嫪毐曾以阳具拱戏桐木小车?赵姬淫乱之谜!

嬴政十三岁,即位为秦王。因为他年幼,便由太后赵姬听政。国事都委任吕不韦,称为“仲父”。赵姬此时为庄襄太后,年纪不到三十岁,耐不住深宫寂寂,孤枕难眠,两人便秘密来往。吕不韦经常随意出入宫帏,又与赵姬恢复两性关系。宫娥彩女大都是太后的心腹,自然守口如瓶。嬴政还是少年,不知其中隐秘,所以两个人暗地往来,与夫妻相似。


渐渐地嬴政长大了,吕不韦也因年老力不从心,赵姬却淫乱不止,时常宣召吕不韦入宫

贪欢。吕不韦恐事情败露,私下找到大阴人嫪毐,任为舍人。嫪毐阳具壮伟,曾以阳具拱戏桐木小车,用阳具插入轮轴,就能使车子转起来。不韦向赵姬称嫪毐的绝技。赵姬果然歆羡,想亲自试一试。


于是吕不韦拔去嫪毐的须眉,假作太监,入宫服侍赵姬。赵姬引嫪毐登卧榻,一试果然久战不疲,惹得赵姬乐不可支,如获至宝。从此赵姬与嫪毐在后宫朝夕贪欢,不久赵姬就怀孕了。嫪毐与赵姬密商,买通仆人,诈言宫中不利母后,应该迁居避祸。嬴政不知有诈,就请母后徙往雍宫。从此母子不在一处,不必顾忌。赵姬连生两个男婴,嬴政均不知晓,反而在母亲的要求下,还封嫪毐为长信侯,赐他数千奴婢,食邑山阳。


嫪毐威权日盛,私下与赵姬密谋,打算将他们的私生子,立为嗣王。但嫪毐毕竟是市井小人,小人得志,难免会忘乎所以,往往得意妄言。有一天,他与大臣饮酒,喝得酩酊大醉,便起了口角,嫪毐叱骂说:“我是秦王的假父,你敢与我斗口?你难道有眼无珠,不识高下么?”大臣不甘心受辱,便将这些话告诉了秦王。


嬴政本来蜂鼻长目,鹘膺豺声,本性刻薄少恩,听到此等消息,不禁愤怒异常,当下密令调查虚实。后来得到密报,说嫪毐本不是阉人,确与太后有奸通且生子的丑事。嫪毐得知消息,不甘坐以待毙,便伪造诏书调发卫兵县卒对付秦王。两下交锋,嫪毐兵溃散。嬴政命处嫪毐以五马分尸,又诛夷嫪毐的三族。遣将士搜查雍宫,捕杀赵姬私生的二子。赵姬被驱往嫚阳宫拘禁起来。吕不韦因送假太监进宫伴太后,犯下欺君之罪,本当连坐,因念他侍奉先王有功,功罪相抵,褫免相国职衔,勒令去河南乡下闲置。


吕不韦在河南住了一年余,山东各诸侯国,多派遣使问讯,使者络绎不绝。这件事被秦廷知道,嬴政防他谋变,写信给吕不韦:“君与秦究有何功,得封国河南,食十万户?君与秦究属何亲,得号仲父?今可率领家属速徙蜀中,毋得逗留!”吕不韦看完书信,长叹数声,几乎泪下。若说出实情,秦王政生性暴戾高傲,倘若泄漏出去,反致肇祸。想了又想,将来不会有良好结果,不如就此自尽,免得受苦。便取了鸩酒,勉强吞下,顷刻间毒发毕命。吕不韦一生苦心经营,以美酒始,以鸩酒终。几年后赵姬亦死。


《史记·吕不韦列传》记载了这样一个嬴政实为吕不韦之子的传奇式故事,说嬴政的母亲原来是吕不韦之姬,但子楚被她的美色所迷而要她,吕不韦勉强地把她献给了子楚。赵姬足月后生下嬴政,子楚遂立赵姬为夫人。据《史记》记载,她来到子楚之处时已经怀孕,而子楚并不知道。在文中所描述的“至大期时”,她生下政,因此他的生父是吕不韦——虽然由于怀孕期长,子楚及世人都认为是子楚之子。后来子楚登上王位,封赵姬为王后,嬴政为太子,吕不韦为丞相。此说为班固所接受,于是《汉书》径称嬴政为吕政。卜德《中国的第一个统治者》,对此有进一步的讨论,认为这一描述不寻常的怀孕期的话是一个不知其名的人加在《史记》之中的,为的是诽谤秦始皇,说明他政治的和出生的非正统性。要做到这点,难道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即不但把他说成是私生子,而且把他说成是商人(在传统上商人被后世的儒生列在社会最低的阶层)之子?这句插入的话取得了明显的效果,因为直到近期为止,关于秦始皇是私生子的说法几乎没有人怀疑过。但《史记》是否被篡改也没有明显的证据。


明代王世贞《读书后记》怀疑《吕不韦列传》这段记载的真实性,提出两条理由:一是吕不韦为使自己长保富贵,故意编造自己是秦始皇的父亲的故事;二是吕不韦的门客骂秦始皇是私生子以泄愤,而编造此说。郭沫若《十批判书》也怀疑吕不韦为秦王政生父之事,指出三个疑点:(一)仅见于《史记》而《战国策》却不记载,没有其他的旁证;(二)和春申君与女环的故事如同一个刻板印出的文章,情节太类小说;(三)《吕不韦列传》又有“子楚夫人赵豪家女”之说,显然与上述故事自相矛盾。


转眼间,两千多年过去了,有关秦始皇身世的争论仍未取得一致看法。但不论赵姬是否是有娠而嫁,还是嬴政真为皇室血脉,这些诌议均无法掩映他在中国历史上的重要地位及作用。或许,这不足道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