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献身森林、拥抱绿色[蓝剑]

sghyl 收藏 2 300
导读:献身森林 拥抱绿色 我叫石头,武警某部四班班长。 4年前,我怀揣大学录取通知书,从红土高原的青山绿水之间走进警营,成为了森林部队的普通一员。在部队的大家庭里,在各级首长和广大战友的鼓励声中,我走出了因家庭贫困而失去上大学深造的阴影,用青春和汗水,与森林结伴,与火魔搏击,凝练了兵的情感,铸就了兵的忠诚。 1997年8月,我接到了大学录取通知,在县偏僻的山村里,到处传颂着这一喜讯,我也兴奋得好几天难以入睡。父母在为我高兴的同时,为我那1万多元的入学费四处奔走,到临行前几天,父亲对我说:“孩子,现在我

献身森林 拥抱绿色

我叫石头,武警某部四班班长。

4年前,我怀揣大学录取通知书,从红土高原的青山绿水之间走进警营,成为了森林部队的普通一员。在部队的大家庭里,在各级首长和广大战友的鼓励声中,我走出了因家庭贫困而失去上大学深造的阴影,用青春和汗水,与森林结伴,与火魔搏击,凝练了兵的情感,铸就了兵的忠诚。

1997年8月,我接到了大学录取通知,在县偏僻的山村里,到处传颂着这一喜讯,我也兴奋得好几天难以入睡。父母在为我高兴的同时,为我那1万多元的入学费四处奔走,到临行前几天,父亲对我说:“孩子,现在我们手里只有4000多块钱,我们村祖孙三代没有出过大学生,我打算把房子卖了凑足钱送你出门。”我心里明白,这几年父母为了送我读书连新衣服也舍不得添一件,现在为了我,却要把唯一的一栋房子卖掉,我读书走了,父母住哪儿,思前想后,尽管我为十年苦读而惋惜,尽管我好几天吃不香、睡不好,但我最终还是放弃了上大学的机会。在痛苦的日子里,得知征兵的消息后,我十分冷静地给父母讲了自己的想法,父母说:“我们已经对不起你,你也大了,自己的事就自己拿主意吧!”12月,我从母亲的泪眼里走出了家门,踏上了从军之路。

刚到部队,我什么都感到新鲜,但特别关注的还是“上军校”。新兵搞调查,在“你来部队想干什么”一栏,我毫不犹豫地写上:读军校。这是一个新兵的梦,这是一个在大学门外徘徊了很久的真实心愿。2000年考学的机会终于来了,论条件我是班长、党员,并且自身文化基础也不差,可名单报上去不久,大队长就把我叫到他办公室对我说:“通过审查,你超龄了。”听到这儿,我脑子里嗡嗡直响,队长给我谈了半个小时,结果什么也没有听清,我此时想得很多,经过几天激烈的思想斗争,我琢磨着,献身森林部队是自己的选择,绝不能因考不了学给组织和领导添麻烦,想到这里,我坦然多了。从那以后,我更加严格要求自己,把全部精力都用在了工作上,用在了完成以防火灭火为中心的各项任务中。同时,我把上学读书的心愿寄托在了更多的人身上,从入伍至今我为“希望工程”捐款1000多元,并一次为驻地森林部队希望小学捐款700元。尽管我没有学成技术,没有考上军校,但由于工作出色,我当了班长,入了党,而且先后7次被评为优秀士兵和受到其它奖励。

在完成中心任务上,我从来不马虎,在参加的20余次森林火灾战斗中,都以自己出色的表现完成了任务。进入2000年防期,我所驻守的驻地久旱无雨,火险等级居高不下,部队处于高度戒备状态。为保证部队拉得出、开得动、打得赢,发挥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和骨干的桥梁纽带作用,我干自己能干的活,办自己能办的事,为组织分忧,为部队加油,几乎牺牲了所有的空余时间和周末休息,检修扑火机具23台(把),自制2号工具17把。同时针对本班新同志多,扑火经验不足的实际,在大队统一组织进行的教育和扑火演练之外,针对防区内山高、坡陡、风大、林密、火险等特点,我运用自己几年在扑火战斗中积累的经验,把本班扑火实战战法分析和火场情况处置。搞得有声有色。同时,还组织本班进行扑灭各种类型火灾的小演练。这种做法得到了支队、大队领导的一致肯定,并在部队中广泛推广。

作为党员、班长,“看我的”、“跟我来”,不能只挂在嘴上,而更应该贯彻在完成各急难验重任务中。今年4月初,驻地战河乡爆发森林火灾。由于三个区域同时起火,部队只能分头行动,我们班按照大队意图,承担了石生堡火场的扑救任务。行进途中,我一直背着25公斤重的水箱,同志们几次来换,我坚决不肯。到达火场后,衣服全被汗水浸泡透了。看到我实在太累了,班里的同志说:“班长,你先休息一会,我们先上。”面对熊熊的大火,我去休息,让经验不足的同志去打火哪能行?想到这里,便与同志们一起投入了战斗。在一天时间里,我带领全班战火头,攻险段,行程30多公里,扑灭了7个火点,火场明火全部得到控制。在火场上,班长不仅是施号员,而且更应当好战斗员。第二天清理余火,哪里最难最险我就出现在哪里,到了中午,火场风大了起来,火场北线又冒起了火焰,我迅速带领2名战士到达起火点,正在扑打时,突然战士郭松高喊:“班长,快闪开。”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火烧迹地内一棵40多公分大的站杆木已倒在我的面前,我手里拿着的二号工具被打断成了三截,殷红的鲜血顺着黑乎乎的手指汩汩直淌。在没有经过任何包扎的情况下,我扳下一颗松枝又继续参加了战斗,20多分钟后火灭了,我才发现手掌上1/3的皮已经剥开,战友们看到都傻了眼。我默默的行动,犹如一道无声的号令,激发了同志们的士气,一个个猛虎一般,忘记了疲劳,见烟就上,见火就打,越战越勇,下午5点,余火全部清理完毕,我班独立承担的灭火战斗任务取得了决定性胜利。

4月29日,驻地跑马坪又起大火,由于前次扑火手伤未愈,大队长、教导员都叫我留守,但在我强烈要求下,终于缠着绷带上了火场。面对火场战线长,火势猛,队长迅速摆兵布阵,并下达命令:务必在今日拿下这场火。我班奉命在2号丫口实施阻击,由于丫口背后就是几十万亩原始林,我们班的作为将对整个火场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火场就是战场,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现在就是实践军人使命的时候了,到达位置后,我一边作临战动员,一边带领同志们紧张地开挖隔离带。正在这时,狂风大作,上山火象一枝毒箭飞快向我们班扑来,我们犹如穿进了烟囱,突然听到夏云龙大喊:“班长,火已过了隔离带。”我捂着鼻子跑过去一看,大火距离我们已不到十米,情况万分紧急。恰在此时,新兵岳保金因受浓烟熏呛不醒人事,我安排副班长马绍华等3人将岳保金转移到比较安全地带急救,随后与其他4人与火魔展开了殊死搏斗。时间就是生命,在前面是火,后面是浓密的森林,两边都是200多米高坡的地形条件下,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三支水枪,两把二号工具,面对着大火,只有背水一战。在激烈的战斗中,不知什么时候我扎在嘴鼻之间的湿毛巾掉了,浓烟令我呼吸困难,理智反复告诫自己:“千万要挺住。”就在此时,我的脸被火苗烤得一阵阵辣疼,眉毛也被火烧焦了。说时迟,那时快,副班长马小华、战士罗大强、郭小这时也返回来投入了战斗,两架风力灭火机与水枪、二号工具一齐开战,近30分钟的生死之战,以我们的胜利而宣告结束,大火终于被阻隔到了原始森林之外。“护林做尖兵,灭火当勇士”这句我们时常挂在嘴边的话,而落实起来却是那么沉重,当我回过头来看到岳保金已经苏醒时,我却昏倒在了火场上。十分钟之后醒来,战友们“班长长、班长短”问个不停,见到我受伤的手浸满了血,岳保金哭着对我说:“班长,是我没用,连累了你。”看到战友们亲切的面孔,我一边安慰岳保金,一边发自内心地笑了。战斗结束后,当队长听到二号丫口阻击战惨烈的一幕,紧紧搂着我久久不愿松开。总结这次战斗,大队全体官兵一致为我请功。

在部队虽然只有短短的四年,但我却得到了许多、许多。是部队这所大学校的教育,使我懂得了用平静的心态面对得失,是部队这个大熔炉的铸造,使我坚定了在不断的奋斗中去实现自身价值。在四年军旅生涯里,在与火魔的较量中,我——一个普普通通的士兵,做了作为军人应该做的事,组织却给了我很高的荣誉。在这里,我要感谢部队各级组织和首长对我的关心、爱护,我要感谢与我并肩战斗的战友们默默无闻的辛勤奉献,是你们那宽大厚实的肩膀托起了我今天的荣誉。昨天已存封变为历史,部队几年血与火的锻炼,我已深深爱上了这身橄榄绿,深深爱上赋予我青春、赐予我力量的大森林,我为当初的选择而骄傲,我为献身人类绿色事业而自豪,为了一个更加美丽的世界,为了春意盎然的明天,我愿用战士的忠诚与坚贞与绿色森林结伴同行。


本文内容于 2008-9-6 12:11:25 被sghyl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