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将帅——克卢格 元帅(德)

贡特尔•汉斯•冯•克卢格(Guenter Hans Von Kluge,1882—1944),纳粹德国元帅,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曾任集团军司令、集团军群司令和西线德军总司令。

1882年10月30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克卢格出生于普鲁士波兹南的军人世家。其父曾晋升到中将。克卢格从小就受到军国主义思想的熏陶。

1901年,克卢格从军校毕业,成为少尉炮兵军官。1912年,克卢格毕业于军事学院,任职于总参谋部。大战时期,克卢格先后在军师司令部任参谋。1918年10月在凡尔登作战中身负重伤。

1919年,克卢格被新组建的德国国防军录用而任职于第3军区。1921年晋升为少校,1924年调入国防部陆军训练局。1926年出任第3炮兵团营长。1927年晋升为中校,1928年调任第1骑兵师参谋长。1930年改任第2炮兵团上校团长。1932年任第3步兵师炮兵指挥官。1933年晋升为少将,任通讯兵总监。希特勒的秘密扩军为克卢格继续晋升创造了条件。1934年晋升为中将,先后出任第6步兵师师长和第6军军长兼第6军区司令。1936年晋升为炮兵上将。1938年2月,克卢格因受弗里契事件的牵连而被迫提前退役,时年56岁。如果不是愈益迫近的战争风云,克卢格的军事生涯也许就到此为止。1938年10月,希特勒重新起用克卢格,让他出任新编第6集团军司令。

希特勒此时提升克卢格,主要是从对外战争的需要来考虑的。对于克卢格的军事才能,希特勒仍然半信半疑。再加上戈林经常说些克卢格的坏话,希特勒很想在战争中检验克卢格的作战指挥能力。1939年9月,德国入侵波兰,克卢格受命指挥第4集团军,与屈希勒尔指挥的第3集团军组成北方集团军群。第4集团军迅速突破波军的防御,3天时间就切断了但泽走廊,继续向华沙猛进。就在这时,克卢格因飞机坠毁事故而受伤,中途退出战争。不过,德国第4集团军的战绩业已表明,克卢格通过了希特勒的“考试”。

波兰战役后,克卢格很快恢复健康,并晋升为上将。1940年5月,他指挥第4集团军参加西欧战役。不过,这次他的部队没有担任主攻任务,而是从战线的北翼进攻比利时,策应从阿登山区突破的A集团军群。这样的任务克卢格也完成得非常圆满。他成功地将比军和增援的英军分割开来,迫使比利时投降。继而挥师南下,沿巴黎两侧推进,包围溃退中的法军,攻占布列塔尼半岛。1940年7月,克卢格晋升为元帅。克卢格对希特勒满怀敬意和忠诚,渴望为元首继续拼搏。对于希特勒即将推行的入侵苏联的计划,德国许多高级将帅持有或多或少的怀疑态度,而克卢格却是少数绝对支持的将帅之一。

德国侵苏战争于1941年6月22日凌晨开始。克卢格的第4集团军配属有“闪击英雄”古德里安的第2装甲集群,共21个步兵师、3个摩托化步兵师、5个装甲师、1个骑兵师,构成中央集团军群的右翼。中央集团军群以莫斯科为目标,担负侵苏战争的主攻任务,克卢格部则是执行主攻任务的主要一翼。

克卢格部在布列斯特地域发起进攻,一举撕裂苏军防线。一个星期后,和左翼的第9集团军一起,合围了比亚威斯托克的苏军。与此同时,两翼的装甲集群跑得更快,已突到300公里以外的明斯克,形成了更大的包围圈,20个师的苏军被合围。

这时,希特勒对中央集团军群的编制重新调整,两个装甲集群合编成第4装甲集团军,统由克卢格指挥。克卢格命令装甲集群停止前进,参加聚歼被围苏军,但古德里安仅留下少量兵力,主力则继续前冲。

克卢格对装甲集群不顾后续步兵的高速推进一向有顾虑。西欧作战时,奔袭敦刻尔克的坦克被三次叫停,其中就有克卢格的意见。克卢格与古德里安的私人关系一直不睦。在波兰战役中,古德里安也是配属克卢格作战,两人别扭不断。不和的原因并不在于个人成见,而在于军事见解相左。这与他们相似的性格也有关,就像两头暴躁的公牛,只要一见面,马上就要斗起来。

实践证明,让克卢格独立指挥装甲集团军是不适宜的,希特勒也认识到这一点。时隔不久,中央集团军群又恢复原来的编制。明斯克、斯摩棱斯克、维亚济马,克卢格所在的中央集团军群和一百多年前的拿破仑入侵大军走的是同一路线,径直向莫斯科突进。但是,苏军的抵抗也在逐步加强,莫斯科似乎是不可攻克的。可怕的俄罗斯寒冬已经来临,拿破仑的法军曾被压垮,德国人可能也要重蹈覆辙。苏军开始反攻,许多德军部队溃不成军。但是,希特勒不许后退半步。12月19日,克卢格被提升为中央集团军群司令,取代博克元帅。克卢格全力执行希特勒的命令,主张原地固守。而古德里安认为,军队必须撤退,撤到能安全过冬的有利地形坚守。克卢格和古德里安的矛盾已难以调解。古德里安提出,他们中间必须有人辞职!希特勒决定留下克卢格。12月26日,古德里安愤然去职。这应该说是克卢格的胜利。然而,克卢格的军事理性、独立人格,却为他对元首的忠诚、盲从所折服和湮灭。尽管以后他也想过要反抗,并且在行动上有所表示,但是,克卢格已经陷得太深而不能自拔了。

从1941年12月到1943年10月因车祸受伤离职,克卢格一直是中央集团军群司令。他指挥的战役有胜有败,与苏德战场的整个形势密切相关。当希特勒的干预较少时,他可以得心应手地从容指挥;当希特勒直接控制时,他就成了驯服的工具。在战争的紧要关头,克卢格惟希特勒之命是从,成为希特勒的传声筒,或揣摩元首的心事,察言观色, 媪矫媸址ā?因此,克卢格获得绰号“聪明的汉斯”。汉斯既是克卢格的名字,又是格林童话中貌似聪明而实则愚蠢的人物。希特勒对克卢格无疑很赏识,于1942年10月克卢格60岁生日时特批25万马克作为其生日礼物和奖金。克卢格则用这笔钱购买一套住宅。遗憾的是,在他那些自认清高的德国上层军官看来,这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克卢格的这种“聪明”劲,还表现在对国防军内反希特勒集团的态度上。克卢格的作战部长特雷斯考是反希特勒集团的领导人之一。在德军战况江河日下之时,他们想依靠陆军的力量除掉希特勒,“挽救”德意志民族。克卢格成为他们争取的目标。但是,克卢格犹豫不决,尽管也对这个集团的人表示同情,但绝不让自己卷进去。

1944年5月,盟军在诺曼底登陆,德国西线告急。7月初,希特勒起用已经伤愈的克卢格为西线德军总司令。

然而,作为B集团军群司令的隆美尔元帅和克卢格意见相反,两人发生激烈争执。克卢格指责隆美尔悲观失望,执行元首命令不力,隆美尔则反驳道,只要亲自到前线就会知道发生了什么。克卢格对前线进行短暂的视察之后,似乎也失去了信心。

1944年7月20日,德国发生谋杀希特勒的爆炸事件。当天傍晚,正在前线的克卢格得到两条相互矛盾的消息:一条来自反希特勒集团,说希特勒已死;另一条是电台广播,说希特勒活着,午夜将对全国发表广播讲话。克卢格拨通最高统帅部参谋长凯特尔的电话,凯特尔则肯定地告诉他,元首活着,密谋分子已经失败。稍后几位参与密谋的将军来到克卢格面前,希望他出来领导。克卢格拒绝担当此任。

在前线司令部昏暗的烛光下,克卢格与这些将军共进晚餐。将军们进言:“元帅阁下,在俄国前线时,您曾答应支持我们。现在,千百万德国人的命运和陆军的荣誉都在您的掌握之中!”克卢格则说:“是的,我答应过,但是有个前提,那就是希特勒的死亡。可是现在,希特勒还活着,他仍有号召力。”

将军们走后,克卢格立即致信希特勒,严厉谴责密谋分子,表示效忠元首。

但是,已经晚了。根据被捕者的供词,克卢格和隆美尔都被牵连在内。希特勒对此感到震惊。

克卢格对密谋分子的招供自然不知,但是也觉察到了希特勒对他的不信任,因为他的作战计划接连被希特勒否定。

8月17日晚,奉命接任的莫德尔元帅出现在西线德军总司令部,带来了解除克卢格职务的命令。

当时,纳粹对密谋分子的搜捕正在进行,克卢格对自己的结局非常清楚。8月19日,克卢格在回国途中驱车来到邻近德国的梅斯(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曾在此战斗),在草坪上吞服氰化物胶囊而自杀。克卢格在留给希特勒的遗书中写道:“我的元首:当您接到这封信时,我已经不在人世了。……德国人民已经忍受了无数难言的痛苦,快下定决心制止这场毫无希望的战争吧!”信件送到希特勒手中,但元首未做任何表示,只是命令悄悄将克卢格的遗体埋葬。德国官方的新闻广播声称,克卢格元帅因脑溢血而不幸去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