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载:百战成钢的解放军陆军第一集团军

明日冬天 收藏 3 808
导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军的前身是1927年至1928年工农暴动产生的两支红军部队:一支是由湘鄂边工农武装组成的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另一支是由两湖(湖南?湖北)秋收暴动和年关暴动的工农游击队组成的中国工农红军第六军。   1930年7月,红四军和红六军在湖北公安会师,组成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军团,贺龙任总指挥,周逸群?邓中夏先后任党代表。   1935年11月,红二军团和红六军团开始长征。1936年7月,红二?红六军团与红三十二军,组成红二方面军。1937年8月,红二方面军改编成八路军一二○师,红二军团改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军的前身是1927年至1928年工农暴动产生的两支红军部队:一支是由湘鄂边工农武装组成的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另一支是由两湖(湖南?湖北)秋收暴动和年关暴动的工农游击队组成的中国工农红军第六军。

1930年7月,红四军和红六军在湖北公安会师,组成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军团,贺龙任总指挥,周逸群?邓中夏先后任党代表。

1935年11月,红二军团和红六军团开始长征。1936年7月,红二?红六军团与红三十二军,组成红二方面军。1937年8月,红二方面军改编成八路军一二○师,红二军团改编为一二○师三五八旅,卢冬生?张宗逊先后任旅长,李井泉?张平化先后任政委。

1946年11月中旬,晋绥军区根据中央军委的决定,以晋北野战军领导机关一部及晋绥野战军第三五八旅?独立第一旅,共8300余人,组成晋绥军区第一纵队。张宗逊任司令员,廖汉生任政委。1947年2月,一纵编入陕甘宁野战集团军,7月编入西北野战军。12月,独立第七旅划归一纵。

1949年2月1日,根据中央军委关于统一全军编制和部队番号的命令,西北野战军第一纵队改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第一军,贺炳炎任军长?廖汉生任政委,全军发展到2.2万余人。


延安保卫战闻名遐迩


延安保卫战时,交战双方兵力悬殊?装备悬殊。但兵力少?装备差的解放军却取得了敌我伤亡7∶1的战绩。在这场保卫战中,一纵立下了奇功。

兵力悬殊:1947年3月,国民党“西北王”胡宗南动用了25万兵力,在马鸿逵?马步芳等部的配合下,进攻延安。当时解放军的兵力只有西北野战军6个旅:第一纵队的独立第一旅?三五八旅,第二纵队的三五九旅?独立第四旅以及教导旅?新编第四旅,共25800余人。

在机动防御战中的兵力对比更为悬殊:在延安正面90公里?纵深六七十公里的野战防御地带内,敌人投入兵力14万余人,解放军投入兵力5000人,战役密度敌我兵力对比为28∶1。

装备悬殊:敌人都是美式装备,炮兵数量多,又有空军配合,弹药?给养充足。解放军仅有少量的山炮?迫击炮,弹药缺乏。平均每支步枪不到30发子弹,每挺轻重机枪不到500发,炮弹更少。陕甘宁边区贫穷落后,解放军给养供应困难。

在战场上敌我的装备对比更为悬殊:敌人有各种口径火炮2000余门,解放军仅有迫击炮13门,敌我对比为154∶1;敌有轻重机枪6500余挺,解放军仅有轻重机枪200挺,敌我对比为32.5∶1。

一纵和兄弟部队正是在这种力量悬殊的条件下,打出了奇仗。


3月13日,胡宗南和马鸿逵?马步芳兵分四路向延安发起进攻。

西北野战军司令员彭德怀确定了“机动防御,节节抗击”的作战方针,目的是掩护党中央和延安各机关?学校安全转移,在大量杀伤敌有生力量后,主动撤出延安,达到骄敌之兵,以便我军寻找战机,打击敌人的目的。一纵的任务是在甘泉县南北地区组织第三防御地带,同时担任战役预备队。

3月13日,国民党军在飞机的配合下,发起全面进攻。胡宗南狂妄地叫嚣:“三日内拿下延安!”

然而,在解放军机动防御?节节抗击下,国民党军3月15日才来到一纵面前。一纵在麻子街东北各高地,早已严阵以待,敌人刚一露头,就被一纵打得狼狈逃窜。一纵在防御战中,时而用手榴弹?地雷杀伤敌人,时而利用地形组织短促火力奇袭,时而组织预备队实施反冲击,战术运用十分灵活。胡宗南集团开始每日前进8.5公里至10公里,到了一纵防线后,每日前进不到5公里。

3月16日,敌人在道左铺?清泉镇遭一纵独立第一旅的顽强抵抗,飞机轰?炮弹炸,都难以通过独立第一旅的防线。独立第一旅利用落后的装备打退敌人数次冲击,给敌以严重杀伤。当天,敌人只前进了4公里。

3月17日,胡宗南集团遇到一纵更加顽强的抵抗。

3月18日,中共中央和延安各机关?学校全部安全转移,群众也疏散完毕。一纵的掩护任务和杀伤敌人有生力量的目的已经达到。在19日上午,主动撤出了延安。

3月19日中午,胡宗南集团先头部队进入了空城延安。

延安保卫战对一纵来说只是打击胡宗南集团的序幕,此后好戏接连上演。

胡宗南集团占领延安后,气焰嚣张,力图与解放军主力决战。野战军领导命令一纵以一个营与敌保持接触,诱敌于安塞地区,引入解放军伏击圈。

3月20日,敌人主力在一纵一个营的诱导下进犯安塞,其整编第三十一旅前出到青化砭。野战军领导决定集中6个旅在青化砭伏击,消灭敌整编第三十一旅。

一纵的任务是埋伏于延榆公路以西,协同兄弟部队由西向东夹击敌人,歼灭敌整编第三十一旅,并警戒延安?安塞方向敌人。

3月25日10时,一纵率先打响第一枪,猛打猛冲,敌整编第三十一旅被打得灵魂出壳,12时胜利结束战斗。敌整编第三十一旅被全歼,无一漏网。一纵歼敌一个团和旅部,俘敌整编第三十一旅旅长李纪云以下官兵612人。

敌整编第三十一旅被歼后,位于安塞的胡宗南主力整编第一军?整编第二十九军赶来报复,新的战机又来了。

胡宗南的整编第一三五旅在羊马河地区进入了解放军的包围圈。野战军命令一纵誓死抗击敌整编第一军?阻击敌整编第二十九军。一纵以少抗多,以弱战强,打得十分残酷,经过广大官兵的浴血奋战,终于抵抗住敌人8个旅多波次的轮番进攻,保证主力部队全歼了敌整编第一三五旅。

敌整编第一三五旅被歼后,胡宗南恼羞成怒,令其主力与解放军决战,但几次都扑了空。西北野战军在蟠龙又抓住了战机。一纵和兄弟部队攻破蟠龙,消灭敌整编第一六七旅旅部及四九九团,毙伤俘敌6700余人。

此后,一纵又参加了隆东战役?三边战役?榆林战役,仗仗功勋卓著。

从1947年3月13日国民党军进攻延安起,到8月12日陕北地区的运动战,历时5个月时间,一纵先后参加大小战役7次,歼敌12600余人,缴获各种枪支2492支?火炮41门。


沙家店战役歼敌“王牌”


1947年8月18日,沙家店战役发起后,毛泽东焦急地等待着战场的战况,因为他清楚这次战役关系到能不能打破胡宗南的围攻,关系到党中央能否在陕北站住脚。仗胜了,西北战局就可改观,棋就活了;仗败了,解放军只好北走神府,进入晋绥,这是一步死棋。

沙家店战役时,西北野战军的目标是全歼胡宗南的三大主力师之一——整编第三十六师。

1947年8月初,西北野战军主力集结沙家店西北地区待机。为使后方机关安全并迷惑敌人,彭德怀让小部队掩护后方机关东渡黄河,显示解放军主力有东渡的迹象。

胡宗南根据电台测向?空军和地面侦察,误认为解放军主力正在东渡黄河。因此,他作出了“迅速追击,勿失此千载良机”的决定。

8月15日,国民党军整编第一军?整编第二十九军在绥德会合后,胡宗南令整编第一军军部率领3个整编旅守备绥德,令整编第二十九军军长刘戡率领5个整编旅向葭县方向疾进,整编第三十六师师长钟松率两个整编旅经归德堡南下,企图夹击西北野战军于葭县西北地区。

8月17日,刘戡所部抵达吉征店以南地区。钟松狂妄地叫嚣要“一战结束陕北问题”,孤军深入,将部队分成两个梯队,向沙家店以东推进。彭德怀鉴于敌夹击之势尚未形成,敌整编第三十六师孤军深入,便大胆地决定在沙家店地区以伏击手段歼灭胡宗南的主力师——整编第三十六师。

8月18日,钟松率整编第三十六师进入了彭德怀设计的伏击圈。西北野战军向敌整编第三十六师发起了猛攻。

一纵各部像数把尖刀,直插敌整编第三十六师的心脏。三五八旅七一六团连续出击,攻克数处阵地,占领了沙家店以东高地;独立第一旅七一四团抢先攻破了均家沟以北高地;独立第一旅主力占领了沙家店以南阵地;三五八旅七一五团从右翼投入进攻,占领了沙家店以西阵地。敌整编第三十六师在一纵多路攻击下,招架不住,纷纷溃逃,又陷入了二纵和新四旅?教导旅的重围。经过两天的激战,至8月20日18时,除敌整编第三十六师除师长钟松和整编第一六五旅旅长李日基率少数残敌逃跑外,大部被歼。


沙家店战役,歼灭敌整编第三十六师6000余人,俘敌少将参谋长罗秋佩?整编第一二三旅少将旅长刘子奇。此役,成为西北野战军转入战略进攻的转折点。

焦急等待战场消息的毛泽东,终于等到了彭德怀报来的战况:“除钟松少量残敌漏网外,三十六师的一六五旅?一二三旅被全歼!”

毛泽东听到这个好消息,十分兴奋,8月21日专程到西北野战军司令部,握住彭德怀的手称赞说:“打得好,你们打得太好了!”

沙家店战役后,西北野战军乘胜连战连捷,一纵屡战屡胜。

在延清战役中,一纵担任主攻,与兄弟部队一起歼灭敌整编第七十六师8000余人。

在第二次榆林战役中,一纵通过外围战斗?攻城战斗?打援战斗,与兄弟部队共同歼敌6000余人。

此役,打得非常残酷,蒋介石出动各种飞机500多架次死保榆林,马鸿逵的3.5万兵力疾速增援,解放军未能攻破榆林,但一纵在战役中的顽强表现,特别是攻坚能力,给野战军领导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自1947年8月至1948年2月,在西北战场解放军转入进攻后,一纵在6个月的时间里,历经沙家店战役?延清战役?第二次榆林战役,共歼敌5677人,其攻坚能力在各纵中技高一筹。


“八大战役”可圈可点


在战斗里成长,在战斗里壮大,在战斗里成名,是一纵的发展历程。自1948年2月至1949年6月,一纵连续经历了宜川战役?黄龙山麓战役?西府陇东战役?澄邰战役?荔北战役?冬季战役?春季战役?陕中战役等“八大战役”,仗仗可圈可点,共歼灭敌人37097人,缴获各种火炮182门,轻重机枪1005挺,步马枪9852支,骡马1724匹。一纵伤亡7191人,敌我伤亡比例为5∶1,并与兄弟纵队一起收复了延安。在“八大战役”中,最为精彩的是宜川战役?荔北战役。

1948年初,西北野战军已经扭转了战局,转入战略进攻。春季攻势发起前,胡宗南集团的9个整编师25个整编旅,在战略上采取了重点防御,将重兵部署在延安以南的洛川?黄陵地区,实施机动防御,阻止我军南进,以便确保延安。

西北野战军的春季作战计划是:第一阶段夺取宜川?韩城?黄龙?合阳四城,调动胡宗南集团主力,以求歼灭可能增援的敌整编第二十七师和整编第九十师;第二阶段扩大战果,解放洛河和黄龙,孤立延安守敌,调回胡宗南南援中原的兵力,收复延安。

宜川战役的部署是:第三?第六纵队各一部,首先包围宜川城,吸引敌军来援,然后以第一?第二?第四纵队歼灭来援之敌。

1948年2月24日,第三?第六纵队将宜川城包围,胡宗南大惊失色,急令刘戡率整编第二十九军军部?整编第二十七师和整编第九十师共4个整编旅8个团的兵力增援宜川。28日,敌先头部队抵达任家湾?瓦子街地区。

2月29日拂晓,一纵抢先占领了瓦子街南山,与敌先头部队整编第九十师展开了激战。此时,二纵尚未赶到瓦子街,一纵孤军奋战,抗击数倍于己的敌人,杀得天昏地暗,血肉横飞。最后,一纵终于封住了敌人西逃的道路。

2月29日下午,南北山战斗进入白热化。一纵三五八旅七一四团攻占元宝山阵地后,双方反复争夺,白刃格斗达20余次,战到黄昏,才将敌人完全击退,死死守住了阵地。

2月29日傍晚前,二纵赶到南山,与七一四团汇合。四纵也与一纵独立一旅的阵地紧密衔接,对援敌形成了合围。

3月1日5时,西北野战军司令员彭德怀下达了总攻令,一纵率先向敌人发起猛攻,在第二?第四纵队的密切配合下,17时将援敌全歼。

3月2日下午,第三?第六纵队对宜川城发起总攻。3月8日,宜川守敌被全部肃清。

宜川战役,全歼胡宗南主力整编第二十九军军部及2个整编师5个整编旅10个团,毙伤俘敌2.9万余人,击毙敌中将军长刘戡和中将师长严明。此役,一纵在打援中,单独歼敌11177名,缴获的战利品主要有化学迫击炮3门,八二迫击炮40门,重机枪69挺,轻机枪341挺,其他各种枪支3337支,受到彭德怀等野战军领导的通令嘉奖。

宜川战役的胜利,不仅孤立了延安与洛川的守敌,而且打开了解放军南下的局面,是西北野战军在战略进攻阶段的第一个胜利。

在一本发黄的《第一纵队战例选编》中,笔者看到了当年彭德怀等野战军领导给一纵的嘉奖电:

贺司令员:

廖 政 委:

转一纵队全体指战员同志:

你们为了完成任务,歼灭敌人,不顾严寒大雪,按时迂回敌后,与敌人反复肉搏。此种不怕牺牲,不怕饥饿,不怕寒冷,坚决勇敢顽强的战斗精神,表现了你们为人民事业的高度觉悟,是值得全军学习的。望你们虚心学习,继续奋斗,消灭蒋胡匪,解放大西北。

祝贺你们的胜利!

彭德怀 张宗逊

赵寿山 甘泗淇

张德生

1948年3月4日

荔北战役是一纵的又一个成名仗。

1948年10月初,胡宗南为挽救被动局面,组织十七师?三十六师和三十八师(1948年9月,国民党军取消了整编军?整编师?整编旅建制)残部在大荔地区构筑了坚固防线,以防止我军南下。胡宗南专门在大荔主持召开军事作战会议,除进行军事部署外,规定了多条纪律,企图以高压手段,强迫部属与我军决一死战。

西北野战军针对胡宗南的防御体系,决心集中野战军全部兵力,本着分割围歼的战术原则,歼灭敌十七师和三十八师。具体部署:以一纵首先迂回敌后,切断敌四十八旅与十二旅的联系,进行分割围歼;然后协同四纵围歼韦庄之敌;三纵?六纵围歼寺前镇?醍醐镇之敌;二纵打敌增援。

有关史料对一纵在荔北战役中的战绩作了记载:第一阶段,一纵向敌发起突然进攻,迅速歼敌十七师及三十八师;第二阶段,一纵粉碎胡匪全力反扑,歼击六十五师。

史料还记载:荔北战役自10月4日至14日,历时10天,共歼敌2.5万余人,其中一纵歼敌6528人,俘敌四十八旅旅长?参谋长,使敌人机动兵力4个师受到毁灭性打击。

战史中对一纵在荔北战役中的成功经验作了高度概括:一?战役侦察工作及时准确,对战斗部署起了重要作用;二?大胆进行穿插渗透分割包围,揳入敌人心脏,撕破其防御体系的战法,运用得非常娴熟;三?攻坚战术和技术显著提高,英勇顽强,人自为战,已成为一纵良好的战斗作风。

一纵在荔北战役中,先对大荔守敌十七师和三十八师发起了排山倒海般的攻击;后又与兄弟纵队一起对胡宗南增援大荔的一师?六十五师?三十六师进行了毁灭性打击。整个战役的两个阶段都表现得相当出色,对战役胜利起了决定作用。战后,受到西北野战军的通令嘉奖,在西北野战军各纵队中,又一次显露锋芒。

扶眉战役战功卓著

1949年6月,华北野战军十九兵团?二十兵团入陕,加入第一野战军序列,使第一野战军的兵力由原来的15万人增加到34万人,改变了西北战场长期以来敌强我弱的局面。

第一野战军为了集中兵力各个击破,决定采取“牵马打胡?先胡后马”的战役方针,以十九兵团进至乾县?礼泉地区牵制马鸿逵?马步芳;以第二兵团迂回眉县切断敌军西逃退路;以第十八兵团?第一兵团向扶风?眉县推进,三个兵团协同歼灭胡宗南主力。

7月10日,扶眉战役拉开序幕,牵制部队开始行动;11日,主力开始进攻;12日晨,第二兵团占领眉县车站,切断了敌人向宝鸡逃跑的退路;第一兵团?第十八兵团在第二兵团的配合下,将胡宗南的4万人合围于扶眉地区。

一纵在扶眉战役中的任务是:在二纵的配合下围歼胡宗南的二十四师?六十一师于青化镇?沙河以东地区,并向眉县扩大战果。

7月12日15时,解放军向被围之敌发起总攻。此时,一纵的炮兵得到了空前增强,他们首次采取集中使用火力的做法,把山炮?迫击炮?野炮集中起来,进行火力齐袭半小时,然后步兵发起冲击。一纵很快突破了敌人各个防线,势如破竹地向敌纵深发展。


7月12日黄昏时分,敌人已经溃不成军。一纵根据战场变化,由战术追击转为战役追击,在渭河南岸俘敌三十八军?六十五军?一一九军等部8000余人,堵住了南逃敌人的退路。13日拂晓,与渭河北岸的十八兵团主力会师,结束了扶眉战役。

此役,除胡宗南率残部南越秦岭逃往汉中外,其余全部被歼。“二马”见胡宗南主力被歼,仓皇向西逃窜。解放军乘胜追击,于7月14日解放宝鸡?凤翔等地。扶眉战役,第一野战军歼敌第十八兵团兵团部,第三十八?六十五?一一九军军部,8个师?1个师部又3个团,共4.4万余人。一纵单独歼敌12550名,是单个纵队歼敌最多的,也是自一纵成立以来,一次战役歼敌数量最多的,真正打出了西北一纵的雄风。

此后,一纵又参加了陇东追击战役,进军临夏?策应兰州战役,解放青海?清剿残匪的战役战斗,在歼灭当年红军西路军的死敌马鸿逵?马步芳所部的战斗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三年解放战争中,一纵转战晋?绥?察?陕?甘?宁?青等7省,参加战斗163次,解放县城51座,歼敌104277人。

在三年解放战争中,一纵指战员驰骋沙场,为人民解放战争的胜利立下了丰功伟绩,先后有4617名指战员英勇献身,有18644名指战员光荣负伤,在军史上留下了悲壮的记载。


抗美援朝再展雄风


1953年1月22日,一纵(当时称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一军)跨过鸭绿江,参加与“联合国军”战场角逐的抗美援朝战争。一纵入朝后,担负西起基谷里?牡丹峰,东至将军洞?星湖里地带的防御任务,在两个多月的阵地防御战中,打了许多漂亮仗。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战例选集》中,记载着两个典型的战例:

1953年6月25日,一纵对南朝鲜军第一师把守的桂湖洞东北198.6高地发起了进攻。

198.6高地位于临津江东岸,与一纵阵地隔江相望。南朝鲜军第一师阵地有56个碉堡和暗堡,由无后坐力炮?六○炮?火箭筒?火焰喷射器?轻重机枪?自动步枪组成了严密的火力网,阵地前沿布设着铁丝网?地雷?照明雷和汽油雷。守敌为南朝鲜军第一师十五团三营,220多人。

6月25日19时30分,一纵炮群对198.6高地进行了火炮急袭。炮火袭击35分钟后,一纵步兵二十团八连?九连和一连发起冲击,犹如秋风扫落叶,仅1小时41分就占领了198.6高地,毙伤敌160余人,俘敌65人。

一纵二十团占领敌阵地15分钟后,南朝鲜军进行了炮火反击,飞机也前来轰炸。接着,南朝鲜军十五团一营?三营预备队发起从班到营规模的连续反扑25次,均被二十团打退。我二十团歼敌400余人。

6月27日,南朝鲜军第一师第二梯队十二团两个营和五团残部又发起新的连续反扑40余次,并一度突破一纵防线。一纵二十团将四连?五连?警侦连投入战斗,进行反冲击,将突入之敌击溃。当日战斗残酷无比,南朝鲜军打起了人海战,结果800余人被我军歼灭。

6月28日,南朝鲜军又以三个营的兵力发起进攻,3时30分至16时20分,敌人就发起进攻17次。一纵二十团官兵前仆后继,连长牺牲了,排长接替;排长阵亡了,班长指挥;干部?骨干都献身了,战士仍坚持到底,视死如归。当日又歼敌700余人。

6月29日,南朝鲜军第一师又将十一团全部调来反扑。一纵二十团将七连投入战斗。南朝鲜军采取波浪式连续进攻,尸积如山,仍不减进攻势头,志愿军主峰阵地两侧被南朝鲜军突破,敌人潮水般向主峰阵地靠拢。一纵二十团官兵也杀红了眼,与南朝鲜军进行了短兵相接。集团冲锋与集团反冲锋交错进行,双方交战了14个回合,南朝鲜军终于支持不住,败下阵来。此战,南朝鲜军又损失800余人。

7月1日,南朝鲜军进攻势头有所减弱,先后进攻12次,均被打退,再次损失300余人。

7月2日,南朝鲜军已无力组织大规模反扑,仅以一个排的兵力进攻了4次,被击溃后只好望洋兴叹了。

一纵二十团在六昼夜战斗中,共击溃南朝鲜军120余次反扑,毙伤敌3370人,俘敌65人。一纵伤亡官兵702人,其中,负伤441人,牺牲261人,战果大大高于南朝鲜军。

另一个战例是一纵十九团在笛音里西北高地与南朝鲜军第一师十五团的交锋。

1953年6月28日,一纵十九团开始向笛音里西北高地的南朝鲜军十五团发起进攻,4分钟即突破敌前沿,30分钟占领主峰。

但在坚守主峰的战斗中,十九团遇到了强劲的对手。敌人利用重炮轰击后,采用步坦协同的战术发起轮番进攻。八连用血肉之躯打退了敌人23次冲锋后,伤亡很大,最后只剩下连长?副连长等12人和一颗手榴弹,他们从敌人尸体上寻找手榴弹和子弹,又打退了敌人两个连的反扑。

当六连接替八连阵地时,他们死活不下火线,又将幸存的官兵组成了一个班继续参加战斗。

六连排长王继国带领6名战士坚守一个地堡,进行了两天两夜的战斗,打垮敌人两个营组织的50余次冲击,毙伤敌人400余人。

二连战士王龙在副班长带领下,进攻笛音里西北高地主峰。副班长负伤后,王龙单独冲上主峰,冲入敌阵用手榴弹消灭了隐蔽所中的敌人。随后,他又冲进敌坑道指挥所,把敌指挥官打得死伤一片。后来,在增援部队的援助下,全歼了坑道内的敌人。

攻占笛音里西北高地只用了30分钟,但从坚守阵地到取得胜利却用了五昼夜,共毙伤敌人1748人,俘敌119人,击毁敌坦克5辆。十九团也伤亡官兵537人。敌我伤亡对比为3.5∶1。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一纵不仅与南朝鲜军交手,还与美军?英军?澳军一决雌雄。据《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一军抗美援朝战史》记载:一纵与美军“王牌”第七师和美一师?美二师交战11次,消灭和俘虏美军1620人;与英联邦师交战1次,消灭和俘虏英军590人;与澳大利亚营交战8次,消灭和俘虏澳军201人。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一纵作战时间113天,进行大小战斗103次,毙伤俘敌12069人,击落击伤敌机122架,击毁敌坦克29辆,向“三八”线以南敌军阵地推进5.7平方公里。涌现出英雄功臣4780人,功臣单位295个,有1906名官兵为祖国和朝鲜的独立自由,为远东和世界的和平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为一纵谱写了新的辉煌。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