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104团A的作战战任务是担任整个战役的东线防御,同时消灭宣兴一个中队的鬼子。

所谓整个东线,日军可能来攻的只有两个方向,一个是通过太湖,从水中运兵登陆太糊宜兴侧,在上海战役后期,日军就是这样做的。他们的汽艇有这样的运输能力。

第二个方向是陆路从无锡出发,经过赵桥,和桥进攻宜兴,然后从东线威胁独立军。

第三个方向,由于日军已从长泗地区后撤到杭州,路途过于遥远,且在独立军下辖的长泗保安团的监视下,且伏牛山完全在独立军的控制之下,随时可以出兵控制长兴通往宜兴的必经之路,父子岭。威胁相对来说小得多。即使来攻,也有反应的时间。

104团A在接到东进指挥部的电报,不是直接进攻宜兴城,而是命令一营与二营绕宜兴城而过,一营占领和桥,建立防御阵地,并派出一个排前出赵桥,在桥下安上炸药,等鬼子过桥时,将桥给炸了。

这桥一定要等鬼子援兵来了才能炸,要不鬼子可能就不走这条线了。等到鬼子到了才炸,鬼子来回跑就耽误了时间。时间是战争的关健因素之一。

二营前出至太糊边,放出警戒哨,对湖面进行监视。并命令二营在官渎与赵渎两个鱼村建立防御阵地。随时准备阻击湖上来犯的日军。

虽然我团的战斗力比不了104团,但我就不信我八百人的一个营就吃不了,加上团部直属队,就吃不了小日本你一个中队。

一个中队防守一个县城,也亏得小日本想得出来。即然你认为宜兴不是战略要地,而且你也没兵,那就别防守。要防守就多派点兵。一个中队怎么防守诺大的县城?更何况是没有城门,城墙到处透风的县城。

军长真有远见,当时离开宜兴城的时候,用炸药将宜兴的城门楼与城墙上重要的点都炸开了,使得日军修不胜修。

当时是时间不允许,如果时间允许,这宜兴城现在怕是和宁国、广德、泗安、长兴城一样,连块城砖都找不到了。

104团A早就侦察过了,四个城门口那还只是拦着几道路障,堆了几个沙包作为火力点,而城墙的几十道大口子,依然是大口子,只不过中间填了些沙包而已。

四个城门,每个城门及城墙长,往短了说,得有二千米吧,你五十个兵一面,一人得管多少米?何况又是这夜晚。你看得见么?你还要不要预备队了?

三营上报上来的作战方案也很简单,就是利用日军人数少的弱点,运用103团在宁国防御夜战获得的经验,利用战斗小组多路突击,打乱战,消灭敌人。

103团夜战宁国用鲜血教训了独立师的全体官兵。兵器与火力不是战争获胜的全部,人与兵器相结合,才能获得战争的胜利。

一营长被降职,直接成为步枪兵。一个责任心不强的人,做一个班长都不合格。因为他的疏忽,多少优秀的士兵血染沙场。参谋长蒋达人和副参谋长刘理记大过。因为他们没有及时组织扩编后的部队进行必要的夜战训练。师长郑雄记大过。他是一师之长,对部队的作训没有提出合理的指导意见。

独立军以后的仗必然会越打越多,越打越大,不可能总是选择对已作战有利的天候作战,同样也有可能不利于自已的天候里作战。

面对日军的强大空中优势,除了加强部队的防空训练外,夜战作为一种重要的作战样式,必须下大力进行训练,使得部队的夜战能力能像原来的保安团一样。至少这是努力的方向。

现在各团的作训计划是有针对性的。因为在短时间内不可能使得不断扩编中的部队的所有作战技能,在短时间内都得到迅速的提高。独立军现在也不可能因为要提高作战技能而不战、避战。训练与作战必须是同时进行的。

军部作训处针对这一矛盾,提出了每一整训阶段,各团各营进行专项训练。即有的部队侧重于进攻的训练,有的部队侧重于防御的训练,有的部队侧重于夜战的训练。如此不一而足。

这样也就可以使得某一部队,在短时期内某一作战技能得到较大的提高,而它的弱项则由其它部队来弥补。

当然这不是最好的办法。但毕竟可解一时之急。

这也形成了抗战中后期,独立军各部队的战作风格是各有各的特点。有的部队擅长攻坚,有的部队擅长防守,有的部队擅长夜战,有的部队擅长雨战,有的部队擅长山地战,有的部队则擅长在水网地区作战。等等。

104团A三营是自已团里夜战训练最多的部队。他们的夜战作训时间占了整个训练时间的一半。他们的夜战训练不但完成了军部作训处的训练计划,而且他们就夜战的难点,联络与指挥两方面的训练作了特别的加强,使得各小队的夜战协调能力得到了更大的加强。

夜战宜兴正好用得上三营。

夜战的炮火准备,如果在没有标出敌火力点位置的前提下进行的话,是毫无意义的,不过是浪费弹药而已。当然,如果有足够的弹药可供浪费的话,倒是可以试试,至少能起到震慑敌胆的作用。

独立军可没有那么多炮弹可供浪费。

三营采用的是四门同时进攻,掷弹筒同时跟进,并且每一门的进攻,不只是进攻城门,而是每个豁口都派出一个进攻小组。进攻小组以自动火器为核心,每个小组都有两支冲锋枪与一挺捷克式轻机枪,之所以选捷克式轻机枪,是因为捷克式轻机枪在夜晚条件下,更换弹药更方便。尽可能多地装备德国造二十响。营里的德国造二十响全部调给进攻部队使用了。使用德国造二十响的,左手配一把军刺。三营的经验是军刺与二十响配合更灵活。一个掷弹筒组。每个小组十个人。共二十个小组。

进攻小组尽量多的携带子弹与手榴弹。

每个小组进城后,将各自为战。突破后没有援兵。他们就是歼敌的全部兵力。这是三营夜战训练的研究成果。

夜战增兵反而会打乱进攻部队的节奏,使得各进攻部队,不能放手对敌,总是要联络前后方,以免在混战中自已打自己。

。。。。。。。。。。

佯攻部队在对城门的日军发动佯攻。一个步兵班在城门前的开阔地上佯动。子弹在双方阵地间划着闪亮的弹痕。

道书元带着他的突击组在夜色中,向宜兴城墙下潜进。城门在他的左方,他看得见两边子弹弹道划亮的夜空。

在城门的右方,城墙的豁口比左边多,所以在这里投入三个小组。左边是两个。

终于到了城墙下,这是最危险的时候,如果上面有日军伏兵的话,这个时候会投下手雷。所以小组散的很开,机枪与冲锋枪手被道书元后置,随时准备用火力封锁城墙豁口。

因为是麻包堵的豁口,不高,而且容易攀登。

道书元自己首先靠近城墙,然后用一块石头向上一扔。如果上面有敌人,敌人肯定会以为这是手榴弹,也一定会发动反击,而暴露自己。

果然日军从沙包后往外扔手雷。道书元,连忙向旁边一跳伏在地上。手雷的爆炸声,几乎就在他耳边响起。

突击组的其它成员已将手榴弹扔了上去。在手榴弹的爆炸声的掩护下,几个人向另一个豁口扑去。而留下的人则吸引日军的火力与注意力。

突击组的几个人从另一个豁口登城成功,回过头从城墙上向日军发动进攻。此处只有三个日军,很快在突击组的攻击下全部阵亡。

道书元组上全部登上城。他们的任务是先登城者,掩护还未登城的小组登城。道书元看右边有几道黑影已登城,就命令全组向左攻击。左边城墙上有一个小组的日军在对城下的小组进行阻击。两个日军正在向他们这边射击。一个掷弹筒在向这边射击。但因为夜色的掩护,并没有出现人员的伤亡。

道书元命令机枪与冲锋枪掷弹筒进行火力掩护。同时两个战士向敌匍匐过去。抵近后,用手榴弹歼敌。

夜战中,日军根本没有注意到两个匍匐而来的两个战士。这就是夜战,对于主动进攻一方,是大为有利的。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伤亡。两个战士同时投出两枚手榴弹,手榴弹准确地在日军工事内炸响。

两个战士在手榴弹的爆炸声刚起之际,一跃而起,向日军工事扑去。刚被手榴弹打击的阵地,是最脆弱的,因为这个时候伤的伤,昏的昏,死的死,没死的也要楞一下神。两个战士手中的二十响,对着工事里的日军,也不管死的活的,只是一阵乱打。

接应城下的攻击小组上了城后。道书元小组和刚上来的小组一起,向城下而去。他们不会从侧面向敌人进攻。

这个时候从侧面向守门的日军进入,必然被日军侧翼阻击部队阻止住。部队没法展开,而是向城内纵深发展。

转到敌人后方后,后进攻的小组,对敌城门口的日军进行牵制性攻击,使其不能回援城内。

从城门另一侧进城的小组会从另一面的侧后控制住日军。是牵制而不是死战,他们也可以前后机动。只要粘着城门方向的日军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