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挽狂澜之中华帝国 辽东攻略 狙击手与火枪队

eagledragon 收藏 3 8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45/


二叔!我该回去了!”,张铮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袁崇焕停下手头的笔,抬头说道:“张铮,先别急,我还有事情安排。”,“是!二叔请吩咐!”,张铮立正回答。

袁崇焕看着眼前的小伙子,肤色黑了些,壮实了不少。比起一年多之前的鲁莽冲动,简直判若两人,在这次调查间谍的过程中所表现的心思细密与锋芒内敛,令袁崇焕大为满意,也是一块相当不错的璞玉!袁崇焕拍了拍张铮的肩膀,“来,坐下,给二叔说说你的兵练得怎么样了?”,张铮坐了下来,喝了口茶,回答道:“我按照二叔在广东的时候训练我们的方法训练他们,训练的时间不长,效果还不错。一百多个已经淘汰了六十多个,被送往山东,剩下的还要淘汰一些,预计会剩下二十多个,加上原来在广东训练的十来个,估计有三十多个合格的特种兵。不过,这些兵对辽东的地理和天候还不太熟悉,还有辽东的野外生存能力还没能得到训练,二叔,我们什么时候回来?”。

袁崇焕听完张铮的回答,很是满意,笑着回答:“不错,你能想到特种兵在辽东的生存能力问题,很不错!不用这么着急回来,到时候,我自然会叫你们回来,好钢要用在刀刃上嘛!”,袁崇焕停了一会,接着说道:“我还要给你几个任务。第一,现在的季节正好练习滑雪,所有特种兵队员全部要学会滑雪;第二,全部队员要接受训练霰弹枪,只打钢珠弹,不要吝惜子弹,先打固定目标,再打活动目标;第三,从队员中挑选枪法最好的,你准备淘汰的队员中枪法好、射击悟性好的队员可以留下来。初期人数有6、7个人就够了,重点训练枪法,待孙大人那边的新枪出来后,立即训练他们使用新枪。明白了吗?”,“明白!可是,二叔,那些霰弹枪射程还是比不上强弓啊。”,张铮提出自己的疑问。袁崇焕笑着回答:“没错,钢珠弹的射程确实比强力弓箭稍弱一点,但发射速度比弓箭快得多,而且精度和杀伤力也有一定得优势。这些都不重要,正在研究的新枪射程能达到强弓射程的三倍,精度更高,装备这种枪支的特等射手称为狙击手,专门用来射杀战场上的地方将领和其它高价值目标,你想想,如果在势均力敌的战场上,要是有几个这样狙击手,结果会怎么样?”。张铮马上回答:“敌军不断失去将领,必然会失去指挥而大乱!”,“对!往往几个狙击手就能起到改变战局的效果,所以,狙击手的训练要作为你后面的训练重点,新枪一旦研制成功,就立即开始训练,不得耽误!”,“是!”,张铮立正回答。袁崇焕满意地点点头,“装备方面,我会写信给孙大人,他会帮你解决。至于滑雪和狙击手的训练方法,我会编写基本的资料给你们作为训练的指导。另外,狙击手和新枪械一定要严格保密,切不可泄露!好了,我要布置的任务也布置完了,你回房山吧!”。“是!二叔我走了,您保重!”。

看着张铮远去的背影,袁崇焕忽然想起了袁刚,东营卫方面的训练情况不知怎么样了,还有滑雪和射击的训练也要在东营卫展开。滑雪倒不算难,倒是射击的训练方面袁刚没有任何经验,而火枪队在面对骑兵进攻的时候如何布阵却是作战至关重要的一环,双管散弹枪的火力密度虽然比弓箭和原来的火龙枪大了不少,但骑兵的速度太快,如果没有合适的阵形来发挥火力,双方阵地战的时候,一旦被骑兵突破,而出现近战,骑兵的冲击力对于火枪队来说绝对是恶梦,袁崇焕陷入如何排兵布阵的沉思中。在自己的计划中,火枪兵全部在东营卫训练,人数规模在6000人左右,这样的规模对火器部队来说,已经算是相当大的规模,即使分成几个千人队,编队人数仍然太多,无法发挥火力优势,而且也缺乏灵活应变的能力,看来,作战单位还要再缩小。冥思苦想之下,灵光一闪,十七、十八世纪欧洲战场上常常出现的火枪队作战阵形提醒了袁崇焕。结合现有的兵种和装备,一种清晰的作战阵形出现在袁崇焕的脑海里:以重装长枪兵与火枪兵按1:2混合编队作为一个作战单位,重装长枪兵以盾牌来帮助火枪兵防御骑射的弓箭,每个重装长枪兵后面两个火枪兵,轮流装弹、射击,最大限度地发挥火力优势;一旦敌军骑兵接近近战,则重装长枪兵前出与敌人骑兵缠斗,火枪兵则留在原地,继续以火力杀伤敌人;混合编队人数在一百人的样子,同一片战场可以同时有几个乃至几十个这样的编队,这样,既灵活,也便于指挥,同时相邻编队的火力也可以相互支援,给骑兵以最大杀伤。对!暂时先按照这样的编排,训练的时候再来修正其中可能存在的问题。

三天之后,关于滑雪的训练技巧、关于狙击手的训练、关于射击训练、火枪队编制与阵形训练等训练教材编写完成,分别寄往房山的张铮、东营卫的赵率教和袁刚,至于蓟镇、山海关、宁远、锦州、大凌河、皮岛等地,出于保密的考虑,所有滑雪以及火枪队训练原本就没打算在这些地方进行。看着外面的皑皑白雪,袁崇焕的心思飞到了山东的东营卫,不知道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招募了多少新兵,骑兵训练得如何,有需要自己指导的地方吗等等。赵率教和袁刚去山东已经三个多月了,袁崇焕多少还是有些不放心,打定主意在雪化之前去一趟东营卫,趁着辽东还不适合大部队作战的时间,去看看山东那边的进展。

“袁大人,袁大人,有两个蒙古来的喇嘛要见您!”,黄福生的话打断了袁崇焕的沉思。“蒙古来的喇嘛?”,“对,他们说是喀喇沁部落的,指名要见您!”。袁崇焕心里琢磨着:“喀喇沁部落的?他们不是倒向皇太极了吗,来找我,怕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多半是来找我帮皇太极买粮食的,好,我就会会他们!”,想到这些,袁崇焕命令道:“带他们去议事厅,我一会过来!”,“是!”,黄福生转身走了出去。

议事厅,袁崇焕刚走进去,两个红教喇嘛连忙起身迎接,用不太标准的汉语向袁崇焕打招呼,袁崇焕点点头,示意他们坐下,满桂、曹文诏坐在另外一边。

“二位大雪天来此,所为何事?莫非是来买粮食的?”,落座的袁崇焕单刀直入。其中一个喇嘛站了起来,拍起袁崇焕的马屁:“袁大人真是神人,不用我们说就知道我们的来意!”。袁崇焕没有理会喇嘛的马匹:“用什么来买?用银两,还是用马匹来换?”,“用银两买”。袁崇焕和满桂、曹文诏交换了一下眼色,哈哈一笑:“都是给喀喇沁买的?要买多少?”,两位喇嘛连忙回答:“是、是,至于买多少,那当然是越多越好!”。

袁崇焕冷冷一笑:“怕是帮皇太极买的吧!你们喀喇沁部落人口不过五万,虽然今年遭灾,粮食缺口也不应该很大啊,怎么可能会越多越好?!”。两位喇嘛脸色一变,连忙回答:“不、不,是我们部落自己买的!”,不过,大冷天,两位喇嘛额头出现的汗意,已经清楚地告诉了袁崇焕真实的情况。

袁崇焕陷入沉思,历史上,袁崇焕的一案中就有一条“崇米资敌”的罪名,可不能在这件事情上给言官们留下攻击自己的把柄。对于漠南蒙古的中小部落,除北部较大的科尔沁部落完全倒向皇太极外,其它的蒙古部落虽然被绑上了皇太极的战车,但仍处于墙头草的阶段,一旦后金方面遭受重大打击,漠南蒙古的中小部落还是完全可能被拉过来,为大明效力的,或是至少不会再帮皇太极。如果一口回绝,恐怕断了这些部落墙头草的念头,完全倒向皇太极,对自己将来的战略展开不利。想到这些,袁崇焕心中有了主意,“二位远道而来,所谓过门都是客,身为主人,也不能让你们完全失望。这样吧,两位小住几天,过几天我自然会给你们一个答复。不过,你们回去后,转告你们的大汗,骑墙不容易,可要看准了!”。两位喇嘛听到有希望,都露出欣喜的表情,可听到最后两句话,脸上又凝固下来,交换一下眼神,暗想,这个袁崇焕还真难对付。

当天,袁崇焕的一封奏折被连夜寄往京城,奏折中,袁崇焕详细解释了自己以粮食换马的设想,以及允许售卖粮食的限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