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禁止拖堂看教育政令的娱乐化

huazhiqiao 收藏 2 33
导读: 从禁止拖堂看教育政令的娱乐化 开学伊始,教育部印发了《中小学学生近视眼防控工作方案》,明确提出:任课教师要按时下课,做到不拖堂,不利用各种方式变相占用学生课间休息时间,不随意多留课外作业。同时对中小学生的睡眠时间、用眼时间以及作业时间都作出明确规定,保证小学生每天睡眠10小时,初中学生9小时,高中学生8小时。 可以断言,即便是那些不惮于以最坏恶意揣测的怀疑论者,也不可否认教育主管部门推出这些规定的良苦用心。无论是保证学生睡眠时间还是明令老师不拖堂,都是有

从禁止拖堂看教育政令的娱乐化


开学伊始,教育部印发了《中小学学生近视眼防控工作方案》,明确提出:任课教师要按时下课,做到不拖堂,不利用各种方式变相占用学生课间休息时间,不随意多留课外作业。同时对中小学生的睡眠时间、用眼时间以及作业时间都作出明确规定,保证小学生每天睡眠10小时,初中学生9小时,高中学生8小时。

可以断言,即便是那些不惮于以最坏恶意揣测的怀疑论者,也不可否认教育主管部门推出这些规定的良苦用心。无论是保证学生睡眠时间还是明令老师不拖堂,都是有的放矢,可谓切中了当前教育乱象的命门。如果一旦真正落实,则可救学生于水火之中。

耐人寻味的是,教育部门的拳拳之心,不仅未能收获喝彩,反而遭遇一阵奚落,这从网民留言便可以看出。这些政令不可谓不真诚,人们却偏偏不领情,究其原因,源于这些政令缺乏必要的配套措施,缺乏对当下语境的深入理解,简言之,这些政令缺乏操作性。

事实上,再好的政令一旦缺乏操作,就会沦为花拳秀腿,中看不中用,观赏性的政令下发多了,公众不仅不会信以为真,反而生发习惯性的质疑和反感,从而导致政府部门公信力的流失。

以教育部的这几条政令为例。当学生的几乎没有不讨厌老师拖堂的,但也只能讨厌而已,难道还能和老师分庭抗礼不成?或者老师拖堂了,学校怎样问责?规定学生充分的睡眠时间也同样,何以保证孩子的睡眠时间,难不成还要派人挨家挨户去检查?只是简单地下发政令,而缺乏配套措施,使政令往往成为空文操作,何况有些政令明明存在先天缺陷,即便有足够的配套措施,实施起来也难以把握,耗费人力成本太大,比如规定不能随意多留课外作业,何谓随意,随意本来就是伸缩性很大的词语,用随意来界定禁令恰恰太随意。

但往往有些部门仿佛患上了下发政令的依赖症,政令之多之频繁之五花八门,简直让人目不暇接、无所适从。在光怪陆离的各色政令中,有些政令自制定和面世那一天起,就具有极强的娱乐化色彩。娱乐化政令一般分为两类,一类是根本就无法实施的,一类是纯属正确的废话。要求老师不拖堂、不随意多留作业等等就属于前者,至于后者可谓多矣。有心人从中总结出若干“脑残”政令,比如严禁用公款打麻将、上班不准迟到早退、看电视以及禁止老师猥亵、强奸学生等等。有些政令太雷人了,真让人哑然失笑。

政令应该是端庄的,审慎的,经得起推敲的,因为它代表着职能部门的立场,更是公权力的姿态。一旦政令是轻率的,滑稽的,漏洞百出的,受众不仅不以为然,反而嗤之以鼻,公众更是会充满解构之心嘲弄之。最终,必然无法执行,不去执行,使政令陷入执行空心化的尴尬境地。最值得追问的是,一些部门为何热衷于下发华而不实的政令?是显示权威的需要还是权力惯性?抑或就是应付,表明存在或者显示一种姿态?

总之,尽管《中小学学生近视眼防控工作方案》的颁发不无善意,但因其难以操作,建议教育部门不如下些工夫,从减负出发,从进行体制改革入手,进行釜底抽薪,而不是简单地扬汤止沸,如此,也许老师拖堂、孩子睡眠不足也就慢慢消失了。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