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路 1. 27.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7/


韩先楚在作战地图上作了各种标记。他不仅要了解自己指挥的右翼突击集团各军的进展情况,还要了解整个战场包括敌人的情况。从早到晚电话、电报不断。4日,第五十军及第三十九军的一一六师与朝鲜人民军第一军团进占了汉城。这时,敌人仍控制金浦机场和仁川港口,对志愿军造成威胁。如果志愿军乘胜继续追歼逃敌,逼退汉江南岸的敌人,这样不仅能巩固汉城,而且可以奇取金浦、仁川等要地,对以后的作战有利。韩先楚根据彭总的指示,令第五十军于4日晚迅速渡过汉江继续尾追敌人。

第四十军除以罗春生师长、张海棠政委指挥一二0师配合五十军作战外,军主力和第三十八军、第三十九军在汉江北岸休整3天,以利再战。

人民军第一军团除以一个师担任汉城守备外,主力渡过江去抢占金浦机场和仁川港。左翼突击集团与人民军第二军团、第五军团合力歼灭横城、洪川的敌人。战至5日,第五十军与人民军第一军团渡过了汉江,继续向仁川、金浦、水原方向追击前进。第五十军于第二天、第三天在果川、军浦场歼灭美、英军各一部,并占领了水原、金良场里。人民军一军团于8日进占金浦、仁川。

左翼突击集团进展也比较顺利,渡过汉江、昭阳江后继续追歼逃敌。

战至4日,第六十六军攻占洪川;第四十二军进占阳德院里、东幕里;由苏克之师汤从烈政委指挥的一二四师于6日,在梨木亭地区歼美军第二师一个连,该师另一部于7日进占砥平里;第四十二军另一部于8日,占领了杨平、骊州、利川等地。人民军第二、第五军团于6日和8日,先后占领了横城、原州地区,并继续向荣州追击敌人。 这时,敌人已完全退至北纬三十七度南北的平泽、安城、提川、宁越、三陟等一线地区观望战局的变化。

这时,有人向彭总提出:第一、二次战役应该乘胜追击敌人,却没有乘胜追击,这次敌人速退,我应速进,不乘胜追击,没见过这种打法。有的人说,美国人有从朝鲜半岛撤走的打算,我们应乘胜把敌人赶下海去。

彭总针对一些人轻敌速胜的思想,冷静地分析了敌我双方的形势,指出:敌人靠机械化逃跑得快,我却以徒步追击,不易消灭敌人。这一次,几个军追敌六七十公里,也没有追歼到应歼的敌人。我战线迅速南伸,运输线延长,虽初步恢复了铁路运输,由于敌轰炸、破坏,我人员、物资输送仍很困难。我入朝后连续作战,严重减员,部队十分疲劳,急需补充,战略预备队不能立即参战,这就限制我们的战役追击。再说朝鲜的地理特殊,山川纵横,港口很多,海岸线长,东西海岸线都可以登陆,如我长驱直入,一旦敌人乘我后方空虚而重演仁川登陆,那正好中了敌人的计谋。

彭总并严肃指出:“以我判断,敌有诱我南下,从我侧后登陆,夹击我军的可能,我意从现在起,停止追击。”而彭总的心里是有另外一番考虑的,他得考虑中国的长期利益,一个统一而在骨子里反华的国家,对中国的未来就是一种威胁,中国帮助朝鲜应该是一种有限度和平衡性质的帮助,不能帮出冤家来了。当然,这样的话是不能说出来的,只能意会。

志愿军总部的几位首长本来认识一致,听了传达彭总的指示后,都同意彭总的意见。

韩先楚一直随部队在前线。他率前指1月5日进入汉城后,人们在狂欢他却十分冷静,他认为还不是欢呼最后胜利的时候。他把汉城防卫的任务交给了人民军,下令攻占汉城的部队渡过汉江,攻占仁川港口和金浦机场。当追击部队到达三七线附近时,他立即下令停止追击。作为前线最高指挥员,他要掌握和贯彻总部的总的战略方针,就是彭总制订的“稳进”方针”。

韩先楚非常了解自己部队的情况。经过连续作战,部队伤亡严重,光一一六师两个团就伤亡1000余人,一一九师一个团伤亡300多人。伤亡的大部分是部队骨干,一些团、营、连已无攻击能力。部队很疲劳,困难很多。过了三八线,由于敌人的欺骗宣传,群众跑了,粮食和生活用品都藏了起来,部队吃、住都很困难。战士体力减弱,病员增加,行军途中出现不少三五成群的掉队人员。粮食严重不足。因敌人逃跑时,破坏道路、桥梁,炮兵跟不上步兵,不能支持步兵作战。三八线以南,敌人埋设了不少地雷,经常发生触雷事件。一些部队虽然在汉江北休整了3天,但没有得到什么补充。……上述情况,韩先楚如实地向彭总作了报告,并建议结束第三次战役。

韩先楚得到彭总指示后,于1月8日,在汉城正式宣布结束第三次战役的命令。

经过7天8夜的连续进攻,部队突破三八线,前进80至110公里,中朝部队共歼敌19700余人,将敌人赶到三七线附近,解放了汉城,粉碎了美国人在联合国玩弄停战阴谋及固守三八线、争取时间、准备再战的企图,进一步扩大了新中国在国际上的威望与影响,推动了祖国人民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活动的持续高涨,同时,更加加深了敌人内部的矛盾及厌战情绪。

在这次战役中,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共伤亡8500余人。而汉城就已经被中国人踩在了自己的脚下。王兴治他们自然是非常地欣喜了。他们在汉城又度过了一个个令人难忘的日夜。

汉城,韩国首都,朝鲜王朝500多年的古都,曾叫汉阳和汉京。汉城位于朝鲜半岛中部,离西海岸不远。汉城位居盆地,有北岳山、驼山、南山、仁旺山环绕,汉江流过市中心,形式险要。


古代朝鲜的百济王国,高句丽王国和新罗王国、高丽王朝都曾在此建都。14世纪初,高丽忠肃王称它为南京。公元1394年李氏王朝迁都于此,称汉城府,筑有内外城墙。1913年改称京城。1945年复称汉城。因地处丘陵地带,市街道路和各种建筑物随着地势的起伏而建,汉江南是新建城区,高楼大厦林立,新城区中心由一座高265米的山丘自然公园,树木葱郁,景色秀丽。


山顶上矗立着236余米的高的电视塔,塔内设有观览厅,在此可鸟瞰汉城全貌。江北是老城区,悠久的历史给这里留下不少古意盎然的遗迹。历代皇朝在此修建了很多宫殿,故汉城又被称为“皇宫之城”,著名的景福宫、德寿宫、昌庆宫和景德宫都集中在市中心,公元1398年建成的南大门(崇礼宫)被称为是汉城的象征,它与东大门是仅存的旧城门。室内还有供祭祀用的社稷坛、朝鲜式的钟楼-普信阁、中国式的建筑-宗庙、模仿法国凯旋们建造的独立门和挂着中国明朝皇帝赠送的关羽匾的东庙和最繁华的街道明洞等名建筑和胜地。


近郊有李朝时代所建的山城和李朝时代为保卫京城建筑的长约900多千米的“千里长城”的一段。在城南龙仁郁器兴面的丘陵上,有体现李朝时代朝鲜人民生活和工作情景的民俗村,全村面积80万平方米,约有240栋建筑。汉城南12千米的冠岳山,海拔629米,全山为红褐色沙砾所覆盖,山顶则为黑色岩石。

在攻克汉城的第二天,王兴治就找到他的朋友张剑生一起登上这座黑色的山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