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刺刀 第三卷 第三卷第八章 戚远烈

seawee 收藏 4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8/[/size][/URL] 第三卷第八章 戚远烈    对面的小山岗,随着那枝箭之后,十五个人铁塔一样从密林中走了出来,为首的大汉,头戴雪白狐皮帽,身背长弓,赫然是大半年未见的戚远烈,后面那十四人正是他的得力手下十四浮图。 戚远烈往我们藏身的山岗深深的看了一眼,我知道他根本看不见我们,却莫名的激动起来,终于能再次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8/


第三卷第八章 戚远烈


对面的小山岗,随着那枝箭之后,十五个人铁塔一样从密林中走了出来,为首的大汉,头戴雪白狐皮帽,身背长弓,赫然是大半年未见的戚远烈,后面那十四人正是他的得力手下十四浮图。

戚远烈往我们藏身的山岗深深的看了一眼,我知道他根本看不见我们,却莫名的激动起来,终于能再次跟这位拥有千年家族荣誉的高手并肩杀敌,想起来就让人兴奋。


戚远烈站在山岗上看了一眼小木城村的景象,转身与他左首的典楚商量着什么。稍顷,只见典楚一挥手,九个大汉立即与他一齐冲下山岗,绕到小木城的左侧去了。戚远烈则大马金刀的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朱镇看了看我和二哥的脸色,疑惑道:“你们认识他吗?”二哥哈哈一笑道:“当然认识,他就是俺经常跟你说的戚继光的后人老戚啊。”朱镇“哦”了一声,显然没想到会在这种时间,这种地点见到这种传说中的传奇人物。


二哥当先一马跑了出去,老远就招呼道:“老戚,你这老家伙,还没死呐。”戚远烈见是我们,绽出阳光般的笑容道:“淮子、伯阳,你们这两个家伙,怎么会在这儿?”我连忙制止二哥的闲聊话,把这一路的情况简明的说了一下。戚远烈扭头冷冷地看了一眼小木城村,浑身上下散发出浓烈的杀气。我知道他今天不杀尽这里的伪军,是不可能收手的。

朱镇这时依足江湖规矩抱拳道:“本人朱镇,见过戚兄。”戚远烈随意一摆手道:“不要客气,来,咱们研究一下怎么攻进去。”朱镇心头不快,这个戚远烈虽然传奇,但却狂傲的狠。

许违插话问道:“淮子,伯阳,怎么就你们两个人,恶军呢?”此话一出,二哥脸色顿时一阵难看,他扭身看着远方的天空,一言不发。我却不能逃避,勉力答道:“你们走的那天,小鬼子和伪军五千多人攻汤原,我们损失惨重,恶军为了掩护城里的老百姓,只活了我们两个人。”许违惊呼道:“什么?”戚远烈喝道:“惊讶什么,打仗哪有不死人的。昨天战友死,今天我死,只要在战场上,我们就都是将死之人。”许违一言不发,强压内心的悲痛,他的弟弟许亮,也在汤原城一役殉国了。

戚远烈转移话题道:“你们说说怎么攻进小木城村,再不攻进去,里面的老百姓就死光了。”现实问题逼迫我们连伤心难过的时间都没有,许违直起身子观察了几秒钟道:“这村子没有围墙,要不咱们散兵游击进去?”戚远烈点点头道:“嗯,同意,我观察后,也认为在白天,这招最好不过。淮子、伯阳,你们枪法准,就据高点杀怎么样?”我点头同意,如果有我和二哥这两个神枪手点杀伪军的火力点,那是再好不过。二哥却摇头道:“不,俺要冲进去,面对面屠这帮畜生。”戚远烈不置可否的一笑,扭头就走,二哥把枪扔给我道:“三儿,把俺那份也带出来啊。”我无奈的一笑,这个二哥,认定的事,就连戚远烈这种人物都镇不住。

战斗进行的不如想像中的顺利,一百多成惊弓之鸟的伪军不想让任何人靠近村子。戚远烈一行刚下山,就遭到伪军的排枪射击,要不是躲得快,险些中枪好几个人。

多拖一分钟,村里的老百姓就要多流一滴血。

如果这仗换了二哥来指挥,他肯定不计伤亡也要强攻进去。但是,戚远烈不一样,他每次都以保护部下性命为第一事。伪军的火力很猛,我在山岗上虽然点杀了十多人,但丝毫不影响这群作困兽之斗的恶人们。典楚的九个人也被他们发现了,被步枪和轻机枪组成的火力网,死死压在小木城村的左侧斜坡下。二哥在村口的一堵破墙根下,不断朝我打手势,指挥我先打哪个火力点。莫辛纳甘的超强稳定性在这种时候被我发挥的淋漓尽致,只要枪响,必有伪军倒地。在大白天,我又居高临下,视野开阔的情况下,射杀这群暴露在村子里的伪军简直易如反掌。小木城村的老百姓却遭了大难,只要我射杀一个伪军,这些伪军肯定杀一个老百姓,双方好像比赛着谁能先杀光谁一样。打到后来,我只能收枪,我不是畜生,不能眼看着无辜的老百姓被人像杀猪一样一个一个杀死。虽然朱镇说的也有道理,这些老百姓不抵抗,只有这个命运,但这种被屠杀的命运,要我强加给他们,我做不到。

二哥见我停止了射击,不解的朝我猛摆手。我跑下山,来到他身边,把我在山顶上看到的说给他听。二哥怒骂道:“这帮狗娘养的,真不是东西。”戚远烈脸色阴沉,缓缓道:“叫这些人走脱一个,我以后就不姓戚。”朱镇“嗯”了一声道:“到了晚上,咱们就杀进去。”我沉声道:“恐怕到了晚上,小木城的老百姓也死光了。”我们几个人一下子都沉默起来,大家心里都明白,挨到晚上,就算歼灭这一百多伪军,小木城村的老百姓也不可能复活。朱镇率先打破沉默道:“唉,都怪我。”二哥一拍他肩头道:“怎么能怪你,这拨畜生不来,下拨畜生也会来,现在什么年代,哪有什么鸡毛世外桃源。”

二哥的话音刚落,就听村子北边突然暴响起一阵机枪声。我们的探头一瞧,只见村子北边一瞬间火光冲天,无数人的喊杀声和着枪声、手榴弹爆炸声直冲面门而来。对于我们这些老战士来说,一下子就明白村子北边来了同样要消灭这些伪军的部队,虽然不知道他们是谁,但肯定是友非敌。不用戚远烈招呼,二哥一下子窜了出去,他靠着几棵老槐树的掩护,几下就冲到了一个伪军跟前。那伪军是个朝奸,正被村北突然响起的吸引了注意力,待反应过来,二哥手里的刺刀已经割断了他的脖子,血一下子喷了出来,二哥闪身避过喷射的鲜血,夺过他手里的枪,抬手一枪,打倒另一个正拉枪栓的汉奸。朱镇嗷嗷叫着杀了进去,戚远烈怕他有闪失,命令许违道:“看着点他,其他人跟我上。”

十四浮图近战的攻击力瞬间释放出来,典楚手中的像禾苗一样的长刀寒光闪闪,没命的往伪军身上招呼。我拔出腰里莫辛纳甘十字形的刺刀,上在步枪顶端,也冲了出去。对于白刃战我不惧怕,汤原城一战,我们一千多义勇军对五千多日伪军,我没怕过,更何况现在有戚远烈的这支精锐部队与我并肩作战。

我们很快与村北的那支不知名的部队会合了。这支部队打着一面红旗,红旗上写着“五洋”两个斗大的字。我刺倒一个伪军,有些新奇的看着这支队伍,他们打伪军,八成是支报号“五洋”的义勇军,就像汤原的王永江将义勇军队伍报号为“仁合”一样。我对五洋队里冲最前面的一个机枪手特别有好感,此人年纪与我和二哥不差上下,那捷克轻机枪被他用的像步枪一样准,一个点射下去,肯定有好几个伪军被毙当场。我刚想过去跟他打个招呼,认识认识,二哥突然在我左边大呼小叫起来。

我赶紧跑过去,只见二哥拉住一个人又蹦又跳的。那人正是长山负责看守我们的张秀凤,没想到这小子还活着。张秀凤见到我们也是高兴坏了,都憋红了脸,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时那个机枪手走了过来,他换了个弹夹,又扫了一眼战场,确认战斗已经进入了尾声,才问道:“秀凤,这都谁啊,你老乡啊。”张秀凤嘿嘿直笑道:“不是不是,他俩是俺以前的兄弟。淮子,伯阳,这是俺现在的战友张奚若。”原来这个机枪手叫张奚若,好柔弱的名字啊。二哥冲他一笑道:“你这名字起来的可真像女孩的名字。”张奚若豪爽的一笑道:“你就直接说像娘们就得了呗,嗳,万仁、佐华,过来一下,介绍两个新朋友认识认识。”两个一高一矮与张奚若一般大小的青年快步跑了过来。万仁大名叫白万仁,是张奚若的把兄弟,另一个佐华叫做王佐华,也是张奚若的把兄弟。白万仁是副射手,他身背一把三八步枪;王佐华是弹药手,扛着一个弹药箱,腰里别了一把盒子炮,揣了两颗手榴弹。白万仁、王佐华稍显腼腆跟我和二哥打了个招呼。张奚若哈哈一笑道:“咋样,这两个比俺还像娘们吧。”我们几个人都大笑起来,初见的尴尬一扫而空。


戚远烈和五洋队领头的杨俊恒正仔细聊着什么。朱镇远远看见了张秀凤,大步流星走了过来。张秀凤见朱镇也在,顿时有些激动起来,他颤声道:“朱大哥,您怎么也在?”朱镇吱唔了一声,显然是不想让张秀凤知道他是因为未婚妻的事,才杀到这儿来的。他岔开话头问道:“咋样,你找到亲生父母没?”张秀凤嘿嘿一笑,摇了摇头。朱镇疼惜的摸了摸他的脑袋,安慰道:“不要着急,兵荒马乱的,没那么好找的。”


将战场细细打扫了一下,看着村民们把死人都掩埋入土。二哥小声说道:“不管好人还是坏人,现在都是死人。”我不解的看着他,不太明白二哥为什么要说这样话。


戚远烈与十四浮图远远的立在我们曾经立足的山岗上,雪白的狐皮帽随风抖动着,看上去孤独无比。他远远的向我们招招手,我们点点头,告别五洋队,告别杨俊恒、张秀凤、张奚若、白万仁、王佐华,随着戚远烈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