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解聘六合新集中学教师找校长谈心被打流血,区教育局已经介入调查(转帖)

江东大虾 收藏 0 1337
导读: 有着23年教龄的六合区新集中学教师陈宏涛,最近非常郁闷,郁闷来自于两方面:一是他被学校解聘;二是他找校长谈心时,被打得满脸是血。昨天,记者在中学采访时,许多人都为陈老师叫屈,认为对老师动粗有损一校之长形象。不过,校长也是一肚子委屈,坚称是对方先动的手。   老师:教学质量高却遭落聘   昨天,记者在新集中学见到陈宏涛,他的左耳上部肿得老高,颧骨处有一道约两寸长的伤口,鼻梁处也有几道血口子。说起自己的遭遇,他一肚子火。   1985年,陈宏涛从晓庄师范毕业,分配到新集中学,




有着23年教龄的六合区新集中学教师陈宏涛,最近非常郁闷,郁闷来自于两方面:一是他被学校解聘;二是他找校长谈心时,被打得满脸是血。昨天,记者在中学采访时,许多人都为陈老师叫屈,认为对老师动粗有损一校之长形象。不过,校长也是一肚子委屈,坚称是对方先动的手。

老师:教学质量高却遭落聘


昨天,记者在新集中学见到陈宏涛,他的左耳上部肿得老高,颧骨处有一道约两寸长的伤口,鼻梁处也有几道血口子。说起自己的遭遇,他一肚子火。


1985年,陈宏涛从晓庄师范毕业,分配到新集中学,至今已有23年教龄。一开始教初中数学,曾获得六合区统考全区第4名。2006年开始改教历史,在2006年度全区历史统考中,他教的学生成绩突出,他是全校史地生类教师中唯一获得全区“考试成绩奖”的。


陈宏涛说,他教学经验丰富、成绩突出,按常规不该被校方无情淘汰。但是,今年暑假,学校连续4次聘用,他都没有获聘,没有一个年级组长要他。“我热爱教师这个岗位,已经干了20多年,好好的突然被解聘了,这不是要我命吗?”他苦着脸告诉记者。


冲突:“谈心”不成发生斗殴


9月1日上午,还没收到聘用通知,陈宏涛坐不住了,想找领导谈谈心。他直接来到校长室,找到了陈玖琳校长。


“为什么我没有岗?”陈宏涛开门见山。


“你问你自己。”陈玖琳的回答倒也干脆。


陈宏涛有些生气:“你是一校之长,当然要找你。”


校长告诉他:“不是我不让你上班,学校实行聘用制,你落聘了。”


陈宏涛并不甘心:“不是有协调委吗?能不能给我个岗?”


“我们再研究一下,等几天吧。”校长回答。


事情到此结束,也不会有后面的流血冲突。陈宏涛说,当时他很委屈,走到办公桌边,挥着手激动地说:“我教学成绩并不差,又没有误人子弟,为何没有岗?”看他口气太冲,校长也火了,抬臂打开陈宏涛的手:“你手别乱指好不好?”


陈宏涛说,这时,学校成老师走过来,急忙将两人拉开,隔壁杨副校长也跑过来劝解。几人将他拉住,没想到陈玖琳突然冲过来,对着他就是一顿拳头。


陈宏涛告诉记者,当时陈玖琳指着他大骂,“你个混世的,还敢跟我斗?”


记者昨天在校园里听到一些老师在议论:“校长太嚣张了,竟对老师动拳头,把人打成这样,成何体统。”“陈老师可能不遵守考勤制度,但他教学上有一套,成绩突出。”


校长:是他先动的手


昨天上午,在学校校长办公室里,区教育局王局长和龙池街道负责人以及派出所领导来到学校调查此事。校长陈玖琳对打老师一事,也感到非常委屈:“事发时,陈老师用手指着我的鼻子,我让他坐下来谈,但他不听,指着我大声嚷嚷,还一把抓住我的衣领,在场的成金山老师(注:也是落聘)上来掐住我的脖子,他们两个中,还有一个打了我肚子两拳。在这种情况下,我才被逼还了两拳,打在陈老师的左脸部,后来才被一名副校长拉开。”


“陈老师落聘,他应该反思一下。”陈玖琳气愤地说,“这个决定是经过学校领导班子研究定下来的,而且是根据区教育局教育改革方案进行的。”


区教育局有关人员透露,新集中学自从划归龙池街道管辖后,一直存在问题,有的老师一边上课,一边开店,“其中,陈宏涛老师还和别人开厂,怎么能上好课?此外,陈宏涛还经常迟到早退,其他老师很有意见,他不落聘,谁落聘?”


陈玖琳告诉记者,其他附属岗位还有,总之会给陈老师一个岗位。


区教育局有关负责人说,今年全区教育系统人事制度改革,肯定会触及一些个人利益,“我们在推进这一改革,要求每个学校都要公平、公开、公正。”


“对于陈玖琳校长打老师一事,区教育局领导非常重视,要求调查组全面公平、公正地调查。”区教育局王局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不管是校长还是老师的责任,他们都将严肃处理。



本文内容于 2008-9-6 11:00:29 被yehe666编辑

1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