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时空的战斗-燃烧的海峡 第八章 血色残阳——攻击 五百 血战京都

ls1030 收藏 7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1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17/[/size][/URL] [内容简介] 在对手占据制空权,火力远比己方强大的情况下,反斜面阵地是最有效的对抗手段。反斜面阵地合理的布局,不仅使得地面加农炮和空中的火箭弹都完全成为摆设,就是曲射炮和航空炸弹都难以从合适的角度进入。而且,即使使用空降兵从后面空降或者特种兵绕道攻击,也不能对反斜面阵地如何。 不过,反斜面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17.html


在对手占据制空权,火力远比己方强大的情况下,反斜面阵地是最有效的对抗手段。反斜面阵地合理的布局,不仅使得地面加农炮和空中的火箭弹都完全成为摆设,就是曲射炮和航空炸弹都难以从合适的角度进入。而且,即使使用空降兵从后面空降或者特种兵绕道攻击,也不能对反斜面阵地如何。

不过,反斜面阵地唯一的弱点,也是致命的弱点就是:棱角线一旦被控制,工事内的所有兵力马上就被封死。等对手的工兵到来之后,工事内的士兵面临的就是被活埋的命运。所以,棱角线就是生命线,在棱角线上的争夺尤其激烈。

万岁军的战士一次次登上棱角线,又被暴雨一般的机枪子弹、手雷、枪榴弹、迫击炮弹一次次打退下来。万岁军反击的火力也使得敌人洞口尸体堆积如山,整个山头的空气被大火考得令人窒息的灼热,一股股热浪迎面扑来,战士们只觉得眼睛都快睁不开。鬼子“肛军”的抵抗异常顽强,万岁军连续进攻了十二次,牺牲了大批英勇的战士,才控制住棱角线。

步兵战士用手雷、炸药包、爆破筒、火焰喷射器向洞口喷射,死死控制住敌人的出口。工兵部队很快就赶到,开始进行活埋敌人的作业。

鬼子“肛军”师团长佐佐木庆雄中将得到防线被突破的消息,他连忙向小野太郎汇报:“小野将军,支那人数太多!虽然我军击毙数万支那士兵,可是因为寡不敌众我们的防线还是失守!八千多优秀的帝国军人玉碎!”

这次,“肛军”向后方汇报的战绩还是比较实际的,并没有太多虚报。第五师团至此伤亡一万余人,其中死四千多人,伤六千多,当然,伤的人龟缩在洞穴内就剩下等待活埋的命运,和死了也差不多。而万岁军伤亡高达一万三千多人,其中牺牲近六千人,受伤七千多人。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换来的是“肛军”剩余一万六千多人即将溃败的胜利。

为了使自己这个最精锐的师团避免全军覆没的命运,小野太郎下令让残余的第五师团一万六千多士兵往京都方向撤退。

其他几条战线上的争夺也相当激烈:第四十军突破日军第七师团的防线;印尼第一军突破日军第十三师团的防线;台湾第十八军突破日军第十六师团的防线。一时间,这四个精锐师团的鬼子开始溃退,他们准备逃往京都,那里还有鬼子的三个近卫师团、第三师团和第十一师团这五个精锐师团。溃退的四个鬼子师团企图往那五个师团方向靠拢。

空降在醍醐山上的十五军,正在抵挡五个鬼子精锐师团的攻击。控制住京都制高点的第十五军,牢牢遏制住鬼子前往135线的增援部队和从135线上退下来的四个师团逃跑方向。

原本协助空降兵降落的吴浩田和李玲玲他们的特种部队,这个时候已经和十五军一起被包围在醍醐山上,他们已经无法机动,只能配合十五军一起固守阵地,阻止救援的鬼子和溃退的鬼子。一共有四个精锐师团的残部六万多人从西面进攻和五个满员精锐师团十二万人分别从东面进攻,另外还有两个鬼子的乙等师团三万多人。守卫山头的只有三万多人,正在顽强抵挡二十多万鬼子疯狂进攻。

看着山下黑压压冲过来的鬼子,吴浩田斩钉截铁的说道:“我们必须彻底堵死鬼子的退路!135线一战,我们的攻击部队打得相当辛苦!以伤亡四万多人的代价换得歼灭四万多敌人的成绩,我们只有堵死敌人的退路,才能使得那些牺牲的同志不至于白白牺牲!”

是啊,只要十五军和特种兵能堵死敌人的退路,那样的话,就能把剩余这六万多敌人全部歼灭,就能使得我们四万人伤亡的代价换来歼灭十多万敌人的胜利。而一旦十五军没有守住阵地,十五军三万多人全军覆灭不用说,二十多万敌人聚集在一起马上就会进行疯狂反扑。而我军追击部队原本伤亡就很大,一旦遭到二十多万敌人疯狂反扑,将会造成极大的损失。

由于漫长的战线,弹药的短缺,我军各个追击部队和航空兵的火力优势已经不复存在。为了攻打135线,那些该死的反斜面阵地几乎把台湾战区登陆部队和航空兵所有的重型武器弹药和航空兵弹药都消耗殆尽,登上日本本岛时携带的六十多万吨物资,已经所剩无几。

亲自前往135防线第二线督战的日本本土防务司令木村次郎疯狂的咆哮起来:“支那人的空军已经几乎没有弹药!我们所有的重武器倾巢出动!一定要给我拿下醍醐山阵地!”

三个近卫师团和机械化的鬼子第三师团开出坦克,拉出重炮,对醍醐山进行猛烈的炮轰。

种子岛上,一架架对地攻击的战机停在机场上,航空炸弹和火箭弹已经告罄。地勤人员给飞机装上机炮炮弹和机枪子弹,装填完弹药的战机向正在溃退中的四个鬼子师团飞去。

对地攻击的飞机俯冲攻击,周围还有一批携带空-空导弹的战斗机在附近警戒,如果有发现鬼子自杀机赶来马上给予击落。只有炮弹和枪弹的对地战机一架接一架俯冲下来,天空中射出一条条火链在地面交织成密集的火网,正在溃退中的敌人纷纷倒地毙命,敌人撤退的道路成了一条血路。紧追不舍的坦克、装甲车追上那些跑得比较慢的敌人,随着机枪吐出的火舌,大批大批敌人像草芥一般倒下,履带无情的把那些残敌一个接一个碾压成肉饼。

守卫在醍醐山十五军正承受十多万鬼子疯狂进攻,趴在一个制高点的李玲玲手里的12.7mm反狙击枪不停的向那些鬼子军官、机枪手、伍长之类的目标射出致命的子弹。在地面上,撒满无数黄澄澄的弹壳。

她瞄准一个军曹长的脑袋扣动扳机,枪托在她肩膀上碰撞一下,一发子弹高速旋转离开枪膛,把那个家伙的脑袋绞得粉碎。随后,她“哗啦”拉了一下枪栓,黄澄澄的弹壳蹦跳着弹到地面。她再一推枪栓,下一发子弹顶上枪膛。很快,她又找到一个少尉模样的家伙,轻轻一扣扳机就把一颗子弹射入他的脑袋。

叫嚣的敌人还没有冲上来,山头的迫击炮、枪榴弹一阵猛烈轰击,然后是各种轻重机枪一阵扫射,敌人的这一轮攻击又被打腿下去。

趁着战斗的空闲,后来才加入特种部队的郑东斌问李玲玲道:“副队长!你参战到现在,打死多少鬼子了?”

李玲玲笑着说道:“估计打死五百多名鬼子了吧,其中用狙击枪打死四百多人,用冲锋枪和机枪打死一百多名鬼子。”

吴浩田笑着说:“她啊,再打下去,要超过芬兰狙击之王西蒙.海耶了!”

郑东斌露出敬佩的目光,他说道:“玲玲姐,你真不亏是我们特种部队的第一王牌啊!”

李玲玲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她没有说话。吴浩田接过话茬说道:“第一狙击手不好当的,每次战斗,她的阵位一旦暴露,马上就要扛起狙击枪更换位置,否则将遭到敌人火力报复。本来我们这里还有不少优秀的狙击手,大多数都牺牲了。”

正在说话的时候,突然听到空气里传来一阵刺耳的呼啸声。吴浩田大喊道:“快隐蔽!敌人开炮了!”听到吴浩田的声音,所有的战士连忙找位置隐蔽。

说时迟那时快,伴随着“嗖嗖嗖”的呼啸声,一排炮弹铺天盖地落在十五军的阵地上。“轰轰轰”山头爆发出一连串剧烈的爆炸声,其中一发155mm炮弹刚好砸入一个连的阵地,“轰”一声巨响,半个连的战士消失在烈火和硝烟之中。

接着,又一发炮弹刚好落在一个排的阵地中,十多名战士当场牺牲,其他的全部被掩埋。而那些被掩埋的战士,等挖出来的时候估计也够呛。在敌人猛烈炮击之下,山头的土地被耕耘多遍,十五军官兵损失极其惨重。

“空军,我们的空军呢!”吴浩田大吼起来,“我们的空军哪里去了?怎么不消灭那些狗日的炮兵?”

“空军早就没有弹药了。”一个十五军的战士知道情况,回答道。

“妈的,这还怎么打?这不是恢复到一战的模式?打阵地战,绞肉机啊!”吴浩田骂了句。

输红了眼的鬼子把大量的炮弹倾泻到醍醐山上,整个山头已经找不到一颗完好的树木,到处都是硝烟和烈火。树上,挂着断胳膊断腿和血肉,空气中散发出令人窒息的气味。

十多架没有炸弹的伊尔-10强击机勇敢的向敌人炮兵俯冲过去,机腹下吐出一条条火舌。炮弹所到之处血肉横飞,爆炸连连,一个接一个鬼子炮兵惨叫着倒在地上。

可是面对有单兵导弹的鬼子精锐师团,这种低空扫射是极其危险的举动。有鬼子导弹兵赶来,向正在俯冲扫射的伊尔-10强击机发射出一条条火龙。随着一连串震耳欲聋的巨响,十多架伊尔-10强击机损失大半。顽强的老式飞机飞行员不惧怕敌人的防空导弹,继续向敌人的炮兵猛烈扫射,直到把所有鬼子炮兵全部撂倒在一片血泊之中。当然,剩下的几架螺旋桨强击机也全部被敌人击落。

而对于鬼子来说,他们的炮弹供给也是一个很头痛的问题,毕竟日本资源贫乏,所有的物资必须从国外进口。多年的战争,中国潜艇的猎杀,苏联空军的轰炸,已经使得鬼子的炮兵能打出两个基数的弹药,就差不多消耗他们全部库存。为了解救正在溃退的四个精锐师团,木村次郎不惜把他们所剩无几的炮弹全部倾泻到醍醐山上。

经过火力准备,鬼子步兵在M-60坦克掩护下,向醍醐山的十五军阵地发动再一次的攻击。

山头上的战士,听到山下传来隆隆的坦克轰鸣声,知道敌人的坦克已经出动。炮兵战士从泥土中扒出没有毁坏的105mm轻榴弹炮和107mm火箭炮,迅速架好火炮,对准山下黑压压冲过来的敌人。

随着炮团长一声令下,所有的105mm榴弹炮发出一阵阵怒吼,炮口吐出一团团火球,呼啸着飞向山下正在冲锋的敌人。107mm火箭炮喷射出一条一条火龙,飞舞着落入敌群之中。正在冲锋的敌人被炸得血肉横飞,尸横遍野。

心急如焚的木村次郎下令在进攻的士兵后面架起机枪,只要有人胆敢撤退就马上击毙。在督战队的威逼之下,黑压压的鬼子没命似的跟着坦克往山头冲去。敌人的坦克一边开炮,一边向十五军的阵地碾压过来。随着敌军坦克炮弹落在阵地上,一个个正在猛烈射击的战士被火球吞噬。

各个反坦克小组的战士扛起火箭筒,进入前沿阵地,等待敌人的坦克靠近。一辆M-60坦克刚刚吐出一团火球,就被山上射来的一条火龙击中,“轰”一声巨响,坦克内部弹药殉爆,整个炮塔都飞上天去。接着又是第二辆坦克、第三辆坦克相续被击中。可是刚刚发射出火箭弹的战士,他们的阵地一暴露,就被铺天盖地射来的炮弹、子弹把他们无情的吞噬。

“打!给我狠狠打!今天就是把我们特种兵当步兵用,全部拼死在阵地上,也不能让两股敌人会合!”吴浩田对特种兵战士下了命令。

这次,他们特种兵战士因为执行引导十五军空降的任务,为了配合空降兵来不及撤离阵地。而空降兵天生就是被敌人包围的兵种,空降兵的任务就是在敌人的中心开花,扰乱敌人的后防,阻断敌人的退路。空降兵是伤亡最大的部队,不是随便一个战士就能随随便便就能成为空降兵的,需要顽强的意志,坚韧不拔的精神,优良的军事素质才能成为空降兵。

为了能彻底歼灭那四个鬼子精锐师团,许世Y不惜把精锐的十五军投入到残酷的阵地战之中。而从上甘岭走来的十五军,是一支攻守兼备的优秀部队。

十五军的战士在前沿阵地顽强阻击敌人,吴浩田的特种兵战士化整为零,躲在各个隐蔽位置,对敌人进行精确的点射。

阵地上灼热的空气,把冬季变成夏天一般令人喘不过气来。山下攻击的鬼子,有的脱掉上衣,打着赤膊就往山头冲击。一排排暴雨一般的子弹泼洒下来,一片一片鬼子象草芥一般倒下。好不容易有一批敌人眼看就要冲上我军的阵地,一排手榴弹飞蝗般投来,那些鬼子又惨叫着滚下山崖。

十五军134团的黄继光连阵地上,全连战士已经仅剩下九人。敌人叫嚣着冲上黄继光连的阵地,剩下的九名受伤的战士一个接一个拉响炸药包。在一连串爆炸声过后,黄继光连阵地上彻底平静下来。心急如焚的指挥员下令让红三连赶往黄继光连阵地夺回丢失的阵地,红三连仅剩的五十六名战士在连长带领下,往丢失的阵地冲去。

经过一番激烈的争夺战,红三连的战士付出牺牲三十六人的代价,剩余最后十一人夺回阵地。

炮声隆隆,子弹嗖嗖,十五军的炮兵阵地上也遭到敌人猛烈的火力打击。至此,所有的105mm榴弹炮和107mm火箭炮几乎全部被摧毁,仅剩的几门炮也已经没有弹药。就连那些迫击炮、无后坐力炮的弹药都已经耗尽。虽然运输机对十五军阵地进行过两次补给,可还是无法弥补如此巨大的弹药消耗量。炮手们丢下弹药告罄的火炮,抓起冲锋枪往步兵阵地赶去。

一次次艰苦的争夺战,一次次打退敌人的进攻。虽然特种兵战士利用地形良好的保护自己,几乎没有什么伤亡,不过十五军的那些普通步兵伤亡极其惨重。三万多人的一个军,丧失了大半的战斗力。

在十五军的顽强阻击之下,四个溃退的鬼子精锐师团被后面追赶的中国军队追上。坦克碾压、机枪扫射。大批大批的鬼子不是被机枪打成筛子,就是被坦克碾成肉饼。终于,三十多万中国大军把残余的五万多敌人包围在醍醐山的山脚下。

在坦克掩护之下,步兵跟随着坦克向那四个师团的残敌发动最后的进攻。经过一番激战,包括“肛军”在内残余五万多敌人全部被歼灭,“肛军”师团长佐佐木庆雄中将剖腹自杀,他手下的各级将佐军官不是自杀就是被俘,没有一个逃掉。

而曾经参与南京大屠杀的鬼子第十三师团和第十六师团也全部被围歼,一个敌人都没有跑掉。

四个甲等精锐师团被一次性全部歼灭,把小犬蠢田一心疼坏了。他知道,在京都的那五个精锐师团继续对醍醐山的攻击也已经失去意义,继续打下去,那三个精锐师团也将陷入被围歼的命运。于是他下令让三个近卫师团、第三师团和第十一师团五个甲等师团带上几个乙等师团往名古屋方向撤退,只留下两个丁等师团“守卫”几乎是无险可守的京都。

那两个丁等师团几乎在英勇善战的中国军队面前,几乎就没有什么战斗力,很快,京都就被攻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