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子言的爱情故事(铁打的纪律也有渣滓)

云飞蝶舞 收藏 0 314
导读:[color=#1A1AE6][size=14] 下午三点我和子言约在“上岛咖啡”见。 今天不是周末,于是当子言出现时,我很容易就看到了她。一身藏青色职业装,微曲的卷发随意地披散在肩上,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憔悴和伤感。她左右环顾了一下径直来到我身边,看来我们彼此的感觉都很灵敏。 “是静儿吗?”声音里透着疲惫。 “你好,你一定是子言。”我站起身向子言伸出右手。 子言要了一杯卡布吉诺,接着便是死寂的无声。借机我细细打量着她,说实话,子言不是个漂亮的女人,但

下午三点我和子言约在“上岛咖啡”见。

今天不是周末,于是当子言出现时,我很容易就看到了她。一身藏青色职业装,微曲的卷发随意地披散在肩上,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憔悴和伤感。她左右环顾了一下径直来到我身边,看来我们彼此的感觉都很灵敏。

“是静儿吗?”声音里透着疲惫。

“你好,你一定是子言。”我站起身向子言伸出右手。

子言要了一杯卡布吉诺,接着便是死寂的无声。借机我细细打量着她,说实话,子言不是个漂亮的女人,但是身上却透着一种令人赏心悦目的气质。她是一个很感性,很认真的女人,就这样,在我正品味她的时候,子言用疲惫的声音开口了:“静儿,愿意听我讲讲我的故事吗?”“当然,我会尽可能地帮助你。”子言点燃一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望着冉冉的烟雾开始了自己的回忆。下面是经子言同意整理发出来的真实记录。

“我们的初识是在一个聊天网站,我的网名叫‘非军勿扰’,当时他给我发信息,我没理他,这时他说他是军人,并且还让我听他部队里的晚饭放号声,以证明自己是军人。在我们熟悉后,他给我讲了他的家庭。他和他妻子是经人介绍结婚的,当时家里不同意,后来他发现妻子脾气暴躁,于是想到了分手,可是那时他们发生了关系,于是妻子说不结婚就去他部队闹,无奈下他结了婚,想过段时间就离,可没想到又有了孩子。说到这,子言自嘲地笑着说:‘那时的我好笨,如果真的感情并不好,打算结过就离,怎么会有孩子呢?’”我无言地笑笑,不知说什么好。子言的眼睛有些湿润。

子言擦了擦眼睛,接着说“那时,他们总是争吵,尤其在发现孩子有脑瘫时两人吵得更凶了,每次带孩子去看病,他妻子从未管过,也因此他耽误了工作,他现在好想离婚。我听了后,心里一阵痛,觉得他真不容易,无来由的想疼爱他,后来才知道原来自己经爱上了他。于是在05年的冬季的一天我们见面了。我去许昌看他,因为彼此间的爱,那晚我们住在了一起。那时,我只想照顾他,疼爱他,我劝他不要离婚,就算为了孩子,我哪怕给他做情人,但是他说他不能让我受委屈,他一定要跟我在一起。并于过年的时候去见了我的家人,家里人在不了解实情的情况下默认了我们的事情。而我在听多了誓言之后渐渐相信了他,因为他是军人,是我一直敬重信任的军人,因此我没有一丝怀疑。在此之间,只要他休息就会来看我。”子言这时露出一些笑意。“那时的我们是多么幸福啊!每次逛街他怕我累,总会帮我拎包,过马路时会牵着我的手护着我。可当我陶醉在自以为是的爱情里时,在我们四月底在郑州,五月份他又刚从我家走后,就如断了线的风筝没有了音信。我不死心就这么分手了,于是给他打电话,他才说是因为家里人不同意他离婚,并说即便离了,他父母也不让他在外地找。听了这话,我只问了他一句‘你早不知道父母不让你找外地的吗?’然后我再没跟他联系过。因为那时我很爱他,相信他,我不想让他为难!所以我没有条件地离开了他。期间,他给我发过信息,尽管我还是很想念他,却还是拼命克制自己不要再打扰他。”

讲到这里子言又深吸一口气,点燃一支烟。“静儿,还想听吗?是不是你累了?”我急忙道“没有没有,只是觉得你想哭,不然我们休息一下?”

子言伸了个懒腰:“很久没有说过这么多话了”我笑笑表示理解。

“本来事情到这里是最好的结局,可往往事与愿违。07年12月,他给我发信息,说他父亲病重,想让我还他钱,我答应元旦放假失去郑州给他。我到郑州后,他给我发信息说不能来了,他父亲过世,他回老家了。(事实是她休探亲假带妻子回家过年了)。于是我跟朋友去吃饭,席间无意中谈到他,才有人跟我说,他从来没跟妻子提过离婚,而他们感情也一直很好,我只觉头似乎炸了一样,原来我这么爱的人一直以来在骗我。我可以接受他不爱我,却难以容忍他欺骗我,但当时想到他父亲刚过世,不想打扰他(后来才知道父亲过世的事也是假的)。于是我在今年4月23号去到他部队找他问个明白。说到这觉得很可笑,我在他寝室住了两天竟然没人发现,如果我要是恐怖分子,这个营岂不是报销了?”子言露出可爱的笑容,这是她第一次笑。

“他不承认骗我,并拿出06年他妻子写的同意离婚的一张字条证明他们关系不好,的确想离婚。并且还给我写了保证书在8月之前离婚跟我结婚。并在他寝室又一次跟我发生了关系。当时他家里人骂我不要脸,这些我都不在意,因为他们是他的亲人,为了他我可以忍受一切。”

在他去外驻训的时候,我发现怀孕了,当时我很想留下孩子,可他说我哪几天吸烟,让我把孩子打掉,以后想要还有机会。由于他在外不能回来,我只好一个人去医院。紧接着他又去四川抗震救灾,我好担心他,每天我们都会发信息,那段时间真的很甜蜜。终于等到他回来了,却没想他又突然变了卦,并说我去告他吧,大不了转业回去照样分配工作,而我什么也得不到。我去他部队找教导员,他当教导员的面同意离婚,并且给我母亲打电话,说十一月份结婚。我再次相信了他,因为我想他骗我总不会骗老人吧?可我又想错了,这次他把家里人都搬出来了,他哥威胁我说要告诉我单位和我女儿的学校,我不明白,关孩子什么事啊?为什么要伤害孩子呢?他妻子威胁我要告我,要杀了我,并且提出见面,于是我去了。”

到部队后,他们营长说,如果说我敢对军人家属如何如何,我就别想出了某某市!我都不知道部队还有这么大权力?不过我当时真害怕,我怕他们会伤害到家里人,在威逼下,我无奈,选择了用钱买断我们的感情。可他当时答应过段时间他还会提离婚的事,我那时候不知为何又信了他。

在这个月十八号到今天,我完全崩溃了,我来到驻地,在他再次的欺骗下,我终于承受不住选择了自杀来解脱自己。(这时我才注意到子言的手腕有一条黑黑的伤疤,还在往外渗血)平时怕痛的我在那一刻没有感受到痛,看着自己的鲜血喷涌竟然有一丝放松的感觉。后来被他发现去了医院,由于肌腱割断未缝合,现在手已经不能动了,整个左臂开始是麻木没有知觉的,这时候我很庆幸没有死掉,因为这时候他竟然还要骗我,而且在我出事后,他们副政委来过,却仅仅问了几句话就走了,并且说他只是出于寂寞跟我在一起,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认定他是恶意欺骗呢?当晚他们部队的人把我一个人放在外面不闻不问,是不是百姓的命就不是命呢?在营长说我是逼死人命的凶手时,我简直要崩溃了,我离开房间却没人过问。

第二天,我来到旅部想找政委时,却被告知无法联系,当我说我有很重要的事,会出人命时,被人告知那也没办法,我们没地方联系,看不着我们很忙吗?我彻底崩溃了。好容易找到营长把材料交给他,却到现在没有一点动静。难道真的权大于法,百姓真的就只能这样委屈下去吗?部队不时常说“视驻地为家乡,视百姓为亲人”吗?这句话的释义是这样吗?”

子言讲到这儿已是泣不成声。虽然子言有错,但罪不至死,我听后真的是无语,暂不评论他们的是非,想想我们的部队怎么忍心这样对待百姓?就因为现在爱军的人多了?我真不知道,以后让百姓如何再信任我们的军队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