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之王(原名:精武王) 第三卷 第一百四十九章 冈本的计谋

李伟新 收藏 1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3/[/size][/URL] [内容简介] 他认为,当日中村吃亏,是因为在人生地不熟的地头,遇到的是一群毫无特工章法的猎手。而在南宁,他早已反客为主,将南宁站的中国特工,早早就赶出了南宁。龚破夭他们突然到来,无疑是找死。因为从时间推断,龚破夭从四川出来,不过年把功夫,即使是从一出来,就接受特工训练,这年把功夫,也是太短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53.html


冈本和美智子回到南宁站特高课总部,冈本马上叫来司机高仓信,送美智子去野战医院治伤。

这时天已微亮。

坐到茶几前,冈本泡上一壶茶。茶是龚破夭送的白毛尖。抓了一把白毛尖,冈本又是望,又是嗅。茶香,依然是白毛尖特有的茶香。可钻入他的鼻子,他就觉得不是滋味。

心里是酸酸痛痛的滋味,是无可奈何的惆怅。一种被挫败的感觉,令他感到从来没有过的失落。多年的特工战,都是他将对手玩弄于股掌,掌握着绝对的主动权。不管对手是久经特工战线的老特工,还是被美国特训的精英,他都游刃有余,从没失过手。这下被一个猎手,是的,中村反馈给他的信息,龚破夭不过是一个猎手。

他认为,当日中村吃亏,是因为在人生地不熟的地头,遇到的是一群毫无特工章法的猎手。而在南宁,他早已反客为主,将南宁站的中国特工,早早就赶出了南宁。龚破夭他们突然到来,无疑是找死。因为从时间推断,龚破夭从四川出来,不过年把功夫,即使是从一出来,就接受特工训练,这年把功夫,也是太短的。

哪里想到,仅一个夜晚,南宁城就被龚破夭他们搞得天翻地覆。他自己损兵折将不说,连他的至爱美智子也被毁容。

龚破夭干嘛不杀她?

这不明摆着是要毁给他看么?让美智时刻提醒着他:要取你的性命,就像囊中取物。

这是警告。

这是威胁。

龚破夭啊龚破夭,算你狠。

将土匪头挂到我总部的门上,你还嫌不够,你还……

怒火顿升,手一抓,手中的茶叶,立马被他抓得粉碎。

可任他冈本怎么发怒,龚破夭闪在他眼前的形象,都是笑咪咪的儒雅。好像他龚破夭从来都不曾握过枪,拿过刀似的。

中村说他龚破夭是个猎人,他冈本怎么都无法拿龚破夭与猎人扯上关系。猎人粗犷,他龚破夭文雅;猎人心狠手辣,他龚破夭却慈眉善目,目光纯如秋水……怎么看,他龚破夭都不像一个猎人。倒像个乡村教师。但细品,龚破夭又比乡村教师高出很多筹。乡村教师的迂腐、酸气,跟他龚破夭根本就不沾边。反而是,龚破夭的潇洒,就不失庄子梦蝶的逍遥;龚破夭的度量,就像是千年一出的高僧,能容天容地,无可限量。

越深入龚破夭,冈本就觉得自己的底气越不足。为了训练自己不是头脑简单的特工,他可说是博览群书,连中国诸子百家的书籍,都熟读于心,令他在同行以智慧见长。

可一和龚破夭相比,他所读的都仿佛是死书,没什么灵气。

不不不,我绝对强过他龚破夭的。

你不要长人家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了。

冈本拼力将龚破夭从自己的脑海中抹走。

深吸一口气,闭目养了一下神,冈本方斟了一杯茶,故意啧啧有声地品了起来。

他还有杀手锏,如无意外,白鸟多夫和永野长郎两位副站长,应该是收网的时候了。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高兴一下,白鸟多夫就一脸灰地走入办公室。

听了白鸟多夫的情况汇报,冈本的脸色也不由越阴越沉。

白鸟多夫诚惶诚恐地等待着他的怒斥。

他是想对白鸟多夫破口大骂,嘴都张了张了,却骂不出口。骂白鸟多夫笨蛋,你这个上司也聪明不到哪里去了。

脸便由阴而晴,心里想骂的话,也压到了心底。冈本对白鸟多夫笑笑,“胜败乃兵家常事,死几个人算什么?千万别放在心上。来,先喝杯茶。”

白鸟多夫这才坐在冈本对面,喝起茶来。

自白鸟多夫一入门,他已感觉到自己的杀手锏失灵了。

因此,当永野长郎没什么神气地走入来的时候,他已明白设伏龚破夭、范庭兰的计划落空了。便什么都没问,就直接叫永野长郎坐下喝茶,然后道,“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我们一切从头做起。”

“嗯嗯,站长所言极是。”两人忙道。

望着白鸟多夫,冈本道,“白鸟副站长你先说,以你之见,他们下一步会有什么行动?”

白鸟多夫略思索了一下,“依我的推测,他们玩的是声东击西的把戏,真正的目标不是我们,而是今村司令官的贵客。”

“你呢,永野,你怎么看?”冈本又将目光落在永野长郎身上。

永野长郎咳嗽了一声,方道,“我基本同意白鸟君的看法,但我还认为,他们还有其他的目的。”

“什么目的?说。”

“我看他们的行事方法,与一般的特工不同。一般的特工,行事都希望秘密一些,不会那么张扬。而他们不仅张扬,而且所有的行动,都像是军事作战似的,分明还暗示着,他们的行动,配合着这回的桂南大战。”永野长郎分析道。

冈本点了点头,“言之有理。据我掌握的情报,他们都来自军队,是第五军的精英。第五军正与我们的部队作战,他们自然是要配合部队的行动,在我们后方进行捣乱。问题是,他们的具体目标是什么,我们一无所知。”

“是啊,我就像被他们牵着鼻子走,太被动了。”永野长郎道。

白鸟多夫无言,想到他最要好的朋友南次三郎身首离异,头还被分成两半,他的心就寒嗖嗖的。

“嗯。要反被动为主动,我们首要的任务,就是要抓住他们当中的一个人,作为突破口。”冈本道。

两人点头称是。

冈本望着他俩,然后胸有成竹地下达命令,“白鸟副站长你负责全城的搜捕大行动,我会请警备部的部队协助你们;永野长郎你负责调查摸底,将近两个月到南宁城来开店、开铺、打工、落脚的等等外地人员的情况,你都要去摸清楚。重点是当过兵的人。”

“是。”两人啪地站起身,坚决地答。

“你们去准备一下,八点开始行动。”

两人领命而去。

两人一走,冈本又觉得还有什么没想到似的。

是什么?

冈本迅速转动着大脑。

转着转着,梅津贞夫的目光便狠狠地盯了过来。

一拍脑袋,冈本不由喃喃自语,“是啊,我竟然连最重要的事情都忘记了。”

保护铃木俊三,也是重中之重的任务啊。虽说上头没这个命令,他本可以睁只眼闭只眼,装作不知。但昨晚龚破夭他们偷袭了今村均的总部,自己后来也到场了,岂还能装作不知?况且,铃木俊三又是今村均的老同学,只要今村均掉一条头发,今村均都会迁怒于他。

不公开行动,自己也要秘密行动的。

于是,他喊来特勤组组长荒谷长崎,要他带一组人搜索去机场的路,看途中有没有埋设炸弹,扫清可以设伏的楼房、树木,另要魅魑谷八怪分伏在今均总部周围,暗中保护铃木俊三。

“一定要做得仔细,不可掉以轻心。直到铃木将军安全离开南宁,你的任务才结束。”冈本一再交带道。

“站长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好,去吧。”

目送荒谷长崎出了门,冈本才松了一口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