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诺奖闹剧”为何屡上演?

血手印 收藏 0 59
导读: 昨天,一则关于安徽诗人叶世斌被推举为2009年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的报道,在国内各大网站上广为流传,颇让不少国人又“振奋”了一回。但“振奋”之余,也多少有些质疑之声,叶世斌是何许人也,何以能被推举为候选人?中国作家跟诺贝尔文学奖“联系”在一起早已不是第一次了,从李敖到王蒙到巴金再到成都两个“无名作家”,都曾被传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提名,但事后证明都不过是一场无聊的炒作,这次会不会又是一个闹剧?   叶世斌是当代杰出诗人?   韩东:对其“闻所未闻”   有关报道称,叶世斌被国际诗歌翻译研究中心推举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昨天,一则关于安徽诗人叶世斌被推举为2009年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的报道,在国内各大网站上广为流传,颇让不少国人又“振奋”了一回。但“振奋”之余,也多少有些质疑之声,叶世斌是何许人也,何以能被推举为候选人?中国作家跟诺贝尔文学奖“联系”在一起早已不是第一次了,从李敖到王蒙到巴金再到成都两个“无名作家”,都曾被传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提名,但事后证明都不过是一场无聊的炒作,这次会不会又是一个闹剧?


叶世斌是当代杰出诗人? 韩东:对其“闻所未闻”

有关报道称,叶世斌被国际诗歌翻译研究中心推举为2009年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的消息,来源于最新一期出版的《世界诗人》(混语版);国际诗歌翻译研究中心主席、世界诗人大会国际执委会执委、诗人、评论家张智称,这是该中心第一次向诺贝尔文学奖评审委员会推举中国诗人,推举叶世斌是经过该中心“10位来自世界各地的国际执行委员会执委以无记名投票方式产生的”,这充分证明了叶世斌“是一位具有很高艺术成就的诗人,是一位值得研究和期待的当代杰出诗人”。


报道还称,著名女诗人李见心对叶世斌高度评价,“他的诗歌题材有多宽,内容就有多深;技巧有多传统,手法就有多现代;思维有多感性,思想就有多理性;字词有多准确,语言就有多传神。”甚至还采访了叶世斌本人。据称,叶世斌就“有多大可能获奖”表示,“诗坛的情况是:我们相对了解西方,而西方并不了解我们。我认为汉语写作中,确有一批很优秀的诗人,他们不能获取诺奖的主要原因,可能在于汉语的翻译难度。”


一切都“看上去很美”,但令人疑惑的是,事实上,这位被誉为“当代杰出诗人”的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此前在文坛上根本就籍籍无名,报道中提及的张智、李见心同样也名不见经传。知名诗人韩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些名字他从来就“闻所未闻”,他怀疑这根本就是又一场炒作。


《世界诗人》是无 正式刊号的刊物

而记者辗转了解到,刊载了国际诗歌翻译研究中心给诺贝尔文学奖评审委员会推荐函的《世界诗人》杂志,其实是一份编辑部设在重庆市、没有正式刊号的民间刊物,本身既没有任何影响力和权威性可言,市面上更是无从看到。去年,这份杂志就曾因给一个籍籍无名的安徽诗人授予“2007年度国际最佳诗人”称号,而在网上备受质疑和嘲笑。而所谓的“国际诗歌翻译研究中心”也只是一个名称虚张声势的民间组织。


诺奖与奥斯卡奖不同: 候选人没特别限制

据中国社科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研究员陆建德介绍,诺贝尔文学奖和电影界的奥斯卡奖不一样。奥斯卡有提名奖,是经过激烈竞争之后选出的少数几个入围者;而诺贝尔文学奖从未设过提名奖,它每年收到的推举有数百份,很多人都可以提名推举所谓“候选人”,而被推举者也没有什么特别限制,所以,获得推举本身其实并不说明任何问题。据介绍,近年来,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为了更开放地吸收各国作家及其作品,放宽了限制,每年都会主动向各国的相关机构和研究部门寄发诺贝尔文学奖的推举表,这种表格,一般的大学、研究所或是文学协会要拿到并不是很困难,甚至主动索取也没问题。本专题文本报驻上海记者刘放


叶世斌诗作(节选)


我被遮蔽和虚悬在这里


我的天空忽然阴暗!乌云


随风而来的样子,如浮萍


笼罩水面。我的天空被多少


风雪吹打,被多少雷电


划伤!令人心疼的雏鸟


在巨大的天幕下举着十字架


在飞,闪电拖长它幽蓝的


尾巴。天桥上的女人


如果张开双臂,似乎


就是天使,或是另一只鸟


天空尽头山谷深刻,长城


一队砖头进行着不倦的长征


河流把天上的泪水汇聚


把天空下的宁静推移


这样的时刻!我的阳光


和星朵忽然熄灭,我被遮蔽


和虚悬在这里,如一只


自闭的黑鸟。……


诺奖情结由来已久


炒作越来越不靠谱


之所以说“又”,是有缘由的。早在2000年,就曾有过一则轰动一时的新闻说“台湾作家李敖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当年春天,李敖的《北京法源寺》因此而洛阳纸贵,甚至连本来冷冷清清的法源寺也跟着火了起来,接待了一批批按图索骥的参观者。事后人们才发觉,这不过是“一场成功的炒作”。


此后,关于中国作家被推举或者提名为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的消息就几乎年年都会冒出来,却又几乎无一例外地都被证明是“闹剧”。甚至还有个笔名叫“冰凌”的中国文学青年,移居美国后利用美国具有完全的结社自由之便,成立了名称听上去很唬人的组织“美国诺贝尔文学奖中国作家提名委员会”,自任主席,正经八百地年年表示向诺贝尔奖委员会提名、推举了某某中国作家。200年,冰凌就曾推举成都作家罗先贵和罗清成为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


商业炒作本身其实无可厚非,但炒也要炒得有创意,即便当年的“李敖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算得上一个“好点子”,但反复使用也是会变“馊”的。而且,原来传说中得到“诺贝尔奖提名”的,至少还是李敖、老舍、巴金、王蒙这样颇负盛名的作家,但演变成后来的成都两个“无名作家”,再到现在这个号称“杰出诗人”的叶世斌,则显得越来越不靠谱。


其实,这多少跟中国人由来已久的“诺贝尔奖情结”有关。百年来中国文学和文学家并非都没达到诺贝尔文学奖的标准,只不过因为种种原因一直错过了而已。而从当下的情况来看,总体上来说,中国当代作家也确实缺乏符合诺贝尔标准的深刻思想、阔大视野和崇高情怀,少有站在思索人类命运的高度上的作品,如果中国当代真的有伟大的作家,那就不是我们需要诺贝尔文学奖,而是诺贝尔文学奖需要我们。




(本文来源:广州日报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