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开始的地方 梦开始的地方 第十九章

没有姓名 收藏 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7/[/size][/URL] 只有陈雪兰一个人,她自己坐了好久,好久。也想了很多,想到了自己和吴德义之间,想了很多她们之间的事情。从上高中的往事到大学时代,再到彼此走上了社会。这一幕幕,这一景景。就像是看电影一样在陈雪兰的脑海里一遍遍的过着,仔细的想想,吴德义已经和自己有这么多年了。她们之间的爱也有这么多年了。能成为吴德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7/


只有陈雪兰一个人,她自己坐了好久,好久。也想了很多,想到了自己和吴德义之间,想了很多她们之间的事情。从上高中的往事到大学时代,再到彼此走上了社会。这一幕幕,这一景景。就像是看电影一样在陈雪兰的脑海里一遍遍的过着,仔细的想想,吴德义已经和自己有这么多年了。她们之间的爱也有这么多年了。能成为吴德义的新娘,一直都是陈雪兰的心愿,从陈雪兰爱上吴德义的那天起,这就是陈雪兰心里最大的心愿。但是现在,现在自己就要离开吴德义了。从此就是自己一个人的世界,也是和自己的爱人远离天涯的开始。再也没有了吴德义的笑容,再也没有了吴德义的温柔。想着这将要发生的一切,陈雪兰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伤痛,泪水从她的眼中夺眶而出。


为了完成吴妈妈的心愿,自己一定要离开吴德义。不管自己怎么样的爱着他,也一定要离开。因为这是吴妈妈最后的心愿,而陈雪兰就是替吴妈妈完成心愿的人。当然,陈雪兰也知道吴德义是个很孝顺的儿子,也为了替吴德义尽孝,所以,陈雪兰选择离开吴德义,离开自己心爱的人。虽然这是痛苦也是无奈的选择,但是这一切对于陈雪兰来说都是心甘情愿的。


为了不引起吴德义的猜疑,下午的时候。陈雪兰给吴德义打去了电话。他想和吴德义说自己要出差下,可能要出去一星期左右。因为陈雪兰想用这个办法暂时先离开吴德义,只有暂时先跟他分开,下一步再慢慢打算吧。因为现在似乎没有更好的办法跟吴德义说这件事情。于是,陈雪兰对着电话那头的吴德义说道:


“德义,厂里要派我去外省出差,我可能要去一个多星期吧。我不在的时间里,你要照顾好你自己哦。陈雪兰对着电话那头的吴德义说道。她尽可能的压制自己悲伤的感情,不想让吴德义听的出来,此时自己的情绪有什么变化。因为,此时的陈雪兰在对吴德义说这番话的时候,对她个人来讲,着也可能是给吴德义的最后一个电话了。所以,陈雪兰真的很心痛。


“怎么?雪兰,你要出差吗?要去哪里啊?怎么昨天晚上没有跟我说呢?”吴德义感觉到很奇怪,因为即使是出差,单位里也会提前几天通知的。更何况昨晚自己在陈雪兰那里,并没有听她提起过她要出差啊。为什么今天陈雪兰要给自己打来电话说她要出差了呢?难道有什么急事吗?如果是提前通知的话,雪兰会提前跟自己说的。现在雪兰这么急的打来电话,是不是真的有什么啊?有什么很着急的事情?


“是啊,德义,今天我来到厂里后,领导说有急事,让我出差下,真的是很紧急的。”陈雪兰在电话那头说道,因为陈雪兰知道吴德义是了解自己的,自己有什么事情都要和吴德义商量的。自己也绝对没有理由是这么匆忙的提出来要出差的。所以,为了不让吴德义有什么怀疑,陈雪兰对吴德义说是今天来到厂子以后才得到领导的通知的,而且事情是很急的。


“哦,是这样啊。那好吧,我主要想的是你才从西藏回来,又要出差,你们领导怎么总是让你那么辛苦的。难道没有别人了吗?”吴德义的言语已经流露出了对陈雪兰领导的不满,因为陈雪兰从西藏回来没有几天,和吴德义也见了很少几次,现在陈雪兰又要出差了,这在吴德义看来,陈雪兰的领导有点太不尽人意了。所以,吴德义的心里有些生气。可以是转念一想,厂子里要陈雪兰出差一定是有紧急的事情的。其实,自己也不该多问的。于是,吴德义继续的对电话那头的陈雪兰说道:


“怎么会这么急啊?你什么时候走呢?我去送你。”吴德义对着电话那头的陈雪兰说道。因为他想当面问一下陈雪兰到底是什么事情。所以,吴德义想跟陈雪兰见面,亲自问一下。但是,陈雪兰推脱说自己准备要出去买一些路上用的东西,告诉吴德义说等回来的时候再个他打电话。挂断电话的陈雪兰真的好难过,此时的她的心情是不能用任何的语言来形容的。她很想哭,好想痛哭一场。默默的站起身,离开了办公室。但是自己却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她茫然的在街上走着,去不知道自己要到什么地方去。只是毫无目的的走着。


吴德义这面在结束了和陈雪兰的通话以后,也感到了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因为自己是了解陈雪兰的,她绝对不是那种做什么事情不和自己打招呼的人,怎么今天突然给自己来了电话说要出差的事情。而且,而且在电话里似乎雪兰的情绪有些不对。想到了这里,吴德义再也坐不下去了。他急匆匆的离开办公室,开车直奔陈雪兰的厂子。不同的是,他今天没有把车子停在路边,而是直接开进了厂子。由于他不知道陈雪兰的办公室的所在,于是他直接来到了厂长的办公室。由于吴德义是厂子的股东,所以厂长一下就认出了他,厂长热情的招呼这吴德义。


“吴总,你好啊,今天怎么到这里来了啊。你可是贵客啊,呵呵。来,坐坐坐。”陈厂长满脸笑容的对吴德义说道。边说边给吴德义倒了一杯茶水,由于吴德义是这家化工厂的股东,所以,陈厂长当然不敢怠慢。只是,他奇怪的是,平时只有在公司开会的时候他才看到吴德义,基本他都很少来厂子里的。为什么今天,会跑来这里呢?而且似乎看上去,吴德义好像有很急的事情。


“陈厂长,你不要忙乎了。我来不是因为工作的事情。只是,来找你打听一个人。陈雪兰是你的员工吧?”吴德义对着陈厂长说道。他的口气似乎很急,似乎急于要找到陈雪兰。而且看上吴德义的脸色也是很严肃的。


“吴总,哦,你要问她啊?是啊,她是我们这里的化验室的技术员。请问,你找她有什么事情吗?”陈厂长对吴德义说道。陈厂长的心里也感到很奇怪,他从未听陈雪兰说过,跟吴德义也认识。而且,今天看起来吴总是来找她有什么事情的。可是,会有什么事情呢?陈雪兰只是自己厂子里一个普通的化验员。吴总找她会有什么事情呢?陈厂长一头雾水的看着吴德义。


“是这样的,陈厂长。我想问你一下,你是不是派她出差了,还是什么。”吴德义问陈厂长是否真是派了陈雪兰去出差。假如在陈厂长这里得到确切的答案,那也就是自己想多了。假如没有的话,那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而雪兰又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自己,看样子雪兰一定是在逃避什么。所以,吴德义一脸严肃的向陈厂长问道。


“她?我并没有派她出差啊!上午的时候她还在,她一直都在办公室里,不应该离开啊!吴总,你先坐一下,我去给你找一下她。”陈厂长说完后,便直接向陈雪兰的办公室走去。陈厂长虽然不知道吴德义找陈雪兰是因为什么事情,但是,他从吴德义谈话的语气当中能感觉出来,似乎陈雪兰和吴德义的关系很不一般。想想自己以前对陈雪兰的态度还是好了,要不然的话,也真的会怕吴德义会对自己有什么想法。陈厂长在脑子里胡思乱想的时候,人也走到陈雪兰的办公室。他推开办公室的门,却没有看见陈雪兰。现在的时间是下午3点钟,这个时间应该是上班的时候,陈雪兰会跑到什么地方去呢?他问了几位同事,同事们也只是说陈雪兰在中午的时候就出去了,一直都没有回来。没办法,陈厂长也只得返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吴总,我没有找到她。听办公室里的同事说,她中午的时候就出去了,到现在也没有回来。而且,也没有跟同事去了什么地方。”陈厂长对吴德义说道。他不知道这样子的回答对吴德义来说是不是满意,因为他在对吴德义说的时候,明显可以看见吴德义脸上很不高兴的神色。这使得陈厂长的心里有一丝紧张。而陈厂长也完全可以断定,陈雪兰跟吴德义的关系是极其密切的。看着吴德义似乎很不满意的神色,陈厂长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吴德义什么话都没有说,他点燃了一支烟,慢慢的抽着。在他的脑海里,有着一丝不安的预感。因为陈雪兰从来没有骗过自己什么,而且有什么事情都是先和自己商量的。今天,陈雪兰在中午的时候给自己打来了电话,说领导要让她去出差,而且是很紧急的事情。当时,吴德义就感到十分的奇怪,因为提前一点预兆都没有,他是了解陈雪兰的,陈雪兰有什么事情都要跟自己商量的。怎么突然决定要出差呢?而且在电话里,吴德义也听出陈雪兰的心情好像不是很好。所以,他直接跑来了陈雪兰的厂里。可是,在询问了厂长之后,知道厂长并没有派陈雪兰去出差。那么,也就是说,陈雪兰是想避开自己的。那是什么事情呢,使得陈雪兰要这样避开自己呢?这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而这件事情正是陈雪兰不想让自己知道。也是她不想跟自己说的。想想自己在几天前,和妈妈刚吵了一架,而且这几天妈妈也没有给自己打过电话,爸爸也没有找过自己。这一切似乎都有点太平静了,平静得让人不可思议。而且,昨天陈雪兰在跟自己通话的时候,也是很正常的,也没有事情发生。只是今天,对了,今天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想到这里,吴德义继续问陈厂长:


“陈厂长,我想问你一下,今天上午有什么人来找过陈雪兰吗?”吴德义向陈厂长问道,因为,回想自己昨天和雪兰通话的时候一切都还很正常。只有在今天,才出了这样的事情。而且今天一上午,陈雪兰都在厂里。所以,吴德义可以肯定的知道,一定是在上午的什么时候,出了什么事情。所以,他想通过厂长了解到,上午陈雪兰在厂子里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上午?上午的时候。。。。好像没有什么人来找过陈雪兰吧!而且她一直都在化验室,我也没听说过她见过什么人啊。”陈厂长似乎有些紧张的样子,他说话有些吞吞吐吐,好像在回避着什么。吴德义看出了陈厂长的窘境,看着陈厂长有些慌乱的表情,吴德义更加确信自己判断的没有错误。一定是有什么人来找过陈雪兰,才会使得陈雪兰给自己打了那样一个电话。于是,为了搞清楚事情的真相,他继续的对陈厂长问道:


“陈厂长,我希望你能跟我说实话!你不要考虑其实的什么问题。我希望你能跟我说实话。而且我保证你对我说的话,我保证不会让其他人知道的。”吴德义的语气有些强硬,他的语气足以让陈厂长的心里明白了这些话的含义。所以,陈场子在考虑了一会后,决定把事情的真相告诉吴德义。


“吴总,是这样的,上午的时候,你的母亲来到过我这里。她过来的时候也是说要找陈雪兰,这使我感觉到很奇怪,但是,她又不让我把陈雪兰叫到办公室,她只是让我把跟陈雪兰在同一个实验室的同事们叫出来。她说,和陈雪兰有些话要私下里谈一谈。”陈厂长显得有些无可奈何,他似乎一点办法都没有,面对吴德义的追问,他只有把事情的原有说了出来。而且,他也知道,吴夫人走的时候交代了这件事情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但是,现在他真的没有办法再隐瞒了。所以,他对吴德义说了实话。此时的陈厂长似乎也明白了吴德义和陈雪兰的关系。因为,看着吴德义对陈雪兰很是紧张的表情,陈厂长就可以判断出陈雪兰和眼前的这位吴总应该是恋人的关系。


“谢谢你,陈厂长,我知道了!你忙吧,我走了。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不会对人说起的。我不会让你难做的。”吴德义对陈厂长说道。他最后也安慰了陈厂长几句,因为这件事情毕竟让陈厂长两头都很难做,一方面是自己的母亲,一方面是自己。两头陈厂长都不敢得罪。所以,吴德义又安慰了他几句之后就起身告辞了。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原来是自己的妈妈找过陈雪兰。怪不得在见天接听陈雪兰的电话的时候,吴德义明显感觉到陈雪兰有一丝不对的情绪。现在看起来,一定是自己的妈妈找过陈雪兰谈过什么了。然而也就是这些谈话,可能使陈雪兰再次离开自己。吴德义此时的心情很激动,也很气愤。他没想到妈妈会这样,用这样的方法和手段,来拆散他和陈雪兰。


从陈厂长那里出来后,吴德义继续一遍遍的拨打陈雪兰的电话。可是,手机一直在提醒那边是关机。吴德义真的有些心急了,他不知道陈雪兰会跑到什么地方去。于是,他赶到了火车站,在售票窗口那里盯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想从这里发现陈雪兰的行踪。但是,人海茫茫,怎么能找的到呢?在火车站连续等了几个小时,依然见不到陈雪兰的身影,手机也总是关机。吴德义真的有些着急了,此时已经心情烦乱的他,却没有任何的办法。大概在晚上将近8点的时候,陈雪兰的电话终于打通了。


“雪兰,你现在到底在什么地方?手机怎么一下午都在关机!”吴德义着急的问道。此时的吴德义,在心里想着的就是现在能够看到陈雪兰,只要能见到她,一切都好办了。只有能见到陈雪兰,自己紧张的心才会平静下来。于是,紧张的他,在电话这边静静的等待着陈雪兰的回答。


“下午手机没有电了,我也不知道,现在才换的电池。我现在已经在火车上了,就要到目的地了。德义,你不用为我担心,我也正想到了地方再给你打电话的。”陈雪兰说的有些勉强。她的言语当中闪烁其词,有一种掩饰不住的慌乱。她这样的说话,吴德义一定能听的出来的。更何况,吴德义已经知道了其中的缘由了。吴德义当然知道陈雪兰在骗自己了,而且,吴德义也知道,一定是自己的妈妈跟陈雪兰说了很多事情,这样,才会让陈雪兰离开自己。所以,他激动的对陈雪兰说道:


“雪兰,你为什么要骗我?你为什么要走!为什么要离开我!你这样走了,只把我一个人丢下,你知道我的感受吗!你知道我现在有多心痛吗!”吴德义对电话那头的陈雪兰激动的说道。因为陈雪兰的再次离开,吴德义感觉自己已经快要崩溃了。他感觉天都要塌了下来,自己又再次的被感情抛弃了。可是,他也知道陈雪兰是爱自己的。但是,此刻的他,只想着陈雪兰背弃了当初他们的誓言,只把自己留在了这座城市里。如果是这样,那自己还有什么意思呢!从此以后,自己就要承受没有陈雪兰的日子,每天都要在思念当中度过。那自己该怎么样继续生活下去呢!这些事情,吴德义实在不愿意再想象下去了。他仍然很激动,所以,他对电话那头的陈雪兰大声的喊道:


“雪兰!不要走!留下来陪我!你不记得我们要在一起的誓言了吗!你真的要丢下我一个人吗!”吴德义的心情很是激动,他实在是受不了没有陈雪兰在身边的日子。他更加忍受不了,母亲把事情最后做的那样绝。此时的吴德义,感到自己彻底的被感情抛弃了。不论是跟家里的亲情,还是跟陈雪兰的爱情,他都不再拥有,现在的情感世界,只剩下自己孤零零一个人。没有了亲情,更没有了爱情,就这么孤单的一个人,甚至连陪自己说说话的人都没有!孤单!还是孤单!这种郁闷的心情,把吴德义紧紧的包裹着。窒息!这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这种气氛,使得吴德义彻底的绝望。


“德义,你不要这样子,请你冷静一下好吗!我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孩,不值得你这样来爱我。你要多为为你的家人,为你的爸爸妈妈去考虑一下,尤其是你的妈妈,她是那么的爱你,她真的很爱很爱你!”陈雪兰说话的样子似乎也无助,她知道吴德义现在已经了解了真相。所以,自己也没有打算再隐瞒他。陈雪兰现在完全能体会到吴德义的现在苦闷的心情。因为现在的自己就跟他一样,同样,在感受着这种孤单、痛苦的心情。可是,自己又有什么话来劝慰吴德义呢?既然,自己已经做出了决定,也对了吴妈妈做出承诺,自己就应该履行自己的诺言。为了完成吴妈妈最后的心愿,其实也是等于在替吴德义完成他妈妈的最后心愿。


电话那头没有任何的声音,陈雪兰可以感到吴德义脸上绝望的表情。因为自己在下午的时候,走出厂区大门的时候,自己的心情跟吴德义是一样的。但是,此刻的自己,千万不能心软,因为陈雪兰知道,自己一定要坚持,只要自己稍稍的有点心软,那就不能完成吴妈妈的心愿了。为了履行自己的诺言,陈雪兰眼含着泪水和对吴德义无限的爱,挂掉了电话。其实,陈雪兰并没有离开,她实在是在这座城市里,下午她离开厂区的时候,自己一个人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就在她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的时候,她突然遇到了自己以前大学时期的老同学。通过和老同学的一番交谈,陈雪兰知道这个老同学自己开了个服装厂,而且,她这个老同学正急需会计。由于陈雪兰在上大学的时候学过会计专业,所以,在老同学的邀请下,也是在考虑到自己没有地方可去,所以她去了老同学的那家服装厂。而且,厂区里也有住的地方。这样的话,陈雪兰就可以彻底的避开吴德义了。所以,她仍然在这个城市里。只不过是在城市里偏远的一角,继续用爱的眼神来关注自己爱的人。


听到陈雪兰挂断电话的声音,吴德义真的要发疯了,那种彻底的失望,不!应该用绝望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他又继续拨打着陈雪兰的电话,可是哪里还打得通呢。陈雪兰的电话又出现了关机状态。吴德义的心情失落到了极点。接近于精神崩溃的他,独自来到陈雪兰租住的房子。他有房间的钥匙,他把房间的门打开,房间里所以的衣服陈雪兰都已经收拾走了。看这样子,应该是提前收拾好了吧。吴德义估计陈雪兰以后也不会再回来这里了,因为所有陈雪兰的东西都收拾走了。吴德义坐在房间的椅子上,回忆着和陈雪兰以前在一起的日子,那真的是很温馨。现在,只有吴德义孤单的一个人了。他就这样的坐着,一直的坐着,很久很久。。。。


早晨上班的时候,夏逸飞发现吴德义并没有来公司。而且昨天下午发现吴德义似乎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因为他看见吴德义匆匆忙忙的跑出了公司。由于看见吴德义很匆忙的样子,所以,自己也没有多问。但是,今天在上班的时候,他发现吴德义并没有在公司里,他感到很奇怪。因为昨天上午,吴德义是知道今天是有几份文件是要他签署的。但是,他昨天下午就离开了公司,而且今天也没有过来。由于这几份文件很重要,而且一定要吴德义亲自来签署,可是现在又找不到他的人。在这种情况下,夏逸飞只有给吴德义打去了电话:


“德义,你现在哪里啊?在公司这里有几份重要的合约需要你签署,你不记得了吗?”夏逸飞对着电话那头的吴德义说道。因为夏逸飞真的很着急,这几份合约一定是要吴德义来签署的,而且,对方要的要的还很急。现在又找不到吴德义的身影,事情又这么急。所以,夏逸飞在询问吴德义的时候,从口气就可以听的出来,他已经很着急了。但是,奇怪的是,电话那头的吴德义也没有说什么,很安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夏逸飞感觉电话那头安静的似乎都可以听到自己说话的回音。


“德义,德义!说话啊,你在哪里?”夏逸飞不免有些担心起来。因为自己是很了解吴德义的。他不仅守时,也很敬业。他不应该是这样的人,而且吴德义从来也没有这样。所以,夏逸飞知道一定出什么事了。在连续叫了几声之后,电话那头终于传来了吴德义似乎很疲惫的声音。


“逸飞啊,怎么了。有什么事吗?”吴德义在电话那头说到,不过他的声音很虚弱。声音也很小。感觉整个人都是很不舒服的样子。在回答的时候,也感觉吴德义仿佛是生了一场大病,感觉他回答的有气无力的样子。


“德义,你怎么了?你现在在哪里啊。”夏逸飞对电话那头的吴德义说道,听到吴德义虚弱的声音,夏逸飞已经顾不上和吴德义说合约的事情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要知道吴德义发生了什么事情,要知道吴德义到底是怎么了。因为自己是吴德义最好的朋友,他对吴德义是很关心的。夏逸飞知道吴德义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而现在自己能做的就是马上见到吴德义。其他的什么都已经不重要。所以,他紧张的问吴德义现在在什么地方,他要在第一时间赶过去。


“逸,逸飞,我现在在雪兰的房间,我感觉头很痛,一点力气都没有。。。。。”吴德义在电话那头说道。他的说话含糊不清,并且有气无力,不用说别的,单是听到吴德义的说话的声音,夏逸飞就知道吴德义得了重病,因为听到他的声音就知道吴德义现在已经虚弱到了极点。夏逸飞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怎么会突然之间就变成这样。吴德义昨天还好好的,怎么才一天的时间,就病的这么重了?他不是在陈雪兰的房间吗?怎么陈雪兰不来照顾他呢。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来不及多想的夏逸飞对吴德义说道:


“好了,德义,你现在什么都不要说,我马上就赶过去。”放下电话夏逸飞快速的跑到公司的停车场,开着车,向陈雪兰家的方向驶去。到了陈雪兰的房间,夏逸飞看到吴德义整个人都倒在了椅子上,整个人呼吸有点急促,吴德义的面色苍白,身上也不住的打着哆嗦。看着吴德义现在的样子,估计可能是重感冒一类的病吧。夏逸飞来不及多说什么,他背起了吴德义,朝楼下走去。


夏逸飞以最快的车速把吴德义送到了3医院,到了医院门口,夏逸飞扶着吴德义来到了急诊病房。此时的吴德义已经昏过去了。医生看到吴德义似乎病的很厉害,于是马上给他做了常规检查,此时的夏逸飞,则是焦急的守候在病房门外。看着自己的好朋友病成这样,夏逸飞真的感觉到很心痛,同时也感到很困惑。因为他不知道,究竟陈雪兰和吴德义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吴德义会在陈雪兰的家里?而且,都已经病成这样子了,陈雪兰怎么不在他身边照顾他呢?看样子,这一切只有等吴德义苏醒过来才知道了。此时的夏逸飞,很是焦急的在病房外走来走去。他只盼着吴德义能快点苏醒起来,这样他才可以了解在吴德义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