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 谍 第五章

che5558 收藏 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5/[/size][/URL] 袁立说完,屋里一片寂静. “你知道有多少人被抓?多少人牺牲吗?”听到这突如其来的悲剧,强忍着心中的难过,文教授决定把情况问清楚。 “不知道。”袁立摇摇头。“当时,我正急着摆脱那些狗们,没有仔细看。但是我亲眼见到蔡传略被拖上了车。” “这样、、、”文教授沉吟着,低头思索了一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5/


袁立说完,屋里一片寂静.


“你知道有多少人被抓?多少人牺牲吗?”听到这突如其来的悲剧,强忍着心中的难过,文教授决定把情况问清楚。


“不知道。”袁立摇摇头。“当时,我正急着摆脱那些狗们,没有仔细看。但是我亲眼见到蔡传略被拖上了车。”


“这样、、、”文教授沉吟着,低头思索了一会,抬头吩咐袁立:“你先休息,我马上出去探听情况,等回来,还有事和你谈。”说完,让袁立进里屋的床上休息,就出去打开院门,匆匆忙忙地走了。


袁立紧张了一天,在文教授家里算是安全了,绷紧的神经松弛下来,倒在床上就鼾声阵阵,沉睡过去。这一觉,袁立睡得可香,直到文教授清晨,从外面带着早点回来,轻轻推他,才醒过来。


“啊?老师!我怎么在这?”摇摇头,睡得昏天黑地的袁立,此时有点糊涂。


“呵呵!这是我家,昨天的事你忘了?”文教授慈祥的看着袁立,提醒他。


“哦,我想起来了。”袁立拍拍脑袋,记起昨天所经历的一切。提起这件事,想到被捕和牺牲的同学(学生),两人的心情不禁悲痛起来,屋里的气氛变得有点沉重。


“呵呵,这事等会再说。”见袁立意志消沉,文教授转移话题。“嗯,袁立,上次你从我这拿去的书看完了吗?”


“老师,您是说‘资本论’和‘共产党宣言’?”


“对!还有‘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


“都看完了。老师,我想问一下,‘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和‘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的作者是谁?”袁立好奇地问。


“怎么,想知道吗?我先问你,这两篇文章写的如何?”文教授反问袁立,悄悄地,再试探一下他的反应。


“好!写的太好了!没有惊天的大智慧和对现在中国社会问题,有深刻而且透彻地了解,是写不出这样的文章的。看完之后,我只觉得心中豁然开朗,思路清晰了,许多问题迎刃而解。他让我看到了解救中国的希望!”提起刚读完的这两篇文章,袁立顿时兴奋起来,他太崇拜文章的作者了。“老师,他到底是谁?”袁立又问。他一定要知道谁是作者,因为读完文章后,袁立就决定奉作者为自己终生的偶像。


“他是谁?!”文教授笑吟吟地看着袁立,暗中有了决定。“他的确是一个有大智慧的人,他是一位伟人,他的名字叫‘毛!!!’字润之。”


“毛!!!”袁立惊呆了,瞬间,眼中又露出一丝狂喜。“老师,您是、、、?!”文教授点点头,眼里充满了肯定和鼓励。


“老师,您、、、,我、、、”袁立兴奋得有点语无伦次,一时不知用什么词语表达自己的意思才好。


“你想说什么?”文教授也很高兴,但不知怎么,脸上的表情此时有点严肃。


“我要加入!”兴奋的眼神掩盖不了从眼底露出地那一丝无与伦比的坚定。


“加入什么?”脸上的笑容完全消失,文教授严肃的问道。


“老师,我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袁立再次郑重而明确的回答。


“喔?你要求入党?能告诉我为什么吗?”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文教授必须知道清楚。


“老师,我不想喊口号,也不想说什么大道理。现在的中国如此的贫弱,而面对有着虎狼之心,并已付逐行动的日本,中国的大小军阀,不管是国民党,还是其他各系,却都在为自己的利益而争斗,置亡国灭种的大祸于不顾。只有共产党,只有中国共产党清醒的看到了这一点,只有他们是真心抗日的。凭据这,我就知道只有中国共产党才是整个中国的真正救星,更何况他们还有‘毛!!!’这位伟人的领导。”袁立诚恳地将自己的理由和心声一一向文教授道出。


听了袁立的一番道白,文教授宽慰的笑了,彻底地把心放下。


“袁立,现在有两个消息,一个好的,一个坏的。你先听哪个?”文教授看着袁立。


“啊?我先听好的,可以吗?”


“好消息是、、、”文教授满脸笑容,带着一丝神秘的看着袁立。袁立忽然心中一动,不由地紧张起来。


“袁立同志,现在我决定和另外一位党员做你的入党介绍人,你同意吗?”文教授笑容一收,脸色严肃地说道。


幸福来的是如此地突然,尽管事先袁立有了些感觉,但此刻他还是懵了。


“你同意吗?”文教授皱了皱眉头,又问了一句。


“同、同意!”回过神来的袁立忙不叠地答应,今天早上,这世界给他的震撼实在是太多了。


“好,下面我来说坏消息。”


“老师,那我什么时候,能正式入党?”沉浸在幸福中的袁立,没有听见文教授的话。


“这要等组织上批准,才行。一般时间不会太长。”


“哦,老师您刚才说什么?”袁立的表情有点芒然,一边问一边心中算计着这不太长,到底是多长。见袁立心不在傿的样子,文教授苦笑着,思忖自己是不是做错了。摇摇头,文教授继续道:“这个坏消息是,昨晚,我出去打听你们游行的事。”


“怎么样?”袁立听文教授提起这件事,立刻聚精会神起来。


“现在,国民党当局对此消息封锁的很严,根本没人知道昨天有多少学生被捕,有多少学生牺牲。只了解到是蒋介石亲自下的令,中统的人组织执行的。”文教授叹口气,无奈地说道。


“老师,您一定要救他们啊!”袁立急切地说道。


“放心,别着急,我们已经派人去联系孙夫人,不仅要营救被捕的学生,还要将牺牲学生的遗体索回。”文教授信心十足地宽慰着袁立。


“孙夫人、、、?国母?!宋!!!”袁立惊讶地看向文教授。“是的!”随着文教授肯定地回答,袁立的心中出现了一丝希望。


“袁立,还有件事。”文教授为难着,脑中在组织语言,盘算怎样才能婉转的告诉并劝说袁立。


“什么事,老师您说吧,现在我已经麻木了,抗打击能力非常地强喔!”见文教授吞吞吐吐的样子,袁立知道准没好事,为了缓解自己心中的不安和老师地为难,袁立就开了句玩笑。


“嗯、、、”组织好语言,文教授郑重的面对袁立。“袁立同志,现在党有个任务交给你,也算是党对你的考验。”知道这可能是个重要的

任务,袁立脸色凝重地听着。

、、、、、、、、、、、、、、、、、、、、、、、、、、、、、、、、、、、、、、、、、、、、、、、、、、、、、、、、、、、、、


1931年12月20日,下午。上海法租界,中国国民党的缔造者孙中山的遗孀-宋!!!的住所外,一个脆生生的叫卖声响起:“馄炖面,卖馄炖面,麻油香辣馄炖面!”随着叫声,只见一个老头正颤微微地挑着一副带小火炉的面担走来,旁边还跟着一个十一、二岁扎着小辫的小姑娘,两人边走,边沿街叫卖着。在经过孙夫人的寓所旁时,刚刚从德国回来奔丧的孙夫人听见叫卖声,忙叫道;“张妈,去买碗馄炖面来,我饿了。”


“好的,小姐,我这就去。”虽然已经结过婚了,但跟随孙夫人十几年的张妈,还习惯性地称呼孙夫人为小姐。放下手中的抹布,将手在围裙上擦了擦,张妈从抽屉里取出张法币,拉开大门,就要叫住卖馄炖面的爷孙俩。


“喂,站住,干什么去?”突然,旁边一个头带礼帽,身穿长衫的鹰目男人钻了出来,拦住张妈的去路。


张妈一见来人,危然不倨,心中有数。这才回来几天,寓所周围到处都是着种人,张妈已经习惯了。本不想管,但今天居然堵到门口来了张妈勃然大怒,“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