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森警故事之老王[蓝剑]

做灭火作战的排头兵


王四喜同志是某警种指挥学校学员,学员六队四区队模拟司务长,中共党员。入校以来,他训练刻苦,学习勤奋,注重从各方面锻炼自己,逐渐成为一名军政素质过硬的优秀学员。他团结同志,工作泼辣,在学员中树立了很高的威信,特别是在参加这次的孙吴地区灭火中,冲锋在前,勇敢顽强,他和他所带领的灭火小组与困难抗争、与火魔争雄,共扑灭火头3个,扑打火线13公里,用汗水和执着谱写了一曲动人的篇章。


“代职干部也是干部,是干部我就要冲在最前面!”


9月26日晚,部队接到上级赴黑河市孙吴地区扑火的命令,当晚王四喜和战友们一起坐上了开往黑河扑火一线的专列。抵达火场后,来不及休息便立即投入了战斗。王四喜同志来自云南森林总队,是一名久经沙场的“老将”,对这次的扑火作战,他显得信心十足,很有把握。28日16时30分,在许政委的指挥下,王四喜带领第五梯队中的10人作为第一架次被空投到了火场,然而就在他们10个人中还有3名是主动请战的半休病号,可以说实力不是很强。当时火场地处草塘,草深超过1米,火焰高度超过1.5米,如果不能及时控制,很容易形成上山火,到那时如果说再想扑救可谓难上加难了。火势迅速蔓延,无情的向他们烧来,距离他们顶多只有30余米。怎么办?打还是不打?如果是初上火场的小战士,那一定会被眼前的大火吓倒,但王四喜不愧是经常打火的老兵。他第一个启动了风力灭火机,一面切割火线底部,一面布置兵力,很快和另外一名风力灭火机手形成了一道风墙,试图阻止火头的前进。滚滚热浪很快烤化了他的头盔,火苗不断舔拭过来,烧得他脸上像是刀割一样的疼,但他仍然不顾一切的坚持用灭火机向前猛吹,刚推进10米,眼看火势有些好转,可风向突然改变,火焰一下子跳到2米多高,火势异常凶猛,人员根本无法靠近,王四喜命令迅速后撤,并与张义和、李南海迅速查看了地形,他发现在不远处有一条农民种地开辟的简易公路,在确定无法直接扑打的情况下果断地采取依托公路点烧,采取以火攻火的方法,带领一名灭火机手、一名点火手和二名二号工具手,依托公路点起了迎面火。当时正值下午5点左右,气温较高,加之火场可燃物载量大,细小可燃物多,草高,他们火刚一点着就高达1米,由于头盔已被烧变形,根本抵挡不住迎面袭来的热浪,他们的脸上很不是滋味,但他们根本就顾不上这些,迅速拿起灭火机,及时压住了火焰,为控制火头,他们把握有利战机,迅速向前推进,就这样奋战了3个多小时,终于在晚8时左右将明火全部扑灭,转入清理阶段。

休息时,大家和王四喜开玩笑说:“你是代职干部,干部上战场发号施令就行了,万一你光荣了,我们岂不是群龙不首了?再说了你还是个模拟干部。”虽然是开玩笑但王四喜却很认真地说:“模拟干部也是干部,是干部我就要冲在最前面!”说实话,当我看到咱们许政委拎着砍刀,拄着手杖,提着两个油桶,还要帮我们拿着绒衣,跟着我们深一脚浅一脚地穿行在齐腰深的草塘里和爬行在80度的悬崖上的时候,我的心里就充满动力,你说有这样的领导在,我们能不冲在一线吗?”其实,王四喜每次打火的时候都是冲在最前面的一个,99年当他还是个新兵的时候跟随部队扑打中缅边境大火的时候,正赶上春节,他和战友们在火场上奋战了十五个昼夜终将大火扑灭,后来评功时他又把功让给了别人。

首战告捷,短暂的十五分钟休息,他们每个人嚼了一袋方便面,第二次战斗又打响了,在许政委的带领下,当王四喜和五名战友到达第二条火线时,看到王英波带领5人正在扑打火线,经过观察,他发现此火属上山火,且林子较稀,地被物也不是太厚,而且当时的气温也较白天低了很多,虽然火势仍高达80CM左右,但已明显减弱,为了抓住有利战机,王四喜和战友们没有顾上喘口气,提着灭火机就冲了上去。汗水浸透了衣服和着烟灰从他们的身上滴下来,每个人就像是被扔进了黑色的染缸,长时间战斗,手中的灭火机把手磨出了血泡,王四喜的手还时常抽筋,但他们克服了困难,继续战斗。作为小组长,王四喜深知自己身上的担子重大,万一……他不敢想像,然而他却把在课堂上学到的那点东西同实践结合了起来。针对火焰高,接近困难的实际,几名灭火机手协同作战,多机配合,一名切割底线,一名压吹火舌,另一名为灭火人员降温,剩余一名清理火线,同时组织水枪手不光往火上喷水还往灭火队员的脸上喷水,帮助降温。遇到较高火焰的时候,先用水枪降低火焰高度,然后再扑打。就这样他和战友又继续向前扑打了四公里左右,由于长时间的超负荷工作,致使四台灭火机中的三台不能正常使用。面对高强度的火线,只有一台灭火机的情况下,王四喜和其他三名同志轮流使用一台灭火机,其余人则紧跟其后,用二号工具扑打。如果可以夸张点来形容火线的话,那就是延棉千里,一望无际。大家有些失意,更何况经过了八小时的苦战。累!实在是累!不知谁说了一句话“我们休息一下吧!”于是大家都默默无声的躺下了,火场上立刻传来了酣声。“起来!”王四喜大声的朝战友们喊道,此时他知道,如果不把大家叫起来,以火这样的蔓延速度,不出10分钟大家就有被火吞没的可能,而此时的他也已经是筋疲力尽了,如果不是在这里,他可能比任何一个人睡得都要快,但作为小组长,他很清楚现在他们面临的形势。“起来,快给我起来!”他硬是连拉带拽让大家站了起来,重新投入了战斗。此时,前指传来命令:当晚务必将明火全部扑灭。困归困,累归累,可面对被大火吞噬的森林,他们眼红了,“一定要坚持到底!”他们相互鼓励着,并肩战斗。然而时间不长,仅剩下一台灭火机也因缺油不得不停止转动。难道就这样放弃?绝对不能!王四喜迅速用砍刀砍下几个树枝,把树枝当成二号工具,继续作战。他的脸划破了,手磨出了血泡,但始终没有放弃,他心里清楚这是最后的希望了,就在这种情况下,他们难以想象地把火头向前推进了600多米!后来和李占国部汇合,完成了对整个火线的合围。

在此之后,王四喜在许政委的带领下,又进行了红旗林场场部保卫战,红旗林场火线清理战等战斗,圆满完成任务,受到了校前指的高度赞扬。


“让你们吃饱,也是我的职责”


火场艰苦,这谁都知道,尤其是灭火队员不能吃好、休息好,很大程度上影响了灭火作战的效率。王四喜一直没有忘记自己不但是一名灭火队员,还是一名代职干部,模拟司务长。在学校接到扑火命令的当晚,他迅速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和背囊,积极主动地和食堂联系,为大家配备了一定量的给养。第二天到达火场后,天刚朦朦亮他就爬起来,和三中队司务长吴雪峰一起给大家做饭。他们在地上支起了5口行军锅,一口锅烧开水,一口锅煮粥,另外三口锅热馒头。他和吴雪峰像击鼓传花一样给5口锅轮流添材烧火。一阵忙活之后,当大家洗完脸的时候,丰富的早饭已摆在了他们的面前。吃完早饭后,许政委再次安排他准备中午饭。他本想在热坑上躺上一会,因为晚上车里人多,道路不好,到达火场后又早起做饭,他一宿几乎没睡,疲倦程度可想而知,但为了能让大家吃上饭,他和吴雪峰一起找到了机关管理员胡东海,到小镇上给大家买来了猪肉、白菜、土豆、粉条等吃的东西,刚回到住处就接到前指准备空投的命令,为了抢时间做饭,王四喜迅速和学校联系了2个厨房,找了2口大锅,马上做饭,使灭火队员们出发前吃上了一顿饱饭。

没上过火场的人也许永远无法体会到火场上极度疲劳和饥饿的滋味。9月30日,王四喜带领5人和火魔进行了浴血奋战,扑灭3条火线,然而,一整天的战斗中他们没有好好吃上一口饭,疲劳和饥饿折磨着他们。当他们扑完最后一条火线时,二号工具手王亚洲不经意间说了一句:“真饿!”言者无心,听者有意。王四喜顿觉鼻子一酸,平时在家里大家吃饭都是挑着吃,而现在他感到是自己失职,当时出发前怎么就没让他们带几根火腿肠呢?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咦,还真有一根火腿肠!他马上拿出来递给了王亚洲。“来,亚洲,吃点东西吧。”“那你呢?”“我,别忘了让你们吃好也是我的职责呀。”王亚洲看看那因为火烤而变干发硬的火腿肠,泪水忍不住从眼眶中滑落。王四喜难过的拍了拍亚洲的肩膀,只觉得有股咸咸的东西流到了嘴里。

有了这次教训,以后每次上火场他都会要求队员们带上吃的,以防万一,致使这种情况在他们身上再也没有发生过。后来他们住到了地方人员的家里,在部队快撤离时,大家有的忙着收拾自己的装备,有的抓紧时间补充睡眠,王四喜实在不忍心叫大家,一个人把屋里屋外打扫的干干净净,保持了老乡家的清洁,为部队留下了一个良好的形象。


“干杂活也是扑火的需要”


在这次的扑火作战中,王四喜所带的10个人中有3名是病号,三分之一的人是初次上火场,而且这些人又来自不同的学员队,大家彼此都不了解,骨干也少,可以说在一开始扑火过程中,大家的配合意识和凝聚力都不是很强,平时的战勤管理也较松,有时上一趟厕所回来,人就没影了,还得到处去找。都是学员,说深了不是,说浅了也不是,但不以规矩不成方圆,王四喜给他们制定了一个不准擅自离开队伍,特殊情况必须请假的制度。开始有的人不理解:你王四喜又不是我们一个队的,管得着我们吗?遇到这种情况,王四喜都会耐心的给他们做思想工作,身体力行,打火时冲在最前面,在大家最累的时候,为了让大家提高灭火速度,他一个人在扛了两台损坏灭火机的情况下还继续清理火线,使队员们深受感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激发了大家的责任心和使命感。

休息的时候,王四喜一会儿忙着给大家分发给养,一会儿挖坑埋垃圾,一会儿打扫驻地的卫生,一会儿搭简易厕所,反正是脏活、累活、杂活全承包下来。有人笑他打火时是个英雄,休息时是个打杂的。消息传到了王四喜的耳朵里,他笑了笑,说:“干杂活也是打火的需要嘛!”朴实的言语得到了赞同,高标准的工作很快得了大家的认可,在红旗林场场部的保卫战中,由于住在火烧迹地外,为了保证大家的安全,他严格执行许政委的指示,认真落实好了岗班制度,把责任落实到了每个人,确保了大家的安全。

王四喜的字写的很漂亮,文字功底也很深厚,部队到达嫩江森林大队后,他和几个战友一起又是写口号,又是写标语,还和王平华一起出了一期战地黑板报,把强大的思想政治工作一同带到了火场,受到了校首长的高度赞扬。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这是王四喜最喜欢的一句诗,是的,他正是带着这种破楼兰的坚定和执着,勇敢的冲锋在前,为部队灭火作战的胜利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