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江烽火 正文 第二十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27.html


脱离鬼子的追击,张军带领着队伍来到了距离原驻地20余里的山上。在山上,张军望着自己的部队狼狈的样子心里一阵酸楚,眼泪都快要流了下来。这时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山上的树叶被风吹的哗哗作响。起风了,初冬的风吹在人的身上显得格外的寒冷,张军紧紧地裹着军服若有所思地靠在一颗树的旁边。忽然,张军想起了什么,然后站起身对身旁的参谋长说道:“参谋长,你命令部队原地休息就地搭锅建灶。”


“是!”参谋长有气无力地回答道。这时,陈启亮走了过来,坐在张军的身旁拍了拍张军的肩膀,安慰说:“张团长,我知道你的心情不好,这不能愿你,这都是国民党的错,如果国民党能够积极抗日,今天你也不会落到这种地步。”见张军没有言语,陈启亮也没有再说什么。于是,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牛肉干,然后又从背后拿出一瓶酒。


“看,这是什么东西?”陈启亮听王刚团长说,张军平时喜爱喝点酒。见有酒,张军也不客气拿着酒就往嘴里送。边喝边说:“这酒不错,是洋酒,你这是从哪弄来的酒?”


“这是上次新四军袭击红花山鬼子码头缴获的战利品。”


“呸!你说这是鬼子的酒?”张军刚把喝到嘴中的酒吐了出来。


然后说道:“现在我想起鬼子,我心里那个恨呀,我恨不得把这些狗杂种全部杀死,才方解我心头只恨!”说着,张军恨的咬牙切齿。


这时,外面的风更大了,坐在地上的张军感到有些不舒服了。于是站了起来。这时,张军的一个团参谋过来说:“团座,这边有一个山洞,还是到里面去避避风寒。”


“走,我俩到洞里再聊,我觉得你这个很爽快,很和我的胃口”说着,拉着陈启亮一起往山洞路走去。来到山洞里,这时,卫兵已经点燃了二只蜡烛,还有一盏煤油灯,顿时,洞里顿时亮堂了起来。借着灯光,张军仔细地看了陈启亮一眼。


“怎么,我有什么好看的,难道我是大姑娘?”陈启亮见状哈哈大笑起来。


“你还别说,我感觉你与别人有些与众不同,你的功夫是跟谁学的?听说你的飞镖玩的非常不错,很准,很快,是吗?”


“想让我试试?”


“张军点点头”此时,陈启亮对洞里扫了一眼。然后从腰间迅速掏出梭镖,走手在空中划了一个弧圈,只听“扑哧”一声。然后,对着旁边的卫兵说道:“你过去把那只掉在地上的蝙蝠捡过来给你们的团长看。”卫兵走到一个不远处从地上,把一只蝙蝠捡过来丢在了张军的眼前。张军不看不知道,一看惊呆了。


忙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有蝙蝠的,神了,有这么准的手法?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这叫做熟能生巧呀!这些都是我师傅他老人家叫给我的。”此刻,陈启亮又想起了远在深山里的师傅起来了。想着想着,陈启亮眼睛湿润了。见陈启亮心里难过起来,张军故意转移了话题问道:“对了,你把今天是怎样知道我们团会遭遇不测的事情说一下,好吗?”


“是这样…….”陈启亮然后把如何得知382团即将遭到鬼子攻击的事情一股脑地说了出来。

当天上午,陈启亮和团部党委一帮人商议如何开辟红花上根据地,以及目前粮食短缺等问题。陈启亮在会上说:“目前,我们独立队团仅仅在红花上一带活动还是不够的,我们必须有组织下山主动发动群众,团结群众,把群众组织起来,采取人们战争的手段破坏和打击鬼子,从而取得抗战的最后胜利,同时在山上我们还要开在生产自救,自力更生,艰苦奋斗这也毛主席所倡导的我军在新形势下斗争要求……”经过艰苦卓绝的战争考验和斗争实践陈启亮的政治,理论水平都有了很大的提高。正当陈启亮滔滔不绝说着这些政委应该的话题,这时,有人来报:“报告团长,司令部谭副司令员来电。”说着,双手把电话递给了团长。陈启亮急忙打开电报,然后念道:“新四军独立团;现日军出动部队向国民党17师开进,请你们迅速率领一支快速反应小队前去摸清鬼子的动向,待机行事……”


“鬼子部队到国民党17师干什么?我看这里一定有文章?”政委意识到。


“对!一定是阴谋,平时鬼子和国民党部队一般情况是不会主动进攻的,这次不知怎么了?这份电报的内容也没说清楚,可能司令部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所谓阴谋,我看鬼子一定是在打17师师长王坏水的主意,这个家伙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东西。鬼子是想逼王坏水投降?一定是!”陈启亮分析道。最后,陈启亮说道:“不管怎么养,我们还是要按照司令部的要求,静观其变,待机行事!”


“这样,你立即挑选部分身体素质好,军事能力强的同志前去摸清鬼子的具体情况。”


“好,政委你在家就多担待些了,时间不早了,我这就带领小分队出发。”


陈启亮带领小分队急速行军爬山涉水,风尘仆仆,没有喘一口气。由于路程较远,小分队于当日下午5时赶到了17师驻防区域。在17师师部对面的山上小分队迅速隐蔽起来,从望远镜里,陈启亮远远地看见鬼子大部队已经包围了17师师部。几个鬼子军官骑着高头大马立在17师师部门前。这是怎么回事,鬼子为什么不进去呢?陈启亮感觉有些纳闷。不一会,就见师部里有几个出来了,然后毕恭毕敬地站在一旁。这时,一个鬼子马上下来了随后在鬼子等一些人的簇拥下向师部走去。看来这是鬼子的大官,是条大鱼。


“团长,我们是否攻进去,干掉鬼子?”一连长说。


“你脑子进水了?这能进的去,你不要名了?说话也不动下脑子,瞎才搅合”被陈启亮一顿数落,一连长摸摸脑袋一个尽地傻笑。


“不好,我们赶紧到张军的382团去!”说着,抵着身子大手一挥“快走!”然后,小分队消失在茫茫的山林里。


国民党382是17师的一个团,驻扎在离师部不远的一座山上。陈启亮率领小分队来到382团驻地山上,看见鬼子也到了382团的驻地。这时就听见鬼子大声叫喊,要求382团放下武器向皇军投降。鬼子的话音未落,382团的阵地上响了激烈的枪声。随后,鬼子的大炮向382团的阵地进行了猛烈的轰击。


“赶快增援382团,否则后果严重。”随后陈启亮带领小分队前来支援和参与了张军的382团的战斗。由于寡不敌众,不能恋战,立即撤退,就这样陈启亮和张军率领的部队来到这座山上。


听完陈启亮的情况介绍,张军更是感激涕零。他紧紧地抓住陈启亮的手说:“好兄弟,我真不知道该怎样感谢你呀!”


“不用谢,这是我们新四军应该做的事情!”


“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明天还要赶路”陈启亮提醒说。张军点点头,然后往地上一躺沉沉地睡了下去。


天已经蒙蒙亮了,陈启亮从地上爬起来揉揉睡眼朦胧的眼舒展胳膊伸了一下懒腰,见张军睡的很香没有叫醒他,独自一人走出了山洞。外面的景色有一种凄惨的美,树枝几只不知名的鸟在欢快地唱着歌,跳跃着,和着风,绕山的雾在山中游荡。眼前到处都是落叶,踩在上面发出哗哗的响声。


此时,陈启亮发现站岗放哨的两个国民党士兵躺在地上睡着了,怀中抱着枪,鼾声如雷。他们确实太辛苦了,陈启亮没忍心叫醒他们继续向前走去。忽然,一连长满头大汗地跑过来:“报告团长,不好了,鬼子已经向山上进攻了。”


“什么,鬼子上来了?”陈启亮听到报告鬼子进山了,心里顿时一惊。


“立刻带领我们的人马阻击鬼子,我去叫醒张军团长,另外你把在地上睡觉的士兵统统叫醒,准备战斗!”接到命令,一连长立刻执行去了。


“张团长,赶紧起床鬼子已经进山进攻我们了!”此时,陈启亮急忙摇醒张军嘴里说道。一听鬼子来了,张军急忙从地上一骨碌爬起来向洞外跑去。


此时,一连长带领新四军小分队已经和进山的鬼子交上火了。子弹发出“嗖嗖”的声音,到处都是手榴弹的爆炸声。战斗异常激烈。这座山,山路较为平坦,陈启亮从望远镜发现满山都是鬼子的身影。“不好!鬼子已经把我们包围了。”此刻,陈启亮放下手中望远镜,对张军说:“你留下一部分部队和我带领的小分队阻击鬼子,其余的你领着部队赶紧往后山撤退,否则就来不及了!”


“不行!我的部队我来指挥,你还是带着新四军撤退吧。”


“都什么时候了,什么你的我的,听我的不错,快走!”说着,陈启亮一把推开张军,大声地叫道:“快走!”


“一营留下听从陈团长的指挥,其余跟我撤退!”说着,张军领着部队向后山转移走了。


此时,阵地上的新四军小分队和鬼子打难解难分,鬼子指挥官拿着指挥刀一个尽地在叫喊着往阵地上冲锋。


“一营长,你带领你的部队在这里组成第二道防线,坚决打击鬼子的进攻,我领着部分士兵从鬼子的侧后袭击鬼子。”说完,手一挥十几个国民党兵顺从地跟着陈启亮向侧后方向移动。


鬼子想胁迫382团没有成功,于是气急败坏地叫嚷着要把382团消灭掉。由于382团在新四军的配合下及时撤退了,因而鬼子的目的没能达到。鬼子在追赶382团的半路上停止了进攻,原因是怕遭到382团的埋伏,再说;天已经黑了下来鬼子不擅长夜战。于是就原地安营扎寨下来,等天亮后在寻机进攻。


此时,新四军小分队在阵地上与鬼子交战了几个来回,伤亡很大,原来的十几个战士现在只剩下一连长和几名战士了。但新四军战士十分顽强,依然坚守阵地。鬼子见这块阵地非常难肯,于是调集三挺轻机枪和一挺重机枪向新四军小分队的阵地猛烈扫射。阵地上的战士被鬼子强大的火力压的抬不起头来,这时,鬼子又发动了新一轮的进攻。此时战士们的子弹打光了,手榴弹也扔完了,他们从背上抽出了大刀严阵以待,他们誓死要与鬼子决一死战,直到战斗的最后一刻。鬼子在机枪火力的掩护下已经冲到阵地的前沿。这时,一连长大叫一声从阵地上一跃而起,挥刀向鬼子的头上砍去。阵地上的几个战士们也纷纷举起大刀跃出了阵地。


陈启亮带领着十几个国民党兵从鬼子的侧后发动袭击,打的鬼子晕头转向,一个个狼狈地往下撤。然而没多时,鬼子又开始往上冲过来。这时,陈启亮想张军带领的部队肯定已经转移到了安全地带,于是命令立刻撤退往后山转移,同时命令国民党一营长一起率领部队撤退。此时,一连长带领的新四军独立团小分队十几个战士已经全部战死在自己的阵地上。


陈启亮用手抹着眼泪,然后带领部队来到了后山与张军的部队会合了。


在后山,张军含着眼泪对陈启亮说:“兄弟,这次我欠你的今后我一定会报答你对我恩情,也一定会帮助新四军!”此刻,陈启亮张军的慷慨激情,只是默默地点着头,无语。想着自己带领的十几位新四军战士,自己的好连长好兄弟都牺牲了。想到这里,陈启亮心里一直在流血。


陈启亮强忍悲痛的心情问张军:“你现在有打算?”陈启亮的意思是说,你的17师已经不存在了,你现在还能怎么做呢?因而,陈启亮想到把张军的部队收编成新四军。


“我准备到第三战区把这里的情况向战区长官部报告,部队我也带过去。”强扭的瓜不甜,天高人鸟飞,海阔天空凭鱼跃,只要将来不对付新四军就行了,陈启亮心里想。


“这样吧,我们就此告辞,我还要赶路。兄弟,祝你好运!”说完,陈启亮和张军握了握手,随后带领剩下来的一名通讯员一起上路了。远远地,张军还在向陈启亮远去的方向挥手致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