 (记者饶俊华 通讯员齐福国) 一边是不被法律所认可的同居关系,一边是不为世人所认同的婚外情。一个女人,同两个男人若明若暗地纠缠在一起。最终,这段一女二“夫”畸恋因一起血案的发生而告终……


7月9日,石河子市开发区河畔村街头发生了一起悲惨的血案。其中一人当场死亡;一人受重伤。犯罪嫌疑人张朝(化名)杀死了他“事实婚”的女友后企图自杀。是什么原因使这对昔日的恋人反目成仇、喋血闹市呢?


缘起 两个农民工的异乡邂逅


今年29岁的张朝,出生在甘肃省兰州市郊的一个小村庄。他8岁时父亲病故,因家庭条件不好,三个姐姐早早就出嫁了。张朝上到小学五年级便辍学回家务农。然而,土地里刨食的日子并不好过,干了几年,日子还是没有什么起色,张朝觉得不能再这么困在家中。他多方打听,别人都说修路能挣钱,于是他走出农门来到了夏河县高速公路工地修路,那是2005年。


然而,在外打工的日子并没有当初想象的那么好过,由于张朝既没有学历又没有手艺,一直干的都是一些力气活,吃不好,睡不好,受累不说,还挣不了多少钱。他做梦都盼着多挣点钱能早点找个媳妇,过好日子。张朝终日为了生计而奔波,平时干完活只能喝点闷酒打发时光。就在张朝万分沮丧、无处倾诉时,他生命中的一个重要人物出现了,同在那里打工的21岁的毛旦(化名),走进了他的生活。两颗孤寂的心灵很快碰出了火花……


婚姻 “事实婚姻”埋下巨大祸根


毛旦的爸爸并没有看上张朝这位未来的女婿,家人也都极力反对这门亲事。可毛旦非张朝不嫁。张朝东借西凑了1万元钱,作为彩礼送到毛家后,毛旦选择与张朝私奔。


2005年国庆节,张朝和毛旦“结婚”了,但他俩并未办理结婚登记。


第二年5月,毛旦生下了女儿,这给初为人父人母的两人带来了欢乐,但也让两人的经济捉襟见肘。尽管张朝筹集资金尝试着卖菜、做水果生意,也仅能勉强维持三口人的生活。看着别的女人靠老公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毛旦心里很不是滋味,两人开始为一些小事频繁争吵。此时,毛旦后悔自己仓促同居,还生下孩子。


一次,张朝酒后对毛旦动手,毛旦摔烂了手机,提出分手。她坚决地说:“我们之间已经没有爱情了,再在一起是不会幸福的。”说完抱着女儿回到了娘家。毛旦走后,张朝非常后悔,他来到“岳父”家苦苦哀求,保证会痛改前非。


经过几天软磨硬泡,毛旦心软了。见毛旦回心转意,张朝下决心,要凭着自己年轻有力气,让毛旦过上好日子。从此,他起早贪黑天天忙忙碌碌,可是由于做生意不得法,一年下来还是没有什么“成绩”。


张朝并不泄气,他把承包地都种了果树,忙时务农,闲时经商,想尽快治穷致富。然而,就在张朝对来年充满希望时,他的“后院”起火了。


畸变 昔日恋人突然出现


和张朝共同生活了3年多,一直没有改变没钱的日子,毛旦有些失望。


就在毛旦为钱而苦恼时,2007年春节,张朝放在家中的手机响了。毛旦接听之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小妹,还记得我吗?我是小李(化名)啊!”一听到小李的声音,毛旦激动地差点把手机都掉到地上。


原来,小李曾是毛旦无话不谈的一个旧朋友。


五年前,在夏河县高速工地修路时,毛旦与小李相识,整整五个月的时间,两人一块儿干活,一块儿吃饭,一块儿散步,俨然一对恋人。虽然毛旦后来阴差阳错地与张朝同居,但几年来仍然与小李断续地保持着联络。


“毛旦,你现在过得还好吗?”电话中小李急切地问。毛旦说:“那时我一时冲动,随便找了个男人就住在一起了,可后来才发现,这么多年来我心里一直只装着你!”小李告诉毛旦:“我一个人现在在石河子市打工,算起来我们整整3年没有见面了……”


“你还愿意要我吗?你那里能不能找到打工的地方?我一天也不想在家待了!”听到毛旦的问话,早就暗暗喜欢毛旦的小李,几乎不假思索地回答说:“但愿我能有那福气!石河子这么大,怎么可能找不到一个打工的地方?”


离散 “抛夫弃女”寻求幸福


今年5月17日,毛旦趁张朝不在家时,撇下女儿,收拾行李,独自踏上了去往新疆的火车。


小李欣喜万分地将毛旦接到石河子,两人租了一间房,开始同居。


在一起生活后,毛旦发现,在工厂上班的小李不仅人老实,而且很是能干。


下班了,买菜、做饭、做家务,在生活上,从不对毛旦大声说话,处处让着她。


小李在休息日,与毛旦形影不离,只要她想去哪儿,他二话不说就陪着她去。


那一阵,毛旦觉得: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女人不就是找个依靠才有幸福吗?现在依靠就在身边,她得意极了!


“妻子”悄无声息地突然失踪后,女儿哭闹着要妈妈,张朝以为她又回娘家去了,结果上门却没寻到。


他心急火燎地到处发“寻人启事”,还是音信杳无。


一天,张朝在翻看自己的手机时,发现毛旦临走前曾用自己的手机多次与一个陌生手机号通话、发短信,不由醋意大发。


他马上回拨手机,气急败坏地问对方是谁,是不是在打他“老婆”的主意。不料对方编了个假名字说:“我叫马腾,毛旦现在就与我住在一块。”两个人便在电话中对骂起来。


“有本事你就上来,我灭了你!”小李搂着毛旦对电话说。


自己的“妻子”居然投入别人的怀抱,张朝既愤怒又无奈。


他每天奔波在兰州市的大街小巷,寻找失踪的“妻子”。


二十多天过去了,他一无所获。


没想到,一天张朝突然接到了毛旦的电话,询问女儿情况,大喜之中的张朝正要问毛旦现在在哪儿,电话却无情地挂断了。张朝翻看手机显示:是石河子市的一部固定电话。


思“妻”心切的张朝一刻也没有停,他很快赶到石河子,找到了毛旦。


他也听到了有关毛旦的传言,尽管他心里很不是滋味,但他还是原谅了毛旦。尽管毛旦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张朝表示,自己愿意原谅她、接纳她。


自知理亏的毛旦没说什么,同意随张朝回去。


看到毛旦态度转变,张朝欣喜若狂。


可他不知道,在上火车前,毛旦偷偷给小李打了个电话说:“李哥,我慎重考虑过了,回去就把婚离了,回来跟你过!”毛旦人虽然回家了,却一心想与张朝离婚。


她悄悄到当地法院咨询,得知,像她这种情况,没办过结婚手续。在新婚姻法称为同居关系,要办离婚手续,要先补办结婚手续,否则无婚可离,也可自行解除婚姻关系。


毛旦完全没想到,几年来压在自己头上的“不幸婚姻”竟然根本不受法律保护,此时,她欣喜若狂。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