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四部 抉择 第六章 云合 第二节

wanglong6410 收藏 9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URL] [内容简介] 银鲨岛是东大洋中的一个小岛。因周围海域多鲨鱼而得名。距神华帝国海岸线450海里,距扶桑海岸线380海里。该岛面积约四平方公里,大部分是山地,荒无人烟,怪石嶙峋。岛上的活物最多的是海鸟,另外就是各种蛇类。新千年以来,只有扶桑鸟类学家植田志广带着助手经常上岛,实地观察研究鸟类。在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银鲨岛是东大洋中的一个小岛。因周围海域多鲨鱼而得名。距神华帝国海岸线450海里,距扶桑海岸线380海里。该岛面积约四平方公里,大部分是山地,荒无人烟,怪石嶙峋。岛上的活物最多的是海鸟,另外就是各种蛇类。新千年以来,只有扶桑鸟类学家植田志广带着助手经常上岛,实地观察研究鸟类。在岛上建了简易帐篷,储存了淡水食物。

银鲨岛一直作为东大洋的无主岛屿,没有明确它的归属。扶桑并未意识到该岛的战略价值,而神华海军则长期将战略重心放在西大洋,东大洋只有一支分舰队规模的青水湖舰队,依靠一条青水运河沟通与东大洋的联系。其任务也多是防御性质。

1021年大陆战争以神华帝国的彻底胜利而降下帷幕,帝国海军前所未有地雄霸两大洋。海军在1022年划分为东西大洋舰队,东大洋开始成为神华海军的演兵场。兵力逐步向东大洋倾斜。神华海军的长远目标是彻底控制东西大洋,利用《乌姆塔》协定的条款,租用了兰斯联邦宋巴基地作为西大洋舰队新的母港。消化西大洋战果,重新调整海上战略部署是战争结束的头几年的主要工作,一直到1029年,东大洋才列入了海军建设的重心,在东大洋,海军是从南向北建设的,到1030年,东大洋舰队决定在中部海域建设一个远洋潜艇基地,最后选中了银鲨岛。而这时扶桑已抢先派兵占领了该岛,常年驻扎海军陆战队一个小队,送上了工程机械,修起了基础设施,发电机,永久性的营房工事,海水淡化设备也运转开了。

神华帝国慢了一拍。当意识到这个荒岛的价值时,狡猾的扶桑人已经抢先了一步。

神华海军哪能忍受这个?兰斯都竖起了降旗,扶桑算老几?高天英上将立即制定了计划,准备用武力夺取该岛。东大洋舰队第2分舰队的两艘航母及其护航战舰一亮相,扶桑人立即感到了压力,凭扶桑的海军力量挑战神华海军,说个以卵击石也不算太过夸张。扶桑立即向神华帝国派去了外交使团,提出银鲨岛是扶桑的固有领土,请神华帝国尊重扶桑的主权。

适逢轩辕台皇帝身体有恙,扶桑使团带队的副首相并未见到皇帝本人,是由神华帝国副首相许期中接待的,许相得到军方的通告,银鲨岛是必须拿回的,因而口气很硬,警告扶桑必须撤出银鲨岛。否则后果自负。军事上的问题简单,派一艘巡洋舰过去轰上几炮,陆战队一个连就解决问题了。扶桑在银鲨岛附近根本没有大型军舰,也说明了他们没想和帝国对抗,但政治上不允许,主要是因为皇帝的身体,不能在皇帝病重期间开启战端。是的,战争,夺取银鲨岛必须做好跟扶桑全面战争的准备。神华帝国不怕战争,军方甚至有些跃跃欲试,但现在却不是时候。所以,在1030年夏天,帝国派出了外交部长康定国为首的谈判代表团,赴扶桑就银鲨岛的归属问题展开谈判。这种谈判当然没有一点诚意,不过是让扶桑人知道帝国决心占据银鲨岛的态度而已。这边谈判还没有揭晓,皇帝薨了!帝国顾不上小小的银鲨岛了。

之后一直没有时间将银鲨岛的问题提上议事日程,新皇登基,肃贪案起,帝国的政治格局似乎顾不上研究这个问题。直到1031年新年之后,海军给皇帝的一份报告充当了风暴的因由。

海军的报告是讲述东大洋战略的。海军认为,战争结果使得兰斯卡玛罗卑事实上丧失了海军,他们原有的军舰不是沉入海底就是被我缴获。有的只是缉私用的炮艇了。兰斯开始装备吨位在3000吨的一型驱逐舰,这是在《乌姆塔》协定中允许的。目前只有四艘。如果发生战争,一小时内西大洋舰队就可以消灭其可怜的“海军”。罗卑、卡玛的情况还不如兰斯,比如罗卑,干脆放弃了发展海军,其基尔等海军基地无偿租赁给了帝国海军。唯一担心的是扶桑。由于扶桑在战争中保持了中立,它的海军没有受到任何损伤,反而得到了发展。近年来,扶桑的海军预算逐年增加,高薪聘请了一批兰斯的造舰工程师来设计新的战舰。据统计,目前扶桑海军拥有二艘航母(性能约合帝国海神级,仍为直通式甲板),八艘重巡洋舰、十二艘轻巡洋舰及二十艘驱逐舰。舰艇数量超过了帝国东大洋舰队的单支分舰队。考虑到舰只的性能,实力应当和东大洋舰队负责北部海域的第2分舰队相当,有对我国一战的力量。为保证帝国在海洋的绝对控制权,应当未雨绸缪,用外交和军事双管齐下的办法解决扶桑的海军威胁。具体的目标是在银鲨岛建立大型雷达站和潜艇基地,作为预警措施。最终的目的是取得黑鹤岛基地,这样,东西大洋将成为帝国海军的内海,永远飘扬着的只能是帝国海军的军旗!

这份涉及海军远洋战略的报告绕开了龙行键的国防战略委员会。因为海军知道,他们在1031年的预算中就深悉龙行键元帅的态度了,龙行键是不同意海军挑战或者征服扶桑的战略设想的。其实海军内部也存在着两种意见,以舰队为代表的希望取得海洋的绝对控制权,代表人物是郑挺雄,高天英和沈悫。海军部的观点和战略委员会近似,认为没必要打一场(可能发生)的战争,因为鉴于双方力量的悬殊,扶桑永远不敢挑战帝国。代表人物为黄锋、刘基川。上官元帅已经离职休养,代理海军部长的是黄锋海军元帅。黄锋自宋巴战役后在海军的影响已经不如郑挺雄,结果这份代表海军“好战派”意见的报告便摆上了皇帝的案头。

皇帝正为肃贪案的结案工作头疼,阻力比预想的大的多,内部有宠妃王氏的压力,她有几个平辈的兄弟进去了。不仅不能判刑,而且不能丢官!外面则有几大家族的压力,这些家族的代表人物都以各种形式表现出不满,消极怠工者有之,称病不到岗者有之,直接要求宽大处理者有之,在皇帝面前用循循善诱的方式讲明此事的利害关系者有之。总之一句话,如果依照法律严惩,受害的不仅是世家大族,更是皇帝和帝国。这里面还有皇族的劝告,轩辕禾就说绝不能再搞下去了,事物正走向你所希望的反面。这样搞下去,不仅得不到你所需要的皇权威严,而是和整个文官集团甚至武将阶层的对立!请问,你所依赖的皇权基础在哪儿?依靠那些平民甚至贱民吗?

这段时间皇帝尝尝陷入极大的困惑中,困惑的原因是帝国的权力结构和根本制度。自轩辕捷建立神华帝国,实施的就是家天下的做法,古代甚至有无耻文人写出“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样露骨歌颂皇权的文字。随着文明的进程,神华帝国逐渐具备了更多现代国家的特征,比如司法制度的完善,皇帝不能像过去一言而决臣下的生死。经济犯罪也有了法律可依。但神华帝国的司法系统并不是独立于皇权和政府之外的,相反,它要受政府和皇帝的双重领导。皇帝握有最后的决定权,皇帝有权赦免一切罪行。这些都写在了宪法之内。

皇权和官僚集团的利益是一致的吗?轩辕磐认为这是胡说。比如现在盛起的财产所有权讨论,企业界首先兴起产权之争,大批的企业主越来越掌握了更多的社会财富,更多的企业被兼并,组成了前所未有的庞大企业财团,就像王家的联合投资银行,总资产竟然达到数千万至上亿金元。这些大企业主大部分有爵位,享受免税政策。为此帝国每年流失的税收呈几何级数增长。1029年帝国大学一位经济学家发表了一篇主张向贵族收税的文章,刊登在帝都大学的学术刊物《经济周刊》上,这位姓邢的教授竟然遭到黑社会的殴打,脑袋被钝物重击变成了植物人。这件引起知识界强烈反响的案件至今未得告破,皇帝本来对此并不关心,但王致中亲口说这个不长眼的邢教授完全是咎由自取的谈话引起了皇帝的关注。联想那句老话,这能说“溥天之下,莫非王土吗?”这能说贵族和皇权的利益完全一致吗?

皇帝后悔在父皇在世时没有更多的请教财政经济问题。轩辕磐现在感到,相比别的权利,贵族对于他们财富的保障权的关注是第一位的!回到正在手里的贪污案件,抓了那么多人,一部分仍在监察部或司法部的看守所里吃着免费饭,一部分却找了担保回到了家等候皇帝的处置。新年即将到来,祭春节也要到了,从哪个角度讲,这个恼人的案子都应当结束了。轩辕磐在中间已经捞到了他应有的好处,威信树立没树立需要明年或者更长时间的检验,钱,实实在在的金元却划入了财政部专项帐户,4000多万金元,足够皇帝整修他的皇宫了。现在提出赦免,轩辕磐考虑的不是能不能赦免,而是该不该赦免。按照轩辕磐所受的教育和他固有的理解,神华帝国是皇帝的财产,是他的财产。现在不是嚷嚷什么产权问题吗?帝国的产权就是皇帝的。从这个角度出发,所有的贪污行为都是从皇帝口袋里掏钱,是剥夺皇帝的财产,皇帝有理由也应当表示愤怒。可是另一方面,轩辕磐注意到一个事实,这应当是他当皇帝最大的心得,皇帝不是直接统治他治下的亿兆臣民的,皇帝是通过庞大的官僚阶层而实现这个目标的。这个官僚阶层分成文武两个体系,帝国制定了不同的政策,简言之,对于军队,皇帝给钱不给权,对于文官系统,皇帝给权不给钱。看军队将领的薪金和政府官员的对比就可以发现军队的薪金高的多。但这些军队的将领却不得以任何方式干预政事。即使在军队,他们的权力也受到了很大制约,战争年代是特例,和平年代部队的调动是要经过一级级审批的,师级规模的调动换防,师级以上军官的任免都要经过皇帝批准。轩辕王朝的历代帝王们不断总结完善着统治帝国的经验,不断制定和修订有利于王朝统治的制度。高薪养军队和低薪待政府就是摸索出的心得。

肃贪案是轩辕磐为了整肃朝纲而发动的,目的是打击现有的文官集团,树立新皇的威严。轩辕磐不想将军队扯进来,所以当易问天中将因采购案被牵连而自杀时,皇帝担心军队被卷入断然收手。现在要面对庞大的文官集团了,皇帝在严惩和宽恕中间摇摆不定,从内心讲,皇帝并不认为文官集团是皇权的支柱,但他想不明白的是,他们不是,军队是吗?军队真的是皇权的坚强柱石吗?

日子一天天过去,皇帝始终没有做出最后的决定,看到海军关于东大洋战略的报告,皇帝决定先谈谈这个问题。海军的报告迎合了他内心的一个渴望,那就是扬威于海外,在父皇的基础上更上一层楼。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