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翔 《第一卷 少年》 七 决战

mulinsen444 收藏 6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size][/URL] “统领大人,我们白天为什么不出战呢?”张荣终于有些忍不住了。虽然对他们来说,这种比试更像是个游戏,不过被人堵着门口挑战却不出战,还是让人心里不好过。不管怎样他们到底也是军人。军人总有有军人的骨气和尊严。 “对啊!统领大人,难得遇到大人这样的统领,我们也想为大人出把力,漂亮的赢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


“统领大人,我们白天为什么不出战呢?”张荣终于有些忍不住了。虽然对他们来说,这种比试更像是个游戏,不过被人堵着门口挑战却不出战,还是让人心里不好过。不管怎样他们到底也是军人。军人总有有军人的骨气和尊严。


“对啊!统领大人,难得遇到大人这样的统领,我们也想为大人出把力,漂亮的赢几场呢!也对得起大人请我们吃一顿,为什么不出战呢?”


“是呀!是呀!大人为什么?”其他几个头目也纷纷付合。


杨炎笑了笑道:“各位,会有出力的时候,不过可不是现在。”


“大人,那要到什么时候?”


杨炎笑而不答。


这时,张荣又道:“大人,莫非是有什么妙计吗?”


杨炎笑道:“不错,我确实有计。各位不妨猜一猜,我用的是什么计策?”


众人听杨炎这么一说,都沉思起来。张荣终是多当了几年的兵。虽然没有经过什么大阵仗,战场还是比别人多上了几次。道:“大人莫非是用的当年曹刿一鼓胜三鼓的以逸待劳之计吗?”


春秋时期,齐鲁会战于长勺,曹刿从鲁庄公出战。齐军鼓进,庄公欲鼓,刿曰:“不可。”齐军三鼓。刿曰:“可矣!”庄公鼓之,果然大败齐军。庄公问其故,刿曰:“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胜之。”


张荣当即将曹刿的故事讲给其他几个头目听了,然后道:”统领大人今天不出战就是为了消摩对方的土气,等到第三天,等把对方的士气消磨殆尽了以后我们在出战,就一定能获胜的.统领大人是不是这样。”


杨炎微笑点头,喃喃道:“曹勋,你不会连这点小把戏也看不出来吧,那可就太令我失望了。”



临安皇城,御书房。


龙案之后端坐着当今的大宋天子赵眘。左三石二站着五位文武大臣。左边的是:尚书左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汤思退,枢密使、魏国公张浚,中书门下参知政事兼同知枢密院事虞允文。右边是:殿前司都指挥使、昭庆军节度使、同安郡王杨沂中,宁国军节度使、池州驻劄御前诸军都统制李显忠。


大宋目前的文武重臣具在于此。


这时,又进来一人,正是韩彦直。韩彦直参见赵眘施礼完毕之后,赵眘问道:“子温,各处的兵马都准备得怎么样了。”


这时韩彦直的官职是户部待郎、主管左曹,总领淮东军马钱粮。六部之中户部是仅次于吏部的,掌握全国的财政。因为不是在金殿正堂,因此赵眘比较随便,直呼韩彦直的表字,以显亲切。


韩彦直答道:“各处的军需、粮草、器械都以齐备。俱体数目都在臣写的奏章里,另有山东路镇江府前军统制魏胜督造如意丰三百辆、炮车一百辆,沿海制置使李宝监造各式战船一百五十余艘,都在这里,请皇上一起过目。”说着双手将奏章奉过头顶。一边的太监接过,把到赵眘的书案上。


赵眘道:“很好,子温有劳你了。”


这时杨沂中问道:“韩大人,战马数量有多少?”


韩彦直道:“马匹目前调集了约有五万多匹,除了拉车,负重的以外,用于骑兵的战马还不到三万。”


李显忠皱眉道:“那恐怕少了一些,如果要北伐,总要六七万匹才够。”


杨沂中也道:“金人善骑射,要于金国开战骑兵的数量可不能太少了。当年岳鹏举屡败金兵,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指挥的骑兵之精并不亚于金兵的骑兵。”


赵眘点头道:“是少了一些,子温还能想办法再多调集一些吗?”


韩彦直道:“西北、东北的产马之地都不属于我大宋。西南虽产马但大都只能用来挽乘、负重,能用来挽骑的少。战马只能通过购买获得,金国是不会买马给我们的。只能从西夏购买,但我大宋与西夏并无边界接囊。须要通过吐蕃才能到我大宋,因此也不能大量购买。绍兴三十二年(1162年)隆兴元年(1163年)虽开设了二十余处司马槛,但要等到大量出马还要等二三年才行。”


这时汤思退道:“陛下,北伐事关重大。还想三思而行。金人悍勇,我宋军恐难抵抗。一但有所闪矢,恐怕江山不稳,社稷不安。”


张浚“哼”了一声道:“汤相公,你这是什么意思。北伐事在必行,靖康之耻不能不雪,否则我大宋威严何在。”


汤思退道:“张相公,宋金两国二十多年来一直相安无事。现在我大宋国泰民安,百姓乐业。一但动起刀兵,可是百姓受罪,我看还是与金国议和为好,不过是每年给金国些银子帛绢,我大宋国力强盛这也算不了什么?”


张浚道:“汤相公,要知道金人狡诈,反无无常。绍兴三十一年便是金人毁约侵范我大宋。怎能再于金国议和呢?”


汤思退道:“张相公,两国交战非同儿戏,谁能担保我大宋必胜。一但失利,后果可不堪设想啊!”


张浚道:“金人毫无信义,朝三暮四。谁又能保正金国不在毁约,进攻我大宋。与其等金兵打过来,还不如我们主动出击,先进攻他们。”


汤思退弗然道:“张相公,现在百姓好不容易休养生息,安居乐业。你忍心让他们又卷入两国纷争,受刀兵文苦吗?”


张浚忿然道:“那么汤相公,你又没有想过那些被金国所占之地的百姓,他们那一个不受金人期压,那一个不盼望我大宋的王师早日北上,收复中原。面对这些百姓,汤相公你又将他们置于何地呢?”


眼见两人越说越激烈,几乎就要吵起来了。赵眘忙道:“二位爱卿,都不要争了。彬甫,你看如何是好呢?”


“彬甫”使是虞允文的字。见赵眘问起,虞允文道:“绍兴三十一年采石矶一战仍是金国背约在先,现在金国来使,要求我大宋恢复岁币,此事万万不可。否则非但无颜面对大宋百姓,也对不起我大宋历代的先帝。”


赵眘道:“彬甫言之有理,哪公我大宋是否就该立刻举兵北伐呢?”


虞允文道:“也不可。兵者,乃国之大事,不可轻率。否则便会重现太宗皇帝的高梁河之败。玩在我大宋久未开战,士兵们都久疏阵仗。则又名将雕零,与金国开战,实在不是时机。”


赵眘道:“如果按彬甫的意思,是和又不和,战又不战了。”


虞允文道:“臣以为,我大宋现在还宜整顿军务,训练士卒,等待时机。”


张浚道:“请问虞相公,要等到什么时候?”


虞允文道:“在下看来,还要等二三年方可北伐。不过这二三年里,虽不能大举北伐,却可以零星出击,待机而动,进攻宿州、颖州、蔡州等地。一来可以试探金国的虚实,二来也可以使士兵们增加实战经验,以增强我宋军的战斗力。”


赵眘道:“彬甫之言,诸位以为如何呢?”


张浚道:“臣以为甚好。”


杨沂中道:“此仞稳妥之见,臣也以为可行。”


汤思退道:“还诸陛下三思。”


赵眘道:“却么就按彬甫之议。”


汤思退听得连连摇头。赵眘也不理他,转问杨沂中道:“杨郡王,朕让你办的事如何了?”


杨沂中道:“万显声己到了临安,但他的两个兄弟还没有到齐,这几天就要到了。臣想还是等他们到齐了以后再说为好。”


赵眘点点头道:“这样甚好。此事虽然关系重大,但也不急于一时。就交给你去办了。”


这时汤思退道:“万显声,是不是绍兴十二年大闹禁宫的那个万显声?”


杨沂中道:“正是。”


汤思退厉声道:“这等大逆不道之人,杨大人你怎么不将他抓起来治罪,还要委以重任呢?”


赵眘忙道:“进之,此事同安郡王以对朕说明。当年之事也是由秦桧杀害岳飞引起的。若不是万显声他们这一闹,岳飞的一家老小恐怕都会被秦桧所害。朕已决定不在追究此事了。”


汤思退道:“陛下,这等不赦之罪怎能就这样轻宜的放过。”


赵眘不悦道:“朕说过不在追究了,以后谁也不在再提起。”


汤思退诺诺后退。这时一个大监进来道:“皇上,尚武院战场比试第一天的结果以经出来了,永安公主己经胜出了。”


因为有女儿参加,因此赵眘命太监将每天的战况都呈上来。


赵眘一面翻阅一面道:“同安郡王,你的孙子又参加了战场比试?”


张浚在一旁听了,忍不住道:“杨郡王之孙?不是正在前线效力吗?昨天还是我亲批他进升承节郎,怎么又来参加战场比试呢?”


杨沂中笑道:“在武院里参加比试的这个孙子叫杨炎,是我三子朝辉所生。在前线的那个叫杨昌鹏,那是长子朝光所生。他是隆兴元年(1163年)从尚武院里毕业的。”


赵眘也笑道:“这么说来,同安郡王的两个孙子可都是我大宋未来的栋梁之材啊!”


这时汤思退冷笑道:“说起来,杨郡王的这个孙子可是大大有名啊!临安府内可都知道杨郡王有个好孙子啊,哈哈!”


张浚和虞允文一直都在忙于整顿北伐的事务,倒没有听到杨炎的事情。李显忠是特意从前线召回来商议北伐的事情,回京不久,也不知道。唯有韩彦直了解得十分清楚,但在这个场合,他可是一句话也插不上。到是杨沂中,听了汤思退的话依然神色自若。


赵眘虽然不知道杨炎的事,但也听出了汤思退话里的讥讽之意,有些不悦道:“汤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于是汤思退冷笑着将杨炎的事添油加醋的讲说了一遍。


赵眘听了汤思退的话,颇为惊讶道:“杨郡王,,果有此事吗?”


杨沂中神色不变,道:“汤相公所言都是实言。”


赵眘有些不解道:“即然如此,杨郡王你怎么就由他胡来,也不管教一下。”


杨沂中微微一笑道:“老臣这个孙子行事向来自有用意,老臣一向从不干涉。”


汤思退冷笑道:“好个自有用意,杨郡王可真是教子有方啊!”


这时李显忠插言道:“陛下,杨炎的用意杨郡王自不便细说。不过臣到是可以猜出一二。”看了杨沂中一眼,“只是不知对不对。”


赵眘听了顿时兴越大增,道:“李爱卿,你倒是说说看。”张浚和虞允文也注目李显忠,显然也想听李显忠的说法。


李显忠道:“既使是普通人,在这样重要的比试中也绝不敢如此荒唐,何况是杨郡王的孙子呢。臣以为杨炎此奉大概是在故意示弱。让他例对手们小视他。”


赵眘点点头,道:“有道理,兵法云:欲强故示之以弱,欲弱故示之以强。此举到也合乎兵法。”


李显忠道:“陛下说得是。为名将者,必能使士卒效以死力。这种比试当然不能和真实的战场相比,自然也谈不上什么效死力。不过道理却是一样,那一方的土兵努力一些,认真一些,胜利的机率自然就要大一些。”


赵眘也笑了,道:“爱卿的意思是,在比试之前,杨炎请士兵们吃酒,就是为了让士兵们在比试中努力一些吗?”


李显忠道:“并非如此简单,还必须要使士兵心甘情愿听你的指挥才行。”


赵眘道:“这么说,杨炎在席间与士兵较技赌酒,就是为了向士兵显示自已的武功高强,使士兵们心服吗?”


李显忠道:“正是如此。”


赵眘听了立刻抽出杨炎和曹勋一战的报告,仔细观看。且为他们一天都没有打起来,因为写得十分简单,一会就看完了。道:“李爱卿,如果如你所言,杨炎今日应该士气正旺,正应与对手一战。可他今天一天都任对手如何挑战,都闭门不战,这又是何道理呢?”


李显忠断然道:“这是以逸待劳之计。目地在于消磨对手的士气,等到第三日在和对手决战,必会一战而胜。春秋时曹刿一鼓胜三鼓就是这个道理。”


赵眘连连点头,转问杨沂中道:“杨郡王,杨炎的用意就是这样吗?”


杨沂中道:“臣也不知。”


赵眘笑道:“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杨沂中也笑道:“杨炎行事,臣往往也难料十之一二,这次臣所想和李将军所言大致相当,但杨炎是不是这样想的,臣可就不知道了。”


赵眘也犹然笑了,道:“好,那就在过两日,朕到要看看杨炎到底地想干什么。”



沃日,曹勋又到杨炎的寨前挑战,这一次曹勋的士兵可忍不住了,开始破口大骂起来。


“妈的,这帮兔崽子们,等到明天老子要你们好看。”张荣在大帐中有些坐立不安。毕竟在外面骂的人大多数他都认识。其他的几个头目也在帐内焦躁不安,纷纷乱骂。


杨炎发现,在自己的大寨内,只有自己一人还能保持心平气和。不仅想起杨沂中让他在尚武院里刻意低调。至少能沉得住气。


很快,一上午就过去了。


曹勋的心里是一片茫然“大哥总不会想耗到三天以后俄们俩单挑来决定胜负吧。”按照规定:如果三天以后双方的比赛监督最终认定难以分出胜负的话,那就由双方主将之间进行单挑,来决定从试的胜负。虽然在以前也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但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三天都不打,就等着最后靠单挑来决定胜负的。


不过曹勋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杨炎是决不会这么做的。但是他到底是打算干什么呢?”曹勋的先祖是大宋的开国大将曹彬,亦是当时的名将。


“除了我的先祖以外,我们曹家的名将也不少啊。”闲着没事曹勋也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南北朝时有曹景宗,三国时有曹操,汉时有曹参,春秋时有吗?哦!有一个曹刿,曹……刿……”


曹勋突然一惊“我明白了,这是以逸待劳之计啊!”曹勋猛然回头,看着自己的军队,队伍以经叁差不齐了,士兵们式坐或卧,十分懈怠。精神头都不足。


“全体注意,收兵回营。”曹勋立即下令。


看着曹勋的人马撒走,张荣不禁道:“统领大人,他们今天走得可真早啊!”


杨炎微微一笑,道:“看来他是以经想起来了,我们是在在以逸待劳之计。回去重新修整去了。”


张荣道:“统领大人,那我们怎么办。”


“我自有办法。”


“对,就是以逸待劳之计。”曹勋对手下的几个头目讲明了杨炎的用意。


一个头目道:”统领,那么我们该怎么办。”


曹勋道:“通知下去,今天就不出战了,叫大家好好休息,明天他们一定会出战的。大家努力,和他们决一死战。”


“大哥,这一次我算是看穿你了。”晚上,曹勋躺在行军床上,默默的想着“明天就要和大哥真刀真枪的干一场了,不知道大哥打仗的能力怎样。大哥会不会还有别的诡计呢?”


正在曹勋迷迷忽忽之际,突然一阵喧哗之声将他惊醒。曹勋一翻身坐了起来,揉揉眼睛,仔细一听,竟是一片喊杀之声。


忽然一个士兵勿勿忙忙跑进他的帐中,“统领,统领,敌军劫营来了。”


曹勋大惊,急忙披上衣服,跑出大帐,心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完了,输了。”




“起来,起来,还在睡啊!要是真的在战场上,早就没命了。”


“醒醒吧!白天你们可都叫得老欢的,现在怎么都趴下起不来了?”


“呵!呵!还叫不叫了,还骂不骂了,白天的精神都到那里去了?”


杨炎的士兵一个个冲进曹勋的大寨,钻进帐营,将还在睡觉的士兵叫醒,整个过程基本上算是兵木血刃。这完全不像是一场大战,曹勋的士兵这时大多都还在睡梦之中,被惊醒后才发现身边己站满了“敌军”。自己己经成为俘虏了。


曹勋披着衣服,站在自己的帐蓬前呆呆发怔。这时,杨炎己带着十几个士兵走到他的面前。“小曹,睡好了没有,如果没有还可以回去继续睡会儿,这时离天亮还早着呢!”


曹勋营中的五个监督这时也揉着眼睛,衣冠不整的从帜蓬里出来。“怎么了,怎么了,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监督大人,比试己经结束了。”


曹勋高举双手:“大哥,我服了。还过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们怎么攻过来了。”曹勋心里说“你们应谈等着明天和我决战才对。”


杨炎道:“今天下午,你一撒,我就知道,你一定是看出了我在用以逸待劳之计。那么你今天晚上一定会让士兵们好好休息,养精蓄锐,等着明天和我决战。所以我就趁着晚正攻过来了。这是我做的第二套方案。”


曹勋不解道:“可是我留下了值夜的士兵啊!他们怎么设有发现你们攻过来了。”


杨炎道:“因为我们没有点火把,因此等你们值夜的士兵发现的时候,我们己经摸到你的大寨前了。这时候什么都晚了。”


曹勋一怔:“没点火把?没点火把你们怎么认识路呢?”


杨炎大笑起来:“小曹,你以为我们在那十天里都在睡大觉吗?我们白天在睡觉,晚上可是在练兵。”



第一轮的结果以经出来了。永安公主击败高震,刘仁先战胜了张渊,张师颜打败周宏明,最令人意外的就是杨炎赢了曹勋。


是役之后,终于没有人再敢小视杨炎了。一时间众人议论的焦点都集中到杨炎的身上。


赵眘:“李爱卿,你还是设有猜对啊!”


李显忠:“臣还是猜对了一半吧。”


杨沂中:“呵呵呵!我才不管他干什么!”


汤思退:“运气好,运气好而己。”


曹勋:“大哥,你太狡猾了。”


高震:“大哥,你一定要利败永安公主,为我报仇。”


永宁公主:“太好了,太好了,就要发大财了。”


+

一天以后,战场比试的第二轮开始了。


由杨炎对阵张师颜,永安公主对阵刘仁先。


第一天的战况和第一轮几手如出一撤:永安公立仍以龙飞、虎翼阵法如崔枯拉朽之势击败刘仁先,又一次在第一天里就结束了战斗。而杨炎与张师颜的一战,仍是张师颜挑战了一天,但杨炎仍是闭门不战。


不过这一次再也没有人敢小看杨炎。纷纷猜测杨炎是在故计重施,还是另有奇谋。


“杨炎难道是真的打箅迹用原来的办法吗?”张师颜暗想。他和杨炎虽然也是同学,但两人基本上没有任可的交情。他知道在同学里有杨炎这个人,还是因为杨炎旷课太多太有名了。而杨炎如果不是在战场比试中遇到张师颜,恐怕还不知道同学里会有这么一个人。


“好吧,明天我也不出战了,第三天杨炎一定会出战的,那时我们再凭实力来决一高下吧!”不过到了晚上,张师颜也怕杨炎来劫营,不敢大意,在寨门前多多点起火把,并留下了一百名士兵守夜,这才敢放心睡觉。


入夜,忽然之间,金鼓大作,晌声惊天动地。张师颜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披着衣服走出大帐,其他以经入睡的士兵也纷纷起来,走出帐蓬。


张师颜道:“出了什么事情。”


一个兵士报告:“统领,寨外有人偷袭。”


张师颜急忙来到大寨的木栅边,向前方看去。在左侧火把的光线照射不到的远处,黑暗之中隐隐约约有人影在晃动,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锣鼓喊声就是从那里传过来的。


一个头目道:“统领,现在我们怎么办?”


张师颜迟凝了一下,道:“派十个弟兄过去看看,遇到敌人就立刻回来。”


十名士兵走出大寨,很快就消失在黑暗之中。这时锣鼓之声突然息灭,但等了片刻之后,又复响起,而张师颜派出去的那十名士兵却如同泥牛入大海一般,没有声息。


等了好久,还不见有人回来。张师颜也有些焦躁,这时又有一个头目道:“统领,是不是再派几个兄弟去看看。”


张师颜沉思了一会儿,道:“不行,他们在暗处,我们在明处。在派人出去,恐怕也是回不来的。”


头目道:“那我们怎么办,难道就在大寨里守着吗?”


张师颜道:“当然不是,但要出去,人少了可不行。现在我带三百人出去看看,你们可要好好的守住大寨。”


说着弦师颜点起三百人,点起火把,打开寨门向锣鼓声传来的方向走去。


锣鼓之声果然又停了。张师颜令手下的士兵加强戒备。小从翼翼的前进。一行人缓缓的向前进着。大约走了二里多路却不见一个杨炎的士兵。弦师颜令士兵停下来,正在思考时,突然听到右侧方向竞叉响起锣鼓喊杀之声。


张师颜大椋,生怕杨炎是在用调虎离山之计。急忙下令回军,等回到大寨前的时候,鼓声喊声又设了。


张师颜又率领着士兵向右边前进,但走出不到二里地大寨左侧又响声鼓声喊杀声。弄得张师颜左右为难。又不敢分兵前往。只好守在大寨里。不过杨炎的军队只在寨外搞锣擂鼓,并设有迸攻。结果整整一夜张师颜的大寨前都没有消停过。


等到太阳升起,张师颜才终于确定,杨炎己退兵。“大概杨炎是看到我的防守无懈可击,所以才没有进攻。”想到这里张师颜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这才觉得有些困倦。再看士兵们也一个个双眼通红,一脸疲惫。这才想到都是一夜没睡了。


“不过杨炎的士兵也闹了一夜,这时也应垓是在大寨里睡觉吧。”虽然这样想着,张师颜仍不敢大意,派了一百名士兵看守大寨,其他人都去睡觉。


一直睡到午时己过,张师颜才从睡梦中醒来。揉了揉眼睛,在传令所有的士兵都起来。虽然一个个仍是睡眼乜斜,一付睡眠不足的样子。不过都比早上精神好多了。


张师颜立即派了几个探子去杨炎的大寨附近打探诮息。回报是:杨炎的大寨里也是静悄悄的,浚有一点声音。站岗的士兵也不多。


张师颜这才放下心来:看来今天是打不成了,只要今夭晚上小心一点,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杨炎无论如何也会出战的。那个时候在决一胜负吧。


到了晚上,张师颜的大寨前果然又响声搞锣打鼓的声音,左消右涨,声响震天。这回张师颜索性也就不出营了,只是命令士兵轮流守住大寨防止杨炎进攻。其他人仍然回去睡觉。但是声音太大,士兵们就是想睡也睡不着。这样士兵们又是一夜没睡。


等到天光放亮,终于又设有了声音,张师颜这才松了一口气,让士兵去休息。不过仍不敢大意,还是留下了守寨的士兵。


“杨炎究研想干什么。”张师颜百思不得其解。“今天是最后一天了,杨炎会不会来和我决战呢?如果决战,是白天还是晚上呢?”带着一脑袋的问题,张师颜很快也进入了梦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