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潘多拉 上部 九 万劫又复

弥补缺憾 收藏 2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9/[/size][/URL] 乌兰布通之役后,噶尔丹败退科布多,消息迅速传到了准噶尔部。噶尔丹的侄子策亡阿拉布坦乘机纠集父亲的旧部,举起了反叛噶尔丹的大旗,宣布由自己继承准噶尔汗位。为防止噶尔丹夺回汗位,策亡阿拉布坦派人联络清朝,表示愿意同清朝修好,共同对付噶尔丹。 策亡阿拉布坦是噶尔丹的哥哥僧格的二子。僧格在位时与和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9/

乌兰布通之役后,噶尔丹败退科布多,消息迅速传到了准噶尔部。噶尔丹的侄子策亡阿拉布坦乘机纠集父亲的旧部,举起了反叛噶尔丹的大旗,宣布由自己继承准噶尔汗位。为防止噶尔丹夺回汗位,策亡阿拉布坦派人联络清朝,表示愿意同清朝修好,共同对付噶尔丹。

策亡阿拉布坦是噶尔丹的哥哥僧格的二子。僧格在位时与和硕特部公主阿努哈吞生有三子,长子在当年噶尔丹平定同父异母兄弟叛乱时有意杀死,三子在前些年被噶尔丹秘密派人毒死。由于母亲阿努哈吞的庇护,策亡阿拉布坦躲过了噶尔丹的魔爪,幸免一死。这次他乘噶尔丹战败于乌兰布通,势力大衰之际乘机反叛坐上了汗位。由于噶尔丹才能出众,策亡阿拉布坦担心他有朝一日夺回汗位,便派人联络康熙皇帝共抗噶尔丹。康熙皇帝得信后,重赏了准噶尔的使臣,回复策亡阿拉布坦,令其严防噶尔丹势力重新渗透准噶尔,当采取一切措施吸引噶尔丹部众脱离噶尔丹返回准噶尔。

消息传到归化,流浪于此的喀尔喀蒙古诸部王公额手相庆。世仇噶尔丹被排挤出了阿尔泰山之南,失去了富饶的准噶尔基地,只带领几千人蹩促于科布多山中,几成垂死之孤狼,再也为不了什么大祸。土谢图汗手下部众这才放下了如惊弓之鸟之心,消除了对噶尔丹的畏惧,整理装具,驱赶着牛羊,在清军的保护之下越过沙漠回归漠北故乡。

大盛魁在乌兰布通之战中大得好处,除运送军需给养大赚一笔之外,由于助战有功,大阿哥胤祀奏请康熙对其嘉奖。大阿哥胤祀由于此战获封多罗郡王,协助康熙参知军务,他的上奏,康熙自是采纳。大盛魁获得在内外蒙古诸部各地经商的特许,而且准免三年关税。而且在归化的这两年,王相卿等人结识了不少落魄的喀尔喀蒙古的王公贵族,对于今后在外蒙各地经商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诸事初定,大盛魁决定自成立以来第一次分红,按理高谷应该分得白银三万两,但高谷觉得自己实在没有在经商方面出什么力,便坚持只要一万两,其余交给柜里作为本钱。并且在他的一再坚持下,大盛魁将股份分成平均的四份,他只占其中的一份。高谷执意从主要股东的位子上退下来,给王相卿、张杰、史大学三人在蒙古商场施展拳脚腾出了舞台。

噶尔丹退出了准噶尔,不知道钟齐海怎么样?策亡阿拉布坦会怎么对待他这个堂妹呢?高谷整天想着这件事。

喀尔喀蒙古王公返回漠北,大盛魁准备随同他们一起北上,在库仑(乌兰巴托)开设分号,高谷提出再到准噶尔去一趟。因为策亡阿拉布坦已经谴使与大清通好,加之那边暂时比较平静,正可以通商。王相卿等人正准备开拓漠北一带的市场,听到高谷的建议感到很诧异,觉得眼前在喀尔喀的生意都做不完,何必跑到那边去?但高谷一再坚持,无奈,三人觉得欠他的人情,就依了他。决定由史大学陪他去准噶尔,王相卿留守归化,建立库仑分号的事情就交由张杰一人去办了。

史大学筹办赴准噶尔经商的事宜,秋蝉自是缠着非要跟着去。史大学面对这个至今不愿意出嫁的妹妹也是无奈,经不住她反复纠缠,也就同意了。若不带她同去,把她一人留在归化反而不放心。

选择吉日,商队出发往准噶尔而去。这次前往准噶尔的规模比上次还要大,大盛魁的规模扩大了,财大气粗,雇佣了伙计二十多人,保镖七八个人,赶着近百峰骆驼,沿着前年的路线缓缓西行。

一路无话,将近三个月后,来到了天山西路的伊犁河畔。

此时的伊犁河水清澈透明,两岸树木葱茏,由维吾尔人耕种的土地平展地在河谷两边延伸,到处一派平和的景象。策亡阿拉布坦为稳固汗位收揽民心,对内采取了修养生息的策略,迁徙天山南路的居民到这里发展农业,给汗国居民营造一个和平生活的环境,汗国内四处出现了繁荣的景象。

大盛魁商队的到来和上次一样,引起了准噶尔部民的欣喜,得到消息的蒙古人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用兽皮、金砂、牲畜和商队贸易

生意由史大学带领伙计们去打理,高谷急不可耐地怀揣送给钟齐海和阿依木罕汗后的礼物前去汗庭。这次他是有备而来,在京城购买了一串珍珠项链和一枚猫眼宝石手镯,每一个都价值连城。

到了汗庭外对卫兵说明了来意后,卫兵进去通禀,过了一会,他被带了进去。曲曲折折来到一座偏帐里面,见到了阿依木罕汗后。

阿依木罕汗后仍然身穿白衣,披着白色的面纱,脸色比上次显得憔悴些。高谷行了蒙古礼后对汗后说:“晚生自上次分别回到汉地后,一直十分挂念汗后和公主,这次特意带来礼物敬献给汗后和公主。”说完从怀里掏出珍珠项链和手镯奉上。

仆人用托盘接了,端到汗后跟前,阿依木罕汗后伸手拿起首饰仔细端详了一番,然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道:“难得你有这片心意,可是钟齐海她现在用不上这些东西了。”高谷一听心里一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疑惑地看着阿依木罕汗后。“她现在已经出家为尼了,在伊犁河畔的海努克寺的尼寺中。” 阿依木罕汗后缓缓说道,高谷一听,如同掉进了冰窖中一样,浑身的血液仿佛都凝固了,好半天才缓过来喃喃地问道:“她……她为什么要出家?”

阿依木罕汗后低下头酸楚地说道:“新汗即位后,钟齐海无论嫁给谁都有可能对新汗构成威胁,所以新汗只有令她出家。”

高谷抱着头沉默了好半天,心里暗骂策亡阿拉布坦,同时深刻地明白了那个道理,生在帝王之家的女儿,确实是身不由己啊!

“不光女儿如此,我也要继续留在这里作为人质,我们母女的命运可能都是安拉安排的吧!” 阿依木罕汗后虽然嫁给噶尔丹多年,但仍然保持着***教的信仰。

阿依木罕汗后吩咐仆人端了一盘黄金来对高谷说:“你的礼物我收下了,这些黄金就算是我回赠给你的东西吧!”高谷推脱不就,但汗后已经起身向帐篷后面走去,仆人们拦住高谷,高谷见状只得收下了。

这盘黄金有几百两,与自己购买的那两件首饰价值相当,巴巴地从内地带了来,没想到是将它们卖了。

回到住处,打听到了海努克寺的所在,便带了一些金子到那边去了。

海努克寺位于伊犁城外的伊犁河边的半山坡上,寺庙的主殿屋顶鎏了白银,在阳光下闪着银光,河对面的山坡上耸立着另一大寺庙固尔扎寺,寺庙的主殿上鎏着金顶。两个寺庙都是藏传佛教在准噶尔的最大的寺庙,隔河相望,交相辉印。海努克寺依山势而建,从山脚到山顶散落着层层叠叠的庙宇和僧舍。高谷找了找,在左边的半山腰上有一处相对独立的院落,想那可能是附属于寺庙的尼寺。

他在山门前徘徊了一阵,最后终于横下心去打探,一名中年尼僧把他拦在了门口,高谷说明了来意,那尼僧说:“出家的尼僧六根已尽,本来的俗名早就忘了,施主还是不要打探。再说,尼寺有规定,不到特定的日子,或有特殊的事由,男子不得进入尼寺内。”高谷也觉得单身闯尼寺确实唐突,便问要在什么特殊日子或有什么特殊事由才可以进尼寺。那中年尼僧回答说,每年只有朝拜法会的几个特定日子,单身男子才能进入尼寺。平时,只有布施全寺的时候,施主在海努克寺男知客僧的陪同下才可以进入。

高谷一听有门,便当即表示要布施全寺,那尼僧高兴地对他说请随我来。

到海努克寺正殿,说明了要布施全寺,知客僧立即欢天喜地的开始布置。

在信奉佛教的准噶尔,布施寺院的事情常有,但大多是小规模、小范围的布施,对全寺进行布施却要遇到富裕的豪客才有。要知道海努克寺合寺上下有三千名喇嘛,外加二百名尼僧。要同时管这么多人吃一顿饭,则相当于两户中等家境的人家倾家荡产。所以在噶尔丹时代就规定,寺庙的开销由全国各地的鄂托克(按地域划分的组织)轮流供养,每三户牧民出六匹母马,两峰骆驼,一百只羊供养一名喇嘛。

高谷向寺庙库房奉上了五十两黄金,管库的喇嘛感激的收了,便开始布置群斋。高谷的这次布施是今年以来的海努克寺遇到的第一次大布施,除去全寺上下的一顿丰盛的饭食外,每人还可以得到几钱银子零花钱。

群斋布置下去,全寺僧众集中到各大殿里席地而坐,知道他是施主,一边等待饭食一边为他念平安经。

高谷无心听那些喇嘛念经,在知客僧的陪同下在喇嘛大殿敷衍了一下,径往尼僧寺而去。

二百多名尼僧们都集中在大殿里,正打坐念经。见大施主来了,主持尼僧起身迎接。高谷放眼在大殿里搜寻,二百多尼僧成排地坐在那里,大殿里的光线不是太好,尼僧们穿着统一的红色僧衣,剃着光头,有的低着头,单掌立在面前念经,遮住了半边脸看不清楚。这时负责茶务的火工尼僧抬着铜制的大茶壶上来了,今天布施的饭食是一碗奶油茶,一碗掺有牛肉的抓饭。

高谷提出,由他亲自给各位尼僧倒茶,以表示虔诚之心,司茶尼僧将茶壶递到了他的手里。从第一排起挨个给尼僧们倒茶,茶碗都是自备专用的,尼僧们从各自的怀里将碗掏出,等将茶接满后各自捧着慢慢喝。

从茶碗的质地可以看出尼僧们受到奉养的程度,有汉地的细瓷碗,有粗瓷碗,有陶碗,有玉碗,有铜碗,有银碗。有的晶莹剔透,有的灰暗污秽。这壶舍完,有茶务尼僧再递上新的一壶。二百名尼僧快要接近舍完时,一只发出乌暗光泽,花纹灿烂华美的木碗伸到了面前,托着那木碗的是一条皓若白雪的手臂。这条手臂曾在那达慕大会上向自己挥舞,这条手臂曾在无数个日夜里使自己魂牵梦绕。

高谷忘记了倒茶,向那伸出木碗的尼僧望去,她新剃了头,大殿内光线虽然浑暗,但那青白闪亮的头皮下的脸依旧眉目如黛,只是昔日灿若星辰的眼睛失去了闪亮的光泽。

“你……你出家了?还记得我吗?”高谷轻轻地问,“感谢施主那年送我这只木碗,这是我出家时唯一带到寺里的东西。”钟齐海将伸出的手臂缩回去,双手抚摩着那只木碗轻轻地说,“这只木碗用来在寺里喝茶是再好不过了,施主送这只碗给我想是佛祖的安排吧!”

高谷听后心里一阵酸楚,没想到自己当年急匆匆拿来的一件物事,却成了钟齐海出家的缘由。

钟齐海是庙里最后几个受茶的尼僧,给剩下的几个尼倒完了茶,布施仪式也就结束了。走到大殿门口时,他转脸留恋地向那边望去,只见钟齐海正低头专心地喝茶,眼皮都没有向这边抬一下。

布施完毕,知客的喇嘛殷勤地将他送出来。怅然若失地出了山门,在门口徘徊了半天,高谷站在寺前的台阶上向山下望去,伊犁河静静地流淌着,河面上泛着迷离的波光,高谷正看得出神,只听得一声吆喝:“哦呀呀!苦海无边,回头是岸!”高谷转过来看,是一群喇嘛拥蔟着一个中年喇嘛正迈着台阶而上,那中年喇嘛长着一张长方脸,宝相庄严,一看而知象是大德高僧。

那中年喇嘛上了台阶后,对高谷合什道:“施主面向尘世露出凄苦之色,何不转向山门寻求解脱?”高谷惶惶地看着他,又转脸看了庄严的寺庙。这喇嘛的话他听懂了,是在劝他出家,这一点他可没有思想准备。

跟在那中年喇嘛后面的一名老喇嘛上前说道:“施主有缘了,这位是西藏哲蚌寺的尼青额木布上师,今天是第一次来到准噶尔,施主是第一个和上师说话的准噶尔人。”

哲蚌寺是拉萨三大寺庙之一,规模极大,寺中历代高僧大德辈出,在藏传佛教中享有很大的名声,高谷也听说过。听说是西藏请来的上师,看他后面果然跟着一大群随从,气势不凡,高谷知道遇到了高人。

“施主与我佛家有极深渊源,请到寺中一叙!”尼青额木布上师手持念珠一脸正色的说道。高谷刚从寺里出来,看这喇嘛地位很高,不象是贪图自己几个小钱而要自己再去布施一回的样子,同时也被他身上的那种特殊吸引力所吸引,便跟着进去了。

刚才尼青额木布上师到山门口的消息,早有喇嘛报到了寺里,正说话间,寺里一切都准备好了。刚一进山门,只听得法号吹起,合寺上下僧众整装列队前来迎接。高谷刚在这里舍了全寺一餐饭,出了门外转了一圈再回来,却是冰火两重天的感觉。

海努克寺主持格根活佛亲自迎接从哲蚌寺请来的高僧大德。他本是出身于西藏的一个牧民之子,当年噶尔丹请示于达赖五世要在这里建两座寺院时,达赖喻示已经圆寂五年的格根四世即将转世,命人寻访到转世灵童后直接送往准噶尔,做海努克寺的主持。举行过在海努克寺的坐床仪式后,格根活佛就被送往西藏哲蚌寺学经,前些年才回来,尼青额木布上师曾经当过他的老师。

行过见面礼后,尼青额木布上师手拉高谷的手对格根活佛说:“我在山门口遇到这位与佛家有极深渊源的施主,请他一起到宝殿一叙。”旁边的小喇嘛立即在格根活佛耳边嘀咕了几句,格根活佛这才知道刚才中午施舍的饭食是高谷的,合什对高谷道:“施主果然与我佛家有缘。请!”说完便对高谷做出了一请的手势,合寺僧众一齐对他和尼青额木布上师躬身施礼。刚才还是普通的施主,现在经尼青额木布上师一引见,一跃而为全寺的尊客,高谷对这种反差一时难以适应,只在旁边小喇嘛的一再提醒下,才在两边列队的喇嘛队伍中间穿过,诚惶诚恐地进入了格根活佛的宝室。

进入宝室,有喇嘛奉上酥油茶,和刚才自己布施的奶茶相比,这酥油茶又高级了许多,气味芬芳,入口绵长。是专供这里的高级喇嘛享用的饮品。

坐定之后,尼青额木布上师品了几口酥油茶后对高谷说:“施主到海努克寺中来并非礼佛,而是别有情由。”高谷被他说中了心思,低头默不作声。他又转脸对格根活佛说:“我在动身前来准噶尔前曾在寺中占卜打卦,那卦象显示在海努克寺中会遇贵人可解脱我西藏圣地的一场劫难。”

格根活佛明白尼青额木布上师所指,便侧身对高谷施了一礼。高谷见这万人崇敬的活佛对自己施礼,愈发不安起来。但还不明白自己有何特异之处让他相中自己可以为圣地解脱一场劫难。

“施主是来世和今生融为一体的特异之人,与我佛有一段特异之缘。”尼青额木布上师的这句话让高谷大吃一惊,他如何看出自己是穿越之人?也许在这个年代还不知道何为“穿越”,但其中玄机被他一语道破,实在是厉害。

凡宗教都有灵异之处,教中的高人也有灵异之能,这样才能吸引信众。尼青额木布上师就是有这种灵异之能者。

高谷突然有了一个想法,若在此出家,就可与钟齐海比邻而居,早晚相望,不一定时时见到她,但只要知道她就在不远处,也可减少相思之苦。但若抱着这种想法,人家会接受自己么?

“上师,我能在寺中出家吗?”高谷唐突地问了一句,听他这么一问,尼青额木布上师马上念了一句七字真言,接着说道:“佛祖有灵,我圣地的这场劫难有救了。”

高谷不明白他为何如此欣喜,也不明白自己到底能做什么可以解脱他所说的所谓“劫难”,只好暂时揣着糊涂装着明白。

尼青额木布上师是格根活佛的授业经师,又是海努克寺请来的高僧,他的话格根活佛自然是言听计从。当天,高谷就在海努克寺受具足戒出家。

有小喇嘛把消息带给了大盛魁商队的史大学,史大掌柜初听十分吃惊,但细想来蒙古之地信奉喇嘛教,大喇嘛有很高的社会地位,往往一言九鼎,高谷若能在庙里出人头地,对今后大盛魁旅蒙经商大有好处。便从柜中提了二千两银子送来作为对高谷的供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