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兵文集 批判精神看越南 两宋篇(中)

退役新兵 收藏 0 5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8/[/size][/URL] 莫以东身照西镜 中国授予郡王一类的荣誉称号是不同与西欧的。西欧授予荣誉称号之时,前面都要加地名,表示出该爵位所有者拥有该地区的控制权,例如安道尔大公之一的萨科奇,便拥有安道尔的一半的控制权。在中国,加地名只是认同该家族在该地区的影响力,并不等同于把该地区的实际控制权转交给该人极其背后的家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8/


莫以东身照西镜

中国授予郡王一类的荣誉称号是不同与西欧的。西欧授予荣誉称号之时,前面都要加地名,表示出该爵位所有者拥有该地区的控制权,例如安道尔大公之一的萨科奇,便拥有安道尔的一半的控制权。在中国,加地名只是认同该家族在该地区的影响力,并不等同于把该地区的实际控制权转交给该人极其背后的家族,中国加的地名多为被授予爵位之人的籍贯,或者是执政为民之境,而交趾郡王就是如此。故而中国人省略了爵位之前的地名,直接称呼,如北宋时杨家将当中的柴郡主。赵匡胤的遗训是要照顾好让位于赵家的柴家,可以说柴家是历代被篡权家族当中待遇最好的。关于误认为交趾独立于宋朝,通过历史,可以认定为事实独立,而名义上依旧属于宋朝。若是讲交趾郡王这个荣誉称号与交趾地区的实际控制权结合在一起便认定交趾独立,相比是河内当局接受法国的西欧思想过多,从而导致的错位判定。

两事尽显寇性劣

宋朝不可能在南方派遣重兵,而交趾地区的封建割据势力则掌握了这个弱点,屡次三番的扰乱其境外之民,并且在邕州上演过大屠杀,在大屠杀当中,还包括被攻克的钦州,廉州两地居民。据《越南历史》的数字记载仅邕州就被屠杀五万八千余人,三州被屠杀总计约为几十万人。其实黑内当局的这个说法是牵强的,众所周知,宋朝是中国人口大规模发展的一个朝代,甚至很有可能中国人口达到上亿的规模。不过这个数字却不可信,当时出生率高,死亡率要高,且人均寿命短,故而劳动力也只在千万徘徊,不过至少能说明一点,宋朝人口比较多,但无法确定人口分布及人口密度。

南宋何以国衰屡危而未亡?原因就在于宋朝一开始就推行南移政策,发展大后方,故而无论是人口分布,还是人口密度,都是以南方居多。若是三州被屠杀的人数以邕州的五万八千人为平均数字,就是十七万四千,浮动上线为二十万。可河内当局含糊的说几十万,这不仅让我产生怀疑,究竟是最低限度的十万?还是最高限度的九十万?这点是很难计算的,但是从中可以摸索到一点线索,如果说的数字大了的话,河内当局惧怕激起中国的民族愤慨,若是说的少了的话,并不足树立河内当局治下的另类的民族荣誉感,且容易处在道德被动当中。

我的估计数字是至少在五十万以上,而这仅仅是保守估计。我的论据是《宋史记事本末》卷十五《交州之变》当中有这么一段记载“于是交人果大举,众号八万。”数量可能含有一定程度的水分,那么姑且视之为五万。而交州之寇的出兵惯例是以俚人(即少数民族)担任先锋,然后在出送嫡系部队。一来有炮灰可用,既能加深少数民族同汉族的仇恨,又能削弱境内少数民族对其政权的威胁。二,交趾出兵多是以掠夺钱财、劳动力为目的,且宋朝防守薄弱,故而作战目的重要运输被掠夺的物资。结合两者就能得知,先头炮灰部队为五万人,而后续的物资运输部队,至少应属同等规模,而为了防止战利品分配不公引起哗变,故而嫡系部队应该保持在两倍以上,这是用兵的基本常识。也就是说,初期参战总兵力保守估计为十五万人以上,而且随时有可能投入预备队。

参战总兵力确定之后,在来看看宋朝的参战军队有多少。据《宋史记事本末)记载,城内守军仅两千人。而防守力量则多为百姓,毕竟防守战所需求的军事素质并不高,普通百姓亦可胜任。蛮夷自然彪悍,故而当时交寇的战斗力是比较高的,可那种战斗力是在野战当中,防御战并不起多大效果。但防御至少需要数量多余敌军的民众才不会在防御战当中被撕出突破口。史载邕州防御战坚持了足足四十二天,可见这个对双方战斗力的消耗都是非常大的。这也是发生屠杀的原因之一,参战部队伤亡过大,战争神经紧绷,需要有一个宣泄的地方,可当时也没有心理医生或军务神职人员。第二个原因是这些劳动力无法安置,因为他们具有极强烈的“反交情节”或奴或农,皆会滋事,并且对国家人口造成威胁。通常国家人口比例的安全警戒线为百分之五,当时交州人口在一千万以上,而且在元朝时,交州人口已突破两千万,故而一千万这个数据也是较为可信的。还有一个原因,也是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道德缺失,人格缺陷。最终导致了三州被交寇屠杀五十万人的这个保守数字。这个数字不包括战争当中战死的数量以及被屠杀前后俘获劳动力人口数,若以人口为劳动力的计算单位,仅一次,交寇就耗损了宋朝百万人的劳动力。占当时国家人口总数的一点五到二个百分点。

在宋朝期间,交寇趁宋朝边防空虚,多次扰乱其境外之地,具体次数史书没有记载,但是根据这个频率可大体计算,交州内部兴盛,则连年出兵,而宋朝国内空虚,则隔年出兵。交州兴衰借以掠边为目的,宋朝弱则以占土为目的。可以说是两年打三仗吧,通常规模与持续时间并不长。再次需要指出一点,北宋名将曾参加过清缴交寇的战争。那是因为当时中交交界处,存在一定数量的少数民族自治政府(羁縻州),而侬氏则是其中最有势力的一个,在侬存福及其子侬智高两代,曾自筹建国,建立了所谓的“天南国”,也就是宋朝时的广源州,辖地为今靖西、那坡、保德、天等、大新、龙州、崇左,及今河内当局属地高平、伏和、东溪以北地区。当时的形式是地广人稀,故而其控制区随广泛,但实力依旧不济。

当时交州的李氏政权(河内当局称之为李朝)企图吞并侬氏所自治的广源州,就出兵,名为讨伐,实为侵略,并且擒获了侬智高的父亲侬存福,结果考虑到广源州是宋朝的国土,若是他直接接受,恐怕宋朝会出兵,当时宋朝北线疆场形势一片大好,有军事家族柴、杨、折、呼延等戍边。灭敌只是国力问题,不是能力问题,并且出现了千古名将狄青。《越南历史》当中形容是李氏把广源州赐给侬氏的,这简直荒唐至极。纵使视其为一国之君,可以将别国之国土许他人?交酋的目的在于缓和李侬之间的矛盾,共同瓜分宋朝领土。结果时任枢密副使的狄青请缨出击,结果就是因为平叛有功胜任枢密使。宋朝是忌武的朝代,一直是由文人担任枢密使,而狄青是首个行伍出生胜任枢密使的的武人。可以说其荣誉与地位都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位,并且宋仁宗突破了人事制度的禁区,足可证明狄青平叛之功在于千秋。粉碎了交寇同俚贼共亡汉室之危,其攻击在建国初期也得到了充分肯定。广西壮族自治区,所谓壮族,在河内当局下辖称为的岱依族,也就是古代侬族的后裔。最有利河内当局的是连壮抗汉,而我方的国家策略则是同壮御京,不然的话,建国初期也不会派张云逸大将镇守广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