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往事如梭

sywq 收藏 53 342
导读:[color=#D52B6F][B][center][size=12]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size][/center][/B] 偶然读了辛弃疾的这一首诗,使我浮想联翩,小时候真的是不知愁苦,可以这么说,几乎到了心想事成的地步。现如今,踏入社会,形形色色的社会关系,各方面的激烈竞争,使人尝尽了“愁”,你不努力,早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偶然读了辛弃疾的这一首诗,使我浮想联翩,小时候真的是不知愁苦,可以这么说,几乎到了心想事成的地步。现如今,踏入社会,形形色色的社会关系,各方面的激烈竞争,使人尝尽了“愁”,你不努力,早晚要被淘汰,犹如大浪淘沙。

无忧无愁的童年,穿梭般的转瞬即逝。我坐在宽大的办公室的转椅上,看着窗外碧波蓝天,天真时代的许多往事,又浮现面前……


(一)海边意外

那年的春天,正是渔民捕捞青鱼的季节,我们来到靶档站的小码头玩。虽然即将入夏,但阵阵的海风还是有些凉意。在小码头的尽端,拴着一只有点漏水的小舢板,可能是准备上岸修补的吧。

我们四个,最大的是已经四年级的小新,再就是我们三个即将上学的女孩了。开始,我们顺着缆绳把小船拖来拖去的玩,觉得不过瘾,我、小新和宁宁干脆就顺着上下船的石梯,跳了上去。小敏胆子最小,她不下去,仍然在小码头上拽绳子。

我们尽情的用手拨水,还把鞋脱了,挽起裤腿,用脚拍打海水,虽然那时海水还有点刺骨,但我们还是很高兴,一点也不在乎。

正玩得高兴,突然感觉怎么能看到军港码头了?原先我们在小码头的东侧,由于码头挡住了视线,是看不到西面一里多远的军港码头的。抬头一瞧,坏了!小码头在远离而去。原来呀是小敏在拽缆绳的时候,把缆绳从套着的石墩上不小心脱掉了,她又没有力气拉住,这下,我们可惨了,随风漂流,向海湾而去。

只见小敏站在码头上大哭,我就对着她喊“快去叫人”,可她却一动不动,简直是吓坏了!船飘过了第一道靶子船(军舰打靶用船),又飘过了第二道靶子船,小敏的哭声渐渐听不到了……

开始我们三个还很镇定,可这时……,宁宁先哭了起来,小新接着也哭了起来,我在想,这要飘哪去呀?越想越伤心,我也哭了起来。

正在我们三可劲哭的时候,前面出现了五只渔船,还是小新眼尖,大叫起来“救命啊!救命啊!”。

后来发生的事就很简单了,他们把我们三送到军码头,打电话,我爸叫车接我们回去,挨的是有史以来最厉害的臭骂!还把我这个“疯丫头”关了好几天禁闭呢。


(二)意外收获

忘了那是哪一年了,反正那年的雪下得很大。快过年了,这几天我哥他们几个又在神神秘秘的不知搞什么?每天傍晚就出去,并且每天天不亮也出去。我就偷偷窥探那只他们每天出门都要带着的包,里面乱七八糟,有锤子,有成捆的细铁丝,还有钉子什么的。

我就问我妈,他们这是要干什么?我妈就说:“他们瞎闹,说是去北山套兔子,这几年哪有什么野兔子,前几年还差不多。”嘻嘻,我心里想,又有行动了。

原来他们每天傍晚是去下兔子扣啊,早上去是看看有没有套着,去晚了,又怕有捡便宜的拿走呀。

好多年前,北山还是郁郁葱葱的森林,现在城市开发,已经是高楼林立了。

晚上,我就问我哥,明早带我去吧,我哥说你起不来,四点就去,我说能起来,“睡吧,到时候再说”。我就在期盼中睡着了。

一觉醒来,哇,天都亮了,我一骨碌爬起,大声问我妈,哥哪去了?我妈说“早走了,你就睡你的觉吧。”哼!真是的,怎么不叫我!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兔子,兔子,哎,要是套着了,怎么弄呢?红烧?大炖?兔子皮做手套……,胡思乱想中又睡着了。

我哥回来了,两手空空,哎!我又是空想,“哪有那好事,说套就套着了?”,我哥说:“去玩你的游戏吧。”。

一连几天,都是如此,我对兔子几乎不抱什么幻想了。

“嗨,疯丫头,快来看看。”,不知是过了多少天的早上,我被我哥兴奋的叫声惊醒。我睡眼朦胧的爬起来,披着一件羽绒服,跑到厨房,哇,兔子!一只好大的兔子!“你套着的?”,“哪呀,我放的扣有的都找不到了,转了一圈,什么也没有,我就从观通大队那往回走,在苹果园上面的小路上,给绊了一下,吓了我一跳,用手电一照,嘿嘿,原来是只兔子。”。

这就是意外收获!也是唯一一次套着兔子,并且是捡来的。o(∩_∩)o...哈哈。


(三)“包公”

商河路海军大院,我在这里也生活了好多年。她坐落在青岛市的市北区,对面就是大港火车站,也是进入青岛老站前的最后一站。

儿时的我们,经常去海员俱乐部玩,为了走近道,就要穿过大港站。大港站里当时有人家住,也有几个好朋友,常常在一起抓抓蚂蚱,摘摘槐花。

说起那个外号叫“包公”的,现在已经把他的真名实姓给忘了,他是个男孩,很皮很淘的。他的外号怎么来的?那还要从他爬火车头说起……

青岛的六七月份,经常是大雾缭绕,叫人有点喘不过气。一天,小哥们小姊妹们到大港站玩,由于没什么火车经过,车站冷冷清清的。我们就去铁道对面的树林,那里有很多的野花,还有蝴蝶蚂蚱。雾很大,好像很近也看不清楚,正在我们玩的起劲的时候,“呜,呜”,哈,有火车来了。等我们看清,才发现原来只是一个火车头,看样子是在大港站加水的吧。

男孩们争着抢着跑过去,我们女孩也只好跟了过去。这时,有的男孩说,谁敢把着火车头的栏杆上去?“包公”最皮,哪有他不敢的,“噌,噌”就往上爬,就在这时,火车头启动了,可“包公”还在栏杆上向我们做着鬼脸。火车头越看越快,随后就消失在浓浓的大雾中……

我们不知所措,很替他担心,不知会有什么结果。就这样,我们不敢回家,坐在那片树林下的草坪上。

很长很长时间,现在想想应该有两三个小时吧,从浓雾中走来一个黑乎乎脸的孩子,“你们还在呀?够意思。”,走近才知道,这就是“包公”。由于那时的火车是烧煤的,他的脸是被煤烟熏黑的。从此,我们就给他起了个外号:“包公”。

当时,他很满不在乎,可后来听那些小哥们讲,他说他在火车头上,也吓得要死,死死的把住栏杆,眼都不敢睁,一直随火车到了老站,又顺着铁道走回来的。

虽然现在讲起来,只是轻描淡写,但想起还是有后怕的。


人生的路很长很长,但想想,其实也很短很短。往事如梭,我衷心的希望大家,平平安安,心想事成!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