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四天 倒数第四天,17:00之前。

玄烨号航母 收藏 0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size][/URL] 倒数第四天,17:00之前。 今天就要去舒梁家,这是政委心里定的,其实并不是因为对案件急于告破的迫切,而是因为他觉得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他没有想过回分局,直接去舒梁家。政委的心里仍然有些忐忑不安,面对着好几天的恐怖迷局,今晚能一举告破吗,他不知道,只能是寄希望于今晚的冒险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四天,17:00之前。



今天就要去舒梁家,这是政委心里定的,其实并不是因为对案件急于告破的迫切,而是因为他觉得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他没有想过回分局,直接去舒梁家。政委的心里仍然有些忐忑不安,面对着好几天的恐怖迷局,今晚能一举告破吗,他不知道,只能是寄希望于今晚的冒险。

舒梁要回自己家了,他一点儿也没有觉得紧张,只是觉得那里不是自己家了,即使是以前,他也觉得自己多日不回家之后,再回去,也会有一些温馨的感觉,可是如今,自己的家已经成为了无瞳怪人聚集的地方,已经成为人鬼之间的换妻场所。当然了,还有自己家里的那面镜子,充满了无数的离奇和恐怖的镜子,究竟是迷局迷惑了自己,还是自己本身就是迷局中的成员,舒梁干脆闭上眼睛,静静的等待着。

刘庆坐在后排座椅上,心情跌宕起伏,他要把舒梁带回他自己家吗,这是和那天的神秘约定吻合的吗?不是,这不是。刘庆现在觉得自己是一个危险的人物,他身上好像也已经流淌着无瞳怪人的冷血,究竟是为什么?其实自己心里也不干净,老陈和小陈的事情,自己已经知道了,但是,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吗?刘庆觉得自己是个胆小鬼,在未知的无瞳怪人面前,自己已经变得无比的软弱。刘庆抬头看了看前排的政委和舒梁,政委开着车,神情凝重,但是眼神中充满了坚毅和果敢;舒梁闭着眼睛呢,但是表情中流露出来的是无比的淡定和从容。刘庆又探身从后视镜中看到了自己,那是一张被内心恐惧暗自扭曲了的脸,充满了猥琐和奸佞。刘庆的心中唾弃了自己一下,靠回了后座上。

杨兴荣也许是这四个人中最恐慌的人了,他连舒梁是谁都是刚刚弄明白的,而且他连自己和整个这件事的关系还没有理顺呢,就被政委带上了警车,去舒梁家。杨兴荣心里恨不安,他害怕无瞳怪人,这在他每次即将入睡的时候,都会出现,他也害怕刚才舒梁从噬魂岛后台上发现的那么多线索,那一个个的名字都是死去了的人,尤其是赏花兔,那是自己曾经参与的荒唐事,今晚就要去舒梁家,那里不论怎么样,也许自己都要面对由于自己参与的伤害而导致死亡的冤魂了。杨兴荣在车上一直在发抖,但是大家感觉不到罢了,车子也一直在晃动。

车子驶入了长安街的延长线,快到下班的高峰了,向西去的车越来越多了,车子拐弯的时候,舒梁被摇晃醒了,他没有睡着,只是闭着眼睛,他看着车窗外忙碌的人们,总觉得自己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了,似乎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在承受着这些不知道是真实的还是虚幻的折磨。他的脑海中像是过电影一样的闪动着这几天的画面,一刻也不停息。

。。。。。。



当车子驶入舒梁家的小区的时候,车子停在了绿地的旁边,这里是距离舒梁家最远而且能看到他家窗户的位置了。是舒梁叫停在这里的。

“到了吧?”政委问着。他来过这里,舒梁家对门发生的那起命案的时候,他来过这里的。

“到了!这里可以看到我家的窗户。”舒梁其实已经在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家的窗户了。

“哪一个是啊?”政委问道。

“那座楼,四层左数第四个窗户就是。”舒梁说话的时候显得恨平静,他是刻意压制住自己的情绪的。

政委数着窗户。

“哦,看到了!拉着窗帘的那个!”

“是的,就是那个!”

“你平时都是拉着窗帘的吗?”

“是,我没事从不拉开窗帘。”

车子里安静了片刻。

政委转身说道:“刘庆,咱们商量一下行动安排。”

刘庆强打起精神做起来。

“您说吧。”

“杨兴荣,你能不能在车里等着,哪都别去?”

“为什么?”杨兴荣问道,也许他也同样不敢独自留在车里。

“你上去干什么?我不想你出什么意外。”政委说道。

杨兴荣想了一会儿,回答道:“那好吧,可是我不知道你们要去多久啊?”

这个问题问的其实很实际,也很关键,的确,谁都不知道上去之后会发生什么,更不知道上去之后会待多长时间。

“这样吧,你有手机吗?”政委问杨兴荣。

“有,干什么?你们打电话给我?”

“把号码互相转告一下,我们每十分钟通一次电话,如果到时候没有联系上,你就马上报警,好不好?”

杨兴荣点了点头,说道:“好吧,我的号码是139XXXXXXXX。”

政委和刘庆也都把各自的手机号码告诉了杨兴荣。

“我的手机没电了。”舒梁说道。

“好,我知道了。”政委继续看着刘庆,说道:

“刘庆,一会儿我们这样,舒梁开门,我们进去之后,舒梁你就守在门口,一会儿你把你们家里的格局先描述一下,我们再来分工。”

舒梁点头说道:

“我们家是一居室,进门之后,右手边是一个壁柜。然后。。。。。。”

“等等,说的详细一点儿,让我们听完之后,脑子里就好像有一张你们家的平面图一样。”政委打断了舒梁。

“好的。进门右手边是一个壁柜,大门开了的时候,门是挡住了壁柜门的,壁柜门的拉开的门,得关上大门才能打开壁柜门,壁柜里放的都是我的行李箱和许多鞋,一般我不开。再向里走左手是一台冰箱,电应该是一直通的,里面也没有什么了。冰箱对称的方向是厨房门,我记得是敞开的,是玻璃门,我一般不用厨房。饿大门直对着的就是卫生间的门,那个门一般都是关着的,卫生间的右边是墙,厅只有六七平米那么大吧。”

刘庆听到卫生间的时候,上身不由得痉挛了一下,他害怕了,他记起了那天和舒梁一起拼命的拉住了卫生间的门把手。

舒梁继续说着:

“走到卫生间的门口向左就是那间大屋子了,大约二十平米吧,门也是常开的,直对着的是阳台,门是锁着的,窗帘也是拉着的。进门之后左手是电脑桌,之后是电视柜和电视,再继续是一个立柜,没有镜子,两扇门,放着我的衣服和杂物。旁边就是阳台门,窗帘下有一排暖气片,床挨着暖气片放的,是一张两米乘两米的大床,床的另一侧下地之后是一排边柜,嵌在墙里的那种,然后是两个沙发,还有一个茶几。”

舒梁闭着眼睛在冥思苦想,又想了一会儿,说道:

“就是这些了。”

政委一边听,也一边在想像着舒梁家的摆设和方位,他还有几个问题要问。

“你家的大门是几道锁?”

“两道锁,外面是防盗门,里面是木门。”

舒梁又在回忆,他在想最后那次离开的时候他有没有锁门,他转身问刘庆:

“刘庆,上次我们离开我们家,我有没有锁门啊?”

刘庆被问题吓了一跳,他慌忙之中回答道:

“我忘了,没有锁吧?”

舒梁看了一眼刘庆,又说道:

“我想起来了,木门是撞锁,撞上之后就自动锁了,防盗门我没有来得及锁。”

政委点了点头,继续问道:

“那好,卫生间的门有没有锁?”

“那没有。”

“阳台门有没有锁?”

“是关着的,没有装锁。”

“你家一进门的灯控开关在哪里?”

“木门一打开的左手边墙上,和我手臂伸直差不多的高度。”舒梁比划着高度和位置。

“那里屋的灯控开关呢?”

“进入到里屋之后的右手边,和门口的开关高度一样。”

“卫生间灯的开关在里面还是在外面?”

“在卫生间里面。”

“好了,我想一想啊!”

政委回过身,靠在座椅上,闭着眼睛开始了思考。

这时候的车里是最安静的,除了政委,其他三个人的大脑里几乎都是空白的,这很正常,也很平静。

。。。。。。



大约过了十分钟,政委起身了。他转过来对着大家说:

“大家听好啊,咱们这样安排。杨兴荣,你就像我刚才说的一样,在车子里等着,每十分钟我们会主动打电话给你,如果我们到时间了,没有打,你就打给我们,不论是通了没有人接或是不在服务区了,你立即报警,协助警察到舒梁家去。”

杨兴荣点了点头:“好的!”

“舒梁,你一会儿打开门之后,立即开开客厅的灯,然后你就守在门口,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你不要离开门口往里去,听到没有?”

“好的。可是,什么是万不得已的情况啊?”

“就是里面没有什么大的动静。”

“哦,好吧。”

“刘庆,一会儿我们俩进到舒梁家之后,我在前面,你在后面,如果里面没有什么动静,我们就在屋子里等着。”

“好吧。”刘庆没有抬头,又问了一句:

“政委,别忘了,卫生间!”

“什么意思?”

“舒梁家的卫生间的镜子上,也有问题。”

政委知道了,点了点头。

“好吧,我们各自看一下时间,现在是16:45。”

大家都看了看表,或者手机,时间没有问题。

“那我们各自出发吧。”政委要打开车门了。

“等等!”杨兴荣按住了政委的肩膀。

“怎么了?”

“如果我在这里有危险,我怎么办?”杨兴荣的问题显得有些慌张,可以从他的表情上看出来。

“小伙子,如果这里有危险,你就往人多的地方跑!但是,别忘了打电话给我!”政委安慰的目光看着杨兴荣,杨兴荣只好点了点头。

三个人走下了车,车门咣咣咣的关上了,车子里就剩下杨兴荣一个人了。

政委,刘庆,舒梁,三个人就像即将开赴前线的战士似的,义无反顾的走向了舒梁家的那座楼。

。。。。。。






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