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散尽 Ⅲ 上部 第2章

hawk735 收藏 45 110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6/[/size][/URL] 一听说邢维民想去找八路的麻烦,宋菲当即便六神无主了。她到不是怕共产党,而是担心邢维民再把赵大巴掌给招来。马德福拍赵潜肩膀的时候,宋菲就躲在人群中观瞧。她和赵潜这半文盲不一样的是,马德福臂章上的“八路”二字,她可是看得清清楚楚。所谓“恨屋及乌”,对赵潜的强烈厌恶,造成了她对八路也产生了极大的心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6/


一听说邢维民想去找八路的麻烦,宋菲当即便六神无主了。她到不是怕共产党,而是担心邢维民再把赵大巴掌给招来。马德福拍赵潜肩膀的时候,宋菲就躲在人群中观瞧。她和赵潜这半文盲不一样的是,马德福臂章上的“八路”二字,她可是看得清清楚楚。所谓“恨屋及乌”,对赵潜的强烈厌恶,造成了她对八路也产生了极大的心理负担。

“嘘!”邢维民在嘴唇前竖起一根食指,他的耳朵扭向树林入口的方向,脸上的表情愈发凝重……

“八路来啦?”宋菲心里一阵紧张,不由自主捂上嘴巴。

“外面的弟兄是哪个部分的?”邢维民突然大叫,随即,一群全副武装的国军士兵,“呼啦啦”将树林团团包围。

“Y团的!林子里的弟兄是哪位?”树林外有人高声喊道。

“X团3营的!”说着,邢维民拉着宋菲走出树林。“我们营遭了难……”

人群中走出一位佩带中校军衔的长官,他冷酷的双眼上下打量着邢维民,又看看躲在他身后,小鸟依人般的宋菲……


邢维民大口啃着馒头,面前的咸菜已经换到第三盘。在Y团团部和宋菲分手后,他几乎吃尽团部所有能吃的东西。

Y团团长秦学礼一直坐在他对面,静静看着他,一言不发。

喝口水,邢维民伸手抹抹嘴。

“不吃啦?”

摇摇头,邢维民叼起一根香烟。

“我看过你的档案,”秦学礼不冷不热地说道,“你曾经带了几个人,出乎意料端掉了小鬼子的中队部,有这回事吗?”

“鬼子想死,我也拦不住,只好送他们一程。”

点点头,秦学礼从桌面枪套中掏出邢维民的佩枪,“我查过你的枪。你们营其他军官基本都是一枪未放,而你,却打光了所有子弹。我想共军要抓你,恐怕不仅仅是因为你伤了他们的人吧?”

“我不得不说,那伙共军很厉害。不过要分对谁,对付小鬼子,嗯!的确是把好手。”

“你很牛,呵呵!这不是我说的,是你们团副说的。他说别人打仗都是有板有眼,而你,谁也把不准你的脉,指不定什么时候,你就敢违抗作战指令,整出什么意想不到的战果。在你们团,恐怕你算是最特殊的排长吧?”

“军法处都不知去过几回了,如果不是我们老团长手下留情,维民现在早就是一捧黄土了。”

“你很能打仗,”再次点点头,秦学礼将驳壳枪轻轻放在桌面,“你们团长,因为你们营兵败被解职了,你现在是我的部下。”

抬头看看秦学礼,邢维民“嚯”地站起身,立正、敬礼。

“给你个任务,”秦学礼拾起饭盒中那剩余的一根咸菜丝,丢在嘴里嚼了嚼,“我们团的左翼是日军冈山大队,据说,这个大队很能打。汤恩伯的部队兵败撤退后,他们扼守在原守军阵地,配合右翼的日军和沙河对岸的炮兵,准备随时对我发动进攻。你的任务就是:给你一个排,配合打阻击的一营二连,拖住这个大队,掩护全团明晚八时撤退。怎么样?有把握吗?别说我拿你当炮灰,你不想去,我马上换人。”

“一个排足够了,不过……”瞧瞧秦学礼的脸色,邢维民小心翼翼地说道,“怎么打,由我决定。”

“噢?你想怎么打呢?”

“我不要步兵,请团座给我一个排的炮兵。”

“嗯?你想用炮兵打阵地战?”不可思议,在秦学礼看来,这绝对是不可思议。

“请团座相信卑职,我绝不会拿弟兄们的生命冒险。”

低着头,手指叩击着桌面,又抬起头,看看悬挂在帐篷顶端的马灯,秦学礼没说话。团部里一片寂静,微风轻轻撩起门帘的一角,丝丝夹杂着青草香的水汽,悄悄溢进这沉闷的空间……

半个小时后……

秦学礼突然停止扣动的手指,扭头看看站得笔挺的邢维民,吩咐道:“你再把命令重复一遍。”

“是!”整整衣衫,邢维民大声说道,“拖住冈山大队,配合二连掩护全团明晚八时撤退!”

“还需要什么补充吗?”

“请团座准许我亲自挑选人手。”

“嗯!好!”


昏昏然睡了三个小时,再次醒来,已是华灯初上。邢维民戴上军帽,走出自己的临时帐篷,秦学礼的副官张宗民早已等候多时。

“我把迫击炮排给你拉来了,不知合不合你意?”

瞧瞧门外那一溜衣衫褴褛的兵,邢维民没说话。

“咱们团的炮兵可全在这了,鬼子的飞机连轰带炸,原迫击炮连,现在就剩下这一个排了。再要,就只能跟师部说去。”

邢维民还是没说话,他背着手,在队伍前来回踱了几步,随后停下身,向这些兵问道:“你们当中有没有会用野炮、山炮、榴弹炮的?”

那些兵没吭声。

“到底有没有?犹犹豫豫,像个老娘们!”

“长官!”一个兵大声回答道,“咱们团是国军的精锐!没吃过猪肉,但也看过猪跑!只要是炮,给你弄响那绝对没问题!”

“你们其他人呢?”

“请长官放心!”

“好!”邢维民点点头,脸上露出一丝欣慰,“你们都很有种!我很满意。不过现在,我要把丑话说在前头:这次带你们出去,肯定是九死一生。你们当中谁是独苗,现在站出来,我不拦着。”

没有人动。

瞧瞧众人的脸色,邢维民的心多少受到些安慰,“干过步兵的出列!”

众人齐齐向前迈了一步。

“三年以上的老兵出列!”

十名士兵又向前迈了一步。

“行了,就这样吧!”邢维民转身对副官说道,“其他的你可以带回去了。”

“你就用这十个人?”副官指指那十名炮兵,又指指邢维民,张大的嘴巴能塞进一只桃子。

“对!就这十个人。”

“邢排长!你不是开玩笑吧?”副官梗梗脖子,一口气差点没上来,“你把鬼子当成了啥?蛤蟆啊?你想怎么踩就怎么踩?”

“在我看来,鬼子连蛤蟆都不如。”邢维民也没谦虚,一本正经地说道,“你替鬼子数着伤亡数就行,别的,不用操心了。”

“太牛了!他可真是牛X到家!”张副官当着秦学礼的面,大声喊道,“我跟着团座走南闯北,还从没见过这么牛的小排长!”

“他果真就要了十个人?”秦学礼端着茶杯,面部表情越来越复杂。

“卑职瞧他那样子,恐怕就连这十个人,他也嫌多!”

点点头,秦学礼略有所思地说道:“你没看过他的档案,这个邢维民经常把一句话挂在嘴边,那就是‘战场的走势,要靠四两拨千斤的力量来拨动’。呵呵!也不知道这小子是怎么琢磨的。”

“可那毕竟是一个鬼子大队,就凭他这几个人,怎么拨?”

“我也不知道他会怎么拨!”将茶杯往桌面上一蹾,秦学礼不冷不热地说道,“反正就那十个人。干好了,我给他记功,干不好,我要他脑袋,就这么简单!”


两挺捷克式轻机枪,九枝汤姆森冲锋枪,一百二十颗甜瓜手雷,十一把鬼头大刀。全部整整齐齐摆放在地面上。

“长官!我们可是……可是炮兵……”一个士兵拎起汤姆森,左瞧瞧右看看,为难地说道。

“我知道你们是炮兵,怎么,炮兵连枪都不会用吗?”邢维民微微一笑,捡起一颗手雷,“自己留一颗,其他的都给鬼子用上。”

“排长,这个……咱们真是有去无回吗?”一个满脸麻子的士兵,嗫嚅着问道。据说他小时候得过天花。

“你叫什么名字?”

“报告长官,我叫于占江!”麻脸士兵回答道。

“于占江,你为什么要当兵?”

“长官,我……我家里揭不开锅,所以我就……”

“那你当兵想得到什么?”

“吃饱饭……”

“你们其他人也是这么想的吗?”

众人相互看看,最后一齐点点头。别说,这十个人的协同性还是蛮不错的。

“长官,我想攒点钱,将来回家后置办个两亩地,再娶个老婆。”于占江说着说着,自己的脸都红了。

“噢……你们当兵是为了两亩地,一头牛。如果再能老婆孩子热炕头,那当然是再好不过,对么?”

众人又是不约而同点点头。

“想要两亩地一头牛倒也简单,不过……”看看这些手下,邢维民感慨地说道,“可那也要打跑日本人再说。如果这全中国的地都成了日本人的,你们上哪去弄地,去过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

大家没说话,在心里想想,觉得这年纪轻轻的小排长说起话来,让人信服。

“这次行动我也没打算活着回来,”将大刀背在身后,邢维民又道,“如果你们有谁发现我脚后跟向前,别客气,直接劈了我。”看看那些一脸惊愕的士兵,邢维民笑道,“和自己的兄弟埋在一起,睡得舒坦。怎么,你们不信?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其实我和你们一样,活着也不过就是为了两亩地一头牛。可是谁要是敢抢我的地,杀我的牛,没说的,一刀劈下去,把他埋进我的地,暖我的炕头!”


“当了兵不等于就是军人,军人是这个国家生死存亡最后的一道屏障!当兵,你有可能是为了混碗饭吃,管好自己就行,没那么多复杂。可是作为军人,那要一肩挑着江山社稷,一肩挑着黎民百姓,责任之重大,什么行业能与之相比?”这是多年以后,邢维民对军人这个特殊职业做出的毕生总结。他的徒弟将这句话牢牢记在心中,揣着它走上了战场,为之奋斗,为之献身,虽历九死而不悔。可谁又能知道,在邢维民最初的人生哲学中,其潜意识,居然只是最普通不过的“两亩地,一头牛”。

“作为军人,我不需要老百姓记着我,只要我能记住他们就行。没有了老百姓,我这个兵也神气不到哪去。”临出发前,邢维民对自己的部下感慨道,“有的兵倒在路边,连狗见了都会绕道走。可为啥有的兵死了,而老百姓却要争着抢着去埋他?什么道理,你们自己去想。想明白了,就把大刀片子抡圆了,给我使劲招呼日本人!”

这句话比什么都具有煽动力,至少在那些原本懵懵懂懂的士兵们心里,就突然产生了一种想法:今晚,就让狗绕着日本人走。


月色恬静,对于战火纷飞的中原大地来说,这是一个难得安宁的夜晚。邢维民伏在河滩地上,静静观瞧对岸的一举一动。河滩地的芦苇丛已经被鬼子烧得一干二净,处在他身后的,就是日军冈山大队的防区。手下士兵望着自己排长,又偷眼瞧瞧人影斑驳的日军阵地,心里一阵凉似一阵。

这是一块理论上的防守盲点,因为冈山大队的日军,根本不会考虑自己和对岸炮兵之间还会出现什么问题。可是,谁又敢保证就一定不会出现意外呢?邢维民对手下这十个兵还算满意,虽说他们都有些紧张,但是仍然能保持基本的战场纪律,牢牢固定在自己的岗位上。

沙河属于黄河支流,河面不是很宽,水深数丈,流速湍急。邢维民用雨披蒙住脑袋,按开手电,仔细对比地图上的双方部署。“冈山大队如果遭受攻击,对岸的鬼子炮兵一定会实施火力增援。不错,不错,看来小鬼子又是在严格执行他们的步兵操典。”

“长官,鬼子的巡逻队一会儿要经过这里,咱们是不是换个地方?”于占江爬到他身边,低声说道。

“噢?你怎么知道会有鬼子巡逻队?”

“听侦察排的兄弟说的……”说着,于占江反倒有些不好意思。

“嗯?你没事去侦察排干什么?”

“这个……”于大麻子犹豫了半天,最后无奈地解释道,“打仗嘛,怎么也得给自己留条后路。万一有个风吹草动……我是说万一,这个……也知道该怎么跑不是?”

“噢……你找侦察排的目的,就是为了怎么逃跑更安全……”点点头,老邢却在心里暗暗赞道,“不愧是老兵油子,打仗都能玩出花样来。怪不得他们比新兵活得滋润,原来心思都用在这儿了。”想了想,邢维民又问,“难道侦察排就没告诉你冈山大队的队部在哪么?”

“长官,你不是要干人家队部吧?”摇摇头,于大麻子认为他这是在找死。就算鬼子敲锣打鼓告诉你队部在哪,可你能渗透进去么?人家又怎能不严密防范?

“看来,你从侦察排那里并没套出有用的东西。”收起地图,邢维民回头再看一眼日军阵地,果断地命令道,“准备行动!”

“啊?长官!你真要打他队部啊?”看看邢维民那决绝的表情,于大麻子突然感到此次行动,的确是个有去无回的行动。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