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裕大将的苦恋:求爱信被姑娘撕碎zt

钟雄飞 收藏 0 199


粟裕也坦率地谈了自己的认识:“小詹呀,你说得对。一个革命者,应当摆正革命与恋爱的关系,但未必要去抹杀男人与女人之间的感情。我希望你再慎重地考虑一下,我俩最好能交个朋友,互相体谅,互相照顾,互相勉励,这样也许更好一些。”





粟裕的话使楚青好生感动,沉默片刻,低声说道:“首长一番好意我领了,但我现在还是不想考虑这个问题。你今天提出的事儿,是不是等以后再回答你……”


消息传到陈毅耳中,他有些着急,对粟裕说,干脆帮他另换一个更漂亮的姑娘算了。


粟裕说:“不行啊!我已经把她挂在自己心上了。这么聪明的女孩,我想我这是出于真心,坚持下去,终究是会被她理解的。”


陈毅哈哈大笑:“有时我想,你何必等呢?要是鬼子突然来扫荡我们江南指挥部,你背起那个女孩子就跑,这事情不就一锤定音了。”这话把不苟言笑的粟裕也逗乐了。


1940年10月,盘踞苏北的国民党韩德勤部阻拦新四军东进抗日,企图占领黄桥。粟裕辅助陈毅指挥黄桥决战,以7000余人兵力粉碎敌军3万余人的进攻,歼敌1.1万余众,俘虏师长以下军官600多人。皖南事变后,粟裕任新四军第1师师长兼政委。


柳树下两颗心靠在一起


一个金色的傍晚,粟裕约她在驻地旁小河边的杨柳树下会面。楚青见面先问粟裕耳侧是怎么负伤的?粟裕说:“南昌起义失败后,在掩护大队撤出武平的战斗中,一颗子弹从我右耳上侧头部颞骨穿了过去。我受到猛烈一击,倒了下去,依稀听到排长说了句‘粟裕呀,我不能管你啦’!卸下我的驳壳枪就走了。当我稍稍能动弹时,便挣扎着滚到了路边的水田里。这时又有几个同志沿山边走了过来,帮我爬出水田,替我包扎好伤口,总算赶上了部队。起义队伍在江西大庾整编为九个连,我由班长升为五连指导员。”


粟裕又一次温和地说:“天下女子应有其独立的人格与尊严,更应有培养自己人格的场合与环境。我们在一起,我会尊重你的独立人格的,你放心好了。”


楚青羞涩地低下了头。粟裕又说:“我们相识,两年多已经过去了,如果你暂时还不能接受我的请求,我可以等,等一年、两年,三年我都会等你的。”


楚青抬起头,凝视着粟裕,居然有点调皮地问道:“那,三年后我还是不松口呢?”“如果这样,我会继续等下去,一直等到你答应为止。”


楚青激动得热泪盈眶,深情地看着他的眼睛。月亮悄悄地升起来了,小河汩汩,杨柳依依,两个身影紧紧地依偎在一起……


1941年12月26日,在新四军1师司令部里,两人终于举行了婚礼。新郎粟裕34岁,新娘楚青22岁。


在人民解放军众多的高级将领中,粟裕是一位战功卓著的名将。华东地区曾有老百姓的门联上这样写道:毛主席当家家家旺,粟司令打仗仗仗胜。陈毅向毛主席汇报时,夸奖粟裕打仗是“愈打愈奇,愈打愈妙”。但就是这样一位指挥若定、威震天下的名将,其恋爱却经历了一番曲折的过程。





她撕碎了将军的求爱信


粟裕32岁时还是个没谈过恋爱的单身汉。陈毅笑他“没有恋爱细胞”,粟裕一笑了之。


1939年立春之后,作为新四军第2支队副司令员,粟裕来到教导总队,准备挑选几位德才兼备的男女学员去机关工作。教导总队负责人梁国斌向粟裕介绍:第8队有个姑娘叫詹永珠(后更名楚青)。人长得秀气,各方面表现都很好,你要不要先找她谈谈?粟裕表示同意。


楚青推门进屋,粟裕一看到清秀俊气的她,心里微微一动,“听说你在8队表现很好,军政都获得好成绩。”楚青脸颊发热,“这是总队教育、同志们帮助的结果。”


“你是哪里人?在哪个学校读过书?为什么要参加新四军?”


“我是江苏扬州市人,幼时母亲病故,父亲省吃俭用,一直供我上了扬州中学。抗战爆发后,扬州沦陷,日本鬼子进城,杀人放火。父亲想尽一切办法藏掖我,最后买通一位美国教堂牧师,全家到上海避难。在上海,姐姐詹永珊带着我到处寻找抗日救亡道路,父亲也体会到没有国便没有家,亡国之人不如丧家之犬。这样,我们一行8人踏上了参加新四军的旅程。因为我们是自愿来的,没有介绍信,在云岭军部软磨硬缠了十多天,最后才终于被接收了。”


粟裕听得很认真,接着又问她有什么爱好?楚青回答爱看书。粟裕便问她看过什么书?“巴金的《家》、《春》、《秋》,鲁迅的《彷徨》、《呐喊》,还有托尔斯泰、屠格涅夫的小说。”


粟裕点了点头:“总队学习结束后,你打算干什么工作呢?”


“我想到前线去打仗,最好能够当一个女侦察员。”


粟裕望着她,眼里闪出异样的光彩。一个多月后,楚青由教导总队调到速记班。一天,政治部主任王集成去教导总队办事,临行前,粟裕将一封信交给他,让他送给楚青。


王集成翻山越岭到了总队驻地,派人找来楚青,他高兴地把信递给她:“詹永珠同志,你可要感谢我呀!我给你带来了粟裕同志的信!”


楚青接过信,信纸里夹着粟裕的一帧近照,信里写道:“詹永珠同志,我们已经一个多月没见面了。自从上次长谈之后,你在我心目中留下了难忘的印象。从内心讲,我很喜欢你,不是由于别人的强迫,也不是虚荣的动机,而是一个新四军指挥员对一个真正的女战士忠诚的爱……”


谁知楚青看完信脸色大变,将信和照片捏在一起,“嚓嚓嚓”撕成碎片,扔在了地上。一位高级将领,不应该向一个小姑娘求爱。她拿定主意,往后再也不见粟裕的面。


返回后,王集成将经过告诉了粟裕。粟裕心里自然不好受,可他却说:“詹永珠这样,我无法去责怪她,因为她有在爱情上选择的自由。”


再次示爱又遭姑娘婉拒


进入初冬,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成立了,陈毅任司令员,粟裕任副司令兼参谋长。爱情有时也是冤家路窄,楚青从教导总队毕业后,分配到江南指挥部机要科当速记员。


楚青怕遇见粟裕,可又不能不见到他。好在粟裕每次见到她,十分坦然,这才使楚青渐渐安下心来。过了一段时间,粟裕又约她到自己的办公室,询问了她的工作情况之后,再次表白了对她的爱慕之情。楚青把自己早就想好的话和盘托出:“首长,我尊重你的为人,钦佩你的指挥才能,可由于我现在年龄还小,对恋爱没有兴趣。日军入侵后,那么多父老兄妹死在了鬼子的刀枪下,我总想为他们报仇雪恨。也不想考虑自己个人的事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