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梁 第二季 大国崛起 第九十六节 旺德福商行3——暗杀

wuyanlai 收藏 24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2/[/size][/URL] [内容简介] 张思齐最近这几天总觉得心里有什么事情,似乎缺点什么,又想不起来。当天晚上,他预约了拜见罗会长。 “张厂长啊,你发财了啊。”罗会长十分客套的说道。 “哪里哪里,这些都是党的经费,我哪里敢动啊。对了,罗会长,曹顺那个老头,似乎对我挺和气啊。” “这个你就不知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02.html



张思齐最近这几天总觉得心里有什么事情,似乎缺点什么,又想不起来。当天晚上,他预约了拜见罗会长。


“张厂长啊,你发财了啊。”罗会长十分客套的说道。


“哪里哪里,这些都是党的经费,我哪里敢动啊。对了,罗会长,曹顺那个老头,似乎对我挺和气啊。”


“这个你就不知道了吧,他是中统上海地区的总负责人,代号致远。他对民族大义还是看得很重的,打鬼子他没少出力。这个人出身北伐军,当年跟着孙中山先生闹过革命的。”


“哦,怪不得,那么,把汽车和无线电这一块给他,这个也可以啊,有钱大家赚,反正赚钱的是中国人,我们也不亏。青霉素和猪鬃什么的,就有劳您了。”张思齐恍然大悟。


“这个好说。”罗进喝了一口茶,“在白色恐怖时期,他领导的中统,都对中共上海地区的人都还网开一面,他最近几年苟且偷生啊,蒋介shi为了平衡情报部门的实力,军统杀中统,中统防军统,现在已经是中统艰难度日了。”


“手足相残啊。”张思齐感慨道。“罗会长,就这么定了吧,明天请曹老头来吃顿饭。”


“好。”张思齐刚要起身,又想起点什么,对罗进说:“阿富汗有很多特产到了延安,有名贵的阿富汗紫羊毛地毯和鸦片膏子,能卖点钱吗?”


“这个……”罗会长沉吟了一声,“阿富汗地毯倒是有人要,不过鸦片膏子,你卖到这里来,除了毒害中国人,还有什么用呢?”


张思齐一下子囧了,他想了想,又说:“医用强镇痛剂吗啡就是从鸦片中提炼的,要不我们直接卖成品吗啡制剂,当药品卖给外国人?价格高了,我想外国人也不会把价钱贵上好几倍的高纯度吗啡再来当大烟卖吧?”


“这个倒可以试试,先看看,不行的话,马上停售。那……现在有吗啡样品吗?”


“没有。”


“赶快做出来,曹老头那里等几天叫他,到时一起叫上张一鹏。”


“张一鹏?那个贪财好色的禁毒专员?”


“对,就是他,那个关节不打通,你在官面上就做不成生意!”


“好,听罗会长安排。”


“恩。”


……


回到商行,张思齐叫王衍从带着电台到自己房里,严肃的告诉他,需要通知军长办公室秘书处三件事情:第一,阿富汗地毯在这里可能有销路,需要一批样品;第二,要制药厂迅速试制一批可以量产的医用吗啡制剂的样品,纯度要高;第三,商行生意好,需要上级派一名可靠的,又精通业务的人来做账房。并且告诉他,这样的信息加密程度不高,用二级密码即可,因为一级密码如果用多了,就增大了敌人破获的几率,真正的危机时刻,就可能失去保密性。其实,张思齐并非不相信吴耀祖,而是在上海这样的花花世界,吴耀祖肩膀还嫩了一点,需要有个照应,而且,账房是大事,自己人来打理总好过从外面聘请人,何况这个商行还有特殊的使命。


王衍从刚把电台架好,张思齐马上举手制止住他:“电瓶有电吗?”


“有啊!每天都检查了的。”


“带上家伙,我们出去发报。”


考虑到张厂长精通无线电,又是延安社会部首席技术顾问,王衍从没有说什么,马上收拾好东西,跟着张思齐下楼了。张思齐不知道的是,他的谨慎这一次犯下大的错误。而同时,张思齐考虑到电台的安全,把李刚虎和封在高两人一起带上,这个举措,又在最后关头救了他一命。


四人坐在汽车上,追风逐电般的开往郊区,张思齐一行的车后,跟着一辆乳白色的轿车,跟了一段路,又消失了,开车的封在高看见后面没有跟踪的车,于是放下心来。而他没有看见,路旁的屋顶上两个黑影飞速的滑动着。


车子停在了郊区的一段铁路旁,张思齐叫王衍从出来。一袭黑色西服的王衍从一手提着一个牛皮箱子,一手捂着帽子下了车。张思齐告诉他,把天线搭在铁轨上,这样,别人的测向设备就测不出来了。王衍从恍然大悟,上百公里的铁轨就是天线,这个既可以增加天线的辐射效率,又可以让敌方侧向设备只能在一个很大扇形的区域内侦测到无线电信号,这个张厂长果真不简单啊,像这样的操作,他以前在培训的时候,资料上讲过,但是他自己还从来没有实践过,几乎都忘记了,今天他又学到了新东西。


封在高和李刚虎警惕的站在旁边,张思齐也从腰间的枪套上拔出武军长发给他的手枪,顶上子弹警戒。


电报的莫尔斯电键在王衍从的手中轻快的舞蹈,对于熟练的电报员,这点内容几分钟发完了,他刚刚收拾好设备,准备上车的时候,一点肉眼几乎看不见的亮光从黑暗中飞来。李刚虎和封在高的目力和听力远强于常人,马上配合默契的分站两头,在这不容交睫的瞬间,站在前面的李刚虎举枪点射,砰的一声,子弹与来袭的飞镖相撞,空中冒出几点火花。随后,汽车旁边凭空冒起两股烟雾,两个穿着黑衣服的蒙面人,拿着东洋长刀,足不沾地的跑了过来。李刚虎连开数枪,可是那几个蒙面人挥舞着长刀,刀锋在蒙面人面前划出的扇形,硬生生的把子弹给挡住了。只听见几声脆响,蒙面人面前亮起了几点火星。两个人,两把刀,劈头盖脑的超李刚虎砍去。李刚虎不慌不乱,从袖子中飞出一条精钢打制的九节钢鞭,拉在手上,挡住刀刃,顺手一旋,把两把刀绞在了一起。


说时迟那时快,后面的封在高手中操起了一把美制汤姆森冲锋枪,“嗒嗒嗒——”有如打字机的枪声响起,两个蒙面人扎扎实实吃了几十颗子弹,可是这些蒙面人似乎不知道什么叫痛,马上退后一步,从李刚虎的九节钢鞭中抽出长刀,从怀中掏出了什么,“想跑?”李刚虎想道,他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掏出一把很短的双枪散弹枪,“轰!!”上百颗钢珠形成一片弹雨扑过去,这时候,受伤了的两个蒙面人哪怕是三头六臂都躲不过了,封在高手中的冲锋枪不失时机的又响了起来,两个蒙面人抽搐着倒下了,他们手中的东西一碰到地面,马上腾起一阵烟雾。封在高大喊:“退后,烟雾有毒!”几个人慌忙退后。等到夜风把烟雾吹散之后,封在高调转车头,打开近光灯,众人才开始打量起这两个蒙面人。


“他们是什么人?”张思齐问道。


“确切的说,他们已经不是人了。他们是东洋忍者。”封在高回答。


“忍者,就是武士吗?”王衍从惊讶的问道。


“不是,完全不是。忍者的武功与日本武士的武功有根本区别,忍者由于执行任务的特殊,通常不用大刀或长矛,而使用便于携带的短兵器和暗器。”封在高说道。“忍者经过了非人的训练,体能和毅力都是常人无法比较的。他们有各种特殊的技能,是天文学家又是化学家,可以观看星空预测天气,并调制火药与火器。他们徒手搏击也是一绝,十根手指如钢似铁,穿胸破腹,撕颈裂头,瞬间使人至死。这么大一片开阔地,没有遮拦,而刚才我和刚虎没有发现他们,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中原武林的高手也不过如此。”


张思齐走到忍者跟前,捡起他们的刀,绷起食指弹了一下,“叮-----”,有如编钟的乐音。“这刀的材质不错啊,钢质均匀,这热处理的效果不错啊。”


“哈哈,专家就是专家,到这时候还不忘本行,”封在高爽朗的一笑,“厂长,你说的那个啥处理我不懂,我听我师父说,这日本刀,由中国的唐刀改进而来,真正的好刀,插在水里,上面漂下来一片叶子,在刀刃处都会躲开。而且刀在锻造后,刀身有美丽的花纹。”


张思齐拿着刀准备走向车灯那里细细观察的时候,脚下似乎踩到了什么,他提起脚一看,是刚才被忍者用刀崩落的子弹头。他捡起弹头,在灯光下看,这子弹都已经变形了。再看刀刃,一点缺口都没有,刀刃映着邪恶的光芒,刀身上的花纹浑然一体,绝对不是锉上去的。“奇迹啊!”他准备把刀拿上,封在高一把抢了去,说:“这刀邪门得很,像这样的刀,刀匠都拿自己的性命去祭刀的。日本人说刀要杀了人,才有杀气,所以好的刀匠,会用性命去祭他们最好的成果,而且这上面还不知道有多少中国人的鲜血。”于是,张思齐只好作罢。张思齐还是很不解气,恨恨的踩了这两个家伙几脚之后,才安心。他又命令王衍从,把刚才遇袭的事情报告给军长办公室秘书处。又过了十来分钟,他们四人才上车回商行。


此时,福田纠夫地下室里,一个便衣的特高科准尉已经把两篇电文抄收完毕了。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