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电视台引诱运动员说支持“藏独”

弑血战刀 收藏 1 22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昨天在我的博文的最后一段,曾这样写道:“……当晚法国电视二台就播发了一条新闻:一方面北京奥运无可争辩的成功,使得其驻京记者所采访到的来京外国人都大赞特赞;其中包括法国运动员在内。他们都以“伟大”、“难忘”、“不忍离去”等感情浓郁的话语来形容他们对这次北京之行的留恋;另一方面法国记者又要向法国观众解释这一成功的……“理由”。于是,一位名叫David Wallenchinsky的“奥运历史学家”就来向法国人解释,北京当局“充分政治化奥运”,“以奥运的成功来使其执政合法化”……这似乎是一个信号:奥运争议以北京的全面成功而告结束,于是,新的另一场——我们并不知其原由、亦不知其名称的——角力即将登场。我们拭目以待!”



令我预始料未及的是,这场角力竟今天就已经点燃了“战火”;而且并没有等待着出现某个新的冲突点或突发性事件,根本就是旧话重提,甚至一些根本就已经破灭了的谎言,也都仍然一一拿了出来。给我的强烈感觉,就是两周的奥运似乎给法国普通公众带来了快乐,并使他们对中国产生了好感;于是就必须来“洗一洗中了北京奥运毒的法国人的脑子”。否则还能找到其他更符合逻辑的理由吗?



傍晚的时候,我应邀参加RTL电台的辩论节目。在此之前,恰好是前法国《解放报》社社长塞尔热·朱利的专栏节目。这位在中国文化大革命时成为法国最著名的“毛派”主义者在通篇文章里,都是对中国的“批评”。从表面上看,无非就是老调重调:专制(在法国人眼里凡政权不是由西方直接或间接控制的国家都有此“雅号”)、警察国家(巴黎街头全副武装的警察和宪兵人数远远超过北京)、奥运后经济将崩溃(自中国改革开放后他们一直在散布这一预言,执着如此的预言恐怕已不是预言而是心底的愿望!)……但实际上却另有玄机。而《记者无疆界组织》的秘书长罗贝尔·梅纳尔也没有闲着,也来扯开嗓子,继续吼几句1936、2008之类的不伦不类的比较。我问他“有没有看开幕式”,他脱口而出:“看了。”看到我吃惊的样子,他赶忙说:“我不是看直播,而是看重播。我抵制开幕式,所以我要言行一致。”又要抵制,又不想放弃一次美好的享受,倒是两全其美的“高招”……



可能有些国内的、特别是不太了解西方、对欧美发达国家抱有最美好的幻想的同胞们,会怀着善良的心愿问一句:你是不是多心了呀?北京奥运火炬熄灭才刚刚24小时,难道法国那些主张抵制奥运的人就不顾奥运的巨大成功,真的要卷土重来,继续妖魔化中国?这对法国有什么好处?对奥运的否定就能增进两国人民的友谊不成?作为记者,我只能尊重事实……并为这个我始终怀有美好感情的国家日益被一群不负责任的人操控而痛惜。



综述这些人的观点,可以看出以下几个特点:一是警告:中国没有因为奥运而向西方做任何让步,而西方则全部“投降”了,这样下去对西方很危险。中国将各个击破……二是抹黑:中国“无与伦比”地成功举办奥运,并夺得了金牌总数第一,大大冲击了“欧美至上”的传统观念。所以一定要告诉西方公众,这是“政治体育”,是“苏联式的”、“工厂制造式的”培养出来的冠军……他们不敢告诉公众的是,欧美竞技体育高手同样是职业选手,在世界最高水平的体育竞赛中,除了一两个天才,不尽早全面培训已不可能拿到金牌。我在巴黎电视24台遇到的法国乒乓球选手就告诉我,他在俱乐部领工资。他的工作就是比赛、拿奖牌;而俱乐部以此为招牌招收收费学生,国家则给予有望入选国家队的运动员投资……三是唱衰:中国投下了巨资,很难收回成本,肯定将会大大影响中国经济未来的增长,新一轮的“中国奥运经济崩溃论”正在出炉(这对控制法国公众对法国经济现状的日益强烈的不满意义重大,因为法国已经到衰退的边缘了)……四是挑拔:挑拔法国人民与中国人民之间的情谊,如“奥运开幕式法国队遭到嘘声”、“法国人遭到机场等地严格检查”云云;挑拔受到中国公众高度支持的“胡温体制”与底层民众的关系,如再三强调奥运是对“拆迁户”的权利侵犯(却不知,伦敦也已经开始拆迁、整幢整幢的贫民楼被炸掉)……



但最令我吃惊的,是晚上法国收视率最高的电视一台上的新闻节日。据说得到总统萨科齐大力支持的新上任的晚间新闻节目主持人罗兰·费拉莉,将法国夺得游泳金、银、铜等各一枚的阿兰·贝尔纳请来了。



顺便提一句,法国这次金牌不多,仅七枚,按金牌排名列第十位。但如果按奖牌数排名则可以升至第七。法国体育部女部长巴什罗居然说,“应该按奖牌数排名,这才合理。那么法国以六千万的人口占到40枚奖牌,列第七位,与十三亿的中国人来比,也相差不大,值得骄傲!”听后令人实在是忍俊不禁。一名记者立即回应说:“英国人口与我们差不多,但拿到了47枚奖牌,其中19枚金牌。你如何解释?”哑口无言……别看法国人嘴上不说,心里对金牌可热火得很。贝尔纳在回到巴黎机场时,受到总统般的待遇,甚至冠以“民族英雄”的称谓,可见指责中国人民族主义是多么小气……明天所有金牌和奖牌得主还都将到巴黎香舍丽榭大街游行、狂欢,总统萨科齐也要宴请他们!谁说金牌在西方就不重要?


在法国电视一台新闻节目中,两句话未落,主播费拉莉就问贝尔纳:“你是否曾想过要表达你对西藏的支持?……你为什么没有张开一面雪山狮子旗?”贝尔纳回答:“……当然想这么做,我们每一个运动员都想这么做。但我们没有这个勇气……”刚下飞机、昨晚还在鸟巢里欢跳、早就比完自己的项目却一直没舍得离开北京的他,一踏上法国国土就作这番表白,是对所有几十、上百万志愿服务人员的一个侮辱,是对东道主中国的一个侮辱,也是他人格阴暗的一个大暴露。他们在享受着北京奥运的成功时,并没有被中国人的友好情谊和热情款待所感动,并没有改变他们头脑中的固有偏见……这是令人极为遗憾的。听到这番话,我脑海里闪现的是牙买加百米飞人博尔特向四川灾民捐款的画面。中国人心目中的西方“文明人”与西方人眼里的东方“野蛮人”——两个百米冠军内心世界的天差地别、善与不善,昭示在世人眼里。



我七年前在巴黎报道北京与巴黎竞争奥运举办权时,就有人公开说:“给巴黎举办权,人们知道七年后巴黎将仍然是巴黎,多伦多将仍然是多伦多,而北京则不然,说不定会发生什么事儿呢?”结果中国成为世界第三大经济强国。当奥运快要开始时,又有人公开说,“这届奥运肯定要出点事……”结果罗格称这是一届“无与伦比的奥运”而载入史册。这一切,对于“抵制奥运”的那批人来说,是一次惨败。所以,新一轮对中国的攻击便又迫不及待地开始了……

来源:郑若麟博客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