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天凉好个懒人的秋——我又来了

想想有一个月没在铁血上写点儿什么了,不是不想写,只是懒。最后一篇是八月初写的,后来就忙着看奥运,全情投入,哪儿有功夫干别的呢。奥运完了,就忙工作。不知是不是奥运时大家都不工作或者都磨洋工,怎么奥运一完事情这么多呢,忙得天昏地暗。


这中间也总是来铁血,只是看看,看到有意思的文章,又碰上心情好,就写个回复啥的,但也不像以前那样各个版挨着看,逮什么回什么了。至于自己写原创,就更是没有。一是没时间,因为上网还主要是为了工作,工作同时看看别的,就当换脑筋了,如此而已,要认真写东西就不可能了;第二呢,也是因为没心情,浮躁,静不下来。


这里面我自己剖析,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已经是铁血上的“大校”了,可是离“将军”还要不可及,正如通房丫头升了妾,固然是人生一大辉煌成就,但要在往上攀,可就难了去了。而我又偏偏是很重视这些虚名的,所以是不是这个原因让我失去了进一步创作的动力了呢。其实我这种爱好虚名的行径,很为我的一位朋友所笑,往好里说吧,是觉得奇怪、不理解;往坏里说呢,就是不屑。不过我这朋友也是有几分傻气的,他不知道这正是人类的通病——名缰利锁未必都是有形的,倘若真的都能看开,这世界早就大同了。


但昨天这朋友有跟我说,好久没看到我写文章了。这让我大受鼓舞——原来还有人惦记着我呢。我的文章大约并非全无价值,且不说一些朋友还喜欢看,至少可以给一些勇敢的网络斗士做反面材料和靶子吧。由此我又想到,这些斗士会不会也惦记着我呢;会不会一些时候不见,便以为我去美国日本领骨头了呢,不行啊,我还要跟他们报个平安呢。


不过这一个月,没什么想得比较深的东西,就写写几件见闻和所感吧。


1、看奥运比赛一场,项目是女垒,对阵双方是中华台北和中国,以及日本和委内瑞拉。比赛时来了一小撮台湾同胞,拿着蓝色的充气棒子给台北队加油。到底是棒球垒球发达的地区,看比赛喊加油也有经验,人数虽少但是声势不小。反观大陆这边就不行了,人数多出几十倍,可是除了“加油”什么也不会。原因是什么呢?其实很简单,就是不熟悉比赛规则,有的人连什么球算好球都不知道。


不过我倒觉得这也挺好,我们的“大国”风度充分体现在这样的比赛里了。如果你能“日进斗金”,又何必在乎一个发展很不好的项目输了比赛呢。对我们的小弟弟台北是这样,对其他国家和地区也应该如此。既然比赛赢不了,那好,那我们就踏踏实实地享受比赛的快乐吧。比如我就很会享受,我发现台北队的四号那个女孩子,比赛时跑起来也有模有样,可是暂时停顿时去捡球的时候,跑起来就一扭一扭的像个普通的女孩儿,很有意思。怪不得布拉特在说女足的时候说“女人踢球更容易引起同情心”——有道理啊!


2、刘翔退赛的时候,我正在开会,一个与会者手机上受到了信息,大家叹息一番,继续开会。没想到这个事情在网上闹得这么厉害,有惋惜的,有加油的,有骂的,有反骂的。就在昨天还看到体育版上一篇文章说“骂刘翔的人,你们怎么不敢去骂没有坚持完成比赛的美国选手”,这个“不敢”引起了我的兴趣。天下之大,谁不知道骂美国人是最安全的,有什么“不敢”呢?看了内容才知道,原来作者是认为骂刘翔的都是崇洋媚外的人,甚至不排除网特在其中。


这让我想起了我的一个网上对头,也每每关心外国人和台湾同胞胜过关心大陆同胞,但也许是因为大陆海清河宴,太平无事,欲关心而无可关心的缘故吧。比如我说大陆有腐败、有不民主、有什么什么,她总能举出美国、日本、韩国、印度、台湾地区也有乃至更腐败、不民主、什么什么,以此驳斥我。相比起来,我觉得她是很幸福的人,因为她生活在一个没有外国和台湾地区那么腐败、那么不民主、那么什么什么的祖国大陆,而为有人骂刘翔而愤愤不平的网友就没那么幸福了,因为并没有美国人像韩国人走上街头抗议进口美国牛肉那样抗议自己的选手退赛,所以气可能就没那么顺了。


3、奥运以后,又开会。是很认真很严肃的会,不是公款消费。但是一开一整天,中间午饭是公款的,吃的还可以,大家也利用这个机会聊聊,换换脑子。其间听了几个传闻颇有意思。一个是从奥运这个热门话题引出来的。说到这次金牌第一,奖牌也很多。有一个人就说,别人告诉他,再多一枚银牌的话就是“天意”了、怎么是“天意”呢?因为如果银牌数再多一枚,三种奖牌数量连起来刚好就是汶川大地震的时间。


我当时就说,事实上银牌数就是这么多,可见这种谣传是做不得准的,怪力乱神,子所不语。但别的人马上又说了两个段子。一是有人说今年农历七月会有大地震。我说这不更是胡说吗?哪儿有啊?传的人就说“有啊”,“山陵崩”就是啊。


我说这就更不靠谱了,上面发的标准稿消息都没说是“山陵崩”,只说是曾经担任过“重要领导职务”,你是皇帝兼相国、都督天下诸军事,也不过就是和一个尚书令或者侍中一样,是“重要领导职务”,可见后来的皇帝是不把你做一回事的,所以谈不上什么“山陵崩”。


回来后看网上,很有几个人一厢情愿地觉得是给了“最高规格”的待遇,其实哪儿有的事啊,远了不说,1997年山陵崩的时候,难道这些网友都还不记事吗?


另外还有一则故事,纯属妖妄,且太过离谱,不说也罢。


这几天再看南北朝故事,觉得此类传言古已有之,光武帝以谶纬作为自己合法性的依据,是利用的比较好的一个例子,但关键还是他自己有本钱。到三国西晋之时,“秦川中,血没腕”的童谣若说是还自己编出来的,也太离奇,而“荆棘铜驼”的悲鸣则完全是智者的哀叹了。以地震为例,到上世纪20年代甘肃大地震前一段时间,当地忽然流行一种童谣,均以“摇摇摆、摆摆摇”结尾。不足百年前还有这样的事,真令人难以置信,可见从古至今人心的变化是很小的。可怕的不是谣言和谶语,而是出现这种东西的社会环境。


好了,不说了,就这样吧,以后有时间有心情,我还是要不断地露一小脸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