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法百年战争时期的一些军事背景 zt

朱湘儿 收藏 5 1133
导读:作者:边塞亭栏 本来想写一篇英法百年战争时期相关战役的帖子,但是上网一搜索相关素材,发现此类文字很多,而且介绍的也颇详细,遂没了继续这个话题的兴趣,然而英法百年战争在欧洲的战争史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在这百年中,军事理论思想,以及新的装备,新的防御工事的出现都直接影响到了后几个世纪欧洲战争的发展走向,因而介绍一番此时期具有欧洲代表性的英法百年战争在军事发面的背景对了解那一个年代在军事方面的一些状况也是很有必要的。    诺曼人大概是具有天生的优秀战斗素养的,也许是一个部族在文明尚未开化阶段都有英勇好

作者:边塞亭栏


本来想写一篇英法百年战争时期相关战役的帖子,但是上网一搜索相关素材,发现此类文字很多,而且介绍的也颇详细,遂没了继续这个话题的兴趣,然而英法百年战争在欧洲的战争史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在这百年中,军事理论思想,以及新的装备,新的防御工事的出现都直接影响到了后几个世纪欧洲战争的发展走向,因而介绍一番此时期具有欧洲代表性的英法百年战争在军事发面的背景对了解那一个年代在军事方面的一些状况也是很有必要的。

诺曼人大概是具有天生的优秀战斗素养的,也许是一个部族在文明尚未开化阶段都有英勇好战的素养,但是在文明的演进过程中这种素养有的被保留,有的则被丢弃,而诺曼人便是属于保留了这一“杀人”的好传统的部族。在当时长弓还未出现的黑斯廷斯战役中,诺曼第的纪尧姆便战胜了实力强大的哈罗德,在我最喜欢玩的一款电子游戏《地球时代》中,关于这场战斗有很好的描述,诺曼贵族在组织大队形的围攻战方面是有着优势的战术思想的。从诺曼征服到英法百年战争的开始,诺曼统治者在英格兰的温柔乡里已经统治了200多年。

在苏格兰,在佛兰德,在瑞士这些小邦,由于封建采邑上提供的可供领主作战的骑士有限,因而这些小邦使用完全不同于贵族骑兵的作战方式与征兵策略,大概更多的可能是没有更多的钱财来装备骑士们昂贵的行头,因而以农民为主角的步兵大量开始出现,这些农民兵所使用的武器多是矛、戟、枪、棍、以及斧头,尤其是戟这种兵器的出现,由于戟带有一个能把敌人脱下马来或是可以割断骑士胯下战马的蹄子的弯钩,因而戟兵对于骑兵便形成了很大的威胁。这些武器的造价比骑士们必备的那些佩剑与重枪无疑是廉价很多的,这些兵器无疑是真正的“民主”兵器。不过当时最流行的且又是很便宜的武器却是伟大的长弓,长弓与过去那种水平端起发射的小弓相反,长弓发射的时候是与肩膀垂直,这样更方便射出,此时射出的箭对于密集度很高的敌军有非常有效果的杀伤力。长弓的威力在万箭齐发,其射程与对铠甲的穿透力都是前所未有的。长弓的出现无疑是远距离攻击武器的一场伟大的变革,这个变革在火枪尚未大规模使用以前无疑是最具革命性的。英格兰人在征服与镇压苏格兰人期间将长弓改进的更适合马上发射,因而英格兰有了一支马上以长弓为武器的骑兵队伍,长弓与骑兵的结合无疑将长弓的潜力发挥的淋漓尽致,这改变了贵族骑兵一直以来的以冲锋为战术的作战方式,使骑兵有了新的战术角色,更重要的是马上长弓手的出现更加紧密有效的弥补了车队与骑兵间缺位,增强了联合阵形的威慑力与凝聚力。

英格兰国王爱德华一世最先实践了长弓步兵与长弓骑兵以及骑士之间的配合战斗,那是一场针对于征服威尔士人的战斗,这个时候爱德华一世的步兵于骑兵的比例是15:1,爱德华一世的目标是让武装骑兵于固定作战的使用长弓的弓箭手及弩手结合起来,骑士们仍是在侧翼做机动掩护。这一战术体系不仅对威尔士人奏效,很快也便用到了征服苏格兰人身上。长弓手与骑兵的合作无疑是一种具有革新意味的全新的战术体系。这个体系在进攻时,是长弓手先用弓箭使敌人陷入混乱,然后在用骑兵强攻敌人。在防御时,长弓手在武装步兵以及骑兵的保护下可以坚守阵地,而不必在骑兵的突击前逃跑了。

在这一时期步兵的重要性被凸现了出来,在历次战斗中扮演了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尽管当时的各国贵族对使用步兵的人极尽嘲笑与谴责,但是弓弩、枪、戟对骑士战马的巨大威胁以及对皮甲、锁子甲的巨大威胁,使各国都开始注重步兵的发展,同时,也可能是更主要的原因,乃是骑兵作战的费用的昂贵导致步兵不可避免的要在战争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到了英法百年战争期间,骑士制度已经没落了,当时的骑兵远非骑士小说中装备的那样笨重,在这一时期骑兵的装备更轻便,承担了更多的其他攻击与防御角色。但是在西欧的大陆国家骑兵仍然在军队中处于支配地位,不过这是由于封建等级造成的,而不是由于战场上的作用促使的。这个时候军队的首领们都意识到了骑兵如果没有其他兵种支持时是非常脆弱的,但是由于习惯造成的惯性,仍然会经常性的忽视这一点。1302年时,一直大约1000多人的法国骑兵在进攻佛莱芒时被当地的民兵以及武装市民用长矛和戟击溃,虽然后来另一支法国骑兵还是用老办法打败了佛莱芒人,但这足以说明单纯的依*骑兵已经不能在战场上保持绝对胜利。在爱德华二世征服苏格兰的斯特林战役中,爱德华的骑兵部队虽然有2万多名步兵保护,但是仍然被扛着长矛与长戟的苏格兰农民消灭,此次苏格兰人吸取了先前佛莱芒人在库尔特累击败法国人的经验,苏格兰人组织长矛兵一群一群的向英格兰骑兵发动攻击,英格兰骑兵被压缩在一个小区域内,毫无施展快速机动的特点,只好被苏格兰人任意的刺杀。相同的例子也发生在德意志,1315年奥地利的利奥伯德大公雇佣德一直骑兵在南德意志德莫尔加腾被来自瑞士斯维茨和乌里德山地农民击败。这也足以说明骑兵在当时的战术运用上陷入了一个误区,不能有效的把快速突击做为致胜的法宝,或者骑兵只能单纯的在马上作战,而在下马时便任人宰割。也可能不同的指挥官在发挥骑兵作用时效用不同,但至少说明在当时的欧洲骑兵如果没有步兵的有效配合在征战是多么的危险。不过这也不能说明当时欧洲的所有地区骑兵都不再是主要角色,在意大利,骑兵的主要地位一直延续到15世纪末期。当时的西欧为什么不吸取蒙古骑兵在战术运用上的先进策略,看来这只能在文化习惯上找原因了。

在百年战争当中法国人一直坚持的也是倚赖的以骑兵为主的战术受到了英格兰人的承重打击,损失不仅仅是惨重,几乎导致亡国。在普瓦捷战役中,黑王子率领的英军依*弓箭手和马下武装士兵对抗法国的马上骑士,法国骑兵们的战马在此次战斗中显然太容易被英格兰的长弓射伤,尔骑士们在掉下马来之后,由于笨拙的铠甲致使他们无法自主行动,被英格兰人任意砍杀也成了必然的事情,这次战斗使法国国王好人约翰与他的儿子后来的查理五世做了英国人的俘虏。同样在1415年的阿金库尔战役中,亨利五世仅仅依*几千名长弓手和一些武装士兵便战胜了几万名法国骑士,法国人来攻时,密集的箭雨成排成排的将法国骑兵射倒,后人对英国人的箭雨形容说,就象云层一般,就象泼雨一般。

在这百年战争中英国人还运用了一种非战斗的战术来破坏法国的经济力量,他们使用十几个骑着劣马,也没有很好的甲胄、武器装备的骑兵去骚扰法国人的村庄,他们屠杀农民,焚烧粮仓。这种办法也起到了很好的效用,很快法国人便感觉到给养苦难了。生于1309年意大利的诗人彼得拉克描绘英国人的罪行时说:在我年轻的时代,英国人被看成是最温顺的野蛮人。但今天却是一个残忍好战的民族,他们通过无数次的胜利推翻了法国人在军事上获得的荣耀,这个民族曾经彼可怜的苏格兰人更低劣,但他们却用火和坚把整个法兰西毁坏到了那样一种程度,以至我最近因生意上的事情穿越法兰西时,不得不强迫自己相信,他确实是我以前见过的那个国家,但它不再是过去的样子,城墙之外没有一座建筑仍旧站在原地。

在百年战争的末期,大型火炮的出现再次给当时的军事以革命性的变革,法国国王也是利用那些大型火炮才赶走英国侵略者的,其实早在黑王子与他的父亲爱德华三世入侵法国的初期,黑王子已经用一些小型火炮轰击法国人了,并取得了很好的威慑力,但是这个时候小型火器还是偶尔应用于战场上,根本没有凸现出火器的作用。但是几十年后,情势发生了变化,大型火器尤其在攻城战中的强大威力不得不使战争向着更残酷,死伤更多的方向迈进。大型火器的应用应该肇始于胡斯派教徒在反抗天主教的围剿中,胡斯派教徒给大火炮的炮身装上了轮子,这样更适合马拉,也就意味着能很好的机动。同时在这个期间的法国军队以及勃艮底的军队中开始出现了火枪。

骑兵在15世纪晚期虽然在战争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轻,但是法国人对骑兵的青睐一点也没减少,这个时期法国的军队中依然是轻骑兵与重装骑兵唱主角,不同的是,查理七世开始组建炮兵部队,

关于炮兵,最早组建炮兵部队的是勃艮第公爵,当时的勃艮底公爵为了独立已经开始大量制造一种可以发射十八英寸炮弹的大炮,这种大炮被称谓为“巨型绅士”,炮身长15英尺,重15吨。这样的大型火器的威力让无论是什么建筑材料建造的堡垒都可以灰飞烟灭,同时这个时候也出现了加农炮、蛇行炮,以及迫击炮。火器的使用是蒙古人从中国人那边学来的,蒙古人现学现卖,在进攻欧洲的时候帮了蒙古人的大忙。

百年战争第二阶段,查理七世装备起来的炮兵在攻破英国人建立起来的一个一个堡垒中起了决定性的作用,查理七世的炮兵部队把法兰西北部的英国人建筑起来的成百上千处要塞全部轰了个粉碎。1440年英国人在阿夫勒尔能面对法国人长达六个月之久的围攻,但是1449年,装备起了巨型火炮的查理七世的部队,仅用17天就将其攻破。1449年到1550年这一年间,仅在诺曼底法国人便攻破了70多座英国人的要塞,法国人对布列塔尼、卡斯蒂尔、格拉纳达的胜利都是倚赖大型火炮的运用,可以说是大型火器的运用而不是贞德的出现让法兰西人收复了国土。

用运于武器上的科技革新,让法国人取得了意想不到的胜利,虽然火炮在用运上经常出现自爆,或是拖动过程中的散架现象,但是这些问题很快得到改进,至少可以说火器的出现在攻城战中给战争以划时代的革命。过去那些能在敌人的围攻下坚持一年的坚固城池或者是要塞,现在几天时间便陷落了。正是大炮的出现让西班牙人赶跑了盘踞在其国土南部的阿拉伯人。

火药革命给防守者造成了很大的问题,如何能不使大炮在其射程范围内*近自己的堡垒,成了防守者首要考虑的问题,答案是,第一,派部队偷袭敌人的炮兵部队,损坏大炮;二是,在自己的城池或者要塞内也使用大炮来封锁或阻隔敌方大炮的射程。1381年意大利的博洛尼亚在城墙上布置了35门大炮,勃艮第的第戎在1445年有92门大炮安置在城墙上。

欧洲关于手持火器的记载出现在1364年意大利的佩鲁贾,当时意大利佩鲁贾军火库的一份清单上记有:“500门炮,一柞长,可持于手中,非常漂亮,能射穿任何盔甲”,1450年时候,手持火器通常都是依托胸部或肩膀来发射,不过就其数量上来说,远远不能与弓箭,矛、戟等常用武器想比,造价也相当昂贵。

这一时期战争的发展越来越使国王与大公门意识到置备一支常规部队的重要性,于是国王与公候们都开始把私人卫队扩充为常规军,而且数目越来越大,毕竟如果只依*采邑上的封臣来提供武装有着滥竽充数的可能,也越来越不能适应战争的需要。于是那不勒斯、威尼斯、米兰这些城邦共和国首先发展了自己的常备军,在意大利建立常备军最主要的是可以摆脱雇佣军首领的漫天要价以及胡作非为。法国的常备军是在1445年查理七世撰写的《军队建制条例》的基础上开始的,到了1470年的路易十一在位时,法国的常备军在欧洲已经是首屈一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