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短篇小说]--红颜祸--[第一军团]

龙之戒 收藏 18 149
导读:故事开始发生在上个世纪30年代末的陕北,那个地方还没有被红色根据地所覆盖。这里远离延安,远离已经打土豪,分田地的红色政权。这个村子,叫槐北。村子里有一位十里八乡都知道的美人,名字叫做山丹丹。 其实,这个姑娘原来是有姓氏的,不知什么时候从山西投奔到这里的亲戚家,不久,这家人的长辈相继死去,只留下了这个美丽的姑娘。她长大后,由于容貌出众,娇艳欲滴,神似陕北地区独有的花儿山丹丹。于是,她的姓氏逐渐被人忘记,而山丹丹的名字却成了她的本名。 由于这样的美貌,十里八乡提亲的人,能踏破山丹丹一个远房亲戚的门槛

故事开始发生在上个世纪30年代末的陕北,那个地方还没有被红色根据地所覆盖。这里远离延安,远离已经打土豪,分田地的红色政权。这个村子,叫槐北。村子里有一位十里八乡都知道的美人,名字叫做山丹丹。

其实,这个姑娘原来是有姓氏的,不知什么时候从山西投奔到这里的亲戚家,不久,这家人的长辈相继死去,只留下了这个美丽的姑娘。她长大后,由于容貌出众,娇艳欲滴,神似陕北地区独有的花儿山丹丹。于是,她的姓氏逐渐被人忘记,而山丹丹的名字却成了她的本名。

由于这样的美貌,十里八乡提亲的人,能踏破山丹丹一个远房亲戚的门槛。因为,山丹丹住在他家,而且,山丹丹家的财产,也顺理成章的变成了这个远房亲戚家的了。可是,尽管提亲的人很多,但是山丹丹却是个烈性女子,一个都不要。其实,她的心里早有人了,就是本村的一个俊朗青年,名字叫栓柱。

栓柱的家,离山丹丹的家隔着一个深土沟。虽然都是槐北村的,可他们见一次面很难。常常是山丹丹到大土沟底唯一的水源去挑水,才能看见栓柱站在光秃秃的黄土高坡上放羊。而他们的情话,也只能借由栓柱扯着嗓子唱陕北民谣,才能传递。由于家里并不富裕,栓柱虽然是家里的独子,却没有上过一天学,大字不识一个。但是,这难不倒聪明的栓柱,他自编的顺口溜和陕北民谣,常常能打动许多人,更不要说对栓柱心生情愫的山丹丹了。

这一天,山丹丹又在沟底的水源边打水,由远及近传来了栓柱高亢悠扬的歌声:红格盈盈的太阳,蓝个盈盈的天。额放羊在这哒呦,妹妹捏还不来。想起妹妹呦,心欢畅,见个面面容易,拉话话儿难。。。山丹丹惊喜的抬头看见了自己的心上人,赶忙解下头上的红头巾,对着自己的心上人拼命的摇动着。

黄土高坡上的栓柱,看见了沟底那红灿灿的小红点,知道自己的心上人就在崖(读ai二声)底,赶忙把自己家人就要去提亲的事情,用歌声告诉了山丹丹。

担水回去的路上,山丹丹也是一路哼着心上人自编的民谣回家的。那兴奋,幸福,而又羞涩的心境,也许那漫山遍野的山丹丹花儿,也能感受的到。

栓柱家的提亲一切顺利,转眼,这一对儿幸福甜蜜的恋人的婚礼如期举行。栓柱家请来了腰鼓队,器乐班,一路热热闹闹,吹吹打打的把山丹丹娶进了家门。山丹丹过门儿以后,勤俭持家,孝敬公婆,小两口的日子过的别提多麽滋润了。一年以后,栓柱和山丹丹的爱情结晶就诞生了,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大胖小子。这对于栓柱家来说,真是喜上加喜。因为栓柱娘就生了栓柱一个,就再没动静了。所以,栓柱的媳妇儿山丹丹一下生个大胖小子,让栓柱他爹娘别提有多高兴了。逢人就说,看自己的媳妇儿那样的大屁股,再生三四个的没问题。

栓柱和山丹丹的孩子满月时,按照当地的习俗,山丹丹要带着孩子回娘家住一段时间。于是,栓柱把自己的宝贝媳妇儿山丹丹亲了又亲,抱了又抱,才恋恋不舍的把她们娘俩送回了山丹丹的娘家。山丹丹当时还戳着栓柱的脑门儿说他没出息,说自己过上十天半个月的就回来了。

花开两头,各表一枝。话说这个山丹丹娘家隔壁邻居,是槐北村的保长。这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垂涎山丹丹的美色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那时碍于自己是村里的保长,不好造次。可是,最近,乡里让他去开会时告诉他,他的保长当不成了。有人举报他曾经给白军当过运输官,说最近可能要“变天”,延安那边“赤匪”恐怕就要过来了,为了息事宁人,让他这个保长,暂时先不要当了。

这个保长正在自己的窑洞里丧气着,忽然听见院墙隔壁山丹丹家热闹起来。这个家伙把头伸过本就不高的院墙一看,立刻眼睛都快冒出绿光来了。只见,嫁作人妇,又生了孩子的山丹丹,出落的更加美艳无比了。本就精致漂亮的脸庞,由于幸福爱情的滋润,愈发光艳动人。尤其是那已经成熟的身姿,恰似秋天的石榴,热烈的绽放开来。看的保长的口水、鼻血差点一块儿流下了。一个阴险又恶毒的主意,窜上了保长的心头,仿佛看见自己已经得手般,这家伙“嘿嘿”滴淫笑了起来。

在山丹丹回娘家三天后的一天深夜,帮着家里干了一天活的山丹丹,搂着自己的宝贝儿子,沉沉的睡去了。这时,漆黑的夜色中,一个黑影翻过了山丹丹娘家的低矮院墙,来到了山丹丹睡的这孔窑洞的门口。黑影用匕首拨开了窑洞木门的门闩,蹑手蹑脚的朝着熟睡在门边炕上的山丹丹扑了上去。

惊醒的山丹丹本能的要喊,这时,那个黑影一手举起手中被月光映照的明晃晃的匕首,一手捂住山丹丹的嘴巴压低声音恶狠狠说道:你要是敢喊,我就一刀戳死你的小崽子!无奈的看着襁褓中还在熟睡的儿子,山丹丹被这个黑影强暴了。

衣着凌乱的山丹丹,披头散发的坐在月光下窑洞的炕上,泪水,无声的一次次打湿了她此刻惨白的脸颊。她想了很多,想了许久,天亮之前,山丹丹决绝的给自己的儿子喂了最后一次奶。包好孩子,放在炕的最里头,然后起身打开院门,朝着那个她无比熟悉的沟底的水源走去,从此再没有回来。

有去水源担水的村民,赫然在水潭中看见了山丹丹浮在水面的尸体。惊慌之中,赶忙跑到山丹丹娘家报信。惊闻噩耗的乡亲们,一起帮着把山丹丹已经僵硬的尸体抬回了她的娘家。

那时人们的规矩是,自家的姑娘,不管嫁到谁家,生是谁家的人,死是谁家的鬼。山丹丹的娘家人托人把栓柱一家人叫到了自己家。看到走时还青春美丽的爱妻,此时却冰冷的躺在堆放杂物窑洞的地上,栓柱一句话还没问出来,就大口吐出了一口鲜血,昏死过去。

栓柱醒来后,从山丹丹娘家人的叙述中,什么结果也没听出来,因为,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山丹丹会死在那个水潭里。人死大过天,还是需要先让山丹丹入土为安。栓柱像一个被掏空了灵魂的人,如提线木偶般被人摆弄着办完了自己妻子的葬礼。

葬礼过后,栓柱就离开了家,他的想法,是哪怕豁出自己的性命,也要弄清楚,自己那善良美丽无双的妻子,究竟是怎么不明不白的死去的。栓柱就流浪在山丹丹娘家的周围,靠自己自编的顺口溜、信天游卖艺糊口。只要有一丝关于自己爱妻的消息,栓柱都不会放过。

时间过了一年又一年,栓柱和山丹丹的儿子,都上乡里的初中了。栓柱还是在一如既往的在山丹丹娘家周围流浪着。这时的时间,已经是上世纪的五十年代初了。

这一年,栓柱的家里发生了两件大事。第一,他和山丹丹的儿子考上了省城的技校,独自背着行囊离开了槐北村。第二,他的父母相继过世,左右邻居找不到流浪的栓柱,只好互相帮衬着,安葬了栓柱的父母。也是这一年,那个保长被人杀死在了自家窑洞的炕上,这轰动一时的杀人案,至今未破。

又过了6、7年后,栓柱的儿子带着自己城里的媳妇儿来到槐北村,找到了在破败的祖屋中口中念念有词的父亲,把他带到了省城,治好了栓柱的“疯”病。经年后,在栓柱儿子家周围的街道,人们总能看见这样一位老人,他面前摆着几样是或不是的“古董”,也不叫卖,花白的胡子迎风飘舞,眼中永远是深潭一样的虚无。时不时,会翘起嘴角,让人不易察觉的笑容转瞬即逝。

在现在这个世纪到来的几年后,栓柱在他92岁高龄时,在睡梦中安详的死去,后人把栓柱与山丹丹合葬在了槐北村,栓柱终生未再娶。。。

《全文完》

本文内容于 2008-9-6 9:53:28 被007lxy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