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没有生者的哀鸣,只要鲜花和祭奠,当肉身化作一缕缕青烟飘散在空中,当骨灰撒入巴格马提河,交还给大自然,这也许是印度教徒送别亲人到天国的最好方式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对印度教的认知还是始于前年在印度旅行的时候,特地买了一本关于印度教的介绍,回来当作教材研究了半天,面对三大主神的N多种化身和复杂的教义茫然不知所措,印象最深刻的当属破坏神湿婆了,一直认为应该是“女神”,其实不然。尼泊尔同样有众多供奉其化身的神庙,最著名的就是八处世界文化遗产中唯一的一座印度教寺庙—帕苏帕提纳特庙(Pashupatinath),供奉着代表善良的湿婆神化身(帕苏帕提是其化身的名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尼泊尔是世界上唯一以印度教作为国教的国家,而帕苏帕提纳特庙的独特之处不仅在于它是南亚最重要的印度教神庙之一,而且这里可以看到印度教徒的火葬场面,印度教大部分是火葬,教徒一断气立刻送往火葬场,除家人外,通常邻里朋友也会前来送行,这也是为什么印度教徒结婚的时候会宴请全村人,因为这样家里有人去世的时候大家才会来帮忙。一般火葬是不可以参观的,但尼泊尔例外,这足以弥补我们不能进入寺庙参观的遗憾了(印度教寺庙非教徒莫入)。




观看火葬的地方在寺庙前面的圣河巴格马提河(BAGMATI)对岸,巴格马提河有“小恒河”之称,源自喜马拉雅山脉,向南与印度的恒河汇合,是尼泊尔人心中的圣河,印度教徒相信这里是最圣洁的起源和结束。于是人们把逝者在河边火化,骨灰撒入河中,让河水带着死者的灵魂流向恒河,这样灵魂可以不用轮回,直接进入天堂。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同伴们出于对烧死人场面的恐惧早已不知躲到哪里去了,我一个人顺着河边的小路走过去,本以为很难见到的火葬场面就这样轻松地出现在面前:河边七个石砌的火葬台,有三个在进行仪式,一个已经烧得差不多了,另一个刚架上木柴。于是我找好机位,从长焦镜头中完整地看到了整个仪式,逝者是一位老人,浑身上下用白布缠裹,安放在圆木搭成的台子上,黄色的花环盖在身上,规定火葬必须由儿子来执行的,一位看样子是老人儿子的中年男人满怀悲痛地俯下身,为老人整理好装容,随后,亲属们提着油灯顺时针绕行遗体三周,然后把米和花撒入其口中。住持仪式的人熟练地将死者生前喜爱的物品倒在遗体上,火葬由嘴开始,口中的易燃物点燃后,众人在一旁默默地看着火焰燃烧起来,从镜头中看到了中年男人眼中的泪花,我有些不忍心看下去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另一个台子上已经烧完了,尸体完全变为了骨灰,一个小伙子麻利地把骨灰扫到河里,不留一点残余,河中漂着各种污物,不远处竟还有人在洗浴,毕竟这是圣河,也许作完仪式的人也需要“洗涤”一下身上的污浊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印度教严格的等级制度不仅对生者,也同样适用于亡者,河上一座石孔桥将火葬场分为两个等级,这边处于河下游的七个是给平民老百姓用的,河上游还有两个,是为国王贵族有钱人准备的,正好也有一个仪式在进行中,由于风向的缘故,我走到桥这边时,焚烧尸体的烟雾从桥另一侧顺风吹来,刚才因为站在逆风处没有感觉到,现在即使带了口罩,还是闻到了一股恶臭,于是不敢久留,便转到山上的小寺庙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贵族的火葬区)




我注意到在这里游弋着一些印度教的“苦行僧”,在印度遇到过,所以并不陌生,他们穿着鲜艳,脸上画得花花绿绿的,然而我却有种异样的感觉,虽然“行头”逼真,但从他们的眼神中断定这些并非真正的苦行僧。尤其是他们看到我一直在拍照,便有意无意地在身边转悠,我知道一旦镜头对准他们,接下来就是讨要小费了,肯定蒙了不少摄影师。印度教教义繁复,是纵欲主义与苦行主义并存的宗教,对于真正的苦行僧,像严格禁欲的印度耆那教徒,我是非常敬佩的,而非这些唬人的假僧人,后来听同伴讲给他们拍照后,一个“苦行僧”竟去抢另一个的小费,真太可笑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帕苏帕提纳特庙寺庙建于公元五世纪,它的主体是一座塔式建筑,周围许多小寺环绕,与主体建筑构成众星捧月之势。对岸,也就是我在的区域是一排排塔林,共108座神塔,里面供着有名的“林迦”(湿婆的生殖器),湿婆神在印度教的地位显赫,所掌管的神务之一就是人类的繁衍,湿婆神是男女生殖器结合在一起的形象,真是一河两个世界:河那边是死亡,河这边是生殖。




这里人来人往,神庙对岸的台阶上还坐着不少观看火葬的尼伯尔人,包括几个中学生,他们都很平静,对印度教徒而言,死亡只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是一种解脱,毁灭是重生的开始,今生只是一个过渡阶段。就这样在帕苏帕提纳特庙的一个午后,我见证了人生命中的最后一段旅途,以一种平和自然的方式告别人世苦海,走入极乐天堂。而河的这边,暖暖的阳光下,又意味着多少新生命在孕育中呢?




(拍摄后记:原本打算第二天下午黄昏时分再过来拍摄,因为那个时间的光线与场面配合一定最佳,但看完火葬场面后心里还是有些异样的感觉,便没有过来。整理的时候本想放上几张焚烧的特写图片,考虑到对亡者的尊重,最后一刻改变了主意。此外所有火葬场面的图片加了蓝色滤镜,这种冷色调更加突出了对亡灵世界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