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1031年的新年,皇帝召集御前大臣研究海军东海战略。

新年是帝国采用兴起于兰斯最终成为亚伦大陆诸国的通用历法后出现的节日,虽然也放假一天,但神华帝国民众并不重视。除了年轻人外,他们会用自己的方式庆祝新年。

皇帝利用休息日召开御前会议看上去像是表达一种勤政气象,但也显示一种不平常。所有到会的御前大臣都以为是研究肃贪案的处理。没想到皇帝抛出来东大洋战略问题。

皇帝讲了会由,抱病参会的龙行健不高兴了,责问海军部,“帝国设立国防战略委员会,正是为了统筹研究帝国的战略问题。大洋战略也是帝国总体战略的一部分,你们为什么越过我上报陛下?你们置我的战略委员会于何地?而且,前日研究海军预算,也曾涉及大洋战略,为什么抛开另搞一套?黄代部长,你先给我解释清楚!”龙行健自从兰斯回国,还没有在会上如此神色俱厉。

黄锋心中叫苦不迭。对于这份针对扶桑的战略,黄锋并不支持,但为了海军的整体利益,他还是在报告上签署了自己的名字。现在遭到龙行健责问,他一时无法解释,嗫嚅了半晌说不出完整的话来。曾经的海军巨擘经历了十几年光阴的消磨早已没有了当初的锐气。波澜壮阔的解放战争中,黄锋没有打上一场好仗,他肩章上的海军元帅徽章也是轩辕台念旧的结果。此时的黄锋,内心绝没有了跟龙行健争雄的念头,何况龙行健占着理。

“龙帅,我来解释。”沈悫是海军部副部长,他今天列席会议。

御前会议的会场是固定的,分二层,内圈是御前会议的正式成员,除皇帝外,元老院正副议长,政府系统有首相和副首相,外交部长,军队系统是总参谋长及海陆空军部的部长,现在多了龙行健这个国防战略委员会主任,另外就是情治部门,军情局长,保安总局局长及警察总监。当然,太阳堡总管也是御前会议的正式成员。根据会议研究的内容会有相应部门的首长列席会议,坐在外圈,列席会议的成员没有表决权。

龙行健没让沈悫上将解释,冷冷地顶了回去,“沈副部长,你不是御前会议大臣。此其一。其二,海军部目前的代部长是黄锋元帅,不是你沈悫上将。既然方案盖着海军部的大印我自然要询问海军部的当家人。即使上官元帅在,我一样问他。你却没有资格回答。难道海军部就没有上下级规矩?”龙行健对海军的报告(他已经知道内容了,因为沈悫对他极力鼓吹过)很恼火,因此抓住他们程序上的错误大加鞭挞。

“龙帅息怒。陛下,海军部的做法是错误的。难怪龙帅生气。有关战略问题在提上御前会议必须统一军队的意见,总参对这个战略计划一无所知。”最近很少在会上发言的崔煜元帅帮龙行健说了一句,也是帮自己说话。海军部搞什么东大洋战略越过的不只是龙行健虚头虚脑的委员会,还有总参。总参谋部号称军队的大脑,虽然战争结束了,装备部也划给了兵种部,崔煜绝不允许总参沦落为只负责部队训练的二级部。

其余大臣将这一幕看在眼里,首先想到的是崔、龙两帅可是一家。海军部触怒这两位军方的重量级人物实为不智。现在就看皇帝的意思了,如果皇帝不想跟崔、龙二帅对立,这份战略十有八九就不会讨论了。正好,不用再浪费大家的休息时间。

皇帝和大家有同样的感觉,但这个感觉带来的后果是不同的。皇帝首先感到的是崔家(或者说是龙家)在军队系统超强的统治力,平素飞扬跋扈的沈悫将军被训斥的一言不敢发,乖乖坐回自己的座位上。这不是好事,如果政府系统带给皇帝的是不快和比较复杂的感情,那么军队有除了皇室,具体的说是皇帝之外的核心带给皇帝的就是恐惧了。

“龙帅何必如此动怒?”龙行键今天的表现让轩辕磐吃惊,他第一次见龙行键震怒,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印象中的龙行键温文尔雅,绝无暴跳如雷。“难道海军部的方案不经过你就不能呈给我?”

皇帝误会了!龙行键听出了皇帝的弦外之音。他深吸一口气,“陛下,第一,先帝既然设立国防战略委员会,当然有先帝的深谋远虑。这个部门的职责规定了它是皇帝陛下的战略咨询部门。海军部的其他业务我是不管的,但战略研究不能也不应该越过我。否则皇帝该听哪个部门的意见?第二,沈悫他们搞得东大洋战略的主要内容我是知晓的,在研究明年军费的时候已经跟我讲过了,我不同意。因为这是蓄谋对扶桑开战!帝国打赢了比扶桑强大的多的兰斯,征服扶桑我毫不怀疑。但是我们不能那样做!我们打罗卑,征兰斯,臣以为都是师出有名。不用给士兵解释为什么打仗,士兵懂他们为什么而战,愿意为胜利流血牺牲。如果帝国面临扶桑王国的威胁,我军采取先发制人的办法在战略上也是可行的,但现实的情况,扶桑威胁到帝国的安全了吗?恐怕连编制计划的海军部也不相信!沈悫将军,我说的不是事实吗?”

在座的御前会议大臣们虽然不知道海军部炮制了什么战略,但从龙行键的发言听出了大概的意思,海军要找扶桑的茬。

“银鲨岛不是扶桑的领土吧?”皇帝对龙行键咄咄逼人的态度不满,自己召开的会议还没有进入主题,就被龙行键几句话吓回去?

“银鲨岛不是扶桑的领土。据我所知,东西大洋有无数没主的岛屿。大陆各国对于深海中的岛屿采取谁占归谁的惯例。即使银鲨岛真如海军认为的‘具有非常重要的’战略意义,我们也可以用别的方法来得到,可以劝说扶桑人放弃银鲨岛,让他们将那几十名士兵和几艘小船撤回去!我想扶桑会考虑帝国的要求的,难不成扶桑占了银鲨岛就能构筑抗击帝国海军的防线?问题是海军是想利用银鲨岛挑起两国的武装冲突,然后从扶桑捞取更大的利益!”

龙行键没有继续往下讲,即使是最高级别的御前会议,也存在一个保密问题,龙行键没必要把海军东大洋战略的核心讲出来。

“捞取更大的利益?为谁捞取利益?海军自己吗?”不知不觉间,会议变成了皇帝和龙行键两人的交锋。“难道海军不代表帝国的利益吗?”皇帝抓住了龙行键这句话,勾起的回忆让皇帝感到自己掌握了主动,“龙行键元帅,我注意到你从担任兰斯总督起,总是为帝国的敌人说话。”

龙行键在兰斯总督任期内的所作所为与会重臣是清楚的,此刻皇帝提起这件事,让大臣们感到了浓烈的火药味。

“陛下,”龙行键压制着怒气,“臣在兰斯的所作所为不是今天会议的议题。如果需要,臣可以向陛下,向御前会议做专题汇报------”

高天成打断了龙行键,“关于龙帅总督兰斯期间的工作,在龙帅回国的当月已经向御前会议,向元老院做了述职汇报,先帝高度评价了龙帅的工作。我想,这不要再提了吧?”

高天成的态度明显在帮龙行键。

“汇报过就不能再汇报吗?”王致中阴阳怪调,这位已经是望七之人,但鹤发童颜,精神矍铄。

“汇报过为什么再汇报?时间多的没法打发吗?元老院如此,别的部门可不像你们清闲。”高天明看不惯王家最近的跋扈,自轩辕磐登基,王致中这个议长似乎找到了感觉,今日问政,明日问军,嚣张的了不得。

“陛下,”龙行键没理王致中,继续他刚才的话题,“获取他国领土真的符合帝国的根本利益吗?臣以为不是。当年兰斯联邦一些愚蠢的政治家乘我内乱武力夺取南五州给他们带来了什么?灭国之祸!我们即使武力夺占扶桑的几个要点,能给帝国带来什么利益?依我看,海军的一些人完全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将帝国的根本利益置之不顾!”

轩辕磐生了气,他真的生了气,“哦,那我倒要听听,你说的帝国根本利益是什么?”

“建设帝国,富裕人民。帝国的安全并没有受到威胁,海军毫无根据地扩大了这种威胁。在帝国安全无虞的情况下,还有什么比建设帝国更重要的事情吗?”

“经济建设是政府的事,你身为军人,考虑政府的工作干什么?”皇帝冷冷的问。

“陛下,”龙行键克制着怒气“臣身为军人,自不考虑政府的事情。但海军将他们的规划说成是为了消除对帝国的威胁,为了帝国的根本利益,我却不能苟同。帝国的利益在内不在外。”

眼看皇帝和龙行键的辩论带上了火气,许期中急忙说道,“陛下,是不是让海军将他们的计划给大家汇报一下?”

皇帝正找打击龙行键的武器,闻言点头道,“也好,海军部,你们谁讲?”

“沈副部长讲吧,计划是他做的嘛。”黄锋说。

坐在后排的沈悫出去拿来一幅地图挂在主席位对面的图板上,开始讲述海军的东大洋战略,会场上很安静,只有沈悫不高的声音,也没有人中间打断他提问,汇报用了三十分钟。

“我反对,”高天明元帅站起来,“扶桑不放弃黑鹤岛怎么办?对扶桑全面开战吗?海军这个方案不考虑最坏的结果,如果扶桑人不妥协呢?要不要动用陆军?动用多少部队?用多长时间解决扶桑?战后我们怎么办?从战略角度讲,宋巴岛的位置,物产对于帝国比扶桑更为重要,先帝都放弃了,他跟我私下谈过放弃的理由,这里我不讲了,”高天明看一眼龙行键,“我赞同龙行键元帅的看法,海军在无事找事,置帝国利益于不顾!”高天明沉着脸,没有顾及皇帝刚才的态度。

“我同意高帅的意见。海军这样的想法是将帝国的军!”崔煜冷冷地说,“海军打的主意不可告人。到时候扶桑不肯交出黑鹤岛怎么办?你们不讲,逼着帝国增兵,如果撤兵,帝国的威严在哪,帝国的脸面在哪?胡闹!”

三位帝国元帅坐在了一起,绝对可以代表国防军的态度。空军没有表态,但不吭气本身就是不赞同。

“我看这样,御前会议的大臣们做一个投票,不记名,然后请陛下裁决。”说话的是司马雪岭。

“也好,”皇帝立即赞同。

秘书们立即准备好了纸张,同意的画圈,不同意的打叉。

除皇帝外,投票的15个人,10票反对,5票赞成。皇帝看着结果,脸色铁青。

“散会!”他转动特制的椅子,表明他要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