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人类的起源

郭成望 收藏 3 127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人类的起源


郭成望


人类的起源肯定远比诸神的起源要早,因为神是人的创造。但是在人类的宇宙起源神话和万物起源神话里,人类的起源既在诸神的起源之后,也在宇宙或世界的创造之后,并且如同世界一样,人也是神的创造。例外的情形当然也是有的。比如依利亚德说,人类起源的问题似乎并没有占据希腊人的头脑,他们更关心的是某个具体的种群、某个具体的城市的起源。

在美索不达米亚,在最早的苏美尔人那里,人类起源问题也像宇宙起源问题那样,早就被思考被解释。依利亚德说,至少有四个苏美尔人的故事解释了人类的起源,这些故事彼此之间又是如此的不同,以至我们推测它们可能源自不同的传说。一个神话说,第一个人是从地里长出来的,如同植物一般。另一个神话说,人是由某些工匠神用陶土塑造而成的,随后恩奇神赋予了他生命。第三个神话说,女神阿璐璐创造了人类。最后一个神话说,人类是从两个被有意杀死的拉格马神的血中形成的。

所有这些主题及其各种版本,在全世界或多或少都有所记载。根据两个苏美尔的版本,第一个人或最早创造出来的原始人以某种方式分享了神的实体:在恩奇神的生命气息中或是在拉格马神的血液中。这意味着,在神的存在模式与人类的处境之间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这些传说认为人被创造出来是为了服务于诸神,他们需要有人供应吃穿,祭祀也被认为是对神的侍奉。

巴比伦人的创世史诗,重新提到并重新解释了人类起源问题。在这部史诗里,年轻神灵马尔杜克战胜太初神祗提阿马特,将她的尸体剖为两半,一半变成天空,一半变成大地。最后,马尔杜克决定造人,以便让人来为诸神服务。提阿马特创造出来的怪物和恶魔军队的首领,叫做金古的神祗的血管被切开,然后用他的血创造了人类。

依利亚德认为,巴比伦的史诗对人类的存在抱有一种悲观的看法。人类的创造延续了苏美尔的传说,这个版本特别解释了人是从两个被献祭的拉格马神中产生的,但它还加上了一个使事情变得更为严重的元素:金古。尽管金古曾是太初祗神,却已成了恶魔之首,因此人也是从一种恶魔的实体中被造出来的,即金古的血。人类似乎被自身的起源定了罪。从这一点看,在人类的创造与世界的起源这两者之间,有着某种对称性。在这两种创造中,原料都是被胜利的年轻神灵“妖魔化”了并被处死的太初之神。

阿姆斯特朗的看法稍有不同。她说。几乎是在事后想到的情况下,马杜克神才创造了人。他捉住“金固”这位神并加以斩杀,然后以神的血和尘土混合,塑造出了第一个人。在这个人类起源的神话解释中,有某些幽默的地方,它认为人类绝不是创世的最高峰,而是从最愚蠢、最差劲的一个神祗衍生出来的。但这个故事还另有一个重点。由于第一个人是从神祗身上的物质产生的,因此不论程度如何有限,他都分享到了神性。人与神之间没有任何鸿沟,他们面临共同的困境,惟一的差别是,神的力量较大而且不朽。

这实际上是说,巴比伦的版本与苏美尔的版本在这一点上是相同的,即人与神具有原始的同一性。尽管在巴比伦的版本里,人是从妖魔化了的神祗的实体中创造出来的,但他毕竟还是神,因此人与神之间并没有根本上的差别。也许正是在一点上,旧约的创世故事与这两个版本有很大的不同。

在旧约的创世故事里,在第六天也即最后一天,“上帝照自己的形象创造了人。他造了他们,有男有女”(创世记1:27)。依利亚德认为,无论在宇宙还是在人类的创造中,这里没有任何巴比伦的那些“悲观主义的”因素,比如世界是由一种“恶魔般的”远古神祗提阿马特形成的,人则是由魔王金古的血所塑造的。在这里,世界是“好的”,而人则是上帝的形象,他像他的造物主和他的样式一样住在天堂里。此外,有关初人居住在天堂中的神话,以及后来人类难以接近天堂的神话,都不见于幼发拉底河与地中海地区。

其他学者还强调了上帝造人的另外一些含义。德雷恩说,在巴比伦的创世故事中,造人只是事后才想到的事,神灵们有了人就不必自己去觅食,这意味着祭祀是必须的。但是旧约并没有这样的看法,它认为造人不仅是上帝创造的中心目的,而且人是上帝创造的最高峰。当它说男人和女人带有“上帝自己的形象”的时候,并不是说他们看上去与上帝相像,也不是说他们是用同一种东西做成的。它的意思是说,上帝的本意是使人成为他在这个世界上的代表,并且继续他在这个世界上的创造工作。

人类与上帝不是用同一种东西做成的,这意味着人与神并不具有原始的同一性,或者并不存在神人等同的关系。创世记的另一个地方说:“主上帝用地上的尘土造人,把生命的气吹进他的鼻孔,他就成为有生命的人。”(创世记2:7)依利亚德说,从尘土中造出第一个人的主题,最早可以在苏美尔的传说里看到,并且这一个人通过造物主的气息而获得生命,人也在某种程度上分享着造物主的状态。不过人是用尘土造的,因此被造物与造物主这两种存在模式之间,有着无法测量的距离。

阿姆斯特朗也说,从尘土中造人的意思是,人并非像他的神那样是由同样的神圣的要素所组成的。与美索不达米亚的故事不同,圣经已认识到人与神的差别,人已不能分享神性。的确,在苏美尔版本和巴比伦版本中,人与神没有任何鸿沟。但在旧约故事里却出现了鸿沟,尽管人也是神创造的。

当然,如同依利亚德和其他学者所指出的,上帝这位造物主绝对不同于他的创造物,是完全的他者这一神性表达,在出埃及、在西奈山的故事里才清楚地显现出来。不过,至少在亚当和夏娃被赶出伊甸园之后,原本不是用同一种东西造成的人,也不能和神住在一起了。并且按照神的命令,人将面临苦难:“你要汗流满面才吃得饱。你要工作,直到你死,归于尘土;因为你是用尘土造的,你要还原归土。”(创世记3:19)

除了以上版本,人类起源的解释当然还有其他的版本。尽管人类起源问题并没有占据希腊人的头脑,不过依利亚德也说,根据一个后来的说法,是普罗米修斯用陶土塑造了人类。而为了惩罚被普罗米修斯保护的人类,宙斯送给他们一个名为潘多拉的“漂亮而邪恶”的女人,她将灾难带到人间。

应该提到的是,古代的中国人似乎也思考过天地开辟的宇宙起源问题和人类起源问题。国内有学者说,从中国神话发生的实际历史看,在中国神话里,先有人类始祖神话,然后才有开天辟地的宇宙起源神话。中国最早出现的神灵,以太阳神黄帝——伏羲为中心,以其配偶女娲为副神。但是关于他们的各种故事表明,与其说他们是创造宇宙和自然的至上神,不如说他们只是创造人类和人类文明的宗祖神。在所有的传说中,都强调了他们的人性化身,强调他们有父母有妻子,有世家和谱系。因此不是那种创造宇宙、开天辟地、无来源、无历史、无终结的原始神、全能神。

中国也有天地开辟的故事和观念。不过不是三国时出现的盘古开天辟地的神话,这个神话的原型被认为是来自印度的创世神话,因此盘古也不是中国人自己的神。在中国人自己关于天地开辟问题的思考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是《庄子•应帝王》中的这一寓言:“南海之帝为儵,北海之帝为忽,中央之帝为浑沌。儵与忽时相与遇于浑沌之地。浑沌待之甚善。儵与忽谋报浑沌之德曰:人皆有七窍以视听食息,此独无有,尝试凿之。日凿一窍,七日而浑沌死。”在庄子以后,认为天地开辟于一片混沌的看法逐渐流行起来,并逐渐发展成中国的一种宇宙创生观念。

这似乎也表明,中国没有系统的或严格意义的宇宙起源神话和人类起源神话。造成这一情况的原因可能相当复杂,其中一个原因,大概是中国的神话材料颇为零碎。或如一些学者所说,中国事实上根本没有独立的、非历史的神话系统,全部上古神话都是作为一种历史传说而流传下来的。


补记:国内另有学者认为,中国的创世神话,必须包括少数民族的神话在内。特别是在中国的西南地区,不但有散文形式的创世神话,而且许多民族都有各自的创世史诗。至于广大汉族地区,由于某种历史的原因,浩瀚的文献中既未留下系列的神话,也未留下创世史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