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初中老师之“晚节不保”的吴老师[第一军团]

西北洗胡沙 收藏 7 99
导读: 尘封中记忆就像时间一样流逝,厚重的变得单薄,单薄的趋于虚无。豆蔻年华期懵懂的我们虽不幼稚,然而毕竟还不太成熟,犹记年少春衫薄的轻狂。 我的初中是我们镇四所“老皖中”其中之一,在四者当中它处于老大的地位,在我们进去前年年都有我们市最好中学的正取生,我们初一时,初三有位女生中考成绩获得全市第十三的佳绩,可以说这个“老皖中”实力不弱。可是问题就在这里,你一个“老皖中”考得好的话,置镇中学于何地,再加上镇中学老师的待遇肯定强于“老皖中”教师的待遇,于是好些好老师或是跳槽,或是被挖走,虽然还是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尘封中记忆就像时间一样流逝,厚重的变得单薄,单薄的趋于虚无。豆蔻年华期懵懂的我们虽不幼稚,然而毕竟还不太成熟,犹记年少春衫薄的轻狂。


我的初中是我们镇四所“老初中”其中之一,在四者当中它处于老大的地位,在我们进去前年年都有我们市最好中学的正取生,我们初一时,初三有位女生中考成绩获得全市第十三的佳绩,可以说这个“老初中”实力不弱。可是问题就在这里,你一个“老初中”考得好的话,置镇中学于何地,再加上镇中学老师的待遇肯定强于“老初中”教师的待遇,于是好些好老师或是跳槽,或是被挖走,虽然还是有不少好的老师,但是就整体来讲,教师队伍水平下降了,之后我们学校中考成绩基本上是节节下滑,直至学校被撤销,也没有打出个翻身仗,此是后话,暂且不表。


也许初中生涯最为精彩,在我的记忆中初中生涯占据的分量竟然多于高中,一个个老师的形象仿佛就在眼前似的,他们在我心中是厚重的,我怕他们在我的记忆中变得单薄,再由单薄趋于虚无,所以现在我就写下这些堪玩味的文字,将对这些老师的记忆嵌入字里行间,让他们成为永恒。


先从语文老师说起,初一的语文老师是位姓吴的中年男老师,初次见面的场面我已忘却,反正我对他的印象不差,在我看来他是和蔼的,我想在他看来我也是不错的孩子,不仅因为我是语文科代表,更多的是因为我很文静。有时有些东西真让人捉摸不定,你认为不是的东西,别人偏偏认为是,我并不认为自己文静,顶多是脾气好而已,可是大家都不是很买账,于是一张“文静”的标签就贴在我的身上,还好以后走出老家,到外面的世界闯荡,自我感觉是这张标签已经过了有效期了,呵呵。


语文课我一直很好,从小到大我就没有为它烦恼过,这也许该归功于良好的家庭启蒙教育吧。语文成绩好当然就当语文科代表了,说实话,在当时当语文科代表自我感觉非常良好,小学时当的多是小组长之类的芝麻官,等到上初中时竟然升官为科代表,小孩子的虚荣心一下子等到满足,再加上吴老师也是我们班的班主任,所以我这个科代表俨然就是各科科代表中的首席科代表了。那时科代表的工作主要是收发作业,记得那时发作业的时候大家都抢着帮我发,这与我后来求学时当过类似科代表职务发资料时的情况不可同日而语,那时是没有人愿意代我发的,他们把发资料当着苦差事,但是天真的小孩子可不这样认为,在他们眼中发作业更多的是一种娱乐或者其它一种能够让自己高兴的活动。


可以说语文课的作业是多于其它科目的,平常作业不谈,还有大小作文,再加入经常有考试,所以我也频繁出入吴老师的办公室,说是办公室,其实就是他的宿舍,宿舍不大,是由相邻的两间组成,进屋后右拐,经过两间房之间的小门,即进入卧室,卧室中有一书桌迎窗而摆,书桌不大,很平常的那种,他一般不去学校给他的办公室的,而是在这张靠窗的书桌上办公的。而我将收上来的作业也是整齐地放在这个书桌上的,书桌上面常常放着一些相关的资料,有时吴老师也会将一些杂志零散地放在桌上。


却说有一次我收齐作业后一如平常地把它们放在书桌上,可这次的书桌上却不同寻常,一沓十块面额的钞票醒目地放在桌上,没有一千也有五百,当时吴老师不在,宿舍就我一人。说实话,本人的思想从小就不坏,虽说没有做到拾金不昧的境界(主要是没有给我捡钱的机会,不知哪位达人给我个机会,送点金子上来,看我能不能做到拾金不昧的境界),但是从小时候就能做到厌恶“偷蒙拐骗”的行为,一点也不吹牛,本人从小就是“君子求诸己,而后求诸人”,我如果能够厌恶一种行为,那么代表我已经和这种行为划清界限了,思想上已经是“决不让资产阶级思想来沾边”。自己夸自己一下,小时候我爷爷家经常有硬币零钱零散地放在我小手可以触摸的地方,有人的时候我不拿,没人的时候我更不拿,家里的钱更是如此,更强悍的是我还会积攒家里人给我的钱,过一段时间后再把它们中的大部分交给父母,幼时的我已经是不喜欢花钱,但是却喜欢交钱给父母时父母的夸奖。还是小孩子的思想纯啊,想想我们现在成年人思想也变得很简单,将世间万物归类为值钱和不值钱的,犯错误了只有让他损失钱了方视错误为错误,如不然仅是纯粹训斥的话,他会变得比海燕般坚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就怕你骂的不够猛烈。所以视金钱如粪土的我就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毅然、决然地挥一挥衣袖,不带走半点钱财。我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也就罢了,可吴老师也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照理说他应该会发现一沓钞票旁突然多了一叠作业,从而就此猜出些端倪,然后再得出结论:孺子可教也!让我悲天悯人的是吴老师真的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这和我期望他在全班同学面前表扬我的梦想相去甚远。


由于我频繁出入吴老师的办公室,所以有时他也让我带传有些口信,对于老师的金口玉言我是不亦乐乎地执行的。吴老师是一个好老师不假,但我不认为他是一个成功的语文老师,总的感觉初一时的语文课一般般,没有什么出色的地方。吴老师夫人也是我们学校的老师,教化学的,初三时她就是我的化学老师,就讲课能力来讲她是高于她夫君的,她上得课都是深入浅出,大家都喜欢她的课,我中考化学班级第一,可惜高中时一落千丈,令我唏嘘不已。


初中毕业后听上初中的邻居家孩子说吴老师调到小学当校长了,但后来又听说他挪用台湾商人捐给家乡小学的捐款,被撤除校长职务并开除党籍,我听到消息时感到惊愕、失望,有种焚琴煮鹤的感觉。在我们上初一的时候,吴老师一家可谓是幸福的家庭,夫妻具为教师,儿子当时就读于浙江大学,当时我们的数学老师透露小道消息说吴老师儿子通过专业英语八级,虽然当时我们还不太知道啥是专业英语八级,但是从数学老师认真的表情可以看出这专业英语八级还是很有分量的。


吴老师虽然“晚节不保”,犯了错误,但他在我心中永远是那和蔼可亲的形象,愿吴老师快乐每一天!












本文内容于 2008-9-6 15:31:48 被西北洗胡沙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