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 正文 第七十一章

愤怒的玫瑰 收藏 2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size][/URL] 六 姚家铺子是个只有七八万人的小镇,开始只是个乡集,鬼子在这里建工厂后,相关的店铺开始兴起,才渐渐的兴旺起来,形成了今天的集镇。因为交通方便,又有充足的水源,姚家铺子一直以来,就是人们眼中的宝地。镇子的三面,星罗棋布的散落着不少村子,村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


姚家铺子是个只有七八万人的小镇,开始只是个乡集,鬼子在这里建工厂后,相关的店铺开始兴起,才渐渐的兴旺起来,形成了今天的集镇。因为交通方便,又有充足的水源,姚家铺子一直以来,就是人们眼中的宝地。镇子的三面,星罗棋布的散落着不少村子,村民们大都以种植水稻为主。说也奇怪,尽管村子不少,却没有大的村落,上千户的村子一个也没有,鬼子嫌管理费劲,很少涉足,就使这一地区的百姓少受了不少的骚扰。

在通往冀州的国道左边,有一个叫小杨村的村子,全村不足百户人家,是这一带的中型村庄,李卫和他的卫队,加上田亮的手枪排,这天晚上就秘密的来到了这里。进驻村子后,马上对村子进行了封锁,只准进,不准出,然后选择了村中一个比较宽敞的院落扎下了营寨。李卫先把村子里几个管事的老人叫了进来,告诉他们,国军在这路过,需要借住一个晚上,让他们管好村子里的人,不要随便走动,如有胆敢违抗命令的,以汉奸论处。自从佟麟阁的部队在这一带和小日本打过仗后,当地的百姓还没有见过中央军,现在突然之间来了这么多部队,装备又这么好,人又这么精神,乡民们能不惊异?本来他们已经习惯了早早睡觉,这会儿到睡不着了,息着灯挤在一块叽叽喳喳,人们盼政府军都盼了五六年了,当然兴奋的不行。

李卫的屋里点起了大灯炮,灼亮的灯光把屋中照的雪亮,连糊墙的花纸上的花纹都看得清清楚楚。有关人员在椅子上坐着,因为李卫没有说话,屋中的人也都不吭声,一个个在闷头抽烟,屋中烟雾缭绕,雾气腾腾,尽管窗户打开着,烟气还是跑不出去。李卫坐在正中的椅子上,脸色严峻,一只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在纸上涂着什么,上面是地形图,显然他在等什么人。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村子里传来一阵汽车的鸣叫声,李卫像是触电似的放下了纸笔,身子笔直的站了起来,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喜悦。门被猛地推开了,白卫国满身风尘的走了进来,一身鬼子军装,脸上挂着汗珠,眼里却是光芒四射。走进屋,他先把鬼子的战斗冒惯在桌子上,从李卫手里接过水碗,咕嘟咕嘟的喝下了一碗水,水珠顺着嘴角流了下来,落在了桌子上,迅速的把桌面溻湿了。

“办完了,手上利索不?”李卫问。

“我是在凤城偷的,离这里远着呢?就算鬼子发现了,也不会想到这里,因为车子绕了很大一个圈,要不我早就回来了。”白卫国说,眼睛笑眯眯的,显然很是得意。

“好,万事齐备,就等你这台车了,现在我们开会。”李卫兴奋的说,用目光扫视了众人一眼,见大家眼里都是疑惑之色,得意的笑了。“我知道,弟兄们都在猜为什么,汽车又不是坦克,不能撞开酒精厂的围墙。可是对我们来说,它就是坦克,没有它,我们无法靠近鬼子。不能靠近鬼子,任凭弟兄们有多么好的身手,也会被打成筛子。”说到这,李卫指指白卫国。“你给大伙说说酒精厂的情况和地形条件。”

“酒精厂的确是戒备森严啊!”也许是气喘匀了,熟悉这里的环境了,白卫国的话开始顺了,开始了一板一眼。“皇协军一个中队,鬼子两个小队,二十四小时歇人不歇马,换班巡逻,围墙上的岗楼,昼夜不停的有人站岗,探照灯五秒钟交叉扫射一次,人是根本靠不近前去。在围墙外面五百米之处画了警戒线,不管是人还是动物,进入警戒线就开枪,事先并不提出警告。据当地老百姓讲,因为误入警戒线而被打死的,已经有十几个人了。”

“操他妈的,小日本都是驴操的,没人味。头,对鬼子和汉奸就该往死里整。”一个军官生气的说。

“那当然,他们投降也不接受,一律枪毙。”另一个人说。

“鬼子欠咱们的,一笔一笔的算。不要走题,让白队副说。”李卫见群情激愤,知道让这个话题进行下去,那就会没完没了,所以打断了对方的话。

“经过仔细的考察,我和李队研究过之后,决定放弃偷袭。原来我们想避开鬼子防守的正面,从他的侧面或者后面悄悄靠近,然后炸开围墙,出其不意的冲进院里,现在看来,这是一厢情愿的事。没等我们靠近,就会被鬼子发现,那么一大片开阔地,等我们冲到墙下,早就被打成马蜂窝了。看来我们只有一种选择:就是从大门的正面强攻。”

“白队副,鬼子的大门正面,防守森严,火力凶猛,弟兄们从正面进攻,这不是找死?。”白卫国的话还没有说完,有的人就不干了,截断他的话说。

“就是,鬼子精的很,他怎么会让你靠近大门?”另一个人说,对白卫国的话不以为然。

李卫看看白卫国,两个人对了一下眼神,相视一笑,接过话去。“鬼子和你们一样,都认为最安全的地方是正门,也绝对不会想到谁会从正面进攻,这就是我们的机会。兵法上说,出其不意,攻其不备。鬼子比猴子还精,的确不会让我们靠近正门,但是我们也不傻啊!路是人走出来的。鬼子万万没有想到,他认为防守最严的地方,有一个他无法解决的问题,也就是军事术语说的,死穴。”

“队长,我们都去看过了,没什么漏洞。”

“就是,大白天的,机枪都挂着子弹。”

“你们算过没有,工厂的正门离马路有多远?”李卫问。

“这个……好像一两百米。”有人脸红了,口吃的说。

“我和白队副亲自目测过,最多不到一百五十米。鬼子总不会把公路搬家吧?”李卫说,脸上是一种轻蔑之色,拿起铅笔在空中画了一个圈。“这就是画地为牢。这个距离,正是我们火力最有效的射程。只要我们正对他们的大门处能停下几分钟,就会先发制人,把他们的火力打哑,所以这次战斗的关键,是我们能否在大门前停留。”说到这,李卫停住话,点了一支烟。“我刚才说过,鬼子没办法把公路搬家,就是这个道理。他们催处行人快走,阻止步行的人停留,可是他不能不让汽车通过。当然,普通的民用车鬼子还是不放在眼里的,他会让车在那抛锚。但是白队副偷来的是军车,这首先就不会引起鬼子的怀疑。汽车这东西,随时都可能哑火,你们说是不是?”

“我明白了。我们的汽车就在鬼子门前哑火,然后装作修理汽车,突然对门前的鬼子开火。等鬼子反应过来,早就见他们的天皇了。”一个军官兴高采烈的说。

“好计策,鬼子绝对不会想到。”又一个军官说。

“李队,就算我们冲到门前,鬼子的岗楼也会对我们开火,人家在上面,我们还是干不过鬼子。再说厂子里的鬼子也会出来对我们开枪。”有人提出了不同意见,显然对这个方案深有疑虑。

“这的确是个严重的问题。”李卫皱着眉头说。“我和白队副也想了很多办法,最有效的,是让岗楼哑火。可是我们不能靠近,又没有狙击步枪,很难阻止鬼子不开枪。再说了,弟兄们用惯了自动步枪,打惯了连发,步枪的准头也不行,手枪还够不着,看来只能强攻了。”

“李队长,你怎么把我们忘了?”一直没有说话的田亮插话了,他觉得李卫挺有意思的,召开军事会议挺民主的,不像国民党,到有点像共产党。气氛活跃,大伙都可以说话,他就不像开始那么拘谨了。听到李卫在犯难,忍不住插话了。

李卫看看田亮,猛然醒悟似的,使劲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好兄弟,哥哥对不住,真的把你们忘了。这么说,你手下有神枪手了?”

“神枪手不敢说,玩步枪的好手真不少。咱们穷啊!整个支队也没有几只连发的枪,就是三八大盖也只有百八十支。子弹又少,我们没有相当的把握,也不允许练实弹,所以把战士们的枪法逼出来了。”田亮说。

“好啊!哥哥谢了,这次仗打完了,我要活着,一定送你十支连发的。”李卫站了起来,把田亮拽到他身边,动情的说。

“真的?十支?”田亮的眼睛笑得快眯成一条缝了,这对他来讲,简直是一笔巨额财产,比娶了老婆还开心。

“我李卫说话从不放空炮。”李卫说完,一只手举了起来,和田亮击掌为誓,表情十分严肃。“把你的人准备好,要是能把岗楼上的枪手打哑了,我告诉你们肖队长,记你头功。” 李卫说完,长出了一口气,又一个难关攻克了,他心中有着抑制不住的兴奋。离开重庆的时候,他是立了军令状的,就是剩下一个人,也要把酒精厂炸掉。而且就他内心来讲,也特别想干成这件事。每一次给鬼子痛击,或者制造了麻烦,他心中都是无比的畅快。对小鬼子的无比憎恶和仇恨,使他从来不计个人的生死。民族的仇恨一旦深入骨髓,那是任何力量也无法阻挡的。“弟兄们,现在我们可以分分工了,明天这个时候,要么就是我们死,要么就是鬼子死,把酒拿来。”

站到门口的卫兵,听到李卫的喊声,飞快的把酒坛子和一摞碗捧了过来,每个人前面放了一只碗,田亮也不列外。虽然田亮不会喝酒,可是面对这悲壮的场面,他也早就热血沸腾,怎能拒绝?勤务兵很快的给每个人碗里倒满了酒,然后退到了一边,顷刻间,屋子里飘荡起高粱酒的芳香。

“把酒端起来。”李卫说着,第一个把酒碗端了起来。“弟兄们,也许这是我和你们在人世间喝的最后一碗酒,因为明天,我们就要和鬼子拼命了。这次的行动大伙都知道,凶险万分,明天谁还在这里坐着,那就是上帝照顾他了。有害怕的,不想去的,现在提出来,我不会怪谁,因为这很可能是一条不归路。”说到这,李卫没有往下说,用眼睛巡视着大家,但那目光是柔和的,他并不想逼谁,因为每个人都有选择生的权利。

屋子里好静,静得像是一座古墓,连每个人的呼吸都能听得一清二楚,十几双眼睛聚焦在一起,不约而同的,落在李卫的脸上,只是那目光中没有胆怯,没有悲哀,有的只是悲壮的决绝,是壮士一去不复返兮的苍凉。一秒,两秒,五分钟过去了,没有人退出。酒都稳稳的端在手里,没有人洒出一滴,好像他们不是去赴死,是去参加盛宴。

“时间到,我代表党国谢了。”李卫说完,一仰脖子,把一碗酒倒进了肚子里,然后亮开了酒碗给大家看。

到会的人纷纷举起酒碗,把酒倒入肚子里。田亮正要跟着学,被李卫挡住了。“兄弟,你不是党国的人,不用喝。”

田亮推开他的手,冰冷的说:“我是中国人,谁也没有权利阻挡我去为祖国尽忠。”说完一仰脖子,把酒倒了进去。

“好兄弟!”李卫和他来了个热情拥抱,顿时,周围响起了一片掌声。“今天在这里,什么党都没有了,就剩下了中国人,明天就是我们报效祖国的时候。现在我命令:明天拂晓,由我带第一梯队攻击正门……”

“不行!”白卫国立刻阻止了他的讲话。“绝对不行。你是指挥官,如果你先殉国,后面的仗还怎么打?”

“不行!”没有谁指挥,但是喊出的口号却像是刀切的一样齐,因为每个人都明白,第一波攻击的人,生还的概率极低。现在了解的情况,只是外面能看见的,就如此凶险,如果里面有暗堡,那几乎就没有生还的可能,他们怎么会同意李卫去冒这个险?

“第一队我来带。”白卫国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

李卫想想,大伙说的有道理,就不再争了。“也好,那就由你带第一小队,冲进大门后控制住火力点就行,二小队和三小队随后跟进。你们的任务分别是:一个直奔仓库,把鬼子囤积的酒精烧掉。一个是冲进厂房,把机器炸毁。我们就是剩下一个人,也要完成任务,明白没有?”

“明白了。”几个人异口同声的说。

李卫又把目光投向田亮。“鬼子每天早上六点钟准时开门,那就是我们发起攻击的时间。你的手枪排,除了留下的几个神枪手,剩下的弟兄你带走。割断电线的时间一定要掌握好,即不能早也不能晚。”

“明白!”田亮说。

“好,从现在开始,我们分头准备,明天五点起,散会。”李卫看见大伙走出屋子,把田亮留了下来。“回去告诉肖队长,如果我李卫没能干成,希望他能替我完成。”

“李队长,你一定行的。”田亮大声的说。

李卫看看他,眼里露出的是苦笑,他对自己并没有足够的信心,因为这是在鬼子心脏插刀啊!处在狼窝的中心,一个疏忽,就会被鬼子连窝端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