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中的川军 第二章 抗日战争初期的川军 七,二十三集团军在南京保卫战中(三)

何允中 收藏 6 5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3/[/size][/URL] 刘湘自八月初开完南京国防会议回川后,就立即着手亲自率军出川征战的准备。当时,刘湘身体非常不好,由于胃溃疡和糖尿病的长期折磨,有时连行动都感困难,穿鞋都弯不下腰膝来。邓汉祥看着这种情况,想得更远,心中不免着急:国事、川事皆尽险恶,平静之下暗潮涌动,出川远征万有不测,多年来的功业必将尽毁无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3.html


刘湘自八月初开完南京国防会议回川后,就立即着手亲自率军出川征战的准备。当时,刘湘身体非常不好,由于胃溃疡和糖尿病的长期折磨,有时连行动都感困难,穿鞋都弯不下腰膝来。邓汉祥看着这种情况,想得更远,心中不免着急:国事、川事皆尽险恶,平静之下暗潮涌动,出川远征万有不测,多年来的功业必将尽毁无存。于是向刘湘献计道:“浦公万不必躬亲迎敌,可派一得力可信将领去前线代劳,自己坐镇川中后防,调度军政要务,为利更多。”刘湘左右高级幕僚人等,也都纷纷相劝,言委员长言行未必可信,万一像张学良那样另生借口被扣留在外,悔之亦即晚矣。

但刘湘去意己决,无可动摇,说:“我一向高呼抗日,国人尽知,如今战幕己开,自己

周从化年长戴高翔几岁,居高临下,说起话来一点不饶人。

戴高翔所说的“二十一岁追随甫公”一事,是指他在二十一岁时考入刘湘主办的二十一军军官学校,当时,刘湘是军官学校的校长,这件事是他们都很清楚的。实际上戴高翔己深为刘湘一席话所感动,当即决定要随老长官上前线了。只等到了南京,便立即写封信到陆军大学,一面辞退本兼各职,一面让妻子收拾行李回仁寿老家。

看见戴高翔要认真,刘湘招呼住大家:“好了,好了,都别说了,跟我上船去。”等待刘湘的一艘火轮船己停靠在江边,于是一行幕僚人等,随同刘湘上了船。火轮船开足马力,溅起阵阵浪花,向下游急驶而去。

到了船上,一路谈来,戴高翔才详细地了解到刘湘己于十月奉任第七战区司令长官,长官部指定驻郑州。川军己派出两个集团军计十余万人,正向前方进发。刘湘本人则兼程进京,请示作战事宜。自己则被内定为战区兵站总监部参谋长,除掌管后勤保障外,主要在长官部作战术研究和作战策划工作。

江面上秋风瑟瑟,不时有满载逃难人群和西迁机器设备的客货船只朔江而来,偶尔也有挂着红十字、上面挤满包裹着带血纱布的伤兵的船只开过。船只相遇,看见乘坐军人的船只东下,民船总是首先拉响汽笛致敬,船上携带着各种颜色包袱的难民人等群情激愤,不断呼喊着“打倒日本鬼子”和“欢送壮士为国出征”的口号,并挟杂着哭喊。兵船上的国旗和军旗在寒风凛烈中招展,也拉响汽笛作答,一路上更增添了几分悲壮的色彩。

“你知道我为啥子要让你去全国考察吗?还不是老早就在为这一天做点准备嘛。”都是自己人,说话无须打官腔。在船上,刘湘一口四川大邑话对戴高翔说。

戴高翔知道,刘湘指的是去年趁陆军大学放暑假的时候,老长官刘湘资助自己全国战事考察,车船马费,吃饭住宿,一应全包的事。当时,他轻轻松松,毫无后顾之忧,北至黄河两岸,南到广东广西,山川地势,道路桥梁,尽收眼底,对症下药,归而深研“抗日战法”。


说完之后,刘湘又转向戴高翔,说:“这些年,你有不少心得体会,给大家说说。”

戴高翔的思绪从过去被拉回到现实中,想到这些年的研究工作和与军中各级指挥人员的接触,不觉叹了一气,然后说道:

“现在我们国内主要带兵打仗的高级将领,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日本留学回来的,满脑子都是日本的那一套战法。我们陆军大学教战术,也多是教的是日本战术那一套。人人的脑筋也都一时转不过弯来。其实,我们哪有日本人的那些现代化武器。用人家的战法和人家打,又没有人家那些武器,士兵的训练也不及人家,就不免要吃亏了。”

戴高翔这几句话,说得大家都不免心情沉重。

“那你为什么还稳起?”周从化对着戴高翔说道,他的意思是,为什么你戴高翔明知有问题,为何不为此而大声疾呼呢?

“我是人微言轻啊。”戴高翔嘴里说,心里也希望老长官到了南京后在最高当局里呼吁一通,认真总结一下对日作战的经验教训。

“我在陆军大学查遍了各大国的战法,其实,各国都有各国的战法,互不相同。只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扬长避短,才能是自己的好战法。

“我的一些想法虽多,但简单地说来,就是十二个字:弹簧战略、群式战术、蜂式战斗。

“这是我在陆大所著《抗日战法》的构想,这是因为:

第一,我们是人多地广,要慢慢和日本拖,应该采取一种弹性的战略,作指挥官的要好好地衡量,打得过才打,打不过就退。一旦敌人分离了、减少了或者走开了,我们又可以打回去。就像一架弹簧,你一压,我就缩回来;你一松,我又弹转去。”

看到听的人都有兴趣,戴高翔又来了劲,加重了语气又继续说。

“第二,我认为,敌人有长射程武器,飞机、大炮,远距离的战

斗我们无法还手,只有想办法躲起来,减少伤亡,等到敌人进攻前来,我们就起来和他作战。

“所以,在战术上我们一定要摒弃日本式的线式部署,改用适当分散的群式部署。

“一到近距离接战,我们就要像蜜蜂一样的死钉硬拼,尽量杀伤他的有生力量。这就是这十二个字的内容。”

说到这里,刘湘插话道:“我们的战区是在北方,你到北方转了一趟,那里情况如何?”第七战区的位置是在鲁、豫、皖间,这里实属中原,但相对来说对于四川来说,就是北方了。刘湘自然时刻构想着就要带兵浴血撕杀的战场。

这正是当初考察在黄河南北时特别注意到的问题,于是戴高翔答到:

“北方和中原一带大都土厚水少,最适于挖地洞。我们的士兵在洞里躲过了长射程武器的轰炸,打近战的时候,我们就出来和他拼斗。我在山西考察的时候,看见那里多石山,阎锡山的队伍也挖了不少地洞,不知他们的想法是不是和我的一样?”此时,大家都还不知道山西战场的详细情况。

戴高翔的话得到余中英、周从化等人的满堂喝采,刘湘也极为赞成,当即在船上就指示随行的经理处,多购钢筋水泥到战地,而且强调说要把洞口做牢实,以免炸塌,把人闷死在里面。

这边周从化喝完采,仍然假装板着面孔,盯着戴高翔的脸,狠狠地说:“这才像个话。”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