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的古代审讯:巧妙对付反复翻供

yyh007 收藏 0 430
导读:有个四川人,给自己起的别号是:蜀山老猿,可见是个爱搞笑的人。 但是却很有才,据说连男性都会倾慕他,还写下了:“我愿来生作君妇,只愁清不到梅花。”雅致又风流哦。 他叫张问陶,雅号船山先生,乾隆嘉庆时候的人。 他在山东莱州当太守的时候,来了个东北的满洲贵族视察地方,对老张的那股子书生气很反感,就想着找茬。 船山的朋友不少,替他说话: 他虽然书呆子气重了些,行政事务据说倒也并不耽误。 贵族冷笑,那好,拣个难审的犯人让他审给我看好了。 正好有个现成的。 是个特别有反刑侦经验和手段的犯罪分子,一审就招

有个四川人,给自己起的别号是:蜀山老猿,可见是个爱搞笑的人。

但是却很有才,据说连男性都会倾慕他,还写下了:“我愿来生作君妇,只愁清不到梅花。”雅致又风流哦。

他叫张问陶,雅号船山先生,乾隆嘉庆时候的人。

他在山东莱州当太守的时候,来了个东北的满洲贵族视察地方,对老张的那股子书生气很反感,就想着找茬。

船山的朋友不少,替他说话:

他虽然书呆子气重了些,行政事务据说倒也并不耽误。

贵族冷笑,那好,拣个难审的犯人让他审给我看好了。

正好有个现成的。

是个特别有反刑侦经验和手段的犯罪分子,一审就招供,再审就翻供,反反复复,司法部门都快被他折磨疯了也结不了案。

船山的朋友找到他传达命令,很为难:你行不行啊?

怎么不行?老张很自信。

那十天够不够?

三天就行了。

三天?上头可盯着呐……那要我帮你备什么刑具?

不用刑具,你给我来一大盘上好的金华肉脯,再准备一大坛子上品绍兴酒,等我三天吧。

犯罪分子被带上来了,抬头一看,觉着气氛不对。

两个书童在忙着热酒,一个记录员坐在那里发呆,而官大人斜倚在那里,左手把着酒杯,右手闲闲地翻着案卷。

可不像是审案子。

“你是郸城人啊?”

“是。”

多大了?

三十七了。

在城里住吗?

是。

父母都在吧?

小的不幸,父母都亡故了。

哦……兄弟几个啊?

三个,我是老大。

成家了吧?

有老婆了,还有俩孩子,大的十八,都能打猎啦,小的十三,还帮不了家里呢。

哦,那平时做什么营生呢?

闲呆着,没事情做。

哦……

老张啜着酒,若有所思。

同僚们这时候都躲在屏风后偷听,本想着老张那么好的辩才,一定是句句犀利,却不想是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闲唠家常,不觉面面相觑,苦笑不已。

犯人紧张地等待审讯正式开始。

却就这么结束了。

第二天。

还是一样,老张闲闲地问了一句:

你是郸城人吧?

对。

对了,你多大来着?

小人三十九了,明年就四十啦。

在乡下住还是在城里住啊?

在乡下。

父母都在吧?

父亲死得早。

兄弟几个呢?

哥仨,我是老二。

成家了吗?

有老婆了,还有俩孩子,都还小哩。

做什么营生呢?

种地,家里有几亩田。

老张盘腿坐在炕上,依旧是闲闲地啜酒,品着肉脯,注意力似乎根本就没放在犯人身上。

犯人还等着这官老爷进入实质性问题呢,备了好几套说辞,就等着他问了。

老张却挥了挥手:

带下去吧。

第二天的审讯又结束了。

依然偷听的同僚们哭笑不得,老张到底要怎么着呢?关于案子一句也不问


第三天到了。

朋友先自忍不住,一早就跑来提醒说:

你是不是忘啦?!这可是第三天了……上头来的不好惹!

船山先生伸个懒腰呵呵笑道:

没事,没事,今天肯定结案!

纵身一跃,跳下炕来,大声招呼衙役们赶紧准备刑具,做好结案准备。

安排完了,又跳上炕去,舒舒服服地盘腿一坐,挥挥手:

把他带上来吧。

犯人来了,跪在那里偷偷地抬眼一瞧,嚯,官老爷还是那样,倚着身子就着肉脯下酒呢,不觉窃笑。

船山先生招招手,示意犯人膝行向前。

多大岁数了?

小人四十一了。

在乡下住呢,还是在城里住?

有时候住乡下,有时候住城里。

父母都还在吧?

犯人不觉嘀咕:

这位官爷到底还问不问我那案子?

回老爷,小人母亲七十多啦。

有兄弟吗?

有,有俩哥哥,不过死得早,都不在了。

老婆孩子有吗?

有儿子,还在他阿妈怀里抱着呢。

平时靠什么生活呢?

回老爷,家里也没地,有时候打渔,有时候打猎,混生活呗。

老张不再问了,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等了很久,厅堂里安静极了。

突然仰脖喝下一大杯,然后又一杯,又一杯。

然后把酒杯往桌上用力一扣,大声喝道:

衙役何在!

衙役们从堂后拥出高声应和,利索地铺好了刑具。

“拖下去打死!”

衙役们冲上来要动手。

这下大出意料,犯人吓坏了,赶紧叩头道:

小的无罪啊!

老张立起身来,指着犯人大喝道:

你完蛋了!

前面数位大人对你讯问的案牍我已读了数遍,你的罪行明白无误!你却一再翻供,扰乱公堂!

三天以来,我问你的都是家常琐事,结果你每次答复都不一样,简直是信口开河!家常琐事尚且如此反复,何况正案!

三天来你的言辞都已经记录在案,我就是要用这个来证明你反复无常口无实言!就凭这个,打死你也不冤了!

事起突然,犯人骤然间乱了方寸,还想勉强抗辩。

老张一挥手,示意衙役们只管拖下去。

犯人再无选择,只好叩头道:

小人愿招,誓不翻供!

当下立即立供画押,终于正式结案。

激动的众官员从屏风后冲出来,贵族握着老张的手感慨道:

你们知识分子啊,还真是有一套!从此不敢小看你们读书人!

这个故事说明了什么呐?

说明知识分子和国家机器之间,其实没啥隔阂,就看怎么用了。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