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开始的地方 梦开始的地方 第十八章

没有姓名 收藏 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7/[/size][/URL] “雪兰,你在说什么!我不许你这样说!我一定要和你在一起,不管有什么艰难险阻。我们一定会在一起。相信我,一定会!”吴德义把陈雪兰抱在怀里,对她坚定的说道。是啊,什么原因都不可以使他们分开,也没有任何的理由能把他们分开。面对真爱,我们还能说什么呢。只要是爱,是真心的相爱,不管怎样,都会都到一起。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7/


“雪兰,你在说什么!我不许你这样说!我一定要和你在一起,不管有什么艰难险阻。我们一定会在一起。相信我,一定会!”吴德义把陈雪兰抱在怀里,对她坚定的说道。是啊,什么原因都不可以使他们分开,也没有任何的理由能把他们分开。面对真爱,我们还能说什么呢。只要是爱,是真心的相爱,不管怎样,都会都到一起。做为吴德义和陈雪兰也是一样,他们的爱情虽然有很多的波折,他梦面前的道路虽然有很多的坎坷,但是,真爱一定会让他们走到一起。


面对吴德义的说话,陈雪兰什么都没有说,她就让吴德义那样紧紧的抱着。也没有挣扎,一直就那样被吴德义紧紧的抱着,许久,许久。。。。在陈雪兰的心里是温暖的,她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一定会娶自己的,吴德义也是自己一辈子的依靠。眼泪从陈雪兰的眼里流出来了,那是欢喜的泪水,更是幸福的泪水,她知道自己没有看错人,她更知道吴德义会给她幸福,一直到永远。。。。


这几天过得都很平淡,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吴德义的爸爸也没有来找过他,妈妈也没有再打过电话,一切都很平静,出奇的平静。每天,在公司就是上班,下班。吴德义面对这样的平静,心里更有了一丝担忧。因为他是了解妈妈的,上次在家里和妈妈摊牌后,正常的结局应该是妈妈会让爸爸来找自己,甚至是给自己很大的压力。但是,这次。却没有任何的反应,一切都很平静,平静得让人有些接受不了。面对这种平静,吴德义不免有些担忧起来。


陈雪兰工作的是地方在城市的中山路,她在一家化工厂上班,她是厂里的技术员。这天,陈雪兰和往常一样在单位上班,忽然有人敲响了她在办公室的门,陈雪兰抬头望向这个进来的女人,这个女人估计有50多岁了,衣着华丽。虽然身体有些臃肿的样子,但仍不能掩饰她的美,可以看得出,这个女人在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位美女。仔细的看这个女人的样子,似乎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咦?怎么?感觉好像,怎么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她?正在陈雪兰想在哪里见过这个女人的时候,那位女士开口说话了:


“请问你是陈雪兰吗?”女人文的很有礼貌,她的语气很轻,态度很温和,举止也很优雅。她面带笑容的想陈雪兰问道。


“我是陈雪兰,请问您,您是哪位啊?”陈雪兰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自己并不认识她。而她又是来找自己的,所以,感到有些纳闷。


“你好,我是吴德义的妈妈。今天来是想找你聊聊。”女人对陈雪兰说道,脸上任然挂满了笑容。语气仍然是很轻的,也是很温柔的。


“阿姨?!您好。请坐。”陈雪兰忙把吴妈妈让到旁边的沙发坐下。陈雪兰感到了很是意外,怎么吴德义的妈妈会突然造访,再就是她怎么会找到自己这里来?可是转念又一想,以吴德义他们家在本市的地位,找到一个人还是没有问题的。怪不得刚才自己见到吴妈妈时候很奇怪,自己感到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她,原来吴德义长得很像自己母亲的。在陈雪兰的心里乱的很,她不知道吴妈妈来找自己会有什么事情。她也知道昨晚吴德义和妈妈吵架了,今天吴妈妈又找到这里来。难道,难道会有什么事情吗?由于自己从未见过吴德义的妈妈,对吴妈妈的了解也只限于吴德义的描述了。对于吴妈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她的脾气怎样,等等。自己一点都不知道。今天看到吴妈妈的突然造访,陈雪兰的心里简直是乱极了。正在陈雪兰胡思乱想的时候,吴妈妈先开口说了话:


“雪兰啊,我今天来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想找你好好的聊聊。”吴妈妈依然是满脸笑容的看着陈雪兰。陈雪兰被吴妈妈这样的说话,更是搞得心里没有什么底了。她其实很想推脱掉这样的谈话,因为自己实在不知道该和吴妈妈谈些什么。于是,陈雪兰对吴妈妈说道:


“阿姨,现在是我上班时间啊。似乎不太好啊,等下领导来了,就不好了。”陈雪兰对吴妈妈说道,陈雪兰的意思是由于现在正在工作,也是上班时间。她想和吴妈妈在另外约个时间聊聊。也先找这个机会先不和吴妈妈谈什么,因为自己一片慌乱,也只能有这样的推脱了。


“呵呵,没关系的。雪兰,我和你们领导都说了。让他们不要打扰我们,而且,我向你保证,你们的领导绝对不会说你。”吴妈妈微笑的对陈雪兰说道。吴妈妈这样说话让陈雪兰感到很奇怪,怎么自己的领导都要听吴妈妈的呢?这个女人真是不得了,看样子吴妈妈是有备而来啊,自己似乎也躲不掉了。同时,陈雪兰也感到了这个女人的不简单,连自己的领导都要给她面子。这说明吴妈妈绝对不是个简单的人。其实,陈雪兰是不知道的。吴德义的家庭以及社会的地位。吴德义家族的生意涉及的面很广,其中也有化工这一项。而且陈雪兰所在的化工厂也是吴家的产业之一,只是吴德义没有和陈雪兰说起过。因为吴德义感到这样似乎有些不妥。每次来接陈雪兰的时候,吴德义也总是在厂外远远的地方停着车,从来不进去的,陈雪兰还以为吴德义是受不了化工厂的味道,所以,在吴德义每次去接她的时候也没有说什么,陈雪兰哪里知道自己所在的厂子也是吴家的财产之一呢。原本就很紧张的陈雪兰,听到吴妈妈这样说,心里不禁更加的紧张起来。


“没什么的,雪兰。不要紧张。我今天来就是和你聊聊天的。”吴妈妈似乎看出了陈雪兰的不自在,便就安慰着陈雪兰说道。其实吴妈妈说这话,让陈雪兰就更加的紧张。因为她没有想到的是,今天,吴妈妈会主动的找上门来。在这之前,她也听吴德义说过,吴妈妈是极力的反对她跟吴德义在一起。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没办法,自己只有硬着头皮跟吴妈妈说说话了。


“阿姨,您有什么事情就说吧。”十分无奈的陈雪兰看着吴妈妈说道。因为在陈雪兰看来,今天的事情是根本都躲不过去的。既然,吴妈妈找到了自己,反正自己早晚总会去面对的。倒还不如自己暂时先听听吴妈妈要对自己说什么。陈雪兰站起身给吴妈妈倒了一杯水。


“雪兰,我今天主要是想看一看你,再另外一个是想跟你谈一谈你跟德义的事情。以前,只是听德义说起过你,但是,我们也没有见过面。这次来就算我们之间认识一下吧。”吴妈妈说的很客气,这使陈雪兰感到十分的意外。她原来以为,吴妈妈今天来是由于吴德义跟她吵架的事情,是来找自己麻烦的。但是,真没想到吴妈妈会这样对自己客气。陈雪兰的心里隐隐的有一种不好意思的感觉。于是,在听到吴妈妈这样说,陈雪兰也没有了刚才的紧张心情。


“阿姨,我也听德义提起过您很多次。只是,没想到您比德义提起中的还要这么的慈祥。”陈雪兰笑着对吴妈妈说道。因为只是从跟吴妈妈几句简单的对话中,陈雪兰似乎觉得吴妈妈并不想吴德义提起的那样不讲道理。吴妈妈的举止非常得体,也很优雅,而且谈吐非常的温和。这样的感觉,使陈雪兰感到非常的舒服,也使得陈雪兰的情绪放松下来。


“呵呵,德义这孩子,我了解的。他不说自己的妈妈有时候不讲道理就算是好的了。可是这有什么办法呢?哪个做妈妈的不希望自己儿女过的好呢?我是他的妈妈,当然希望他能过的好一些。当然在各方面也要多关心他。只是这孩子,有时候很是不听话。毕竟我们是过来人,我们的眼光会比年轻人看的长远一些,考虑的自然也就多一些。只是,德义这孩子,有时候太不了解我们做父母的。”吴妈妈很有感慨的对陈雪兰说道。因为,她刚才自己所说的这些话,也深深的刺痛了自己的心。回想着吴德义昨晚跟自己的吵闹,还有这一系列事情的始末。吴妈妈的心里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痛,做为她来说,她当然希望自己的儿子能跟柳如梦在一起。这讲使自己的儿子以后的前途会更光明。但是,儿子偏偏又喜欢上了眼前的这个陈雪兰。经过吴妈妈对陈雪兰的观察,她感觉这个女孩子其实也不错。只是,太过于平凡了。陈雪兰在吴妈妈的眼里看起来,就跟那些千千万万的女孩子一样。不同的是,陈雪兰陈漂亮,真的很漂亮。而且陈雪兰的举止也很大方得体。吴妈妈也有一点喜欢眼前的这个叫陈雪兰的女孩子了。但是,喜欢归喜欢,绝对是改变不了她今天来到这里的计划的。因为,要让吴妈妈在陈雪兰和柳如梦之间做选择的话,她会选择柳如梦。所以,她继续的对陈雪兰说道:


“雪兰,其实,我今天来,确实是有事情要和你谈的。可能你也知道的,我们家德义他,一直有一个跟他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的女孩子,那就是柳如梦。而且,他们的婚约是早就已经订好的事情。这是我们大家的朋友和亲戚都知道的事情。现在,德义他要为了你而去悔婚,尤其是昨晚,在家里他又跟我大吵一架。我真的没想到德义会变成这个样子,以前他是很乖很听话的。我这两天,被他气得胸口又有一点痛了。唉。。。。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啊。”吴妈妈深深的叹了口气。对陈雪兰说道。其实,对于吴妈妈来说,她也没有别的好办法,能让吴德义回心转意。昨晚,吴德义在家跟她大吵一架之后,吴妈妈在客厅里也想了很久,也想了很多。要怎么样才能使儿子回心转意,跟柳如梦在一起呢。突然,她想到了要找陈雪兰,于是,在今天上午的时候,她打了几个电话,用自己的关系调查出了陈雪兰工作的地方。所以,她决定来找陈雪兰好好的谈一谈,看看在陈雪兰这里有没有什么突破。


“阿姨,其实德义他也不是故意的,其实德义他不是真想跟你一起吵架的。他很爱你,有时候跟我在一起谈话的时候他也经常说他很爱你。所以,我想吴德义昨晚不是故意的。希望您也不要考虑那么多好吗。”陈雪兰看到吴妈妈的情绪似乎很低落,于是安慰的对她说道。在陈雪兰的心里,似乎有些预感,那就是,吴妈妈今天一定会跟她谈她跟吴德义的事情。所以,陈雪兰也没有说太多的话。她只是想听听吴妈妈想对她说些什么。


“德义这孩子啊,他自己的主见太强了。有时候他根本都不会听我跟他爸爸的话,即使是我们都是为了他好,他也不会在意的。我们做父母的最了解自己的儿子,德义就是这么样的一个人。我昨晚真被他气坏了。”吴妈妈看着陈雪兰说道。此时的吴妈妈心里有一种说不上来的痛苦感觉,也许是儿子真的长大了吧。最近儿子经常顶撞自己,似乎儿子永远不会明白自己的苦心,而且儿子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完全都是为了他。


“阿姨,您对德义先不要有这么多的想法。其实,德义还是很孝顺的。阿姨,也请您保重身体,不要把自己气坏了。那样就不好了。其实,我想德义他也不是存心要和您吵架的,可能是他的心情比较烦闷一些吧。阿姨,您千万不要想多了,他还是一个人很孝顺的人。”陈雪兰看到吴妈妈的情绪非常的不好,所以便继续的安慰吴妈妈说道。因为陈雪兰也不忍心看着吴妈妈在她面前有些伤心的样子。毕竟,她总是吴德义的妈妈,也是自己的长辈,但是,她确实也是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来安慰吴妈妈。


“雪兰,其实你也不用来安慰我了。我自己的儿子我自己明白,他就是那么样的一个人。如果有事情定下来的话,很难有人能改变他的主意的。雪兰,其实我今天,只是想和你说一件事,那就是,看你,看你这边。。。。”吴妈妈似乎欲言又止的样子。她很像说什么,但是好像又些难以启齿。是啊,因为,在吴妈妈的心里感觉,这个话确实是没办法说出口。所以,她显得很为难的样子。


“阿姨,您到底想跟我说什么,您就直接说好了。”陈雪兰看到吴妈妈欲言又止的样子,她也感到十分的纳闷。到底吴妈妈要跟自己说什么呢?今天是她来找自己的,可是,为什么现在又似乎吞吞吐吐的样子呢。陈雪兰也是个很善良的女孩子,她看到吴妈妈因为吴德义的事情,而搞到精神憔悴。看到吴妈妈说话欲言又止的样子,陈雪兰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于是,她继续的向吴妈妈问道:


“阿姨,您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我会仔细的听的。”陈雪兰对吴妈妈说道。因为很多事情必须自己要面对的,而且也是逃避不了的。因为逃避始终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陈雪兰知道,今天吴妈妈来找自己,是为了她跟吴德义的事情来的。到底吴妈妈是要跟自己说什么呢。陈雪兰在静静的等待着,等待着吴妈妈要对自己说的话。


“雪兰,你要知道我们这个家庭,德义的爸爸,是华雄商贸的总裁,生意做的很大。这当然也结交了很多社会上层的名流。然而现在,德义的女朋友柳如梦,也就是柳淳飞的女儿,想必柳淳飞这个名字雪兰你也是听说过的吧。我们两家人的关系非常的好。在德义跟如梦很小的时候,我们两家人已经就订下了他们的婚事。而且这件事情,在我们众多的朋友和亲戚也都知道。基本可以说,我们家和柳淳飞家是门当户对的。而且他们两人也是必须要在一起的,也只有他们两人才配在一起。可是,现在德义,他为了你要去悔婚,这将会使我们家跟柳淳飞家人成为众多亲友笑话的对象。这一点,我真的无法能接受的了。所以,我想来恳求雪兰你,可不可以跟德义分手。这样的话就可以让我们家德义对你彻底死心。只有这样,他才会和如梦在一起。我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才来找你的。请你答应我好吗,雪兰?”吴妈妈几乎是恳求的口气对陈雪兰说道。因为在她的眼里似乎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了,也只有来请求陈雪兰了,请求陈雪兰个她的儿子吴德义跟手。只有这样的话,他的儿子才会回心转意,才会跟柳如梦在一起。所以,她今天来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让陈雪兰跟吴德义分手。


“阿姨!?您怎么可以这样子!我跟德义毕竟是真心相爱的,而且即使是我离开了德义,那您就有办法一定会让德义跟柳如梦在一起吗?而且这样的话,您考虑到德义的感受了吗?您要知道,他跟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在一起,过一辈子的感受吗?您真的忍心看他这样吗?”陈雪兰对吴妈妈说道,因为陈雪兰实在是没有想到,吴妈妈会对自己提这样的要求,她感觉这很突然,而且也感到这种要求很无理。她怎么可以这样子来破坏儿子的终身幸福呢!所以,陈雪兰在对吴妈妈说话的时候,不免对眼前的这个女人印象变得不好起来,她没有想到,天下竟然有这样的母亲,为了自己和家人的利益,面子。而去破坏儿子的爱情,以至于,要牺牲儿子的一辈子幸福来做为代价。同时,陈雪兰也对吴妈妈的这种做法很是不屑。


“雪兰,不是我要拆散你们俩。只是,只是我可能没有多少天活头了。让如梦跟德义结婚是我最大的心愿。我希望你,我真的希望你可以成全我的心愿。”吴妈妈对陈雪兰说道。她似乎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听到吴妈妈说,自己没有多少天活头了,陈雪兰的心里很是惊讶,怎么了?难道吴妈妈的身体有什么不好吗?可是,看上去,吴妈妈脸色红润,不像是生病的样子。但是,这话又是吴妈妈亲口对自己说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阿姨,您,您刚才说的什么?您的身体?!”陈雪兰看着吴妈妈很是惊奇的问道。她以为自己听错了,听错刚才吴妈妈的说话了。因为她实在是想象不到,眼前坐着的吴妈妈脸色是那么的红润,似乎看不出一丝的病态,怎么吴妈妈会说自己就要不久于人世了呢?听错了,一定是自己听错了!陈雪兰看着吴妈妈,希望吴妈妈能够告诉自己确实是自己听错了。


“雪兰,阿姨没有骗你,我真的是得了癌症。德义并不知道,他爸爸也不知道。我想我没有几天活头了吧。这辈子,我最大的心愿也是我最后的心愿,就是能够看到德义跟如梦一起走入结婚的殿堂。这是我最后的心愿了。雪兰,我知道这样做使你很为难,我也感觉很对不起你。但是,我不想让德义为我伤心,我也不想告诉他实情。所以,我只有跟你说了。我知道,你会很委屈你自己的。但是我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就请你答应了我吧,雪兰。”吴妈妈一脸歉意的看着陈雪兰,希望陈雪兰能够答应自己的请求。其实,吴妈妈的身体确实是有病,而且是癌症。但是,她并没有把这消失告诉吴德义和吴德义的爸爸知道。从她上一次在客厅晕倒。晕倒的时候,吴妈妈就知道自己病情又有恶化了,其实,吴妈妈早就知道自己有癌症了。那是在一次普通的体检检查出来的。她患的病是肝癌,她最大的心愿也是最后的心愿。就是能够看到自己的儿子吴德义,能够和柳如梦在一起结婚。虽然她知道自己的儿子很爱陈雪兰,而且自己这样做,对陈雪兰很不公平,她知道这样做自己是很自私的。但是,这是她唯一的心愿了,而且自己也只能这样做了。为此,她只能对陈雪兰表示深深的歉意了。希望陈雪兰可以体谅自己的想法和做法。


“阿姨,这,这是真的吗?您,您真的是。。。。”陈雪兰实在是不忍心问下去了,因为她看见吴妈妈的眼角流出了伤心的泪水。女人的直觉,凭着女人的直觉,陈雪兰感觉到,吴妈妈一定不是在欺骗自己。她知道这个女人今天,是带了什么样的一种心情来找自己。而且她也知道,做出这样的选择,一定是吴妈妈的心情一定是非常的内疚。可是,这对于陈雪兰来说,这是吴妈妈最后的心愿了。看着吴妈妈,陈雪兰的心情很是难过,一边是自己的真爱和幸福,一边是吴妈妈在生命最后几天的最后愿望,自己该如何选择。难道真的要放弃自己的幸福吗?可是,吴妈妈今天过来,就是要把这个秘密告诉给自己知道。这个秘密甚至连德义跟德义的爸爸都不知道。从这点来说,就知道吴妈妈,一定是要自己来帮这个忙了。为了吴妈妈最后的心愿,陈雪兰考虑了很久。她对吴妈妈说道:


“阿姨,我会离开德义的,请您放心吧!我一定会离开他的!希望他能跟如梦走到一起。”陈雪兰对吴妈妈说道。陈雪兰她不知道自己如何做出这样的决定的。可能只是出于对吴妈妈的同情,因为她实在是不忍心看到吴妈妈在自己的面前那副伤心的样子。既然,是吴妈妈最后的心愿,那么,自己就帮她实现了吧。希望吴妈妈实现自己的心愿。虽然这心愿是以牺牲自己的幸福为代价的,虽然自己很爱吴德义,但是,这些都已经不在重要了。最主要的是,能够帮吴妈妈完全她的心愿。虽然自己也很委屈,但这些都没有什么了。因为陈雪兰是那样的爱着吴德义,她知道吴德义是个极其孝顺的人,假如让德义知道这是他妈妈最后心愿的话,德义应该也会答应的。因为自己深爱着德义,也很了解德义的为人。所以,这个心愿,就算是为了德义完成的吧。因为深爱着德义,也深爱着他的家人,因为深爱着德义,所以陈雪兰决定离开他。因为她不想让吴德义在以后的日子里知道这件事情,而变得后悔。因为爱,陈雪兰选择了离开,还是因为爱,陈雪兰选择了放手。


“雪兰,谢谢你!谢谢你帮我完成这个心愿!阿姨感觉很对不起你,也很愧对你。请你不要把这件事情跟德义说,好吗?”吴妈妈对陈雪兰说道。因为在她的心里感觉到很对不起陈雪兰。她感觉到自己拆散了一对幸福的恋人。这使的吴妈妈对陈雪兰愧疚不已。陈雪兰是这么的善良,这是在吴妈妈的心里是想象不到的。她原来以为陈雪兰是不会答应自己的,但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陈雪兰在知道自己得了癌症之后,为了帮助自己完成最后的心愿,而这么爽快的答应自己。面对陈雪兰的质朴和善良,吴妈妈感觉自己很对不起她,让她受这么多委屈。


“雪兰,你想要什么,我给你做为对你的补偿吧。要不,要不我给你一笔钱好吗?”吴妈妈对陈雪兰说道。因为吴妈妈感觉到自己实在是对不起陈雪兰。她也感觉到陈雪兰受到了很大的委屈。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所以,她想向陈雪兰进行补偿。只要陈雪兰能要,吴妈妈她就想尽一切办法给她。不管是什么,只要吴妈妈能做到的,就可以满足陈雪兰的愿望。正因为有这种想法,所以,吴妈妈才对陈雪兰提了出来自己的想法。


“阿姨,我什么都不要,您看错我了!我不会要您任何东西的。就像我跟德义在一起一样,我看重的是他的人,并不是他的钱。阿姨,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什么都不会要的,谢谢你。”陈雪兰对吴妈妈说道。她说的是那么的平静,这使得吴妈妈更加重了对陈雪兰的愧疚。吴妈妈原来以为,假如自己能给陈雪兰的一些物质上补偿,来做为陈雪兰离开自己儿子的条件,但是,她没有想到的是,陈雪兰什么都不想要。而且答应自己,也只是为了满足自己最后的愿望。看样子是以前自己想错了,因为自己太不了解陈雪兰了。她也终于明白儿子为什么会喜欢这样一个善良、淳朴、美丽的女孩子了。现在吴妈妈的心里除了对陈雪兰的愧疚,还是愧疚。


“雪兰,阿姨对不起你,真的很对不起你!”吴妈妈的心里对陈雪兰愧疚到了极点,她面对着眼前这个善良的女孩子,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有用无数个对不起来表达自己的歉意,在吴妈妈的心里在考虑着自己是不是做错了?是不是自己真的做了?由于愧疚的原因,吴妈妈感觉自己再没有脸面再面对陈雪兰了。所以,她起身匆匆告辞。


吴妈妈走了,办公室里只剩下陈雪兰一个人,她就那样坐着,一动不动的坐着,脑子里非常乱。想了很多,想到了这些年跟吴德义之间的感情,想到了自己就要离开吴德义的情景。想象着自己以后在没有吴德义的身影中度过的每一天,更想到了吴妈妈刚才对自己说的话。只有自己是唯一知道她得了癌症的人,为了完成吴妈妈最后的心愿,她答应了吴妈妈要离开吴德义。百事孝为先,晚辈对长辈更应该是这样。自己对吴德义的爱,也就是对吴妈妈的爱,为了帮吴妈妈达成心愿,也是为了德义,自己决定离开德义,离开自己最爱的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