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第十一集绝户计 74.2拒绝2

zyzhy678 收藏 2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size][/URL] 国会正式表决以后,从3月14日到3月18日,日本国民处于极度混乱状态中。 两种截然相反的意见在媒体上交替出现,虽然多数支持接受议案,但毕竟还有大约30%的媒体处于复兴阵线和极度右倾的自民党右翼团体“我们的日本”的控制下,在这些媒体上,连篇累牍的是对中国占领日本的后果及后续政策的分析,宫古列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


国会正式表决以后,从3月14日到3月18日,日本国民处于极度混乱状态中。

两种截然相反的意见在媒体上交替出现,虽然多数支持接受议案,但毕竟还有大约30%的媒体处于复兴阵线和极度右倾的自民党右翼团体“我们的日本”的控制下,在这些媒体上,连篇累牍的是对中国占领日本的后果及后续政策的分析,宫古列岛的现状也被翻了出来,什么中国人来了以后肯定会废除日语了,要强制剥削日本国民,控制学校教育什么的,还“危言耸听”地对日本国民断言,“要不了10年,甚至最多只要5年,大和民族就将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云云,极力煽动国民的不满情绪,矛头直接对准了首相、内阁及民主党。

3月16日,在受到上述煽动宣传后,除了基本被中俄占领的北海道及九州南部地区,日本三大岛上均出现了不同程度上的示威活动。作为核心区域的本州情况最严重,当日各主要城市有约700万人上街抗议国会(众议院)中的两大党派置日本国家的根本利益与不顾强行通过议案,而这还是3月15日天皇亲自出马发表关于时局的申明后出现的场面,保守估计,如果没有天皇和内阁的宣传攻势这天上街的至少还有多上不少的人。

其实,从现实上说,现在抗不抗议都无所谓了,反正已经要执行再抗议也没有什么用,或者这也是一种政治上的表态而已,似乎更多的是要警告即将登陆的占领军,日本国还是有很多人不欢迎你们的。

而私下里面,复兴阵线则利用和“台湾战争战殁者遗族会”的密切联系不断对现役军人特别是军队高层进行动员,急切地要求他们拒绝服从国会通过的投降议案,吉岗甚至开始密谋再次发动兵变获得最高权力,清洗掉所谓的“投降派”重新进行决战。

为了防患于未然,已经在天皇面前保证军队不发生兵变的总参谋部在实际上获悉复兴阵线的动作后于3月17日上午采取断然措施将东京都临时守备司令部指挥机构解散,其下属22000名士兵分拆为3个部分并派员接管,还按总理令的要求将内政部直属警察支队包围强制解除武装,同时将已经宣誓“效忠于国家与法律”的第5近卫师团17000士兵部署在东京城各个要害位置上,作为对内部极不稳定的临时守备部队的制约。

3月17日中午,在吉岗辞职以后临时兼任内政部长的总理大臣川崎南记亲自签署命令要求对极右势力进行全面扫荡清理。第5近卫师团突然出动,临时客串内卫警察职能担任抓捕嫌疑犯的主要任务,到3月18日凌晨,390多个窝点先后被搜查,在册约700多名极右翼分子被逮捕,其中包括部分现役军官和与复兴阵线保持密切关系的警政人物,另有4300名持械“危险分子”被抓获,第5师团前后搜缴了足够武装一个旅团的各种轻重武器和大量弹药装备。

最关键的地方是,随着两名中将和4名少将的被捕,不仅是复兴阵线埋伏在三军总部等机构的炸弹被强制排除,他们密谋的兵变计划被破获,虽然再次被作为兵变主力的临时守备司令部已经被解散,但这也给了首相川崎南记一个清理右翼分子的最佳借口。

3月18日上午,首相川崎南记发布命令采取被后人批评的“为了讨好即将到来的占领军而不惜破坏现时仍然有效法律的极端手段”将复兴阵线及自民党右翼分子包括吉岗和前警察副总监、东京都警视厅主要官员及44名众议员,29名参议员,5名将军,11名高级警官在内的370名政坛和军警中的头面人物进行逮捕和“临时隔离”。

随后,日本众议院在复兴阵线主要领军人物均缺席的情况下通过决议案,以“叛国罪”不能自动获得“议员豁免权”为理由褫夺吉岗等人的议员身份。

而作为对前执政伙伴“背叛行为和反民主精神”的抗议,复兴阵线中没有参与密谋的议员等纷纷(提前5天)宣布辞职。一年后,本州临时高等法院以叛国、叛乱、颠覆及谋杀等各种罪名分别判处其中的191名骨干分子3到15年不等的监禁,同时对“二一七兵变”的涉案军人也进行了审判,但为了。。。而没有判处一例死刑。而作为一个政治牺牲品,吉岗静子完成了自己的一生,她“光荣地”被认定犯有“叛国、叛乱和谋杀”三条重罪,2045年11月被终审判决为终身监禁。

至此,日本历史上最右倾的政党~~复兴阵线正式成为一个历史名词。同年,本州临时参议会制定了关于严厉惩治军国主义分子及企图煽动破坏同盟关系的议案,从而在法律上阻断了右翼分子依靠选举获得权力的道路。

到3月18日晚间,对反对派的清洗告一段落,被右翼分子和“自由人士”强烈抗议和攻击的“3.17日本倒退回专制和野蛮的漫长之夜”终于结束了。为了极力和右翼分子撇清关系,以总理大臣川崎南记为首的内阁在压力下最终被迫放弃了对本党右翼分子的保护,同时联合军队高层对原本是执政盟友的复兴阵线举起了砍刀,“异常果断坚决地表达了日本人民回归亚洲、彻底清算军国主义历史,剥离其生存土壤的决心。”(新华社语)

事件最大的获利者是自民党和民主党,事件后两党纷纷调整政治态度,民主党向左靠拢把自己扮演成一个“左翼及中间派的集合”,自民党则略微向中间移动继续代表右翼和部分中间选民,最终也因此在日本形成了两党轮流坐庄执政的“2047年体制”。而从整体上说,日本自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开始的右倾化得到了很大程度上的清算,政坛和国民也因此得以完成了向中间甚至略微偏左方向的转变,当然,这个过程的时间就达10年之久。

不过,对政客的清洗虽然一举拔掉了军政体系中复兴阵线和自民党极端右翼分子的代表人物,但整个日本常备军仍处于紧张状态之下,多年来依美而生的日本军官特别是中低级别的军官在短时间里不可能迅速接受日本即将被中国占领这一残酷现实,而部分高级将领的被捕更引发了他们对总参谋部及各军事领率机构的强烈反弹情绪。

在职业军人的团体中,拒绝执行或者要求拒绝执行卖国条约的一股浪潮正在逐步酝酿,部分漏网的右翼分子继续在串联和蠢蠢欲动,日本,仍然危机四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