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后:反击扁指控 李登辉托人爆料

sunsky2020 收藏 0 144
导读:想要胁李登辉?陈水扁若认为李不会反击就错了!   中评社台北9月6日电(记者 黄惠玟分析报导)涉入海外洗钱疑云的陈水扁,似乎逮到李登辉的把柄,过去二周连续三次暗指李将公款汇出海外。   但扁如果认为李不会反击就错了!李日前透过民间友人向蓝委大爆2002年新瑞都案发时,“调查局”曾经查到一笔5千万美元曾汇到吴景茂在新加坡瑞士信贷银行的讯息,且当时笔录后来竟遭删除。   李登辉要民间友人投诉的对象,正是揭弊天王、国民党“立委”邱毅。李要友人告诉邱毅,扁是个行为无耻的人。扁指李在新瑞都案时汇出海外新台

想要胁李登辉?陈水扁若认为李不会反击就错了!

中评社台北9月6日电(记者 黄惠玟分析报导)涉入海外洗钱疑云的陈水扁,似乎逮到李登辉的把柄,过去二周连续三次暗指李将公款汇出海外。

但扁如果认为李不会反击就错了!李日前透过民间友人向蓝委大爆2002年新瑞都案发时,“调查局”曾经查到一笔5千万美元曾汇到吴景茂在新加坡瑞士信贷银行的讯息,且当时笔录后来竟遭删除。

李登辉要民间友人投诉的对象,正是揭弊天王、国民党“立委”邱毅。李要友人告诉邱毅,扁是个行为无耻的人。扁指李在新瑞都案时汇出海外新台币十多亿元的台币,引起李相当气愤。

当时,李登辉办公室发出新闻稿严词否认,并透露一段扁当年探病的秘辛。李登辉2002年3月因身体违和,在台北荣总住院,陈水扁3月12日前往探病,却出示“陈国胜”、“李忠仁”两个人名,并说这是李用随扈当人头。当时,李乍听之下有如青天霹雳,且相当惊讶、气愤,经过细查之后发现,李并没有这两名随扈。

这位民间友人向邱毅表示,最了解这件事的人就是当时李登辉的大掌柜刘泰英,涉及新瑞都案的刘泰英在接受“调查局”调查时,意外得到当时的中华开发总经理胡定吾与扁家的关系密切。

最有趣的是,刘泰英在看“调查局”笔录时,竟发现在2002年,胡定吾透过大安银行(后并台新金控)总经理赵元旗将一笔5千万美金汇到新加坡的银行。之后,再从这家新加坡的银行转入扁嫂吴淑珍兄吴景茂位于新加坡瑞士信贷银行的帐户。

邱毅推测,这个部分就是名嘴胡忠信告诉他刘泰英握有吴景茂海外汇款记录的“水单”。至于李登辉办公室的新闻稿中点出的“陈国胜”、“李忠仁”,根本不是李的随扈,而是胡定吾在中华开发的手下,民间友人告诉邱毅,李登辉认为,当初就是这两个人帮胡定吾去汇款。

不过,让人意外的是,在事后调出“调查局”的这份笔录密件时,这段文字叙述竟然遭到删除。邱毅指出,最让人质疑的就是,当时的“调查局长”正是后来犯了隐匿公文罪的叶盛茂,他质疑,这件事很可能又是叶盛茂隐匿,且也是透过“国安会”报向扁报告,再由扁拿去威胁李登辉。

尽管笔录已经遭到删除,但李登辉显然对扁栽赃他相当气愤,否则不会要民间友人向邱毅放话,不管此事真假,都可以证明一件事,那就是曾经自称是“约书亚”的陈水扁,显然不再向“摩西”(指李登辉)看齐,至于摩西领悟到约书亚的行为,这下再也忍不住了。

钱进海外又有新说法!扁:太太怕我太阔绰

中评社台北9月6日电/扁家钱进海外又有新说法!陈水扁昨天接受无党籍高雄市议员郑新助访问录制电台节目,郑新助转述,陈水扁重申“国务机要费”没有落入个人口袋,多次选举结余款被汇到海外,是妻子吴淑珍担心他太阔绰,进一步撇清他的责任。

这段广播录音预计今天下午于快乐电台联播网播放。节目中,扁为家人把钱汇往国外表示歉意,再度切割责任,强化钱是吴淑珍汇的。

中央社报导,郑新助转述,陈水扁重申“国务机要费”并没有落入个人口袋,他用人格担保自己的清白,强调报领数额根本不足以支应支出,自己还倒贴了新台币1千多万元。

陈水扁与民进党“立委”张花冠等人同一口径,马英九用“国务机要费”宴请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花费新台币十余万元,如果换成是他,早就被骂惨了。

对于选举结余款汇到国外,陈水扁表示事先并不知情,主要是妻子不满他花费太阔绰,每逢选举就大手笔赞助,担心他不断撒钱,才把钱往国外汇,陈水扁透过广播向大家致歉。

郑新助替扁缓颊说,他曾收过扁的选举赞助款一百万元,他知道包括“立委”、县市议员、县市长选举,陈水扁都有赞助,这些花费实在很可观。

郑新助说,陈水扁对于特定人士每日一爆,爆料扁家在海外有很多秘帐遍及十余国家,透过亲戚朋友管道不断把钱往外汇的指控一一驳斥,陈水扁盼外界不要误信不实爆料。陈水扁说,不实的指控根本是在对扁抄家灭族。

郑新助转述,陈水扁不舍女儿陈幸妤天天被媒体包围、拷问,他希望大家放女儿一条生路,不要再相逼了,因为陈幸妤的工作快不保了。

马拒会施明德 府:扁案已进司法程序不宜谈

中评社台北9月6日电(记者 倪鸿祥、邹丽泳)前倒扁总指挥施明德昨日表示,红衫军原希望9月9日时能与马英九见面,马英九却以“时机敏感”为由拒绝。“总统府”发言人王郁琦表示,施明德等人提反贪腐,势必会牵涉到检调侦办陈水扁近日相关的案情,府方不希望外界误认有政治介入司法的观感,希望另外择日再安排会面。

施明德说,红衫军朋友希望9月9日去见马英九,送他联合国反贪腐公约以及衣服、提醒官员要反贪腐,并督促国民党不要挡阳光法案。我们看到检调单位,都是陈水扁任命的,事实也证明叶盛茂胆大妄为,陈聪明也是陈水扁任命的,媒体有一定程度不满,我们想告诉他,马英九却回说时机敏感不想见我。

王郁琦表示,马英九对于施明德早期对台湾民主的贡献,表示肯定和敬佩;马英九对于反贪腐的决心,也不容怀疑,马英九以行动来反贪腐,这是台湾人民共知的事实。

王郁琦表示,施明德透过电话提出与红衫军代表一起面见马英九的要求,因为要谈的反贪腐议题,势必牵涉到陈水扁近日相关的案情。这些案件都已进入司法程序,并由检察机关侦办中,所以“总统府”不希望让外界误认有政治介入司法的观感,因此认为现在的时间点,接见施明德在时机上并不适当。

王郁琦也指出,陈水扁最近对府注销“国务机要费”绝对机密等级一事,已提出诉愿,现在“总统府”已变成相关案件的当事人,这个时间点如果见施及红衫军等代表,可能更容易引起误会,所以府事希望但等事件告一段落后,可以另外安排适当时机,让施明德等人与马英九对谈。

施明德则不满表示,90年代出来以后,他要见李登辉、陈水扁从来没有拒绝过,“总统府”竟以时机敏感为由拒见。不沾锅到这种程度,这是什么“元首”,他看到了权力的傲慢。

施明德批评马英九,已经设计2012年会当选,才会讲到8年的事,马太沈迷于民选“总统”以来最高票当选者,但他忘了,他的票并未超过泛蓝“立委”的总票数,人民不满民进党不跟陈水扁切割,让民进党失去102万票,加上新增加票数,才灌到这个票数。

施明德提醒,“你,马英九不是得天独厚”,刚刚有人提到权力的傲慢,他的确看到了。

陈文茜:陈致中户头之多 国际独裁者也比不上

中评社香港9月6日电/台湾知名媒体人陈文茜今日在台湾苹果日报撰文指出,在1990年代末,尼日尼亚的独裁者Sani Abacha每天指示中央银行汇1500万美金到他私人的瑞士银行户头。他预知自己即将垮台,于是展开了一连串的国际洗钱窃吞行动。参与这桩无耻“犯罪”的还包括了国际响当当的金融机构,花旗集团、汇丰银行、法国巴黎银行、瑞士信贷银行、渣打银行、德意志摩根建富海外资产管理公司。他的方法第一步骤分别在泽西岛与模里西斯设纸上公司,然后透过三项金融法律工具(信托、人头公司和实际银行帐户受益人)跨越全球洗钱、吞钱。

这一切在半年前,对台湾多数民众仍是外太空般的故事,现在已耳熟能详。这是陈水扁任内八年,为我们留下最好的一门国际课程吗?

小国争当租税天堂

文章指出,黄睿靓在某私人银行开户时,宣称其父亲是一位“平实且成功的商人”,她的所得来自这位了不起的父亲,当地银行初步为她所留下的调查文件如此描述此客户:“她的职业生涯非常成功,将其父亲赠与的财富有条有理的累积,并委托本公司管理其开曼公司的投资。”等到美林发现她口中的父亲就是“陈水扁”时,立即通报瑞士联邦检察署。黄睿靓不知的是,她与陈致中两人被通报的过程与尼日尼亚前独裁者及智利恶名昭彰的杀人头目皮诺契特如出一辙。皮诺契特比起陈致中夫妇还逊了一节,他在瑞士二十个户头加起来不过800万美金,老贼头还远逊于这两个小伙子。

境外金融中心(Offshore Financial Center)崛起于1980年,那个相信“全球化”一切美好的年代,解除了各国国际汇兑管制,尤其网路通讯技术问世后,只需轻按滑鼠,就能把一笔加勒比海的资金转移至欧洲列支敦士登。全球各小国争当租税天堂,从1970年代25个增加至2005年底,已达72个。这72个租税天堂让国际金融业产生了大洗牌;一个为富人提供“全包式”金融服务的新兴行业诞生了,名为私人银行。

文章指出,陈致中现在成天挨骂,他没有职业,哪里来的豪宅、名表、与数亿元存款?从他过去的背景及出岛行程观之,他为家族做的贡献,可能超越我们的想像;他才是陈氏家族私人银行的主要管理者。他不是没上班,他最重要的职业就是出任妈妈全球洗钱理财总管。三十岁的陈致中,已读过台大法律系、柏克莱及纽约双法律硕士学位,他的训练已足够与一名学历平庸的理专,跨国洗钱。他有许多亚洲私人银行理专不具备的外交管道,模里西斯、诺鲁、贝里斯……,他是“王子”,父亲掌管“国安会”,既具“外交”管道又具“王子”礼遇身分。他的妻子在佛罗里达买了一个小公寓,我相信这个小公寓只为提供陈家“私人银行”对帐单地址,每月从全球寄来他母亲为全家理财的各帐户对帐数字。一处毫不起眼的公寓,这里埋藏了台湾八年最大的秘密,也是最大的心痛。

领看境外洗钱世界

陈致中不只是母亲的跑腿人,也是自己受益帐户的规划者。这位长年伪装木讷的准律师,直至他被迫回台滔滔不绝为家人辩护时,我们才第一次认识了他。他为自己的纸上公司取名Galahad Management Co.,《圆桌武士》的故事中一位握有宝藏地图战士,名Galahad,戴着各款名表Frank Muller、宝玑……与“无数宝藏”,他与他的母亲无意中带领我们认知了一个从不熟悉的境外洗钱世界。

关于境外租税天堂的争辩,一直是过去两年来国际租税公平运动的重大主题。台湾多数人置之度外,直到陈家洗钱案发生。无奈中,只好“感谢”陈家,为我们上了这一堂代价高昂的课。

叶盛茂交陈水扁情资公文 许惠佑在旁?

中评社香港9月6日电/台湾前“调查局长”叶盛茂涉嫌隐匿扁家海外洗钱公文案,台北地检署五日上午先后传讯叶盛茂、陈水扁,并让两人当庭对质。据了解,叶盛茂向检察官表示他上呈公文给陈水扁时,现场还有一名人证。至于这名人证是否为时任“国安局长”的许惠佑,检方不愿证实,但将传唤该证人说明。

中国时报报道,检察官是以他案被告及证人身分传讯叶与陈。据了解,叶、陈两人依然对叶盛茂是否有交付给陈水扁有关扁家海外洗钱案情资公文各说各话。

由于叶盛茂指证,他是在今年二月间,利用“调查局长”每月定期与“总统”会报的机会,将公文上呈陈水扁,且当时一名“在场人证”,可证明他确实曾把公文面交陈水扁。检方将传唤这名重要证人说明。

两人对质各说各话 言词交锋

据透露,这名“在场证人”,极可能就是当时的“国安”局长许惠佑。但检方基于侦查不公开,不愿证实其身分。

叶盛茂是在上午九时卅分许前往北检应讯,陈水扁则是在上午十时五十三分许抵达。检方先讯问叶盛茂,待陈水扁抵达侦查庭后,随即让两人进行对质。

由于陈水扁腰痛,因此检方允许陈坐着应讯,虽然他与叶当庭对质,两人言词交锋锐利,但并未出现火爆情形,气氛尚称平和。

其中,叶盛茂因具被告身分,检方准律师杜英达在场。陈水扁则是证人身分,没有律师陪同,检方也特别要求“国安”特勤人员在侦查庭外等候。

据了解,由于叶、陈两人各执一词,外传检方为了追查公文正本的下落,庭讯一度以证人身分讯问叶,特别让杜英达暂时离开侦查庭,追查隐匿公文“共犯”是否为陈水扁。但检方昨天对此关键案情,不愿证实。

检方昨天并就叶盛茂在今年一月间,将艾格蒙联盟提供黄睿靓海外银行帐户资金流动异常情资,核定“极机密”的过程讯问叶,并了解其机密等级。

据了解,叶供称,“极机密”的公文核定是因承办人搞错了,这份公文及情资只是密级。

将传唤“在场人证” 厘清案情

叶的说法与日前记者会的说法大致相同。他曾在九十六年一月口头报告情资,并在今年二月亲自到总统府,将公文面交陈水扁。确实的日期,他已记不得。

据指出,叶盛茂并表示,不论面报或当面交付公文,应是在每月和陈水扁例行召开的“国安”会报时,向陈水扁面报。

叶盛茂供称,因为陈水扁是“国家元首”,此事涉及“国家”尊严,既然国外已经有这样的情资,希望陈水扁基于“总统”尊严做妥适处理。

但陈水扁仍坚决否认有收到公文,并称叶盛茂向他陈报的只是情资。陈认为,这些资料不是循正常管道呈报,所以他当做情资处理,回家询问妻子吴淑珍。

检察官当庭提示搜索叶盛茂住处,查扣“调查局”洗钱防制中心签报之调钱贰字第○○九七○○○四二三七○号,有关开曼群岛金融情报中心提供黄睿靓帐户涉嫌洗钱资料的公文影本,要求叶确认,他当面交付给陈水扁的公文,是否同份公文的正本。叶称是。

但陈水扁否认曾经看过这份公文封面,强调他只知情资,不知公文。

庭讯后,检方要求陈水扁具结后,让他先行离去。目前检方暂无让两人测谎的打算。

沈富雄:北部绿民视扁为某奴 只能到南部取暖

沈富雄说,陈水扁如果想鼓动风潮,发动支持者去抗争,那他是错估情势。

中评社香港9月5日电(记者 孔序)陈水扁今天下午跑到南部,找支持者取暖,让前民进党大老沈富雄很看不起。沈说,其实现在北部深绿支持者,已经不挺陈水扁,扁只能跑到南部去取暖。

沈富雄晚上在政论节目上说,他看不起是因陈水扁需要取暖,不算是好汉。是好汉的话,在这段时间听律师的话,不要乱讲话,好好用功,等出庭时,在法庭上表演一番。

他说,如果陈水扁这次到南部的目的,是想要鼓动风潮,要学外国失意政客,发动支持者进行抗争,那么,陈水扁是误判情势。他肯定地说,台湾人民绝对不会因为陈水扁而发生动乱。

对于陈水扁想透过拥抱深绿,获得更多支持,沈富雄说,陈水扁这样做,只会让更多民进党人看不起他。沈认为,陈水扁现在相当可怜、落泊,如果不是无路走,为什么不是找三立的陈雅玲、大话新闻的郑弘仪做专访?

沈富雄又说,他去晨运时,有一名基本教义派跟他说,陈水扁就是个“某奴(老婆的奴才)”。他认为,现在台湾北部,尤其是台北市,深绿支持者大多不挺陈水扁,扁只能到南部取得温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