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印度将激励世界走非霸权化道路

SHENYONGQUAN 收藏 1 8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21世纪将是霸权终结的世纪


随着中印的和平崛起,一些关心美国单极霸权和心忧西方集体霸权的西方人纷纷尝试以“多极”、“无极”、“集极”、“民主价值同盟”、“新大西洋联盟”甚至“中美共治论”等论说,提出他们对21世纪大国关系及其“霸权新秩序”的设计与筹谋。


究其实质,这些都是美国及其西方新霸权的翻版,没有超越大国兴衰及其霸权更替或转移的理论。即使有人提出的“中美共治论”,充其量也只是以容纳“新”霸权来保留旧霸权的一种交换方案,或让步“底线”或招安之举,是在尽可能不触及美国及其西方旧霸权的前提下,对“新兴挑战国霸权”所进行的一种“制度化改造”,以延长美国及西方霸权的生命周期。他们根本就没有想过,21世纪还是一个新旧霸权挑战、更替、转移的世纪吗?


新世纪伊始的新现象及其所蕴含的新趋势表明:21世纪将既没有长盛不衰的美国和西方霸权,也不会出现新的霸权挑战、更替与转移,21世纪将是一个霸权终结的世纪。如果说美国是大国霸权、“西方”是文明霸权的话,21世纪将不仅是美国霸权的终结,而且也是近代以来整个大国霸权和西方文明霸权的终结。


美国将在“去单极霸权”、“去霸权化”中成为普通的世界大国


更重要的是,美国和西方霸权将不是终结于包括中国在内的一两个所谓“新霸权”的挑战,而是终结于“非霸权化”、“去霸权化”的时代挑战。21世纪将不再有新的大国霸权和文明霸权,而将开始逐步进入一个大国作榜样、尽义务、讲责任,小国享平等、有民主、受帮助的真正没有霸权的和谐世界。


21世纪的美国将在“去单极霸权”、进而“去霸权化”的过程中成为一个普通的世界大国。伊拉克战争后,整个世界出现的这样一种大国力量对比的“均衡化”趋势,使美国及其盟国不但单独解决不了各类“全球治理”问题,甚至解决不了次贷危机这样的“纯美国”问题,这就从根本上决定着美国的“去单极霸权”与整个西方的“去霸权化”将成为一个不可逆转的历史进程。现在的美国要想真正解决一些全球问题,不仅要有盟国的服从、听命与捧场,而且还需要其他世界大国甚至地区大国的理解、支持、合作和参与,有些时候甚至需要其他世界大国发挥主导作用才能使问题得到解决。


在欧洲,其内部强劲滋长的和平主义精神及其民主制度制约,客观上确实使欧洲丧失了对外主导霸权战争的根本动力及其获得选民支持的基本可能;另一方面,冷战结束后经济全球化和世界市场化的深入发展,激活了亚非拉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新兴发展与伟大觉醒,尤其是中国、印度、俄罗斯、巴西、墨西哥、南非等不断扩大的新兴国家群的和平崛起,迫使欧洲作为西方阵营中最薄弱的一环,自觉不自觉地率先开始了“去霸权化”过程,对发展中国家采取相对比较尊重、比较平等、比较妥协的态度。敏锐的人们已经看到,欧洲内在“非霸权化”与外在 “去霸权化”过程的同时启动,已经成为21世纪国际政治的一个新的重大现象。


尽管以德国默克尔、法国萨科齐、英国布朗为代表的新一代欧洲主要大国领导人仍然企图以“价值观外交”、“民主价值同盟”和“新大西洋联盟”等继续拥戴美国维护西方国家的集体霸权或西方文明霸权,但恐怕也将很难如愿。


中国代表崛起的时代精神和历史潮流


21世纪以中国、印度为代表的“非霸权化”大国群体的和平崛起,将成为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21世纪的“霸权终结”,最关键的是以中国、印度为代表的“非霸权大国”和“非霸权文明”的崛起,从根本上代表了21世纪非霸权化、“去霸权化”的时代精神与历史潮流,奠定了21世纪“霸权终结”的基础。虽然,印度在南亚“一超多弱”的格局中,也存在相当的地区霸权倾向,但是,就总体而言,印度选择的是一条和平发展道路。中国是更典型的“非霸权化”新兴世界大国,代表着“非霸权大国”崛起的时代精神和历史潮流。


这种“非霸权化”的新型大国内政和外交,与非洲、亚洲、拉美各国的新一波发展与觉醒交相呼应,对霸权国家的“去霸权化”形成了巨大的政治、经济、外交尤其是道义压力,抬举着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激励着“新兴世界大国”的“非霸权化”道路,促进传统霸权大国被迫或半被迫地走上“去霸权化”道路。


“新型非霸权大国”对霸权世界秩序的改造,符合世界的根本利益,也符合西方根本利益,是构建新世纪人类愿景的主要推动力量。这就是21世纪中国要理直气壮地采取的国际政治和外交哲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