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九日:中国人民欢呼雀跃的胜利日.

740822 收藏 59 1568
导读: 一九四五年九月八日上午八时,中国战区陆军总司令何应钦搭乘专机由芷江起飞,中午十二时一刻降落南京代表中国政府接受日本的无条件投降书。作为中国方面最高代表的何应钦的机场受迎场面十分浩大,冈村宁次偕小林浅三郎、今井武夫等日军将领另成一列,肃立恭迎,其它如各盟国军事代表团、南京地方官员、地方商会、工会、农会以及学生总会代表近一万多人,场面极其盛大。 何应钦搭乘的是美龄号双引擎座机,由九架战斗机护航,飞抵机场上空时,一时间万人翘首欢呼,掌声不绝。何应钦下机后,由邓璞、陈宗旭两位小姐代




一九四五年九月八日上午八时,中国战区陆军总司令何应钦搭乘专机由芷江起飞,中午十二时一刻降落南京代表中国政府接受日本的无条件投降书。作为中国方面最高代表的何应钦的机场受迎场面十分浩大,冈村宁次偕小林浅三郎、今井武夫等日军将领另成一列,肃立恭迎,其它如各盟国军事代表团、南京地方官员、地方商会、工会、农会以及学生总会代表近一万多人,场面极其盛大。


何应钦搭乘的是美龄号双引擎座机,由九架战斗机护航,飞抵机场上空时,一时间万人翘首欢呼,掌声不绝。何应钦下机后,由邓璞、陈宗旭两位小姐代表全体南京市民献花,并献上“日月重光”锦旗。何应钦满面笑容,由中外摄影记者包围摄影,接着走入欢迎行列,挥手答礼,随后由空军第一地区司令孙桐冈驾吉普车前往设于中央军校的陆军总部,沿途人群夹道欢迎,何应钦感慨说:“记得民国 26年(1937年)11月16日,我们离开首都的那天……我们都有一个沉痛的决心和坚强的自信:我们一定要奋斗到底,获得最后的胜利,重回到首都……经过八年的艰苦抗战,终于获得光荣的胜利,重回到首都,内心自然是无限的兴奋和愉快;同时想到这八年来为抗战牺牲的将士和同胞,以及陷区同胞八年来所遭遇的痛苦,又不胜感念!”


受降典礼的仪式决定于1945年九月九日上午九时,在南京黄埔路中央军校旧址举行。是日的黄埔路,长约500公尺之大道上布满由空运来京之国军宪兵及新六军的岗哨。自大营门至大礼堂,每隔十步,竖有各盟国国旗。旗与旗之间,立有持新式武器之卫兵一名,肃立警戒。


受降签字仪式从上午九时开始,中外来宾于八时三十分陆续签到入场(军校之大礼堂)。八时五十二分,日军投降代表冈村宁次大将等七人分乘汽车三辆,由“陆总” 王武上校导引至“陆总”大操坪下车,中外记者纷纷摄影。再由王武上校导引日军投降代表至休息室。此时,中外各观礼人员和外国来宾,均已依席次坐定。礼堂正中央的长餐桌为我军受降席,前对面设置一较小的长案为日军投降代表席,席后各立严肃之新六军士兵十二名。受降席与投降代表席的四周环以白绸。礼堂之左侧为我国高级将领席和记者席;右侧为同盟国军官席及外国记者席。会场内外约有观礼人员一千余人。


当日八时五十六分,何应钦率参加受降的军官四人入场,中外军官、来宾均肃立致敬。何应钦就座于受降席之中央,其左为海军上将陈绍宽、空军上校张廷孟;其右为陆军上将顾祝同、中将萧毅肃。其正中置一个时钟与一套中国文具,八时五十八分,我军训部次长王俊中将引导日军投降代表等出休息室入会场至规定之位置,以立正姿势面向受降席居中端坐的何应钦上将,行 45度之鞠躬。何氏欠身作答,并命坐下。日军投降代表等乃依照规定(发有“备忘录”规定),分别就坐于投降席内,冈村宁次居中,面向受降席上的何应钦,举首可以望见会场上面的中、美、英、苏四大盟国国旗和巨型的金色“V”字标示(即胜利之意)。日本驻华派遣军总参谋长、陆军中将小林浅三郎,总参谋副长、陆军少将今井武夫,参谋、陆军中佐小笠原清等,依次就坐于冈村宁次之左侧;日本驻华舰队司令官、海军中将福田良三,台湾军参谋长、陆军中将译山春树,第三十八军参谋长、陆军大佐三泽昌雄等,则依次就坐于右侧。日军投降代表共七人,均遵照《中字第十九号备忘录》之人员规定出席;均着戎装,未佩军刀。日军译员木村辰男,则仍着赴芷江洽降时的灰色西服,以立正姿势肃立于冈村宁次之背后。各自就位毕,何应钦宣布:“摄影五分钟!”中外记者群纷纷在四周及走廊上选择适当镜头,拍摄电影及照片。


九时四分,何应钦命冈村宁次呈出证明文件,冈村乃取出证件,交付其小林总参谋长呈递与何应钦上将。经何氏检视后,当即将该证明文件留下,将日军投降书的中文本两份交由萧毅肃参谋长递交给冈村宁次。冈村当即起立,以双手接受,日军小林总参谋长在旁为之磨墨。冈村一面匆匆翻阅降书,一面握笔吮毫,在两份降书上签字,毫无犹豫之状,并于右衣袋中取出圆形水晶图章一枚,盖于签名之下端。此时中外记者争相摄取这一难得而瞬息即逝之镜头,一时投降代表席顿成电影机及照相机之焦点。案头所置降书和笔砚及冈村置于案上的军帽,均成为记者大感兴趣之镜头。冈村签字、盖章后,一面令其小林总参谋长将降书呈递何应钦上将,一面点头,表示日军业已完成了投降仪式。小林乃将两份降书谨慎地持至受降席前,以双手递呈何应钦上将。经何氏检视后,即在日军的降书上签名盖章。旋以其中一份令萧毅肃参谋长交付于冈村。冈村起立接受。何应钦复将中国战区最高统帅蒋中正之“第一号命令”连同受领证,递萧毅肃参谋长转冈村。冈村即在受领证上签字盖章,并将受领证命小林总参谋长送呈何应钦上将。至此,何应钦宣布日军代表退席。仍由王俊中将引导日军代表离坐,并向何应钦上将一鞠躬,然后退出礼堂,整个仪式仅经过二十分钟结束。冈村宁次在签降仪式过程中,始终表情沮丧,举止拘谨;其他日方代表亦神情失态,呆若木鸡。

日军代表等退出会场后,何应钦上将即席发表广播演说,庄严地向全国和全世界宣告:日军在华投降签字仪式,已经历史性地胜利完成。词毕,全场掌声雷动。继而由 “陆总”总务处副处长鲍静安译成英语,翻译刚毕,全场再次报以热烈掌声。何应钦旋即率领受降人员退席,并将自己签字时所用之笔墨携出,留作永久纪念。当何应钦一出会场,中外来宾群立即趋前与之握手道贺,并于大礼堂门首摄影留念。


当参加受降和亲礼的人员顺序退出时,招待人员大声呼喊着:“请观礼的嘉宾,到励志社共进胜利午餐,这是何总司令为庆祝胜利邀请的。


受降典礼完成后,当天中午,冷欣即奉何应钦之命赶飞重庆,下午抵渝之后,冷欣先见蒋介石侍从室主任周至柔,再晤中央党部秘书长吴铁城,经商量决定,于第二天(9月10日)上午,在国民政府礼堂,转呈蒋介石,正式完成整个受降手续。


至于日军方面,冈村宁次签完字后,就不再是“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而是根据何应钦在受降后对冈村发出的军字第一号命令,即日起改称“中国战区日本官兵善后总联络官”,其总司令部亦改称“中国战区日本官兵善后总联络部”,以协助办理日俘日侨遣返事宜。接着,在一个下雨的日子,这些一度不可一世的日军高级将领自己打包行李,搬到南京城外去办公,约半年后,绝大部分的日俘、日侨带着简易的行李顺利搭船归乡,少数留下来的军官则准备接受日军战犯审判。



中国人民经过八年抗战,捐躯三千多万中国人民的生命才赢得了这场战争.中国人民应该铭记给中国人民带来欢乐的九月九日.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