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开始的地方 梦开始的地方 第二十章

没有姓名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7/


时间,大约是过了几分钟的样子。吴德义苏醒了过来,医生的检查是重感冒,发烧38度多。立即给吴德义输了点滴。夏逸飞一直都陪在吴德义的身边,过了几十分钟后,可能是药效的作用,吴德义稍稍感到好些了。夏逸飞也关切的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现在在夏逸飞的脑海里有很多的疑问,在等着吴德义解答,有很多他不明白的问题。最是他疑惑的是,为什么在陈雪兰的家里,自己没有见到陈雪兰,而且吴德义病的这么重,也没看见陈雪兰的出现,凭感觉,夏逸飞知道。陈雪兰和吴德义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自己还不知道,所以,他向吴德义问道:


“德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怎么病成这样?陈雪兰呢?怎么她没有在!”夏逸飞向吴德义问道。他关切的看着吴德义,因为在他的心里确实有很多疑问。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吴德义跟陈雪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夏逸飞看着吴德义的眼神,从吴德义的眼神当中,是麻木,冷漠,更多的是透露出一丝绝望的神情。许久,吴德义都没有说话,他就一直呆呆的看着前方。过了好一会,夏逸飞隐约的听到吴德义用嘶哑的声音低低的吐出几个字:


“她走了,她不会再回来了。。。。”吴德义的眼神很呆滞,目光依然是那么的冷漠,他说话的时候仿佛是另外一个人。这使夏逸飞感觉到,吴德义和原来的他自己已经是判若两人了。从这一句简单的话语当中,夏逸飞彻底的看出吴德义近似于绝望的心情。


“德义,你说清楚一点,谁走了?是雪兰吗!她为什么要走?”夏逸飞对吴德义问道。其实从刚才吴德义的说话当中,夏逸飞也能感觉到是因为陈雪兰的事情,只是让他感到奇怪的是,几天前好好的两个人,为什么突然陈雪兰要离开吴德义?然而吴德义现在的精神状态似乎就是因为陈雪兰的离开。似乎是吴德义受不了陈雪兰的离开,受不了这么大的刺激,才变成这样的。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究竟是怎么了?看着吴德义并不回答,夏逸飞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他只是那样在旁边坐着。因为看着吴德义现在的表情,夏逸飞知道吴德义一定很痛苦。自己也不忍心再去刺痛他。还是许久,吴德义终于对夏逸飞开口说话了:


“逸飞,雪兰走了!而且她一定不会再见我了!昨晚我在她那里坐了一夜。。。。”吴德义用发颤的声音对夏逸飞说道。从吴德义说话的声音当中,夏逸飞明显能感觉到吴德义的伤心。看着吴德义绝望的表情,夏逸飞也可以感觉得出陈雪兰离开他,这对吴德义来说,是他接受不了的而且也是使他非常的受刺激。为了安慰老朋友,也为了搞清楚事情的真相,夏逸飞再次向吴德义询问道:


“德义,能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吗?陈雪兰为什么离开你,你们不是一直都好好的吗?你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告诉我!”夏逸飞向吴德义问道。看到吴德义很是憔悴的样子,夏逸飞真的很心痛。他好希望能帮的上自己的好朋友。可是,他并不了解这其中的内情。而且夏逸飞也知道吴德义跟陈雪兰是真心相爱的。可是,陈雪兰为什么要走呢?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如果是说陈雪兰她和吴德义分手,这样的说服,夏逸飞肯定不信了。因为他了解吴德义跟陈雪兰之间,如果说陈雪兰自己撇下吴德义,这也使夏逸飞感到困惑,因为这样的几率一定是零,这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可是,看到吴德义现在这么悲伤的样子,夏逸飞知道这一定是真的。可是,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难道,夏逸飞突然想到了一个人,这使的夏逸飞的心头涌上了一丝不安的想法。


“逸飞,雪兰她真的离开我了!昨天中午的时候她给我打电话过来。说是要到外地出差,我在电话就听出她的情绪不是很对,所以,在昨天下午的时候我到她的厂子去找她,听到厂长说根本就没有派谁去外地出差。这使我感到很奇怪,雪兰为什么要骗我呢!雪兰她没有必要这样子做,后来我突然想到了我妈妈。你要知道雪兰的那家化工厂也是我们家的产业之一。只是雪兰她并不知道这一切,我想,也可能是我妈妈来找过她了,于是我问了厂长。开始的时候厂长并没有说什么,后来那个厂长经不住我的一再追问,他终于告诉我说,我妈妈上午去过工厂,而且找过雪兰谈话。我听他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我想,一定是我妈妈去找了雪兰,一定是我妈妈跟雪兰说了什么,而且这些话,成为雪兰离开我的理由。在这种情况下,我就知道了雪兰离开我的原因。所以,在我知道后,我找遍了我们市的火车站和汽车站。但是,我始终也没有找到她,雪兰的手机始终都是处于关机状态。实在是没有办法,我昨晚就回到她的租房那里去,就这样,我在房间里坐了一夜。后来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可能是着凉了吧,我感觉头很痛,浑身都不舒服,一直到你在今天早上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吴德义对夏逸飞说道。他的眼神依旧呆滞,依旧冷漠。从吴德义平淡的话语当中,夏逸飞感觉出来,吴德义的心情是很痛苦的。因为这次陈雪兰的离开,对他的打击是很巨大的。夏逸飞听完吴德义的讲述,也终于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看样子这件事情的关键,还是吴德义的妈妈。一定是吴妈妈跟陈雪兰说了让她离开吴德义的事情。一定是在这种情况下,陈雪兰才决定要离开的。可是,让夏逸飞不明白的是,他也知道陈雪兰是那么的深爱着吴德义。似乎吴妈妈也没有什么理由,只是跟陈雪兰说几句话就可以让深爱吴德义的陈雪兰离开吴德义的。可能这件事情没有缜密简单,一定是另有隐情的。想到这里,夏逸飞对吴德义说道:


“德义,你先别急!也不要有太多的想法,我想这件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的。你好好想想,陈雪兰是这么的爱你。怎么可能因为你妈妈的一席话就离开你呢!我们先不管你妈妈跟她说了什么,而且我看的出来陈雪兰对你是一往情深,不可能单单凭吴妈妈的几句话就离开你的。这中间一定有什么巨大的隐情。德义,你要坚强起来!你应该找陈雪兰当面问个明白,你不可以再这样自己放弃感情。我相信你们一定会在一起的!德义,你要努力争取自己的幸福才可以。”夏逸飞对吴德义说道。因为夏逸飞听完吴德义的话之后,他自己也感觉到这里面一定有相当大的隐情,而且凭判断来说,陈雪兰不会无缘无故的离开吴德义的。这件事情,做为局外人的夏逸飞来说,在此时此刻,他比吴德义看的更明白一些,也分析的更透彻一些。所以,他把自己全部的想法都和吴德义说了。


“逸飞?!你说什么!你是说。。。。雪兰她不是有意要离开我的!?你是说这里面一定还有我不知道的事情发生?!”吴德义惊奇的对夏逸飞说道。因为吴德义从昨天到今天,一直因为陈雪兰的离开而处于一种悲伤的境地。所以,他只顾着想陈雪兰的离去,而没有想到在这中间会有什么隐情。所以,现在夏逸飞这样的突然说话,使得吴德义才想到这个问题。想想自己在昨天下午去厂子里的时候,他问过陈厂长,自己的妈妈曾经去过,但是,由于自己当时太着急,想找到陈雪兰,自己就没有想起来回家问一下妈妈。现在,经过夏逸飞的提醒,吴德义终于想起来了。他想立即就回家去找妈妈问个明白,可是,他的身体还是太虚弱了,还没等他震起来,他又一次瘫倒在病床上。夏逸飞似乎看出他心里的想法,于是对吴德义安慰道:


“德义,我看我们还是在你输完点滴之后,身体稍微好一点的时候再去想办法。”夏逸飞似乎能看出吴德义的心思。从自己刚才和他说话的时候。吴德义突然好像明白了很多。夏逸飞就知道吴德义一定要回去找自己的母亲问个清楚。可是,吴德义现在身体相当的虚弱,还在发着高烧。夏逸飞是想等吴德义的身体稍稍好一点的时候,再回去找他妈妈问个究竟。所以,夏逸飞劝吴德义先把病治好。等身体不再高烧的时候,病情好一点的时候再回去。


接连打了两个吊瓶,吴德义的病情似乎缓解了许多,由于两个人上午都不在公司,夏逸飞的电话一直响个不停。因为市场部有很多事情要他们回去处理。所以,在吴德义的病情稍稍缓解之后,夏逸飞就嘱托医生对吴德义进行细致的观察。随后,他就急匆匆的赶回了公司。回到公司里处理完事物以后,在下午的时候,夏逸飞再次赶回医院。此时的吴德义基本上已经不在高烧了,他的病情得到了彻底的缓解。看着吴德义没有早上刚送来时的那么严重,夏逸飞的心情也好了许多。医生的意思是说想让吴德义留院观察一下,但是,吴德义坚持要回去,在这种情况,医生就给吴德义开了一些口服的药物,并且叮嘱他一定要按时吃药。看着自己已经没有太大的问题,吴德义在夏逸飞的陪同下,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这个晚上夏逸飞给自己的妹妹打了电话,叮嘱她照顾好自己。晚上自己就不回去了,因为考虑到吴德义的病情会在晚上加重,所以夏逸飞就留在了吴德义的住所,好方便照顾他。吴德义对夏逸飞很是感激,两人在沙发生坐着聊天的时候,吴德义不禁又想到了陈雪兰,于是,他的心情再次变得郁闷起来。夏逸飞则是在一旁不停的安慰他。吴德义此时的心情似乎比较激动一点,他想等明天自己的身体好转了之后,就要回家找妈妈好好的谈一谈,问妈妈为什么要拆散他和陈雪兰。夏逸飞则是感觉吴德义这样的做法似乎不妥。于是,他安慰着吴德义说道:


“德义,我感觉这样做好像不太好,因为那毕竟是你的妈妈,虽然她反对你跟陈雪兰的事情,可是,你要站在她的立场上考虑一下,每个母亲都是很爱自己的孩子的。她没有必要要这样来逼你,对吧。我考虑你最好是先冷静一下,也是等你的身体彻底康复了之后,你再找你妈妈好好的谈一谈吧。”夏逸飞感觉吴德义说话的口气有一些激动,所以不停的安慰着他。他知道吴德义现在只是想着陈雪兰离开他的事情,一定是在他妈妈的怂恿之下,所以,总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吴德义现在对他妈妈的意见一定是相当的大。为了怕吴德义进一步和自己的妈妈关系恶化。在这种情况下,夏逸飞建议吴德义在冷静之后,好好的考虑这所以的事情。以及要好好的想一想,该如何的跟自己的妈妈谈这件事情。


“逸飞,你不是不知道,我妈妈她向来是反对我和雪兰在一起的,她的意思是,让我跟柳如梦在一起,她说是为了我好,这我也知道。柳如梦的家庭背景和社会地位都很出众。我知道我妈妈是为了我好,可是,她考虑过没有,我并不爱柳如梦,我是真心的爱着陈雪兰的。可是,她又非逼着我跟柳如梦在一起。你说,逸飞,这是我根本没有办法接受得了的事情。就算我跟柳如梦真的在一起,我们以后会有幸福吗!我们以后会天长地久吗!这是根本不可能的!最让我想不到的是,现在我妈妈又逼走了陈雪兰,虽然,我不摘掉我妈妈跟雪兰说过什么,但是我知道,雪兰的离开一定跟我妈妈有一定的关系。换句话说,一定是我妈妈逼走了陈雪兰!”吴德义十分激动的对夏逸飞说道。他这种激动的心情从他微微发颤的身体上就能看出来。因为吴德义实在是想象不到,自己的妈妈为了逼自己和柳如梦在一起,竟然会用这种手段来逼走陈雪兰。然而妈妈错了,自己是不会跟柳如梦在一起的,即使是陈雪兰不再回来,因为自己的爱,早就已经属于陈雪兰。而且在自己的心里,除了陈雪兰,再也容不下任何人了。


“德义,我还是那句话,你先冷静一下。一切事情等你冷静下来以后,在做考虑。你先不要把事情说的那么急,也不要把事情想象的那么糟。因为,那毕竟是你的妈妈,虽然,她有些做法是很不对,可是,那毕竟是养育了你十几年的妈妈。所以,你还是先冷静下来。一个是调整一下自己的情绪,再一个,是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要等你彻底的病愈只有再和你的妈妈谈一谈。”夏逸飞继续安慰着吴德义。他知道吴德义现在的痛苦,也知道陈雪兰不在吴德义的身边,吴德义此时的心情一定是十分的难过。可是,事情一定是要解决的,一定要有办法解决才可以。这样的话始终是不行。更何况,吴德义现在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即使是要找他妈妈谈,也要等吴德义的身体好转之后才能说。于是,夏逸飞仍然不断的劝说着吴德义。希望吴德义,能从郁闷的心情中走出来。只有吴德义从悲伤的心情当中走出来,他才会有一个好的心情去面对自己的家庭和工作。尤其是在工作方面,因为公司的业务非常多,然而整个市场部,最后有决策权的之后吴德义和夏逸飞两个人。而且很多事情,也都还需要吴德义来亲自处理。面对这种状况,做为同事也做为老朋友的夏逸飞,他当然希望吴德义早点摆脱自己的悲伤情绪,重新回到正常的生活和工作中来,所以,夏逸飞一直希望吴德义先冷静下来,好好考虑该如何处理这些事情。


由于吴德义现在身体状况稍稍有些好转,所以夏逸飞也不便和他谈的特别多。两人又继续聊了一会之后,夏逸飞照顾吴德义把药吃完,吴德义就直接回到房间休息了。夏逸飞则是在客厅里坐了很久,他不仅是要替吴德义要考虑这些感情的事情,因为做为老朋友的他,不可能看着吴德义继续这样颓废下去。所以,他也在替吴德义考虑整个事情的前因始末。还要考虑的是市场部正常的运作工作。因为今天自己和吴德义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在公司,那明天怎么办,手头还有很多文件需要吴德义亲自签署。而且还有很一些预约的客户洽谈一些合作的项目。可是想一想,房间里的吴德义以他现在的这种精神状况,他怎样能跟客户进行一些良好的沟通呢,所以说夏逸飞现在的很担心吴德义的精神状况。现在自己能做的,也只有不断的安慰吴德义。希望他能走点能走出来。


第二天的一大早,吴德义的精神状况似乎好了很多。毕竟昨天一天在医院的治疗还有在晚上回来吃的药,使得吴德义的精神状态在今天好了很多。他的烧也完全退了,不再继续发烧了。于是,两人匆匆在餐厅里吃了一些早点,就一起来到公司。夏逸飞看到吴德义的精神比昨天好多了,他也十分的高兴。由于吴德义昨天一天没有在公司,今天有很多的事情需要他处理。所以在上午的时候,吴德义异常的忙碌。中午的时候,吴德义跟夏逸飞一起出去吃了午饭,吃饭的时候吴德义也没有跟夏逸飞提起陈雪兰和自己家里人的事情。而且从吴德义的言谈举止中,夏逸飞也感觉不到了昨天的那一些痛苦的神情。难道吴德义真的从陈雪兰的离开中已经彻底的解脱出来了吗?似乎不应该有这么快吧。夏逸飞也很纳闷,他也搞不清楚吴德义是怎么了。因为在夏逸飞看来,吴德义的转变似乎有点太快了吧。快的连自己都不能相信了。


原本今天想继续想说一些安慰吴德义的话,现在看起来,已经完全没有这种必要了。其实,夏逸飞哪里知道吴德义在想些什么。现在在吴德义的脑海中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他想离开爸爸的公司,他要给自己两个月到三个月的时间。他想用这段时间,用自己全部的努力,把市场部经营的更好。而且,他也想利用这段时间让夏逸飞坐上自己的位置。放眼整个公司,能坐上贸易部总经理位置的,也只有夏逸飞了。而且,自己在离开之后,只有把市场部交给夏逸飞,自己才能安心的离开。其他的任何人吴德义都不是很放心。所以,吴德义想利用这两个月到三个月的和时间,一是把市场部的业绩再创一个新高,这样的话自己在离开的时候,也算对得起自己的爸爸。再一个就是,把夏逸飞扶到自己的位置,把贸易部彻底的交给夏逸飞,这样的话自己的心里也能够比较安心。只有这样的话,吴德义才会放心的离开,吴德义想彻底的摆脱父母家人,这样的话,他就可以以一个新的自我去生活了,他也可以抽出时间去找陈雪兰了。而且吴德义感觉到,陈雪兰似乎并没有走,她就在这个城市里。她就在这个城市里的某一个地方,在默默的注视着自己。所以,吴德义决心,要等到这一切安排好了之后,他就离开公司,离开家人,去寻找陈雪兰。吴德义知道,他一定会跟陈雪兰在一起的。只是时间的问题,对于这一点,吴德义是坚信不疑的。


所以,在这一切都想通了之后,吴德义决定要用这段时间好好的为公司再创造一些经济利润。只有这样自己才能走的安心。同时,吴德义也决定了不再和妈妈谈这件事情,因为昨晚夏逸飞的说话很有道理,那毕竟是自己的妈妈,而且站在妈妈的角度上考虑问题,也一定要让自己跟柳如梦在一起的,这都是为了自己好。所以,自己根本就没有必要再去询问妈妈什么事情了。只有自己彻底的离开,离开这些所有的家人,朋友,工作的圈子,自己才会能到彻底的解脱。自己也才能去寻找陈雪兰,而且没有这些烦恼,自己才能幸福的跟陈雪兰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在想通了所有这一切之后,吴德义的精神状态显得特别的好, 他也不再因为陈雪兰的离去而变得更加的沮丧。也没有因为自己的妈妈找过陈雪兰谈话而怨恨过什么,因为,他已经决定了,在吴德义的心里决定了,那就是自己要一种自由的生活,是一种自己想要追求的幸福生活。也只有靠自己,才能完成自己这美好的心愿。所以,今天他以一种饱满的精神状态来工作,而且自己的精神情绪没有因为陈雪兰的离开而变得低迷,而是以崭新的面貌和高昂的精神状态出现在公司,出现在夏逸飞的面前。


任何事情真的像预想中的一样,这两三个月以来,真个公司的业绩又提高了两成。在夏逸飞的眼里看起来,吴德义已经走出了失去了陈雪兰的低落情绪当中,而且,吴德义这两三个月以来,似乎格外的勤奋,他为公司签约了很多的项目,使得公司的业绩大大的提升了。而且,夏逸飞还发现,吴德义似乎在树立自己的威望,经常在公司的高层会议上,经常让夏逸飞来做一些有决策意义的谈话。至于吴德义为什么这样做,夏逸飞也感到很奇怪,至于吴德义为什么要这样做,以及他有什么想法,夏逸飞真的想不出来。不过,看着自己的老朋友现在情绪是非常的好,夏逸飞也是非常的高兴。而且看到吴德义和自己的家庭关系搞的非常的好,而且吴德义也没有因为自己的妈妈去找过陈雪兰而和妈妈吵过什么架。夏逸飞真的很替吴德义感到高兴。一切都过的井然有序,可是就在今天的上午,吴德义突然找到了夏逸飞。


“逸飞,我已经在公司的董事会推举你来做市场部的总经理,而且高层也已经同意了。希望你能好好的干,而且吧市场部交给你,也才能使我真正的放心。”吴德义对夏逸飞微笑的说道。吴德义看着夏逸飞眼神全部是期望的神情。因为,吴德义是了解夏逸飞的,因为了解他的工作能力。论能力论才华,吴德义感觉到夏逸飞明显在自己之上。要不是自己在这个位置上坐着,其实夏逸飞早就干成总经理了。所以,这次吴德义花了很多心思来让夏逸飞来坐上自己的位置。


“德义,我?我来做总经理?那你呢?你要到哪个部门?”夏逸飞有点疑惑的看着吴德义问道。因为在这之前,夏逸飞从来没有听过自己要升任总经理的消息,而且这次是吴德义这么突然的跟自己提起,所以一时间让自己接受不了。在另外一个就是,那么自己坐上总经理的位置以后,吴德义要去哪个部门呢。所以,夏逸飞十分奇怪的问吴德义。


“逸飞,我跟你说一件事情,我希望你不要对任何人说,你要答应我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吴德义似乎很是神秘的对夏逸飞说道。而且在说的时候,吴德义也是很严肃的,夏逸飞看不出来吴德义有任何开玩笑的意思,这到底是什么事情呢,夏逸飞真的有点糊涂了。


“好的,德义,我答应你。谁也不说。你到底有什么事情?”夏逸飞有点疑惑的看着吴德义。因为他不知道自己的老朋友要跟自己说什么。而且,看着吴德义一脸神秘的样子,他真的有点搞不懂。真的搞不懂吴德义有什么秘密要对自己说。不过,应该是比较重要的事情,因为同时夏逸飞也看出吴德义不像在跟自己开玩笑的样子。因为他的表情很严肃。


“逸飞,我和你说,我准备离开公司了。。。。”吴德义看着夏逸飞说道。但是他还没有说完,就被夏逸飞把话抢了过去:


“离开公司!德义,你要去哪里?这是你自己的公司啊,你能去哪里?”夏逸飞的说话有些大声,因为他绝对想象不到吴德义会跟自己说他要离开公司,这对夏逸飞来说不仅是惊讶,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因为吴德义是总裁的儿子,整个公司都是他的,他也是公司的合法继承人。现在突然吴德义跟自己说要离开公司,那他回去哪里呢?而且先前自己并没有听吴德义说起过,要准备出国或者上什么其他地方去啊。所以,夏逸飞是一脸的惊讶看着吴德义。


“逸飞,你小点声。不要那么大声说出来,我都和你说了,这是个秘密。你知道吗?这两三个月以来,我都是为了这件事情去奔波的,也是为了这件事情去努力的,那就是,我要离开公司。现在好了,公司的业绩在这两三个月也提高了不少,而且,我又举荐你坐上了总经理的位置,这样,我也可以放心的走了。”吴德义看着夏逸飞说道。他似乎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在夏逸飞看来,此时的吴德义似乎更有一种解脱的感觉。可是这到底是为什么呢?夏逸飞仍然想象不出吴德义为什么要离开公司。因为从两三个月看起来,吴德义这么努力的工作,似乎是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公司上面,他也没有理由在此时此刻走啊。而且,他为什么要走?究竟是为什么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